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唯恐弄碎了。

熟悉沁心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娘子,你瘦了。”

我如雷劈中,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像石化了。

在我最絕望時,終於等到了君無邪。

等了這麼久,快堅持不住時,他終於來了。

我眼淚像開了閘門的洪水,止不住的往下落。

嘴脣緊緊抿着,顫抖的厲害,生怕自己張開嘴就哭出來。

“君……君無邪,這是南陰,你怎麼會來的。”

從北冥到南陰,深夜裏找到我不容易。

他居然真的來了。

君無邪把我手裏的千殺刀取下,黑色盤龍披風解下,覆蓋在我身上,幫我束好蘇流。

他面色蒼白如雪,看見一絲血色。

棱角分明的俊臉消瘦的厲害,好似很多天沒有休息過。就連雙手,瘦的剩下一層皮包骨。

我把他的手握住,認真的問他:“君無邪,你到底多少天沒有休息過。”

他覆上我的手,硃紅血脣滿足的笑着。斜長鳳眸裏溢着滿足,找到我,他似比什麼都開心。

“娘子,我們回家把?”

我聽見這句話,止住的淚水,又流下來:“好,我們回家,我終於可以回家了。”

幾米遠處的鳳子煜,眼眸詭異的望着我們,臉上戾氣十足:“君無邪,你當這裏是北冥?你以爲還走的了嗎?” 君無邪對鳳子煜的話聞所未聞,當成空氣般,徹底無視。

君無邪雙手覆着我的腰,菱角分明的臉貼着我的小臉,緊緊的抱着我,似要把我融到他的骨髓,融到身體裏。

要不是衆目睽睽下,按照他的性格,早就狂親下來了。

他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親暱,猶如在夢中喃呢了千萬次般:“娘子……”

我手挽着他的腰,抱着他,含淚哽咽的應聲:“嗯。”

“讓你受苦了。”

我眼淚順着眼眶落下,把小臉從君無邪懷裏擡起來,對他搖頭道:“不苦,只是現在,我們要如何出去?”

這可是南陰腹地,鳳子煜和幾千殭屍護衛都圍着君無邪,還有蟄伏在暗處那些,黑黑紅紅的眼睛。

我這麼覺得這個套,騙君無邪入局的圈套呢?

鳳子煜就算來逮我回去,在南陰這個地方,他不需要出動這麼多殭屍。

他預料到君無邪會出現?

想到這,我緊張的問君無邪:“我們……我們要怎麼出去?”

君無邪斜長鳳眼像盛滿燦爛星辰,嘴角帶着暖暖笑意,似一點都不擔心。

他吻了一下我額頭,幫我把眼梢的淚跡擦乾道:“別怕,萬事有爲夫。”

他執起我的手,見我兩隻手心都流血了,鳳眸微垂:“疼嗎?”

我搖頭:“不疼!”

他纖長睫毛顛了顛,瞳孔逐漸變成血紅色,朝鳳子煜方看了眼,眸底閃耀着嗜血的殺氣。

回眸,他目光平靜。

望着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血脣上親了一口。

一道靈光靈光落下來,我兩隻手心皮膚快速的癒合,已看不見傷口,不流血了。

君無邪紅脣衝我邪笑道:“娘子,我知道你擔心些什麼,乖乖的,不用擔心。”

我雙手捏着他的龍袍,不由得眉心深皺。

君無邪和鳳子煜之間一定有場惡鬥。

這麼多殭屍對付君無邪,這次是鳳子煜,不是腦殘的凌幽……

君無邪在我臉頰上親了一口,然後把左肩上那隻黃金骷髏取下,朝空中一拋。

一陣濃煙翻滾,那黃金骷髏立即幻化成一隻小鬼,像黑色晴天娃娃般,小鬼漂浮在半空中。

君無邪對它下令道:“保護好鬼後和鬼太子。”

小鬼飛到我面前,很是高傲的鄙夷我了一眼,向君無邪誠服道:“是,主人。”

我嘴巴成o型,原來君無邪也養小鬼。

他此前都不告訴我,大概是留一手,這次情況真比上次遇到夜雲還要危急嗎?

