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次日。

格蘭塞堡城醫院,一間專用病房內,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在秦霜蒼白的臉頰上。

面無血色。

秦穆然站在一旁,神情凝重,秦霜因為在水牢的酸性液體中浸泡,渾身已經傷痕纍纍。

看著自己小姑的現狀,秦穆然內心,有些隱隱作痛。

「然哥,秦霜小姐的身體現在很虛弱,身體發寒,還沒有脫離危險。」

萊恩輕聲言道。

這裡是萊恩的工作醫院,經過一晚上的搶救,萊恩神情犯困,目光疲倦。

雖然,萊恩是格蘭塞堡城醫術第一,但面對秦霜的病症,卻絲毫沒有辦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暫且保住秦霜的性命。

「我知道了。」

「萊恩,你不是一直想學我的中醫之術嗎?今天,我可以先教你一招。」

秦穆然說道。

萊恩神情,掠過几絲興奮,聽到秦穆然要教自己中醫針灸,整個人立刻來了興趣,絲毫不再感覺疲憊。

而對秦穆然來說,他一直很清楚,萊恩想學習自己的中醫,而且昨晚萊恩確實幫了自己很大的忙,教他幾招,全當是對他的所作所為表示回禮感謝了。

「然哥,你肯教我中醫針灸了?」

「太好了!」

萊恩興奮說道。

「幫我取一盞酒精燈,外加一副銀針過來。」

秦穆然言道。

一切準備就緒,萊恩安靜站在一旁,兩眼像銅鈴一眼圓瞪,生怕錯過秦穆然的教學步驟。

秦穆然走到秦霜床頭兒,親自為秦霜把了一下脈搏。

手腕冰涼,脈搏虛弱。

此刻,因為長期被關押在地下角斗場的牢房裡,再加上水牢的潮濕和寒氣,秦霜體內寒氣過重,已經到了危急生命的程度。

秦穆然撥出幾根銀針,在酒精燈火焰上微微灼燒。

「萊恩,看好了,這一招叫『燒山火』,是中醫之中,針對體寒患者所創,可以讓體寒者身體內部達到陰陽調和的正常生理水平……」

秦穆然一邊講解,一邊銀針飛起,快速落在秦霜幾個穴位之上。

伴隨著幾根銀針落下,秦霜的身體,開始微微有些顫動,臉上有了些許痛苦的神情。

「然哥,秦霜小姐有反應了!」

萊恩驚訝道。

昨晚,他嘗試了各種西方藥物,但是秦霜都沒有任何反應,而秦穆然只用了幾根銀針,居然就有了初步效果,這更讓萊恩對東方的中醫學感興趣。

秦穆然並沒有理會萊恩,現在,救自己小姑才是當務之急。

秦穆然微微運轉體內勁氣,讓自身的勁氣,化成一股股暖流,順著銀針,一併傳入秦霜體內。

這樣對秦霜的身體,有著更好的恢復效果。

利用勁氣,秦穆然在秦霜身體上,又稍微輔助推拿手法,將秦霜體內的寒氣,逐漸逼出。

噗!

伴隨著一口烏血,從秦霜嘴角溢出,她整個人的身體,都條件反射,微微仰了一下。

「小姑,你感覺怎麼樣了?」

秦穆然語氣放輕,焦急問道。

秦霜眉頭輕舒,雙眼緩緩眯開,秦穆然的相貌,映入眼帘。 “先下手爲強,先進入鬼城之中,我們將會比其他勢力得到更過更好的鬼器。”

有人出聲提議道。

一些勢力沒有思考多久,立刻做出決定,進入鬼城之中。

“龍哥,你看我們怎麼辦?”郝仁看到其他勢力出手,立刻開口請示道。

龍傲天皺着眉頭看着衆多勢力進入了進入鬼城,漸漸消失在眼前,立刻做出了決定。

“通知下去,準備讓大家開始進入鬼城吧!”

龍傲天出聲說道,郝仁張張嘴巴,似乎想要勸阻,但是在龍傲天堅定地目光下,又將話嚥了下去,去人羣中開始做準備。

“成敗在此一舉了!”龍傲天深吸一口氣,喃喃自語道。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從他的身後浮現,正是星兒。

此刻的星兒已經恢復了年輕的模樣,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上星光閃爍,臉上的皺紋也消失不見,白皙的皮膚和精緻的五官,不愧是當年的聖女。

“哎~”龍傲天轉頭,看着星兒,嘆了一口氣,說道:“星兒,你來了?”

