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伍子胥點了點頭,“儘快弄清楚這些人的身份,他們到了任何的一個諸侯國,都會成爲我們的勁敵啊,大王一直夢想着要稱霸,可是有這些人在,恐怕爭霸的難度會增加不少。”

“是,我馬上交代人去做,只是,范蠡我們要怎麼辦?”

“范蠡千里跋涉,到最後尋訪到了這個美女,其目的讓人匪夷所思。范蠡不是那種貪財好色的人,他找到了這個絕色美女,一定有着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無論如何,也要把他留下來。”

“可是有這些神祕的傢伙在旁邊,不太好動手啊。”

“加派人手,一百個人不行,兩百,兩百個人不行,五百!”

那個士卒明顯愣了一下,他想不明白爲什麼向來英明決斷的伍子胥,這一次怎麼對心中只是存在的一個猜測竟然肯下這麼大的力氣。

還沒有等到那個士卒答應,忽然在遠處傳來了急促的馬蹄聲。接着看到一個校尉乾淨利落的從馬背上跳下來。

看到了那個校尉,伍子胥的眉頭微微皺起,在他的心中隱約的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伍將軍,大王有令,不要追殺范蠡了,對

付他一個人耗費太多的力氣不值得。”

“什麼,不值得?你們知不知道範蠡這個傢伙的價值,只要能夠把他幹掉,就是死上三千人五千人都值得!”

伍子胥勃然大怒,在同時代的這些對手中,他也就是把范蠡能夠作爲是自己的對手,其他人在他的眼中,要麼有勇無謀,要麼有謀無勇,只有這個范蠡讓他非常的頭疼。他相信,只要范蠡死了,吳王夫差稱霸天下指日可待。可是偏偏夫差認爲范蠡不足爲懼,對越國也沒有任何的警惕。反而把已經是內亂不斷,在他眼中已經弱小的可以一腳踩死的楚國當成了心腹之患。這讓他非常的不解。

很快,伍子胥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了:

“恐怕這不是大王的意思吧,是不是伯噽那個老賊又在大王面前進了什麼讒言了?”

“伍將軍請慎言,太宰對大王忠心耿耿。”

“忠心耿耿個屁,哼,他只是想着自己如何的搜刮民脂民膏,金銀美女,早就把國家大義給丟在腦後了。”

那個校尉沒有說話,只是低着頭,無論是伯噽還是伍子胥現在可都是吳國的權臣,這些權臣之間的爭鬥,還是不要把他這樣的傳令官給弄進去的好。

伍子胥也知道和這個傢伙發火沒有用,只是冷哼了一聲,然後視線落在了遠去的范蠡一行人的身上,低聲的說道:

“我很快就解決范蠡,之後我自然會回去和大王覆命,你先走吧。”

“這個……”校尉猶豫了一下,“和你一起來的那些士卒,已經接受了太宰的命令,加上大王的手諭被調回去了!”

“什麼?”

伍子胥呆立在了山頭,眼神中的光芒完全暗淡了下來。一種無力的感覺在瞬間就充斥到了他的全身。有心殺賊,無力迴天。

良久,他才無力的說道:

“好吧,你走吧。我知道了。”

“是,那您?”

那個校尉好像還要說什麼,伍子胥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猛的回頭

,大聲的喊道:

“馬上滾,否則你信不信我立刻將你大卸八塊!”

那個校尉嚇得一哆嗦,連招呼都顧不上打,連滾帶爬的跑開了。

“我們怎麼辦,真的回去麼?”

在伍子胥身邊的是跟隨了他多年的老兵,看到那個傳令的小兵已經消失在視線中了,他才輕聲的問道。

“唉!”伍子胥輕輕的嘆了口氣,隨即他好像想到了什麼,眼睛忽然再次閃現出了光彩,“他們不是有兩個人沒有和范蠡在一起們,加派人手,跟着他們,如果有合適的機會,將他們拿下,但是記住,在抓住他們之後,一定要以禮相待。我要讓那些神祕人爲我們吳國服務。有了絕對的實力,范蠡就是耍出任何的花樣來都不怕。”

“是!”

