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叔通目光閃爍,他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大秦帝國之中,秦法高高在上,別說是儒家,就算是法家在大秦也吃不開。

而且一切都還不錯,只需要繼續苟著,等到始皇帝駕崩,長公子扶蘇即位,以扶蘇與儒家的關係,儒家大興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但是,淳于越與文通君太過於激進,將一個堂堂大秦長公子硬生生的教的歪了,別說是始皇帝,就 […]
Read More

嗯,當初李建成不也是太子?

結果,還不是讓李世民給砍了腦袋? 而這個時候,李恪朝一旁的魏忠賢看了眼。 「魏忠賢,你跟雨化田,眼下把派往李承乾那裡的所有探子,給全部的弄到李泰那裡去吧,李承乾眼下不過是一個廢人了,不值得我們在他身上 […]
Read More

白富美戒備的抬頭,目光冰冷的向天空看去。

夜空中隱約可見一隻大烏鴉在盤旋。 全身漆黑,與黑夜融為一體,不仔細觀察真的很難發現。 黑鴉族的修鍊天才,鴉枝。 獵殺榜上排名第五十一,通玄境七階。 雖然境界不高,可鴉枝戰績斐然。 鴉枝是隱藏在黑暗中的 […]
Read More

「謝謝班長讓我!」

庄焱沉聲回應,而後也不問常軍就自行走到射擊地線,準備第二個上場。 一聲開始后,庄焱迅速動身前進,竭力展現出他體校射擊隊的專業素養。 為了不弱於鄭三炮,他在射擊中竟然選擇做出同樣的戰術動作,只是相較起來 […]
Read More

想到這裏,陸謙終於放下心來。

看來對方是真的一點把握沒有,只是心裏懷疑。 以陸謙對冥府眾人的了解,但凡有一點證據,這幫人必定毫不猶豫出手。 不會拖到現在。 陸謙一顆懸著的心落了下來。 平心而論,如果不是擁有渡劫這麼一說。 冥府絕對 […]
Read More

無人相信他的話,這的確是令人苦惱。

「哼,不要多說了,我看你就是被騙了,走……立即跟我去你父親的小院,將那幾個騙子驅趕離開。」 「他們沒資格來我夢家,也沒資格使用你父親的小院。」 夢驚雲怒聲說道。 說完,便是直接起身。 轟隆隆! 然而, […]
Read More

這代表着李景原對他足夠信任。

李景原感慨道:「戰部這種地方,除了一些個別的女修戰部以外,大都是男人的天下。舍妹一個女子,在戰部內確實也多有不便。」 「但,我這也是真的沒辦法啊!」 李景原長長嘆了一口氣,表情無奈,說道:「我們家情況 […]
Read More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