“龍哥,我們就不能回去麼?在剩下的時間裏好好…..”星兒說道。

“不要再說了!”龍傲天打斷了星兒的話,道:“星兒,我知道你是爲了我好,只不過你要知道在這樣下去,世界可就…….哎,我已經準備了二十幾年,希望你可以理解我!”

星兒眼神一暗,沉默了下來。

龍傲天轉頭有看着眼前的鬼城,眼神漸漸地堅定起來。

…..

“我成功了麼?”趙小川緩緩睜開眼前,擡起手放在眼前,握了握拳頭,喃喃自語道。

當他發覺自己體內的輪迴之力可以正常的運轉後,深深的吐了口氣,然後環顧起四周。

四周是一片廢墟,腐朽的建築和焦黑的土地帶着一股蕭瑟。

趙小川微微皺起眉頭,開始會想起之前發生的一切。

“我記得我剛纔在鬼門關中,似乎看到了無數的屍體在包圍着自己,然後就是一道白光……”

趙小川思考片刻,依然找不到半點頭緒,終於放棄了思考。

忽然,他一拍腦門,臉上充滿了焦急的表情。

“糟糕,鬼城!現在我要立即去鬼城!”

趙小川終於想起了自己的主要目的,連忙開始尋找起出口。

然而當他想要飛上天空觀察時,驟然發現自己體內的鬼氣開始變得斷斷續續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趙小川驚訝叫道。

他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漸漸發現除了輪迴之力以外,自己的靈體似乎被某一種神祕的力量封印住了。

“哈哈,乖乖交出古劍!不要掙扎了,這樣我們也許會給你留個全屍。”

正當趙小川思考時,一陣狂笑聲從不遠處傳來。

趙小川臉色微變,連忙躲進旁邊的建築之中。

不一會兒,一陣腳步聲響起,趙小川躲在建築中看到一人狼狽的從遠方跑來,而他的身後還跟着一大幫人。

“御鬼士?這是仇殺?”趙小川微微皺眉。

他並沒有發現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雙幽藍的眼睛,正在充滿貪婪地望着他。

……

男子剛跑到建築面前,便一個跟頭跌倒在地上。

身後追趕他的人羣乘機追了上來,並且將他圍了起來。

“跑啊!你接着跑啊?哈哈,你不是很能跑麼?”

那幫人看着大聲笑道。

那人急促的喘息着,目光掃視着四周,尋找出路,而他手中的古劍吸收着那人身上傷口中滲出的血液,散發着閃爍地紅光。

如果趙小川之前到達鬼城門口的話,必定會認出對方就是之前被衆多勢力逼入鬼城的那名御鬼士。

“沒想到所謂的世家竟然是如此的無恥!”那人冷笑道:“所謂的公平競爭原來只是你們愚弄世人的幌子罷了!”

領頭人不屑道:“小子,這個世界可遠比你想象中的要殘酷許多,況且你也確實夠愚蠢的,不知道這鬼城暗地裏已經被各大勢力進行劃分了麼?”

聽到領頭人的話,其餘的幾人也紛紛開始叫囂起來。

趙小穿聽到他們的對話,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這裏是鬼城?這麼說我已經到達了鬼城?”

正當他暗自高興時,忽然一道勁風從他的背後傳來。

趙小川臉色驟變,輪迴漩渦倏然從背後顯現。

不過即便如此,一股巨大的蠻力也將他整個人撞飛了出去。

“咔嚓~”

廢舊的建築年久失修,禁不起趙小川這一撞。

趙小川橫飛了出去,跌落在場地中心。

那幫人馬警惕地看着趙小川,臉上充滿了驚訝。

“啊!曹兄,你終於來了!”