看到伍子胥的眼神中重新有了光彩,老兵也感到非常的高興,跟着伍子胥這麼多年了,他對伍子胥還是非常瞭解的,當每一次伍子胥的眼中光芒閃動的時候,都意味着他們向勝利邁進了一步。

土豪金一個人氣呼呼的離開了隊伍,在他的身後傳來了馬蹄聲和褒姒的喊聲,土豪金黝黑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停住了胯下的坐騎。

褒姒縱馬追了上來,風情萬種的衝着土豪金瞪了一眼:

“有話好好說嘛,幹嘛這麼大的脾氣,說走就走的。”

看到褒姒的小女兒的樣子,土豪金感到心裏暖暖的,褒姒這個冰美人只有在和土豪金這個悶葫蘆在一起的時候,才能夠展現出他小女兒的一面,這也成爲了孟落日等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問。

“本來小財迷那個傢伙也知道我會走了,切,不過是爲了配合他演戲而已。”

“呃,什麼意思?”

褒姒奇怪的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土豪金,沒想到這個傻大個也有開竅的時候,竟然會夥同馬前卒演戲了。

不過既然事情已經是這個樣子了,褒姒也不是那種想不開的人,而且,這種和土豪金獨處的機會,也是她曾經想過的……

(本章完) 第2864章

熊子言不知道墨九狸帶著人又回來,站在一邊看著自己了,他此刻心裡也是鬱悶不已,分明自己丟掉面子,緊跟在墨九狸等人身後的步伐,甚至為了不走錯,幾乎是盯著前面人的腳步走的!

可是,誰知道走著走著再次被人包圍了,熊子言的內心深處隱藏最深的,就是當初他們熊家滿門三百餘人,因為從小在熊家飽受欺凌,最後更是看著熊家人殺死自己的父母毫無辦法……

所以,在他有實力之後,帶著丹盟的人,滅了熊家滿門三百餘人,雖然為爹娘報仇了,但是當時熊家三百餘人,老幼婦孺都在內,全部被殺了,這一幕也成為他的心魔……

所在,在熊子言的幻陣中,全部都是熊家的三百多人,不斷的找他尋仇,罵他冷血無情,那些孩子和婦人,甚至殺不死,不斷的向著熊子言撲來!

之前也是因為如此,熊子言才把自己弄的狼狽不已!

此刻,熊子言有些後悔,沒有答應墨九狸的話,認對方為主離開這裡了!

他身上的丹藥早就吃光了,再這樣下去,怕是堅持不了半個時辰,就必死無疑了!

「主子,熊老應該堅持不了多久了!」馮珂看著熊子言的情況說道。

「恩,反正也不是非要救他不可,如果他不願意,我也不想勉強他的!」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而馮珂的話,熊子言沒有聽到,但是墨九狸的話,他卻聽得清清楚楚的!

「救我,我願意認你為主!」熊子言狼狽的喊道。

重生之女神醫 聞言,墨九狸這才出手,將狼狽的熊子言拉到面前。

熊子言感覺眼前畫面消失,整個人狼狽的跌坐在地上,剛才他差一點就死了,如果不是墨九狸及時拉住他,剛才他可能就隕落了,這會兒真的是心有餘悸啊……

「為什麼我分明跟在你們身後的,還是會陷入陣法內?」熊子言抬起頭十分不解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因為我懂陣法!」墨九狸直言道。

熊子言這下算是明白了,不由得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原來自己再次陷入陣法都是對方的手筆,不認主,對方就不救的話,竟然是真的!

他甚至都沒察覺到對方動手,就直接再次陷入陣法,這樣的陣法造詣,真的是太妖孽了啊!

