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園子門口,那粗壯的男子好不容易緩過了勁兒,跟了出來,就看見自己的人全部都躺地上了,這還了得,立馬扯着自己的嗓子怒吼道。

楚嬙睜開眼,捂着耳朵,委屈的看着穆澤羲,“聲音太刺耳了。” 穆澤羲默默的朝着安言使了個眼色,安言一個小石子打過去,那粗壯漢子就捂着嗓子,卻發不出半點聲兒。 “安言,處理好。” 說罷,穆澤羲鬆開捂着楚嬙 […]
Read More

什麼手一留情?留什麼情?

區少辰幹了什麼? 穆井橙突然想到今天早上在醫院裏區少辰的那句話,哪隻手碰過她,他就剁哪只,難道…… 不會吧? 穆井橙的一顆心再次緊繃了起來,區少辰那個笨蛋該不會真的去剁人家的手了吧? “你……是昨天晚 […]
Read More

她睜開眼,看着剛剛回來的傅景遇,“老公。”

她剛醒來,叫他的時候,叫得甜甜軟軟的。 傅景遇忍不住在她臉上又親了一下,這才問她,“樑月怎麼過來了?她不是跟橙子離婚了嗎?” 葉繁星說:“嗯,她懷孕了,就來找我了。” “孩子又不是你的,她來找你做什麼 […]
Read More

原本她還以爲顧子淵不在的話,這個女人會不會對自己怎麼樣呢,因爲平時顧子淵摟着林曼兒在她面前的時候,她也能感覺得到那個女人對她這個所謂的傭人還是有些懷疑的。

這也是她作爲女人的直覺,既然她能感受得到,那想必林曼兒也能感覺得到她和顧子淵之間的關係不一般。 而現在只有她們兩人在家,她還以爲林曼兒會對她進行審問之類的,沒想到她居然和平時親切可愛的樣子也沒什麼差別 […]
Read More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