被圍攻的那人眼神一轉,高喊一聲,並且向着趙小川走去。

衆人臉色微變,以爲對方來了幫手。

然而當那人走到趙小川身邊,想要抓住趙小川胳膊時,趙小川猛然一個飛腳,將對方踢飛了出去。

“啊~”

那人慘叫,摔落在廢墟中,立刻暈了過去。

衆人臉上露出恍然表情,知道那不過是對方迷惑自己的計策,但是那人手中的古劍畢竟是關中道,因此他們並沒有放過趙小川的想法,而是將他圍了起來,打算殺人滅口。

趙小川並沒有理會身邊的這些人,而是目不轉睛地看着之前自己躲避的破舊建築。

“這位兄臺……”

“滾!”

領頭者抱拳向趙小川打招呼,想要麻痹他。

然而他話沒開口,立刻被趙小川的話給噎住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有怪物即將出現,你們快跑!”

一個“滾”字出口,趙小川微微一愣,心中有些好奇什麼時候自己說話也變得這麼衝了?

他並不知道融合了第八世胡籽的殘魂後,他的性格和人生閱歷都受到了胡籽的影響。

從周圍人的態度中,他潛意識已經判斷出了對方對自己不懷好意,所以根本不會講什麼客氣。

包圍住趙小川的幾人惱羞成怒,領頭人臉色漲的通紅,顯然非常的氣憤。

“給我殺,我要把他大卸八塊!”

包圍圈已經形成,也沒有了試探的想法,領頭人立刻發出了命令。

幾人臉上閃過一絲獰笑,向着趙小川慢慢逼近。 「小姑,你終於醒了,現在感覺怎麼樣?」

秦穆然關切問道。

這些年,在他回到東方的日子裡,西方冥王殿的事務,全有秦霜打理,他才能當甩手掌柜。

對於他而言,秦霜不僅是自己的親人,更是自己的得力助手。

「我這是在哪兒?」

「地獄嗎?」

秦霜語氣虛弱說道。

她的目光微微環視左右,神情間有几絲難以置信,她不敢相信,自己現在居然還活著。

「這裡是醫院,我已經把你救出來了。」

秦穆然說道。

看到秦穆然,秦霜伸手放在秦穆然身上,輕微觸摸,那種感覺很真實。

「好小子,當初讓你回夏國完婚,你不願意,回去后嬌妻美妾好日子過上癮了?」

「現在才想起你小姑我?」

秦霜說道。

「哇咔!我好冤枉啊!你可是我親小姑,我不管誰也不能不管你呀!」

秦穆然一臉委屈的神情,讓秦霜不禁一笑。

儘管她現在剛大難不死,身體還很虛弱,但是能再次見到秦穆然,她心裡其實已經很滿足了。

「跟當初離開西方一樣,就知道油嘴滑舌。」

秦霜笑道。

「小姑,跟我說,到底是誰把你們害成這個樣子的,這口氣,侄子我給你出,我一定會把你承受的痛苦,十倍奉還給他們,否則,他們還當咱們秦家是吃素的……」

秦穆然言道。

「是維特家族和布朗家族聯手,將我和曲天馳雷凱引進了陷阱里,也怪我太過大意,覺得區區一個維特家族,就沒有放在眼裡,要不是輕敵,也不至於……」

秦霜話沒說完,已經忍不住咳嗽幾聲。

她體內的寒氣,雖然已經被秦穆然用勁氣逼出很大一部分,但是還有殘留,說話過多,語氣已經有些接不上來。

「小姑,放心,這個仇,我一定會替你報。」

秦穆然言道。

「仇咱們當然要報,不過,我覺得你還是要多加小心,我感覺事情沒有我們想的這麼簡單。」

秦霜言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有些詫異。

他心裡很清楚,秦霜雖然沒有戰力,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他多年管理冥王殿機密事務,心思縝密。

秦霜說事情不簡單,那絕不簡單隻是靠感覺隨口一說。

「小姑,你到底發現了什麼?」

秦穆然低聲問道。

秦霜欲言又止,目光看了眼站在秦穆然身後的萊恩。

辰逸雪也不顧及着在妹妹和金昊欽面前,拉着金子的手問最近過得怎麼樣,只恨不得眼前只剩下他們二人,那他就可以將金子擁在懷中。盡情訴說相思情意了。

Previous article

尤其的太子妃和鬼太子把她當成親生女兒疼愛,她還能反咬一口,聯合天界出賣冥界,把冥界覆滅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