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凌正軒不可思議,向來面無表情的他露出了有史以來第一個震驚的神色。

極度震驚!

車裏到底是什麼人,居然如此厲害!

叫喚了半天不見凌正軒過來,男人們煩躁地呼斥,看見他變色的臉紛紛疑惑地閉上嘴巴,走過來。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了?”懷疑的目光順着他的視線看想窗戶外頭,呆滯。

“他怎麼也成那樣了?你們都看見什麼了?”兩人前後的神色詭異,其他人心中好奇又有些莫名恐懼,一個接着一個過來。

當他們看下去的時候,臉色大變!

“怎、怎麼可能!高手!一定是高手!”他激動的嗓音抑制不住,仿若看見了生的希望。

“如果能跟上他們就不用怕喪屍了!”

女人們也趴在窗戶上朝下望去,思慮着能不能攀上那高手。雖然身體慘敗,但好歹這麼久了技術還是不錯的。

“唉等等,正軒你看,他們去的地方是不是你家的小區?”

凌正軒也疑惑不已:“沒錯,就是我家的小區方向。望遠鏡拿來。”

女人們趕緊殷勤地找出望遠鏡遞給他,只希望思慕愛人看見她一眼。

即便沒有望遠鏡,他們看的沒凌正軒那麼清晰,但是依舊能依稀看見車字停在小區門口。從上面陸陸續續下來一行人。

那些人有男有女,看不出張相。

周圍的喪屍分明飢渴地掙扎要撲上去,可是他們周身彷彿有無形屏障似的,喪屍們一步都不能靠近。

逆天的一幕看傻了樓上的人們,難以置信世界上還有這種事情。

凌正軒臉色激動,薄脣難以抑制地顫抖着,發出破碎的音節:“是她!是她!她回來了!活着回來了!”

她?誰?難不成是他等待的女人?

女人們面色難看,死死瞪眼恨不得看清楚那個女人到底長什麼樣子,能讓他這般念念不忘,可惜她們又不是千里眼,這麼遠的距離根本看不清楚。

“走。”陳君儀帶頭,面無表情看着面前的小區。這裏是她的家,是她和弟弟住的地方,他會不會在這裏……

深深吸口氣,眸子猛然睜開,龐大的精神力碾壓下以幾人爲中心的周遭,周邊十米所有的喪屍秒殺成粉末。蠻橫的碾壓力之下,小區的石桌,座椅,花草,地上的殘肢斷臂,晃悠的喪屍們,統統成餅,再碎粒成粉。

一切都發生在一秒中,明夕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路已經清理乾淨了。

咽咽口水,賀梅看看她平靜的臉色,戰戰兢兢踏上路。弟弟呀弟弟,你可千萬要在啊,不然的話,不然的話……

由於建築羣的阻擋,樓上的人們看不見小區裏頭髮生的事情。凌正軒將望遠鏡扔給最近的人,果斷跳下窗戶:“我要去找她!”

“慢着慢着!”男人趕緊拉住他:“你找死啊!樓下那麼多喪屍你沒看見嗎?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凌正軒頓了下,認真看着男人,紅脣開合:“幫我。”

“……”男人爲難看着他,其他人都默不作聲。

“幫我!你們也看見他們的實力了,要是我們能夠相認,你們不就能夠光明正大攀上他們了嗎?”

果然不愧是智多星,一句話直接戳中衆人的死穴。

“好!既然這樣我們就跟你一起去,反正遲早都要下去面對喪屍,現在下去晚點下去都一樣。”

凌正軒鬆口氣,漂亮的眸子望着窗外,閃爍着欣悅的光澤。

自家的門就在眼前,陳君儀死死抓住胸口,另一隻手顫抖着按下門鈴。

“叮咚——”清脆悠揚的聲音迴盪在樓道里,這是末世後的第一聲門鈴。

“……”沒有反應。

她臉色驟便,心跳劇烈加速,甚至連第二次按下的勇氣都沒有了。

隊員們擔心地看着她,男人們心頭泛起陣陣心疼。

狠狠咬牙,她大腦支配自己努力再次按下。

“叮咚——”

還是沒人。

“叮咚——”幾乎是帶着狠戾地死死按下。

按下。

按下。

按下!

