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的山海路比往日冷清了不少,但一些小店鋪還是人滿爲患,不缺客人。一品小龍蝦的老闆娘在門口嗑瓜子,笑着跟他們打了個招呼。

兩個人穿過大街小巷,最終來到了十三中門口。 十三中的大門只有兩、三米寬,平時還只開一半,只有出入車輛纔會全部打開。旁邊懸掛着磚紅底的燙金字體,上面寫着“南都市第十三中學”,那個“三”最下面一橫搖搖欲墜 […]
Read More

十幾分鐘后!

兩人都打鬧累了! 背靠背的坐在天台上! 回想起前世的心酸,又看看現在的自己。 嗯! 太幸福了! 蘇小萌看著下面川流不不惜的馬路,見葉秋久久都不說,開口問道:「大無賴,你怎麼突然間就不說話了?」 葉秋: […]
Read More

或許是因為之前在王大膽哪裏學到了,求人辦事這態度必須要擺的夠低才可,所以這番話說的那是讓人心情舒暢不少。

按理說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上了,若是真知道什麼,一般人都會說的,哪怕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消息也會告知的。 可令人意外的是,這龔若飛原本僵滯的臉色,聽完他這番客氣之語后,竟然反常的勃然大怒,甚至喝叱道:「你這位 […]
Read More

修鍊界的戰鬥,有時候就是這麼殘酷。

一兩位高端戰力的勝與敗,基上就決定了整體戰爭的勝敗。 雖然繼續戰鬥下去,還剩下數百築基期、近兩千練氣期修士的戰力,絕對能夠支撐不短時間。 但是這也不過是苟延殘喘,徒增傷亡罷了。 唯有撤退保留實力才是唯 […]
Read More

不多時,車夫駕車飛奔而去。。

他們剛剛離開,一個披頭散髮,面目模糊的乞丐就過來了。 他氣喘吁吁,本來以為來遲了,但是看到地上的十幾個大漢屍體,他看向遠去的馬車,陷入了深思。 馬車裡。 謝詞已經將他的經歷都說了,許葉越聽越是生氣,小 […]
Read More

葉凡三人被請到上座后,陳彪幫着三人倒茶。

拋開葉凡,陳彪和沈映雪的關係算不上很好。 只是一個上層圈的社交,經常能碰面而已,所以話題並不是很多。 而陳彪和葉凡更是不敢多言,畢竟從下午葉凡那一番話后,陳彪變得更加忌憚對方。 之前看葉凡的打扮和想做 […]
Read More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