「我答應認你為主!」熊子言苦澀的說完,直接認了墨九狸為主。

墨九狸這才拿出幾顆丹藥遞給熊子言,然後說道:「我們走吧!」

熊子言服下墨九狸給的丹藥,站起身,跟著墨九狸一起走去,墨九狸救熊子言等人,用了大半天的時間!

回到蘇老兩人所在的地方時,已經快要天黑了!

蘇老看到墨九狸回來,終於鬆了一口氣,看到墨九狸身後的熊子言等人時,也就是微微一愣,沒有說什麼!

對於蘇老兩人,熊子言等人有些印象,畢竟蘇老他們的隊伍有八個人,且每一個實力都很強,但是卻對蘇老等人很陌生!

蘇老等人是隱族的勢力,因此鮮少出現在八重天,熊子言等人不認識也是正常的,何況蘇老兩個人還易容了! 兩匹馬並肩走在路上,低聲的正在談論着什麼,忽然一陣的馬蹄聲在他們的身後響起。

兩個人立刻回頭看去,只見十幾匹駿馬飛奔而來,到了兩個人的周圍的時候,呼啦一下的散開。將兩個人圍攏在中間。

土豪金冷冷的看着周圍的這幾個人,雖然這些人來勢洶洶,但是他並沒有從這些人的心中感受到任何的敵意。

“我們將軍說,想要請你和我們走一趟?”

錯遇小甜心 怎麼聽着這幾個人的口氣,好像是在現代社會的大街上遇到了警察叔叔,然後掏出自己的證件的時候說的那句話差不多。

“你們是什麼人?”

土豪金仰着頭問道,顯出了一點的桀驁不馴。爲首的一個老兵,絲毫沒有因爲土豪金的桀驁而有任何的不高興:

“我們是吳國的,是我們的大將軍伍將軍請您!”

“伍子胥?”

老兵對於土豪金直呼伍子胥的名字,微微的感到不滿,但是也只是皺着眉頭,還是點了點頭。

“好,沒問題,前面帶路!”

老兵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是這樣順利,看之前土豪金的樣子,好像和孟落日、馬前卒等人的關係非常的好,馬前卒已經和范蠡一起走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土豪金能夠如此爽快的就答應他的邀請。

跟着老兵,沒走多長時間就看到在一個斜坡上站着一個一頭銀霜一般的頭髮的男子落寞的身影,看着遠處層巒疊嶂的山巒再想着什麼心事。

也不用老兵帶路,土豪金就大步的走上了山坡。好像是和伍子胥是老朋友一樣的走上前去。

負責將土豪金帶過來的老兵反而感到有點不安了,連忙搶先幾步來到了伍子胥的身邊:

“伍將軍,那個大個子來了,只是他答應的有點太痛快了,所以,我擔心……”

伍子胥只是點了點頭,然後依舊看着遠處的羣山,這個時候,土豪金已經站在了伍子胥的身邊。

那個老兵看了看伍子胥,有看了

眼同樣站在那裏的土豪金,沒有說什麼。褒姒只是站在遠處靜靜的看着他們,在她的手上拎着弓箭,肩膀上蹲着小猴子悟空,身體的一左一右還有兩隻可愛的小老虎在玩耍。

看到了褒姒的這一身裝備,老兵倒吸了一口冷氣,疑惑的看着這個美的如同仙子一樣的女子。不管老虎看上去是多麼的可愛,可是那也是獸中之王的老虎啊。

伍子胥連看都沒有看土豪金一眼,只是輕聲的說道:

“你知道我爲什麼請你來?”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爲什麼找你來。”

“哦?”

伍子胥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土豪金的身上,然後玩味的眼神在他的身上流連了一陣子,土豪金面不改色,依舊看着遠方。

“你也要找我,爲什麼?”

“因爲你要死了,而我不希望你喪命,所以我想救你。”

“范蠡麼,哼,我們之間的爭鬥還沒有結果,誰死誰亡還沒有到最後的時候。”

“但是,如果在夫差的身邊加上一個貌美的女子每天吹枕頭風呢,如果在夫差身邊幾個佞臣得寵呢?難道你現在沒有感覺到你做事已經處處掣肘了麼?”