他連小鬼都拿出來了。

君無邪在我身體周圍佈置了一道電光琉璃的結界,這樣的結界只在極度危險時纔會佈置。67.356

我向四周看了幾眼。

四周靜悄悄的,安靜的詭異。

原本是在暗處窺視的,那些黑色紅色詭異的眼睛,這時密密麻麻的朝我們這邊涌來。

我一下揪住君無邪的手,死死的抓住他的手。

君無邪帶着淡笑,對我解釋道:“上次不讓小鬼露面,是爲夫算到,我和夜雲打鬥在冥王殿境內,會引來天音上神,所以爲夫不擔心戰敗,這次……”

他轉頭看向遠處的鳳子煜。

鳳子煜右手幻化出半月彎刀,利刃光珏反射向我們。

他手執利刃,刀尖對準君無邪。

君無邪幻化出七星龍魂劍,挽着我的腰身,在我嘴脣落下一吻,然後蕭寒轉身,一步步走向鳳子煜。

他聲音輕笑,帶着嘲弄:“用小幽爲引子,設下層層陷阱,鳳子煜你真是用心良苦。”

鳳子煜清透聲音,毫無波瀾:“你們相鬥千年,即便我屢屢敗在你手下,今日,你我之間只能活一個。”

君無邪接下他的話,帶不可一世的猖狂道:“那個人,必然是本尊。”

叮!

兩人開打,一片火花在兩人間蔓延開。

頓時天地大變,飛沙走石。

黑雲籠罩天上星月,大峽谷口裏陰風嗚嗚嗚的刮來。

我站在結界裏,無數的碎石朝我飛來,全部被結界阻擋在外。

我揪心的望着鳳子煜和君無邪,兩人疾如閃電,快如疾風。

劍氣刀氣,下面土地開裂,亂石紛飛。

往常,君無邪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碾壓鳳子煜,今日,看起來,兩人卻是旗鼓相當,不分伯仲。

怎麼可能,君無邪已破了渡劫,修煉成仙體。

而鳳子煜還差渡劫境界。

漂浮在我身邊的小鬼,3~4四歲孩童,幼稚的聲音鄙夷道:“哼,愚蠢的凡人,鬼王大人要不是爲了尋你,他會落入這樣的陷阱?你失蹤第二天,大人就強迫自己清醒,身體傷勢還未復原就東奔西跑,這大半個月來,他沒有一絲停歇……”

“以往,南陰小人豈是大人的對手,是你拖累了他,你這個禍害!!!”

我怒視了旁邊的小鬼一眼,真特麼的德性。

我知道君無邪辛苦,我在南陰就享福了啊?

我逃跑三次,都差點掛了我。

算了,這小兔崽子以後在慢慢收拾他。

現在君無邪,就算贏了鳳子煜,還有這麼多殭屍要面對,怎麼辦?

我揪心吶!

在殭屍羣中,有個穿黑色大袍子,袍子上印着八卦圖模樣的老者,他手指黑色龍頭仗,站在衆殭屍面前,身份好似不低。

他蒼老的聲音,聲如洪鐘,對殭屍大喊道:“衆僵聽令,八卦乾坤陣,佈陣……”

我心提到嗓子眼。

那黑袍子手執柺杖,陰風將他的八卦袍吹的撩起老高,如枯骨的身體像隨時會被吹倒。

下面殭屍侍衛出動,迅速列成八卦陣仗。

他揮舞手杖,蒼老如鐘的聲音唸咒:“四象衛持,修羅界開,帝神隱名,吾血爲引,列……”

修羅界開什麼意思?

難不成這殭屍要打開修羅衆鬼,讓他們對付君無邪?

君無邪可是鬼王啊。

小鬼暗叫道:“糟糕,那老殭屍是個巫師,他用血爲引子,打開在地獄修羅內被封存上萬年惡鬼,把他們放出來對付大人。”

那些鬼魂,豈不是跟崑崙山巔一樣的強大?

我臉色大變道:“那怎麼辦?你有沒有辦法把陣法破壞了?”

“不行,大人讓我保護你,我不可以隨便亂動。”

我頓時急了,聲音都大了幾分,兇悍道:“我問你有沒有辦法破陣?”

“有,把那巫師給殺了,普通殭屍的血液不足以開啓封印。” “你確定?”

小鬼黑眼骷髏朝我瞄了瞄:“還有一個人能開啓封印。”

我問他:“誰,先去弄死那個也行。”

“你,冥界鬼後,又是鬼母,擁有七巧帝王心,你的血液比那巫師還要強大。”

我:“……”

他很不削的對我說:“你自裁嗎?”

