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耳邊傳來陸司寒囂張的聲音,明明從前覺得兇巴巴,但是現在卻是安全感十足。

官寧錚睜眼看到陸司寒擋在他的面前,徒手接住那把尖刀,鮮血立刻流淌出來。

「壞人,鬆開,鬆開!」

「不要傷害我的叔叔!」

官寧錚掄起拳頭,如同細雨般砸在黑衣人腹部。

這個該死的小鬼,黑衣人準備一腳踹開他,但是下一刻,大腿傳來劇痛。

「啊!」

官寧錚顧不得形象,直接一口咬在大腿肉不願意鬆口。

正是這樣給了陸司寒反擊機會,一膝蓋頂在黑衣人小腹。

「砰!」

沈承匆匆趕到,瞄準黑衣人另外一條大腿,一槍打下去,血花四濺。

專心對付一人還行,但是他們三個輪番著來,黑衣人完全沒有招架之力,轟然倒地。

總裁辦公室內,姜南初數次觀望外面場景,看到沈承帶著寧錚平安回來,松下口氣。

「剛才怎麼回事,為什麼突然喊救命?」

聽到這番關心的話,寧錚高高的昂起腦袋。

「沒事啦,沒事啦,壞人已經被我繩什麼法起來啦。」

「是繩之以法吧?」

「沒錯沒錯,就是一個意思,剛才我呀狠狠一口咬在他的大腿,特別帥氣,特別勇猛。」

「真是這樣?怎麼記得剛才嚇到差點尿褲子也是寧錚少爺?」

沈承幽幽開口。

「你你你,你和祝林一樣討厭!」

寧錚雙手叉腰不滿的說,偏偏剛才親眼看到沈承掏槍,現在心中有些害怕起他。

凶叔叔不愧是凶叔叔,身邊的手下都是這樣嚴肅,一點都不好親近!

「寧錚到底只有五歲,能夠做到那樣,已經非常了不起。」

「但是司寒呢,為什麼司寒一直沒有出現?」

姜南初蹲下身,摸著寧錚柔軟的髮絲,突然開口詢問道。

這裡發生這麼響的動靜,陸司寒應該已經聽說才對,怎麼還是沒有見到他的身影?