哪去了?哪去了?你到哪裏去了?你不知道姐姐一直在找你嗎?爲什麼不乖乖待在家裏?你到哪裏去了?

天旋地轉間,她差點栽倒,幸好身後的鳳健伊手疾眼快扶住她。

他不能說話,只能緊緊抱着她輕拍脊背。看見她的樣子,他心臟絞碎般疼。不要傷心,不要傷心,你傷心我也會難過,最看不得你傷心。

凌正軒瘋了般闖,恐怖的喪屍阻擋不了他急迫的心情。他心中莫名惶恐,失去這個機會就再也看不見心心念唸的她了!

“你小子瘋了!”男人一刀砍上喪屍的門面,將它兇猛的牙齒敲碎。凌正軒差點兒被咬斷脖子。

他臉色鐵青,揮刀砍殺撲過來的喪屍們。一行人終於千辛萬苦上車了。

車子油門開到最大,在被前人通暢的馬路上一路飆飛,直直朝着陳君儀們的車子去。

陳君儀沉寂了片刻,緩緩推開鳳健伊,正面對着鐵門,抽出背後的能源絞刃。

錚亮的刀鋒閃過銳利的光芒,映襯着女人濃郁陰沉的眼眸,周邊溫度立即下降,連空氣都陷入壓抑之中。

“錚……”薄如蟬翼的刀抖動,輕而易舉切開門板鎖釦位置,踹開!

空蕩蕩。

屋子裏沒有一個人或者喪屍。

她將屋子挨個搜查了個遍,連衣櫃抽屜都不放過,什麼都沒有發現。

所有的傢俱完好無損待在原地,似乎那人只是出門一趟,馬上就會回來。似乎一切都是一場夢,她就在家中,等待外出的弟弟回來。他們兩個都好好的,誰都沒有死。

死……

不會的!絕不!

陳君儀美麗的面容扭曲,肌肉詭異的歪扭瘮人,長久壓抑的情感破裂一個缺口,怒火和無助火山般即將崩潰爆裂。

快一點,再快一點,快找到她,快到她身邊!凌正軒急促呼吸,明明距離小區越來越近,可是她總覺得自己距離她越來越遠。

快!快!快!

他等不及了,一秒鐘都等不及!

“陳君儀你冷靜一點,陳君儀!”

“醒醒,看清楚我是誰!快醒醒!”

“君儀!君儀!你冷靜下!”

“小君,冷靜下來,不要着急,說不定他只是出去了,不要着急。”

“車子開的太慢了,我來!”凌正軒吼出這句話就要搶方向盤,車上的男人們趕緊將他牢牢制住。

“你這個瘋子!我們現在還在喪屍堆裏,一不小心大家都要跟着你陪葬!”

“滾開!”幽藍色的刀光劃破虛空,逼開周邊的人,陳君儀髮絲凌亂,面容蒼白,一雙眸子空洞。她唯一的親人,唯一的親人!

唯一的!親人!喪屍!都是該死的喪屍!是它們!要不是它們自己和弟弟就不會分離,都是因爲它們!

“我要殺了它們。”她的語氣平靜冷淡,冷靜下來的人卻比剛剛發瘋的模樣更恐怖。

找了四個多月,每時每刻惦記的人,最終發現他竟然不在了,這該是多麼沉痛的打擊。她真的很想甩自己幾個耳光,都是因爲她太慢,都是因爲她沒有能力!

萬箭穿心般無盡的痛苦無處發泄,她緊緊抓住胸口,呼吸困難,只能死命大力喘息。涼風順着喉嚨管道上下撕拉,黯淡的眼睛鑲嵌在慘白的臉上猶如厲鬼。

鳳健伊眨眨眼,將眼底心疼的淚花消磨,讓開路。

秦明昊沉默讓開路。

明夕後退,讓開路。

所有人都讓開路。去吧,去發泄吧,傷痛要發泄出來纔不會堆積越深。他們都清楚,她口中的弟弟,有80%的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

或者說,不是活人。

冰冷的臉龐,冷冽的刀。

筆挺孤傲的脊樑,青筋畢露的手背。

殺!殺了它們!

