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方逸天苦笑了聲,慕容威人在京城,要想查明這一切自然是要去京城一趟,不過說起來調查這些事情可不是他的強項,他倒也不操心,他想起了個人,去趟京城,將這件事交給這個人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這時,他隱約聽到了對面藍雪房間的門口打開了,看來是藍雪醒過來了,不一會他便是聽了一陣漸漸逼近的腳步聲,哐當一聲,他房間的門口打開了,穿著一襲淺藍色睡裙的藍雪打開門走了進來。 藍雪看到他只好絕美的玉臉上 […]
Read More

「借天斬!」冷印青無法面對了,這個時候也無法留手了,冷印青臉色猛的一邊,身上的靈氣融入手中的魚腸劍當中,冷印青也在跳動起來。

「冷印青,你還要臉嗎?跟小輩戰鬥,你還借靈,你不配當這個大長老!」冷印祥都要吐血,冷印青居然用古劍借靈。其實這樣的借靈術,那是冷家的秘法。 「都是你們逼的,薩滿教就應該是我的,我是最有天賦的,你們都是 […]
Read More

陶月月在防毒面具下面劇烈呼吸,兩眼蒙上了一層霧,這種事情是最讓人難以接受的,一個昨天還活生生在眼前的人,轉眼變成一具不忍直視的屍體。

她感到天旋地轉,身體也在發抖,大腦一陣充血。 陶月月使勁地踢卧室的門,「混蛋!混蛋!混蛋!」 「冷靜一點!」方野想抓住她,可是陶月月實在太憤怒了,根本就是失去理智。 方野只得扔下滅火器,從後面抱住她, […]
Read More

「美麗的小姐,可否賞臉共跳一支舞?」

阿才見到經年眉頭緊皺就知道她有多反感了,頓時上前幾步攔住了那人。 「抱歉,她已經有男伴了。」 經年躲在了阿才後面,與其和其他男人接觸,她不如拿阿才當自己的擋箭牌。 今天阿才穿了一套特別修身的西服,本來 […]
Read More

林逸齜牙咧嘴無比憤怒的吼道,他的鐵拳沒有任何的遲疑,就像是天外流星一般狠狠的砸在了對方的鼻子上。 「咔擦!」 一聲脆響。 李成只感覺一陣劇烈的酸痛感襲來,隨後整個人就直接倒飛了出去,大量的鮮血從他的鼻 […]
Read More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