「先生——」

「都是我的不好,凶叔叔因為救我,所以手掌被刀砍傷。」

官縛一向教導官寧錚敢作敢當,所以當下立刻承認自己錯誤。

姜南初一聽,臉色發白,慌張的抬頭看向沈承。

「夫人,先生就是擔心您的身體,想著瞞住您的,其實不嚴重,但是皮肉傷而已。」

「帶我過去看看!」

「現在時間已經不早,先生正在醫院接受包紮,囑咐我們帶您回到琉璃別院休息。」

沈承為難的說,早知道就該牢牢堵住官寧錚的嘴,現在事情開始變得不好辦起來。

「他的話你們聽,我的話你們不聽,是嗎?」

「是不是非要採用極端手段,逼迫你們?」

「不敢,夫人跟我來吧,祝林帶寧錚少爺回去。」

官寧錚知道今天惹出的禍事應該過多,哪裡敢再提任何要求,只能乖乖回去。

凌晨一點,陸司寒剛剛包紮結束,從外科出來,立刻看到南初困得不行靠在牆壁上面,沈承站在一旁心驚膽戰盯著。

「怎麼回事,不是說過先送南初回家的嗎?」

陸司寒這句話中透出濃濃責備。

「先生,夫人知道您手受傷的事,怎麼都不肯乖乖休息,說是一定要過來看。」

「等到過來之後,又是非常累,非常困,現在靠在牆上都能睡著。」

「都是屬下辦事不利,請先生責罰。」

沈承低著頭,不敢開脫半句,全程都沒提起寧錚少爺半個字。

「算了,她的脾氣我明白,如果一定要來,哪怕一頭牛都拉不回來。」

「今天的事,你也辛苦,早些回家休息吧。」

「謝謝先生體恤。」

沈承離開醫院,將夫人交給先生。

看著南初犯困的模樣,陸司寒心中暖暖的。

哪怕手掌刀傷深的入骨,陸司寒都不覺得痛,直接打橫抱起姜南初。

雙腳突然騰空,姜南初感覺不對勁,揉揉眼睛清醒過來。

「司寒,終於出來啦,你的傷口怎麼樣?醫生說嚴不嚴重?痛不痛?」

姜南初迷迷糊糊圈住陸司寒脖頸,軟著語氣詢問道。

「一點都不痛,只是小傷而已,我們現在回家。」

「嗯嗯,晚安。」

姜南初軟軟的靠在陸司寒胸膛上面,聽著他的心跳聲,感覺無比安全。

翌日清晨,姜南初昨天熬夜,等到午餐時間,剛剛清醒,簡單洗漱過後,穿上拖鞋下樓。

官寧錚正在逗弄肉肉玩,見到姜南初立刻跑上前。

「南初姐姐,陸叔叔說是要去上班,讓你記住吃飯,不準挑食,不準到處亂跑。」

「你呀,什麼時候變得這樣聽凶叔叔的話啦?」

姜南初捏捏他的鼻尖好奇詢問。

「現在他是英雄,一點都不凶!」

「南初姐姐喜歡上他,眼光真好!」

官寧錚這一趟來到錦都,最大改變除去能夠接受一個弟弟,還有就對陸司寒的印象,明明從前非常討厭,但是經過昨夜轉變為崇拜。

D.E集團某處空曠的房間內,黑衣人被緊緊蒙著雙眼,只能通過聽覺感覺兩道腳步聲。

距離昨夜已經過去十二小時,但是腿中槍傷仍舊沒有經過處理,能夠明顯感覺傷口正在不斷潰爛。

咽下一口唾沫,黑衣人不斷自我安慰,他們抓到他的時候並沒有人贓並獲,只要死不承認,他們根本不能拿他怎麼樣。

就在黑衣人等待他們的質問,然後將所有推的一乾二淨時,陸司寒終於開口。

「沈承,為他服下。」

「是的,先生。」

沈承拿起一板藥片來到黑衣人面前,沒有半句審問,直接使用蠻力撬開黑衣人唇瓣,往裡面一片一片塞著葯。

「唔!唔!你們——你們放開!」

黑衣人想要反抗,但是雙手雙腿通通被綁住,如同一隻待宰羔羊。

「知道喂你吃下去什麼嗎?」

「放心,不是毒藥,不想這麼快玩死你。」

「喂的全部都是墮胎藥而已。」

陸司寒幽幽開口,黑衣人臉色一變,立刻想要吐出來。

但是沈承緊緊卡住他的脖頸,不許吐出半粒。

「這些都是你的主人慣用招數,說說吧,究竟是誰下達命令安排過來偷取視頻的?」 如果說舒暢的靈魂能量是一,那麼舒文瑤的靈魂就是十。妹妹的靈魂,竟然比自己大了十倍左右。這太不可思議了。特別是當她將靈魂的白光舒展開時。刺眼的白光活活撐破了那道符咒結界,猶如一輪太陽,徹底的照亮識海。

穿越之我的網王老公 黑色鬼氣一碰到這白光,就開始潰爛。

物質世界中,原本扯着舒暢的臍帶想要勒死他的惡鬼猛地狂叫一聲,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腦袋。它灰敗的臉上黑氣不斷的來回涌動,之後黑氣被刺穿,隱隱有一絲白光透出。黑氣與白光不斷激烈的戰鬥着,猶如一場奪旗遊戲,白光和黑氣都想佔據腦門心和太陽穴的高點。

被厲鬼附身的妹妹痛的在肚子裏不停的翻滾。

舒暢的脖子被鬆開了,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嘴角不停的冒出血水。再差幾秒鐘,恐怕自己就真的又要死一次了。