雙腿一蹬從四層高樓跳下,腳下旋風生成,高達十幾米上女子猶如暴風女神般張揚。

龐大的颶風轟然爆發,中央的女子屹立不動,睫毛都沒有顫抖一下,像尊冰封的雕塑。狂風呼嘯,小區立即被席捲。一棵棵堅韌的樹木被連根拔起,又瞬間被颶風絞碎,木屑亂飛。

狂舞的頭髮妖亂如魔,濃重沉色的眼珠子玻璃珠般冷酷。

八道旋風佔據八個方位,塵土滿天飛揚,鋪天蓋地將天空遮掩,整個世界都陷入昏暗。房屋牆壁崩塌,沉重的水泥塊紙片般漫天飛舞,撞上任何一個東西都能夠讓其粉碎。樓房倒塌,巨大的轟隆震動讓吸引百米內的喪屍們潮水般涌來。

滔天的精神力網籠罩,密密麻麻的喪屍們猶如網中之魚,被阻攔行動的瞬間爲颶風絞滅。

秒殺。

這是程璐菲第一次真真正正見識陳君儀的實力,天神般翻手爲雲覆手爲雨。她明顯感覺自己的雙腿在顫抖,臉色的血色急劇下降。

眼前又閃現出陳君儀折磨自己時候那張妖邪的臉,和麪前的人狂肆的模樣重疊,陰影交錯中仿若無數毒蛇叢生。

“魔鬼!魔鬼!她是魔鬼!”程璐菲忽然精神崩潰地大喊大叫。

不死鳥小隊的人才不管她的死活,這會兒都緊張地看着陳君儀。儘管她幾欲發狂,但是還是沒有到那種地步,至少她還知道保護自己的隊員們不受到牽連。

悲愴的野獸獨自嘶鳴,天地間彷彿只剩下她淒厲的吼叫。

這樣的情緒渲染下,沒有人不傷感。而賀梅早就哭的淚流滿面,倒是小傢伙鳳健伊抿着脣臉色死寂。

“怎麼回事?”巨大轟隆聲傳入男人們耳朵,聲音似乎是從小區傳來的。他們震驚之下擡頭,親眼看見一棟棟房屋倒塌,浩蕩衝起滾滾灰塵,蠻獸般囂狂。

無數的喪屍前赴後繼涌過去,連帶着他們都遭殃。

“不好!我們陷入喪屍潮中了!”

“救命啊啊啊!救命!”

眼看車子被喪屍們擠壓的變形,無數腐爛的手打破玻璃伸進來狂抓,鋒利的指甲撕破衣裳。

小區就在眼前,可是他們沒有機會過去了。

------題外話------

感謝【凌正軒】——該名字提供者【萱萱】~真好聽,這名字其實我更想用到仙俠文中的。抱抱~ 眼見身邊的人一個個被喪屍抓傷,破碎的車窗抵抗不了多久,他們中間的異能者們紛紛發動攻擊,可是面對數量龐大的喪屍無異於杯水車薪。

凌正軒並不是異能者,只要被喪屍咬傷或者刮傷,他都會感染喪屍病毒。

恨血的眸子盯着小區方向,明明、明明就在眼前!爲什麼!爲什麼不給他相認的機會!爲什麼!他不甘心!不甘心!

“不甘心!”絕望的嘶吼從靈魂深處爆發,“陳君儀!君儀!陳君儀!”

女人心跳猛然一止。耳尖微動,靈敏地從樓房崩踏喪屍吼叫中分辨出男人的聲音。那個熟悉的聲音是……是他!

眼睛閃亮,彷彿瞬間恢復光彩。陳君儀二話不說御風過去,速度太快,以至於一直看着她的不死鳥小隊成員們只覺得眼前晃過黑影,她的身影便消失不見了。

“人呢?剛剛還在,哪去了?”

“小君!小君?”

喪屍對於聲音的靈敏度極高,凌正軒的吼叫只會引來更多的喪屍。但是現在沒有人有空理會他,就算他不叫喊喪屍們照樣不會少。

“媽的,老子玩女人還沒有玩夠就要這麼死去,擦!”男人狠狠爆粗口。都是因爲凌正軒,要不是他非要下來,他們根本就不會遇上恐怖的喪屍圍攻。

顯然這麼想的不止他一個,但是男人們竟然沒有一個開口指責他的。女人們平日裏最愛慕的就是凌正軒,她們癡癡看着他俊美的容顏,覺得就算死能和他死在一起,也不枉此生。

越是這樣,凌正軒就越是愧疚難受。他不想,不想讓這個人死,不想他們因爲自己衝動而死!可是假如時光倒流他還會那麼做嗎?心中的答案竟然是:會。

等死吧……就這麼等死吧……

就在此時,衆人忽然覺得龐大的風掃過,耳邊傳來女子焦急的聲音。

“凌正軒!”

