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蟒狂吼,渾厚的聲音在這不大的地方掀起陣陣疾風氣流,只把汪戰、何偉二人給吹飛起來,跟着山蟒身軀盤繞橫掃,將二人從空中打落,撞到青巖壁上。

汪戰生死兩相走過,在此攻擊下還算好些,可是何偉卻陷入危機中,放眼看去,他滿身鮮血,整個人撞到青巖壁上後緩緩滑落,似乎全身骨頭都被山蟒打斷了。 “三傷龍嬰命…咳咳…原來…那一夜我看到的東西…是真的…我沒 […]
Read More

那美娘娘剜他一眼,嘴裏輕聲說了句:吃裏爬外,不知好歹的東西。然後又笑着對我說:“哎呀,鄭小哥兒,不是我美娘不給面子,我呀,只不過是人前的一個擺設,這天地人可是有大人物罩着的喲。”

我切了一聲,不想再跟她多費口舌,直接說:“她我包了,給個價兒吧” 聽說只是這麼回事兒,她眼珠子骨碌轉了一下說:“這丫頭啊,可貴” 我毫不猶豫地從公文包裏掏出三萬塊來,摔在茶几上道:“這是定金,人我先帶 […]
Read More

「那些飛龍和毒蠅你都能控制嗎?」

「可以的,大人。」阿爾金聲音有些沙啞。 「知道通往大峽谷的道路嗎?」 「知道,我們每三年都要去一次。」 「為什麼?」 「那裡有祭祀守護神的祭壇。」 「我倒是聽維迪斯大人說起了祭祀的事情,守護神是什麼? […]
Read More

蒼伊一想也是,要是巴羅斯和維斯萊妮真能擊退撒戈拉,收拾一個剛剛晉級七星境的狼王,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但現在的情況可不是很樂觀呀!」蒼伊看著維斯萊妮法師塔頂的綠色光球,那裡散發著一股令人身心一松的馨香,那是生命的氣息,滋養性靈的強大力量!這團綠色能量已經縮水了小部分,但是還剩下一大半沒有消解,看來維 […]
Read More

「東北角!」眾人異口同聲道。

那裡正是凱爾告訴他們曾經封印了熔火之心的位置。 「弗利薩導師不是在那裡看守嗎?」但丁不解,弗利薩的實力不弱,甚至能與傳奇比肩。 想要突破前面一道道防線混入多柯城,魔族絕不可能派出傳奇級別的人物,那樣絕 […]
Read More

「接下來的幾天你都呆在這個地方。」

「你昨天晚上出去過?」林雪初問。 慕錦航應了一聲。 林雪初:「牧楚跟蘭聲沒事吧?」 慕錦航搖頭。 林雪初鬆了口氣,「沒事就好。」 「你去哪兒?」 「我下床走兩步,有點累。」林雪初道。 慕錦航看著在床下 […]
Read More

房間里,只有皇后和一位嬤嬤。

皇后正靠坐在床上,蓋著被子,手中拿著一碗葯慢吞吞地喝著。 若靈仔細地打量了一番皇后的模樣,身體消瘦,面無血色,氣息虛弱,果真是一副大病狀態。 但是,這病卻不像是身體上得了什麼重病,反而更像是一種心病。 […]
Read More

說完,蘇瑾月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格瑞特拿起桌上的瓷瓶,若有所思的打量著,許久,他站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走到門口,他停下腳步,回過頭看向辦公室,長長的嘆了氣,腳步堅定的向著樓下走去。從今天起,這裡將不再是他的了。重要的東西他昨天就已經 […]
Read More

不用再問也知第十塊木炭找到一些線索了。

「沒有,你聽誰說的?」羅陽說道。 「你還裝?我已知道了!你說要幫我,現在是時候了!」第十塊木炭冷道。 小丫頭道:「這次浩劫,對他們影響很大,尤其是花落,在你沒有回來前,一直是他在抵擋著鬼怪大軍,雖然實 […]
Read More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