伍子胥的臉色大變,傻傻的看着土豪金,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說什麼,本來他就隱約的猜到,范蠡歷經了千山萬水找到了西施這個絕色的女子,絕對不會是爲了自己或者是勾踐用來享樂的,現在看果然是衝着夫差來的。

在夫差的身邊已經這麼長的時間了,對於夫差他還是瞭解的,面對西施那樣的美貌,夫差絕對沒有任何的能力拒絕。想到了這裏,他感到在自己的脖子後面,冷風都冒起來了。

“不行,我一定要殺了范蠡。”

伍子胥一下拉出了自己腰中的寶劍。有了西施,在范蠡的周圍還有越王對他絕對的支持,文種等一班大臣更是和范蠡抱成了一個團。在形勢上,自己明顯的處於劣勢。

婚色迷人 “你殺不了他的。伯噽是他最好的保護傘,有伯噽在你覺得他能夠

讓你把范蠡殺掉麼?越國和范蠡已經成爲了伯噽的財神,你覺得他會眼睜睜的看着你斷了他的財路麼?”

伍子胥再次一愣,隨即他猛地將寶劍扔了出去,寶劍重重的插在遠處的地方,劍身在地面上微微的顫抖着。

馭香 “奸臣誤國啊!”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小兵從遠處氣喘吁吁的跑回來,身上血跡斑斑,看他跑路的樣子,也是一瘸一拐的。老兵迎上去,只是簡單的和老兵說了幾句話就匆忙的想伍子胥的方向跑了過來。

“將軍,你讓我們攔阻的那個人,我們沒有攔住,而且動手的時候,我們幾個都受了傷,好在那個人沒有下殺手。”

說着他的視線在土豪金的身上轉了轉,接着說:

“他說,他的好兄弟會投靠到你的這裏,他就不來了……”

伍子胥奇怪的看着土豪金,他感到這幾個神祕的人比他想象的還要神祕,貌似什麼事情都是在他們的意料中的一樣。

“你攔截的是白日夢啊,呵呵,算了,他有他的想法,你們是勉強不了我們的。”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伍子胥瞪大了眼睛,自從土豪金剛剛見面的時候,伍子胥就刻意的讓自己凌駕在對頭的上面,想要試圖掌控局面,可是現在才忽然發現,這幾個人並不像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也顧不上自己的身份了,急急忙忙的問道。

土豪金輕笑了一下:

“走吧,我和你去吳國的都城,到你的府上,我會慢慢的和你說。”

那個老兵聽到了土豪金的話,連忙搶上前幾步,張嘴剛剛想要說些什麼,伍子胥連忙擺了擺手:

“召集還在外面的兄弟,包括跟蹤范蠡一行人的那些兄弟,我們回去!”

說完大步的走下了山坡,當他經過褒姒的身邊的時候,連頭都沒有擡一下,甭說在褒姒身邊的是兩隻老虎,就是有兩條蛟龍在她的身邊盤旋,他都不會感到奇怪,因爲這些人的神祕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他的想象……

(本章完) 第2865章

墨九狸也沒給蘇老和熊子言等人之間,相互介紹,直接對著熊子言等人說了周圍那裡是安全的,然後決定暫時休息一晚,明早繼續往前走!

眾人聞言都沒有什麼意見,熊子言八個人因為身上都有傷,所以自然沒說什麼,直接原地坐下打坐休息了!