不敢浪費時間。他深深的知道,雖然現在看起來妹妹的靈魂和厲鬼勢均力敵,但這全然是假像。哪怕妹妹靈魂很強,但畢竟只是普通人的那種強。厲鬼生前不知道多厲害,肯定有辦法翻盤。

妹妹撐不了多久,她爲自己爭取的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浪費掉。

舒暢一咬牙,一腳踢在了老媽的肚子內的某一處。只聽肚子裏傳來嘩啦啦的一陣響。

糟糕,他這一踢加快了進度。他倆就快要出生到人世間了。

就連胎盤,也開始斷開了和老媽血液的連接。

“最終戰場,就在幾個瞬間當中。只要我早出生一秒鐘,就是我贏了。”舒暢慘笑一下。自從某流程開始後,厲鬼的氣息就逐漸強了起來。看來厲鬼也知道,關鍵時刻到了。它正在不惜一切代價,壓制妹妹的靈魂。

舒暢頭朝下,拼命手腳並用的朝外擠。同一時間,他的意念進入識海,盯上了李家大院任務完成後,系統送的那張升級卡。

這張升級卡的說明上寫有,可以對除狀態卡外的任意卡牌升級。他現在根本無法削弱厲鬼的實力,更不用說還要削弱到現有的十分之一。唯一能賭的,就是對吞噬卡牌進行升級了。

現有的吞噬卡牌缺點不少,只能吞噬幽能十點左右的惡靈。太弱小太強大的都不行。希望能在升級後,爲他窺的一線生機。

舒暢將一切都拼在了卡牌升級上。

他捏破了升級卡,白卡瞬間化爲飛灰。腦子裏傳來了系統聲音:‘請選擇您要升級的卡牌。’

“吞噬卡。”舒暢急匆匆的默唸。其實早在上一次死亡前,自己就已經嘗試過升級吞噬卡。可是他失敗了。因爲升級吞噬卡非常坑爹,居然有兩分鐘左右的等待時間。他的存檔點到死亡,也不過才一分半鐘多一點而已。

所以他只能費盡心思,讓妹妹給他爭取時間。

‘吞噬卡牌升級中。進度,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百分之十三……’

系統提示音不斷的響起,升級的速度其實在平常看來,並不慢。可是現在時間緊迫,危機當頭,當厲鬼壓下舒文瑤的靈魂後,下一個開刀殺掉的,就是自己了。那隻厲鬼,鐵了心的絕不會讓舒暢活着被生下來。

“百分之二十五,百分之三十一。”

升級的進度很穩定。那張藍色的技能卡牌顏色在逐漸變深,甚至朝着別一種顏色在改變。但是時間已經迫在眉睫,留給他的不多了。

舒暢拼命的想要鑽出去,但是他的腦袋有些卡。原本應該要持續十個小時以上,但是舒暢已經等不及了。

就在卡牌升級到百分之七十的時候,只聽背後傳來一陣陰森的笑:“小傢伙,你真以爲自己能活着出去?”

一股巨大的力氣拽住了他的腳,瘋了似的想要將他往裏邊拉。舒暢忙不失措的雙腳踢出,想要用搏擊技能將厲鬼的雙手踢開。

但是厲鬼何其兇殘,它那雙手穩穩的將他拽住。鑽進去一小半的舒暢被拖出了回去,他用力朝後看了幾眼。只見厲鬼已經再次佔據了妹妹的身體,但是通體的黑氣淡了許多,顯然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百分之八十了。”舒暢眯着眼冷笑:“實在不行就再打一場。”

說着就掄起小手,一拳頭打在厲鬼臉上。厲鬼恐怕在壓制妹妹靈魂時,受了傷。它顯然不願再和舒暢浪費時間,又是一口黑氣噴出。

“化血咒,來得好!”舒暢老早就在等着這一招了。畢竟從前死的那4次,也不是全白死的,他收集到了很多厲鬼的信息。這厲鬼不光會化骨咒,還會別一種更加可怕的化血咒。這種咒語一沾上,體內的血就會往外涌出,被厲鬼吸食,增加它的實力。