他倏忽睜開眼,卻是不妨被鑽進車子裏的喪屍胳膊狠狠抓了下手背,血絲冒出。他臉色大變!

“滾開!”伴隨着女子的怒吼,車子周圍的喪屍們被碾壓成肉餅,層層疊疊鋪在地上,看上去噁心之極。頃刻毀滅,如此駭人的能力讓所有人驚呆。

精神力屏障籠罩,沒有一個喪屍能夠闖過來。

在一衆人呆滯的目光中,女人纖細的手握住車門外頭的把手,彪悍地直接將整個車門卸了下來。

棕黑色的瞳孔準確鎖定俊美男子,紅脣開啓:“凌、正、軒。”

他從恍惚中回神,反射性地將手背到身後。正是因爲這個動作讓視線敏銳的陳君儀看見他手背上的劃痕,心不由的收縮!

他被喪屍劃傷了……

“我終於還是看見你了。”他的深色極其複雜,狂喜和痛苦扭曲交織。爲什麼,偏偏這時候他被喪屍咬傷?而他又偏偏不是異能者對喪屍病毒沒有絲毫抵抗力。

男人女人們並沒有因爲兩人的交談而清醒,他們不敢置信地看着彷彿小說裏頭結界般的東西,將喪屍們抵擋在外頭。太神奇了!

陳君儀深深吸氣,將所有的希望寄託在他的身上,璀璨的眸子裏滿是抓住救命稻草的希冀:“告訴我,我弟弟在哪裏?”

她的弟弟,那個從來都學不會聽話的小混球,哪去了?

囂張的,霸道的,風風火火的,會把好東西都讓給她的——那個小子,哪去了?

“他走了。”凌正軒不忍道:“三個月前,他說要去找你,走了。”

晴天霹靂。

找……她?是啊,她能想到找他,他自然也會想到找她。三個月,三個月!整整三個月,天知道會發生多少事情!

本來滿懷希望的以爲來到原平就能見到他,可是呢?根本就是徒勞!空的,是空的,他去原來的地方找自己了!

好想好想看見他,哪怕一眼都好,爲什麼要這樣錯過?上天怎麼能這麼殘忍的讓他們錯過!

再回那裏?不,萬一他沒有找到自己又轉換路線怎麼辦?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她該去哪裏?該去哪裏才能在漫漫大世界中找到他?還是說……他們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面了?

沒有人能理解萬箭穿心的痛楚,錯過,錯過,平生最恨錯過!

她脆弱的像個孩子慢慢蹲下,如同被抽走靈魂般呆滯。精緻的臉龐失去光彩和活力,猶如死屍般慘白。無助的樣子讓凌正軒胸口疼痛,凌遲般難以忍受。

他最怕看見她受傷的模樣。

最不捨得看見她這個模樣。

男人撥開擁擠的衆人急忙下車,將她緊緊摟在懷裏。沒有說任何安慰的話,只是緊緊抱着她,給她溫暖。我在,有我在。

車子裏的人都沒有想到,往日清冷的凌正軒也會有如此溫柔的一面,女人們更是驚呆了,羨慕又嫉妒地看着他懷裏的人。

失去陳君儀精神力屏障的阻攔,喪屍們立即張牙舞爪再度撲上來。

“小心!”車子裏的人們驚恐大喊,話語剛剛脫口便見五顏六色的各系異能力轟炸過來,喪屍們還沒有靠近就被秒了。

一隊人慌忙趕過來,男的俊美女的漂亮,正是和陳君儀的隊員們。

“君儀,你沒事吧?”

“不清楚。他們的行蹤更加隱蔽,似乎是擔心狼山團滅的事件再次發生。”

Previous article

玄鷙嘿嘿一笑,道:“這種殺雞取卵的辦法自然不行!但如果我們能找到誘使蛄奇花開放的主因的話,想必能夠阻止這場災難的發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