一晚上沒有發生什麼事情,第二天一早墨九狸在前面破解陣法,熊子言和蘇老等十個人跟在墨九狸的身後。

這次墨九狸用了一天的時間,眼看著就突破陣法了,墨九狸看了眼跟在自己左側的蘇老兩人,破解陣法的時候,微微一動,然後熊子言等人就眼睜睜的看著蘇老兩人向著一邊走去了……

這時,墨九狸回頭看向熊子言等人說道:「前面就是雷霆懸崖了,出去之後有什麼我也不清楚,大家都小心點兒!」

「主子,剛才的蘇老兩人呢?」馮珂好奇的問道。

「他們不過是跟著我一起進來的,所以我將他們引入幻境中了!」墨九狸直接說道。

馮珂等人聞言再一次刷新了自己對墨九狸的認知,他們這次看著眼看著蘇老兩人走到一邊的!

竟然毫無痕迹的就被主子送入了幻陣中,這樣的陣法造詣,真的是讓人防不勝防啊!

他們總算是見識到了,真正的陣法師的厲害了!

熊子言等人覺得,跟墨九狸比起來,什麼九重天的陣法大師,什麼上界的仙子,簡直就是狗屁!

熊子言破解了最後一道陣法,帶著熊子言等人直接從陣法內出來,然後眼前的一幕,讓眾人也是紛紛愣了愣!

在他們的面前,確實看到了雷霆懸崖,甚至能清楚看到雷霆懸崖璧山不斷發出滋滋聲的雷電之力!

但是,他們腳下站著的地方,大概距離身後滿是迷霧的陣法,也就一米寬的距離,好在他們是走出來的,這要是衝出來的,可能直接就死了!

因為在雷霆懸崖和他們之間,隔著一個岩漿的距離,如果他們之前從陣法是衝出來的,可能就直接沖入岩漿內,渣也不剩了……

所以此刻,熊子言等人看著眼前的岩漿,都有些傻眼,也有些忌憚,就算他們是神尊的修為,但是都是肉.體凡胎啊,這岩漿可是能把他們融的渣也不剩的存在的!

「主子,這裡怎麼會有岩漿的?」熊子言十分驚訝的問道。

「不清楚,難道你們從來沒有人來到過雷霆懸崖嗎?」墨九狸好奇的看著熊子言等人問道。

自己剛來八重天不久,沒有來過也就算了,但是熊子言等人都是土生土長的八重天人吧,難道都不知道雷霆懸崖么?

「主子,原本的雷霆懸崖不是這樣的,就連我們身後的陣法,都是這一次我們才知道的……」馮珂等人聞言紛紛說道。

墨九狸這才知道,原來之前的雷霆山谷到了內圍,就能看到一座雷霆懸崖了,但是上面什麼都沒有!

而這一次傳聞有天雷獸出現,眾人再次來到這雷霆山谷深處的時候,才忽然發現雷霆懸崖前面出現了一個陣法,有進無出! 當伍子胥回到了吳都之後,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關注,他只是拜見了一下吳王,夫差象徵性的鼓勵了兩句,也就草草了事,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看到夫差冷淡的態度,伍子胥除了輕輕的嘆氣之外,沒有其他的辦法,當伍子胥走出了房間之後。夫差和伯噽又恢復談笑風生。

伍子胥隔着大殿的房門,都能夠聽到裏面兩君臣談笑的聲音,無奈的搖了搖頭。土豪金正好站在大殿的門口,輕笑着看着伍子胥:

“怎麼樣?”

伍子胥只是在鼻子中發出了一聲冷哼,沒有說什麼,就走向了自己的府第,君臣間的隔閡已經是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靜謐的夜晚中,只有在遠處傳來的一聲聲的犬吠聲。吳國都城一片的靜謐,只有在王宮深處,時不時的還能夠傳出悅耳的音樂和女子嬌笑的聲音。

兩根碩大的蠟燭放在燭臺上,土豪金和伍子胥對面而坐:

雙方都沒有選擇那種打架陣容。sk戰隊這邊的中野是條加人馬,可以說是前期有點弱的呢。

Previous article

“思思,你……”其實我想說,即便是那個鬼真的去找她男朋友,他也未見得會有事,倒是她,一個弱女子,如何自保?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