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安靜立即轉身。

「護士,病人怎麼樣了?」 「病人失血過多,還沒躲過危險期,你是他什麼人?」護士問道。 「我,我是他侄女!」安靜猶豫了一下,然後回答道。 「嗯,病人的事你能做主?」安靜點點頭。 護士看著安靜,「我需要聽 […]
Read More
未分類

「不用還。」

顧柒拿著支票和筆,金額那一欄還沒有填,已經簽好穆南樞的名字了。 她一句話就套來了好幾張支票,就算她填滿所有數字,那就是九億多。 穆南樞連著簽下了好幾張,沒有數字,也就相當於給了她幾十億的支票。 而他那 […]
Read More
未分類

起來的時候,陸輕紫眼下已經帶了烏青,草草洗漱用了些飯以後,便又帶著護衛去了懸崖。 反覆找了多次,一直到了中午,卻還是沒有任何音信。 「陸小姐,這附近沒有人家,深山之中,想要找到溫將軍,猶如大海撈針。」 […]
Read More
未分類

「槍法講究的是扎、刺、撻、抨、纏、圈、攔、拿、撲、點、撥、舞花這些基本的攻擊方法,只要你用心將這每一種基本功都練到收放自如,和身、神為一體的時候,你的槍法就算小有成就了。如果想大成呢,就要在這些基礎上,創造出一些殺傷力高的混合招式。但是困難之大是你不可想象的!好在我們趙家有一本家傳的槍法叫黑煞槍法。等你將這些基本功練好,爺爺就教你黑煞槍法。」趙胤不停的給趙雲灌輸著槍法的基本與技巧。

隨後趙胤雙腳一跺,躍入院之中心,單手提槍改成雙手持槍,用力向前一紮道:「此為扎。」接著雙手持槍再變單手提槍,猛地向前一刺:「此為刺。」然後又將所有基本功發演示一邊。 結束後趙胤來到趙雲身邊,拍著他的小 […]
Read More
未分類

趙楚然表情十分激動的掙扎著。

那些保鏢猶豫了一下之後,選擇直接拽著趙楚然離開。 陳天看見那些保鏢對趙楚然動手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因為他現在在考慮自己到底要不要出手,如果要是出手的話,自己可能就會在趙楚然的面前暴露身份,但 […]
Read More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