我:“!”

“既然不敢自裁,就你那點能力,還是老老實實的待着,不要讓鬼王大人爲你分心,落了下風。”

這小鬼嘴巴跟他主子一樣,狠毒,讓人討厭。

暗夜天空,鳳子煜和君無邪打的不分伯仲,一時半刻看不出輸贏。

下面,八卦乾坤陣已經擺好,準備開啓修羅地獄的封印。

我越來越急:“怎麼辦?就要開啓封印了。”

小鬼認真問我:“你會畫陣符嗎?”

“學過。”

“用你的血畫一道封鬼符,打到陣眼裏,那老巫師能開啓複雜的封印,但普通的封鬼符他毫無辦法。”

“爲何?”

“你的血液跟普通人的不一樣,他拿你血液毫無辦法。快……他快開啓陣眼了。”

我朝那方看了眼,天地暗淡,飛沙走石密集,蟄伏在暗處的殭屍全部出動,往陣眼方向靠攏。

密密麻麻的殭屍,他們雙眼黯淡無光,毫無焦距,大致有上萬人。

大地都能聽見顫抖聲。

看那些殭屍穿着打扮,都是南面大峽谷裏出來,蟄伏在這裏很久的。

這麼推算,鳳子煜早就料想我往南邊跑。

他口口聲聲的說愛我,在算計我攔住我同時,挖坑設套給君無邪。

我距離陣眼不遠不近,大概有十五米的距離,靈符距離是夠的。

只是……

君無邪設置的結界,靈符能衝破嗎?

“可以的,快,你人不出去,靈符可以射出,快……那老東西準備開啓陣眼了。”

我慌忙掏出一張符錄,手指咬破,屏氣凝神,在符紙上畫封鬼符。

前方,衆多殭屍侍衛站成八卦形狀,黑白兩面圓點,兩股青煙渺渺冒出,不時有焰火閃爍,直衝天際。

驟時,我站在君無邪的結界內,都感覺到外面陰風大作,鬼氣沖天。

好像地獄裏被壓迫無數年的鬼魂厲鬼,喧囂着,掙扎着……

他們欲破土而出。67.356

“快,八卦圖內,黑白左右兩邊陣眼。你只要封住一個陣眼,地獄修羅就無法開啓。”

老殭屍巫師,手執龍頭柺杖,洗手祭天,然後拿起刀片割破食指,朝碗裏滴血.

他滴完血後,準備把血引入陣眼內!

他一旦開啓陣眼,修羅地獄封印就會開啓。

我閉上眼睛,屏息凝神唸咒:“天地玄宗,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封獨尊……萬鬼封印,封……”

殭屍巫師把念血咒,把血往陣眼裏引去。

我那張封鬼符錄,越過密密麻麻的殭屍,直朝陣眼裏飛去。

陣眼升起黑光,那黑光閃耀,直衝向九天雲霄。

地面下傳來萬鬼,撕心裂肺的吶喊聲。

就在吶喊聲出現半秒內,那聲音戛然而止,全世界都安靜了。

那道直衝天際的黑光,瞬間黯然,速度快的,彷如剛纔看見的黑光都是錯覺。

剛剛開啓地獄修羅的封印,被我符錄給徹底的堵死了。

小鬼高興的蹦起來,圍着我的身體轉圈,興奮大叫道:“成功了,那殭屍巫師得活活氣死,哈哈哈哈……”

巫師枯瘦如細竹竿的手,緊緊捏着龍頭柺杖,重重的朝地面敲擊。

地面上一道裂痕,風馳電擎的朝我衝過來。

小鬼小袍子下面,露出小小手指,往地面那條裂痕上壓去。

裂痕立即反彈到那殭屍巫師處。

嘭……

一聲巨響,老巫師的龍頭柺杖斷裂爆開,成爲粉末四處煙消雲散。

我長大嘴巴,滿目震驚的往小鬼,豎起大拇指道:“牛逼……”

我以爲我有滿腔的話要說,卻怎麼也醞釀不好這個開頭,循着他的氣息我很輕易地便找到了他現在住的地方,是北荒沙漠中的一處客棧。

Previous article

現在,這具屍體就在眼前,我一時倒有些激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