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未分類

緊接著探出身子,四周看了看,這才轉身進了屋,回手將房門關緊鎖死,一臉的緊張之色,對尚振雲低聲問道:「怎麼直接找過來了,出了什麼事?」

尚振雲沒有回答,腳步放輕來到客廳,側身向卧室看去。 中年男子見狀,低聲說道:「孩子睡了,我太太還醒著!」 「那去書房談!」尚振雲點頭說道。 男子點頭答應,來到卧室門口,輕輕推開門,對裡面低聲安慰了妻子 […]
Read More
未分類

「不止一次呢。您要殺她,不止一次。」那個和她一模一樣的人不斷地復誦,「那個人會牢記的喲。並且不擇一切手段地執行您的命令。」

「混蛋,你住口!」 「您為何如此焦急,因為我們沒有好好執行命令嗎?」 「不!不要執行!」 「為什麼?」對方彷彿真的不解。 「你不知道、不知道我……喜歡她么?」蕭姚終於說出了這句話。 「您喜歡她?可是我 […]
Read More
未分類

劍出如風道:“屬下不敢。”

楊思月冷冷道:“有什麼不敢的,跟我不用這麼口是心非,早說過我同大哥只是還他恩情的關係,洛陽城拿下之後,我同他也是一刀兩斷。” 劍出如風點頭表示理解:自己的姐姐你還不是直接一招秒殺掉了,什麼親情在你的眼 […]
Read More
未分類

「——系統提示,領主林牧,你的專屬兵種類型確定為【弓騎兵】,由於特殊條件影響,你的專屬弓騎兵兵種名字為【星辰弓騎】,此命名唯一!」

「呼……終於有屬於我自己的兵種了!兵種等級方面也不差,與曹操的傳奇兵種虎豹騎兵一樣,與張角的黃巾力士的等級也一樣。不過他們的起點比我高,在早前許詔之亂戰役中,曹操的虎豹騎可是已經成規模了!路漫漫其修遠 […]
Read More
未分類

張紘道:“主公可以先行帶着孔融等人離開朱虛城,袁軍見主公退走,必然會派兵尾隨,前來調查。當袁軍真的確定主公是撤退後,便會放鬆警惕。等我軍抵達徐州和青州的交界處時,主公再帶領大軍去而復返,突然襲擊袁軍,必然能夠將袁軍一舉擊破。”

張彥聽後,覺得此計可行,便抱拳道:“軍師妙計,我這就安排一切。” 張紘道:“主公不可操之過急,這事尚需和孔融商量一番,否則的話,他若不知道這是主公的計策,必然不肯離去。另外,主公應該再寫一封信,派人送 […]
Read More
未分類

「老大不會發瘋了吧?」

眾人的心中閃過種種猜測,到底還是不敢湊上前去詢問,只好在心中腹誹不已。 一時間萬籟俱寂,只有柯望那透著詭異的笑聲不絕於耳…… 「再等一刻,如果再沒人來,那就只好撤了。」東方翎帶著幾分不甘,暗暗下定了決 […]
Read More
未分類

“他們不是狼,至少狼不會去吃同伴的身體。”我沒有後退的意思,在這裏退讓,等於說將自己佔據的先機白白浪費,親手斷送自己的生路。“我們被分在同一房,就要爲這個房間的所有人負責,這丫頭說的不錯,我們每個人都是食物,老頭子我總有一天也會被吃掉,這就是活下去的代價!”徐伯聲音很低,他不喜歡在夜晚的走廊上交談,

說着說着大半個身體就已經擠入了房間。 “成爲食物,這樣活着又有何意義?” 徐伯堵着房門,它身高體胖,就憑君生這小身子板根本打不過。 “你錯了,現在大家都不需要你活的有意義,只希望你死的有價值。”他看見 […]
Read More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