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尤其的太子妃和鬼太子把她當成親生女兒疼愛,她還能反咬一口,聯合天界出賣冥界,把冥界覆滅了。

這種女人太薄涼,心太狠了。

他們表面上恭敬,但內心對她即怕又鄙夷。

場景轉換到冥界地牢內,君羨被捆在地牢中央的十字架上,周身纏滿閃着電光的鐵鏈,電流串動着,一道一道的打在他身上。

他長袍破敗,閉着眼,英俊臉上毫無血色。

當牢門打開後,他眼睜開看了下來人,又閉上了。

嘵嘵站在柱子下面,對跟進來的天將說:“你們出去。”

天將們好似生怕她放跑了君羨,緊張的看她,全都沒動。

她拔出劍,往他們周身一劍揮過去,劍光四射,砍斷他們伸後牢籠的幾跟鐵柱。

天將們全部後退,幾秒後,逃出牢籠內。

偌大的地牢內,只剩下兩個人。

兩人相視而望,兩兩無言。

最終,君羨先開的口。

為你鬧翻全世界 聲音冷冷的,充滿嘲弄的意味:“滿意了,你的目的達到了,把冥界破壞成這樣,你開心了?”

她手緊握着劍柄,喊了聲:“君羨……”

君羨頓時怒道:“不要叫我君羨,你不配,我父母是如何相信你,我又是如何信任你,北冥,整個冥界沒有一個人對不起你,你呢,你回報他們的是什麼?”

“你給冥界和鬼民們帶來什麼樣的災難?呵,二十年來,你忍辱負重的臥底在冥界,臥底在我身邊,還真是爲難你了。”

她眼眶波光粼粼,脣動了動:“君羨,我……”

“你給我閉嘴,你沒臉見我,更沒有臉見我的父母。”

“滾吧,天嘯將軍,不,天嘯上神,你滾吧,冥域陷落,天界掌管,你在天帝面前又立了一大功勞,去開你的慶功宴吧。”

她站在君羨面前,許久沒動。

君羨沒看她一眼。

忽然,她長劍出鞘,叮叮叮,想把捆在君羨身上的鐵鏈砍斷……

劍光四射,鐵鏈卻沒砍斷。

這是冥界的鎖魂鏈,不易砍斷的。

“不要在這裏假惺惺,滾,我不想看見你。”

她在君羨面前,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君羨,鬼王和鬼後收押到天界了,今天會來人把你移到天界的天牢內。”

“所以,你是來移交我的?”

“不,不是,我只是想告訴你,太子妃病了,病的很嚴重,她想見你一面,但是我不能把她帶出來,她讓我給你帶一句話,讓你好好活着。”

看到這裏,君凌內心怒氣涌動翻滾。明知道是幻境,是假的,手捏着的劍柄顫抖着,想一劍把幻境場景給劃破刺穿。 長劍飛出去,砍在幻境的牢獄上空。

圖像沒有沒有散掉,毫無波動,還是如剛纔那般運轉。

君羨還是被牽制住,沒能掙脫開。

一開始君羨和嘵嘵甜蜜的兩小無猜,君凌的心情是輕鬆,是甜蜜的。

可到了冥界被天界大破。

北冥皇宮成爲人間煉獄。

君羨和嘵嘵反目。

劇情大反轉。

君凌的心情就過山車一樣,從高峯跌入低谷,在從低谷跌入地獄。

冥界被天界覆滅,二十年的時間不到,罪魁禍首是他帶回來給兒子的那個蛋?

這叫君凌如何能接受?

哪怕他一個勁的提醒自己,不要陷進去,情緒平靜,不要隨着畫面情緒波動。

但是他控制不住,不論冥界還是君羨,還是馨馨,都是他最在乎最在意的東西。

可以用生命的去守護。

他做不到無動於衷。

終,當嘵嘵說馨馨的大病,並的很嚴重時,壓抑許久的情緒,一下被引怒了。

他一手拿着長劍,拋開引魂燈,雙眼怒紅的站在畫面前。

看着如真實場景的畫面。

極力壓抑控制情緒。^

幻境如容夢魘一般,一旦控制他的心神,會讓他癲狂,控制不住,壓抑不了。

從而奪舍……他的身體。

這纔是壓在山裏邪物真正目的。

邪物是什麼,沒人知道不知道,但邪物被捆在這裏這麼久,恐怕發瘋了般的想出去。

君凌把拔出來的長劍,咻的一聲,收入劍鞘裏。

深呼吸,閉眼不去看面前的場景。

假的,不存在的,虛幻縹緲的……是影響他的心智的。

引魂燈的加強光暈,想幫忙抵擋周圍環境對他的影響。

畫面還在繼續。

嘵嘵,不應該說是天嘯上神,握着劍站在君羨面前,一動不動的望着他。

君羨憎恨她,閉上眼睛不想面對她,但是一聽見媽媽重病,他睜開眼。

“我媽媽要是有任何不測,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她苦笑了下。

這時,牢籠外面出現打開鐵門的聲音。

一位天兵的門口喊:“上神,林馨馨的屍體放在哪裏,丟亂葬崗還是直接燒燬……”

林馨馨的屍體?

