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女人……臭不要臉的!

還投懷送抱了! 戰博本能地想推開她。 又覺得她身子嬌軟,手才落到她的肩膀上,愣是使不上力把她推開。 僵了好一會兒,戰博才放鬆神經,輕摟着她嬌軟的身軀,嘴上不甘地說道「明天有你好看的。」 …… 市中心醫 […]
Read More
未分類

這外面的過道,他沒有來過。

也就是說,這個房間只是裡面和休息區的那個房間一樣。 陳閑有點納悶。 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他覺得應該在這裡做個標記,下次來也好找到這裡。 隨手掏了一下口袋,他拿出了一段粉色字條。 他突然想起,這是準備給 […]
Read More
未分類

另一處。

「我挖,我挖,我是挖坑的小行家……」 「唉,真是的,我才沒空和你玩糾纏之緣的遊戲呢。」 寶珠哼著印象逐漸模糊的童年記憶中的歌謠,正在用遁地術渡過這片毒氣區域。 剛剛趁對方被飛雞吸引時調整路線,她也用變 […]
Read More
未分類

「沒有的事,別聽她瞎說。我這次去成都鞏固了原料客戶,為僑宇今後提升業績打下很好基礎。出差那幾天,應酬都忙不過來,哪還會有時間沾花惹草。」

黃建立和雷鳳在一邊聽著,好笑又尷尬。 「讓你去僑宇,一是學習鍛煉,二是幫我多看著。並不是讓你去幫僑宇來向富業要錢。投資款加上陸陸續續的借款,富業在僑宇的資金也有近兩千萬了。以前舊飼料廠能發展起來,志財 […]
Read More
未分類

都背叛死刑了,竟還絲毫不慌亂?

還如此淡然?! 這特么。 兩個審訊員面色凝戾,道,「呵,看你還能冷靜多久!」 「來人,調查上傳此人的信息檔案,身份戶籍。即可給他判刑!」審訊官面色冷厲,對手下怒喝道。 審訊室旁,兩名電腦記錄員凝重點頭 […]
Read More
未分類

瑾湘?她叫瑾湘?

呵,女人~不用想,她這是故意想告訴陸凡她的名字。 陸凡能怎麼辦? 當然是原諒她啦。 「這次就算了,下不為例,不然的話……」陸凡沒有把話說完。 「不然怎樣?」瑾湘似乎還不願意放過陸凡,進入了調戲模式。 […]
Read More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