思及此,花虞一顆心鬆緩了不少,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正準備也閉上眼睛休息一下,卻沒想到,她旁邊的車簾,忽然被人給掀開了。

花虞一轉過頭,便看到了劉衡那一張放大的臉,頓時被嚇了一跳。 「皇上。」劉衡沒跟她多說些什麼,只扯唇笑了一下,隨後便滿臉嚴肅地看向了褚凌宸。 他一出聲,那閉目養神的褚凌宸,頓時便睜開了眼睛。 花虞心頭一 […]
Read More

姜鶴饒有興趣的看著兩人爭吵,也不出聲阻止。他好久沒經歷過這種場景了,看著姜辰兩人鬥嘴,他的思緒飄散,不經意又想到了以前姜天策兩兄弟鬥嘴的時候。

「哎!」 想到姜天策兩兄弟,姜鶴不由得長嘆一口氣,臉色頗為黯然。 「老爸,你怎麼了?」 這時姜辰兩人聽到姜鶴的嘆息聲,不由得一愣,連忙回過頭來看著姜鶴。 「啊,沒事沒事,我就是想到了一些事情,有些感慨 […]
Read More

「京城?」方逸天苦笑了聲,慕容威人在京城,要想查明這一切自然是要去京城一趟,不過說起來調查這些事情可不是他的強項,他倒也不操心,他想起了個人,去趟京城,將這件事交給這個人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這時,他隱約聽到了對面藍雪房間的門口打開了,看來是藍雪醒過來了,不一會他便是聽了一陣漸漸逼近的腳步聲,哐當一聲,他房間的門口打開了,穿著一襲淺藍色睡裙的藍雪打開門走了進來。 藍雪看到他只好絕美的玉臉上 […]
Read More

「借天斬!」冷印青無法面對了,這個時候也無法留手了,冷印青臉色猛的一邊,身上的靈氣融入手中的魚腸劍當中,冷印青也在跳動起來。

「冷印青,你還要臉嗎?跟小輩戰鬥,你還借靈,你不配當這個大長老!」冷印祥都要吐血,冷印青居然用古劍借靈。其實這樣的借靈術,那是冷家的秘法。 「都是你們逼的,薩滿教就應該是我的,我是最有天賦的,你們都是 […]
Read More

陶月月在防毒面具下面劇烈呼吸,兩眼蒙上了一層霧,這種事情是最讓人難以接受的,一個昨天還活生生在眼前的人,轉眼變成一具不忍直視的屍體。

她感到天旋地轉,身體也在發抖,大腦一陣充血。 陶月月使勁地踢卧室的門,「混蛋!混蛋!混蛋!」 「冷靜一點!」方野想抓住她,可是陶月月實在太憤怒了,根本就是失去理智。 方野只得扔下滅火器,從後面抱住她, […]
Read More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