死了。

不……

君凌和君羨同時睜開眼……

地牢門口,兩個天兵擡着木質架子。

馨馨被釘在漆黑的架子上,臉色灰白,眼睛緊閉着,薄脣沒有一點的血色。

感受不到她身體起伏,脈搏沒有跳動。

她低着頭,頭髮凌亂從臉頰落下,

她手腕被釘在架子上,身上被捆着一圈又一圈沉重的鏈子。

鏈子勒緊身體的地方,血沿着鐵鏈滴下來。

手腕的血,從釘子口滴落下來。

不管是君羨和君凌都崩潰了。

君羨雙手握拳,仰頭沖天大喊:“啊……”

叫聲搶天悲慼,傷心不已。

嘭嘭嘭~

身上鐵鏈被他震碎,火星四射,他一掙脫就往牢籠門口狂奔而去。

君凌目赤欲裂,瞳孔血紅,拔出長劍,雙手握着劍柄,用盡全身鬼氣往幻境大砍去……

假的,全是假的。

馨馨現在在冥界,在北冥皇宮內,陪着一歲不到的君羨讀書。

她不可能死,哪怕再過二十年,等君羨長大都不可能死。

這些是假的,是錯誤的,實際的軌跡不會是畫面中的那樣。

他會保護好她,一定能夠讓她長命百歲。

在她有生之年內,都是幸福的。

嘩啦……

忽然,身上血跡一涼,他低頭看,卻見身上被劃開一個巨大口子。

從左肩劃到心臟位置,到右肩收斂。

鮮紅的血,沿着劍尖低落。

噗~

君凌吐出一大口血,身上的傷太重了,一劍倒底用了多大的鬼力,只有他自己知道。

卻沒想,全反噬到他身上。

血迅速往地上淌,劍傷裂口越來越大,好在沒傷到心臟,引魂燈的光也爲他抵擋一層劍氣。

君凌把長劍插進地上,手心幻化出鬼氣把傷口撫平。

外套脫掉,赤粿上身,盤腿坐在丟棄的外套上。

從福袋裏拿出雲南白藥噴霧和紗布,噴了幾下作簡單的處理,在纏上紗布。

拿出一件新的外衣,穿上。

他衝動了。

控制不住心神,攻擊出去,最後卻反噬在自己身上。

這裏的一切都很古怪。

幻境像是他的憂慮擔心的夢境。

那個邪物,自己一舉一動,哪怕心裏最深的困擾,最恐懼的東西都一清二楚。

一旦進入洞內,他就變得很被動,哪怕知道被影響心緒的後果是什麼,做不到無動於衷。

幻境裏的場景,活生生的人物,有血有肉有感情,是他最重要的人。

君凌在原地打坐,把心裏躁動感壓下去。

他不能在此處隕落,小輝沒救出來前功虧一簣。

他一定會把小輝活着帶出去。

至於那隻邪物,一併能誅殺掉。

打坐片刻,他心境逐漸平和,鬼氣把胸口的傷口癒合了兩層,傷口太深,表皮看似完全癒合,被割傷的肌肉組織,要進行手術

縫合才行。

打坐途中時,忽然聽見細微的呼聲。

他心口一震,立即睜開眼角。

是個女音,因爲太熟悉,熟悉到魂牽夢縈,他無法繼續打坐下去。

眼前,黑霧朦朧。

她身處冥界地牢之內,四周陰森森的泛着冷氣。

一道一道的鞭子,啪啪的打在面前綁在架子上的女人身上。

馨馨穿着長裙,頭髮凌亂,身上困了幾十圈的鏈子,勒着她原本就消瘦的身體,更加單薄。

鐵鏈上一層又一層的滴着血,殷紅的血水沿着長裙落到地上。

地上一圈血跡已乾枯,毆打的時間不短,最少一天一夜。

馨馨閉着眼,乾枯開裂的嘴脣,在喊他的名字。

“君凌,君凌,君凌……”

聲音細微,似乎隨時會斷氣,在安靜的地牢內尤爲清晰。

“君凌你在哪兒,好疼,好痛苦,我快受不住了。”

“君凌對不起,說好陪你到天荒地老的,都快我沒用,堅持不了了。”

“好好的活下去,我不能陪你了我,對不起……”

“君凌……”

君凌好不容易下去腥甜味,一下衝上心頭。

他把腥甜味嚥下去。

從地上站起來,撿起插在地上的劍,捏緊劍柄,拖着長劍,在地上拖出長長的火花。 他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手勁一橫,寒劍一躍而起。

劍光在劍刃上一閃而過。

不能砍,不能破,不能用鬼力……否則都會反噬到他身上。

可是他受不了這樣場景,受不了馨馨在他面前備受折磨,自己無動於衷。他寧願那些鞭子抽打在他的身上。

他什麼苦都能承受,唯獨受不了馨馨受罪。

哪怕是虛幻的場景,他都忍受不了。

這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他舉起長劍,目赤欲裂,瞳孔猩紅的可怕。

手中透明的長劍黯淡無光,手心沒有催動任何的靈力,一揮而上。

譁~

用凡人般的力氣砍下去。

面前的圖像裏。

馨馨全身是血,氣若游絲的掙扎着,天兵拿起鞭子狠狠的正往她身上甩下去。

君凌,一道劍往他背上砍。

嘭,一聲巨響,圖像破滅。

老貓一咧嘴,“哪那麼多廢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