但是化血咒的弱點也很多。它目標單一,必須要在液體中才有用。而且厲鬼爲了不影響出生,儘量不會傷害到老媽。

最主要的是,用了這化血咒後,厲鬼會陷入一段時間的虛弱當中。

早已經防備着化骨咒的舒暢,連忙躲開了那致命的黑氣。

厲鬼頓時傻了眼,厲聲道:“臭小子,你怎麼知道我這一招化血咒?不,不對,前一次我用化骨咒的時候,你也清楚。你到底是什麼人!”

舒暢躲避的速度實在太流暢了,實在難以不引起他的懷疑。難不成這傢伙是某個大佬轉世的?

“我就是要你命的人。”趁着厲鬼陷入虛弱無法動彈時,舒暢狠狠幾拳頭打在了它的太陽穴上,直接讓它更懵圈了。

一吻成癮:爹地求放過 舒暢也沒拖泥帶水,再次轉身朝外鑽去。吞噬卡牌的進度,已經到了百分之九十五。只需要再等十多秒鐘,就能升級成功。

他不斷的往外不停的鑽。只要早出生一秒,勝利就屬於他。而至於如何救妹妹,只能落在那張升級後的吞噬卡牌上了。

就在舒暢鑽到一多半的時候,腦子裏傳來冰冷的提示音:‘吞噬卡牌升級成功。’

而出世的那一道白光,也近在了眼前。 第677章街頭死屍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只是無意闖入這邊而已,什麼視頻根本不清楚。」

黑衣人臉色難看的開口,經過剛才沈承一番強迫,墮胎藥全部進入他的胃裡。

「到現在還要嘴硬,以為整你的辦法只有墮胎藥嗎?」

「沈承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話音落下,沈承直接狠狠一拳垂在黑衣人腹部。

帶上眼睛,沈承文質彬彬,是D.E集團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特助,摘下墨鏡,沈承身上力量同樣不容小覷。

他可不是只會辦公的弱雞!

黑衣人被揍到半句話都說不出來,低垂著頭。

沈承直接一手扯過他的頭髮,逼他抬頭。

「我們先生耐心有限,勸你識趣一點,才能活命。」

沈承拋出一個誘餌,用一個秘密換取活著,其實很划算。

但是偏偏他們忽略一點,這是多年培養出來死士,怎麼可能任由他們拿捏。

死士突然露出一個微笑,隨後嘴角,雙眼,鼻間緩緩流出鮮血。

「該死,什麼時候喝下毒藥!」

「不準死,說出背後是誰!」

沈承捏住死士的嘴,用力咆哮道,但是已經沒用。

死士軟軟低頭,沒有一點生機。

「先生,屬下沒有想到對方計劃如此周密,不如先送醫院,看看能不能救活?」

「你也說過對方計劃周密,能夠給出毒藥,肯定不會留下活口。」

陸司寒冷眼看著這幕,對方派出一名眼生的人過來,他就已經明白多半套不出話,只是沒有想到如此殘忍,居然會在牙中藏有毒藥。

「至於這具屍體,將他扔在街上。」

陸司寒交代下來,沈承下午立刻開始安排起來。

經過半天時間發酵,整個錦都都在議論突然出現街頭的死者身份,以及恐怖死相。

正在琉璃別院的姜南初,同樣看到這條新聞。

記者媒體正在報導,姜南初與官寧錚一起盯著,看的十分仔細。

官寧錚看不懂字,但是認識模樣,這個慘死街頭的,絕對就是昨晚想要害他的黑衣人。

年輕妖道見我一臉的陰沉,又突然發話道:“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

Previous article

我哭笑不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