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能動用國家機器的力量,若是繼續用下九流的手段鬥下去的話,可以預計韓悌的牀上會被扔死狗的。

所以沒有通緝,所有的報紙開始公開宣傳這是一場意外,涉事的一個個場所遭受了火災,同時報紙提醒廣大市民這段時間比較乾燥,需要注意防火。

然而這並不意味着事情已經結束了,樑子已經結下了。

鏡頭切換。

四天後,公佈考試成績放榜的時候,在人羣中,任迪察覺到一隻有鬼鬼祟祟的目光在朝着自己這裏看。

“任迪,任迪在嗎?”在高臺上,九衡喊道。任迪走了出來。看到任迪,九衡笑了笑點了點頭隨後用宣佈的語氣說道:“任迪,報考九門學科,物理一百分級別優等,物質反應學(化學)一百恩,級別優等……”

九衡將任迪的成績一一宣佈後,引起臺下的一陣吸氣。一道道目光朝着任迪望過去。在這一道道目光中,任迪微笑的朝着幾個方向望過去,在這幾個方向上,當任迪到達後,這幾個地方的人就以不善的眼神注視着任迪。現在給這些人幾個微笑。

任迪的微笑清晰的表達了——自己已經知曉爲何會引發矛盾。而且就算會引發矛盾,自己不會爲此改變行動。這個成績所敲開的學校大門,自己不會讓給其他人。

鐵塔共和國既然有了考試這個體制,任迪就準備按照這個體制來行事情,不會像在大昂那樣和貴族結交。若是有個體妨礙任迪利用體制。任迪手段挺豐富的。

現在的任迪已經大致猜到是那些人在幾天前,用毀名譽的手段,來對付自己了。因爲保送到匡義學府的名額因爲自己發生變動,匡義學府宣佈要重新安排名額。在名單上,有個叫做韓沁的小姑娘的家庭恰好有些特殊。

現在這位叫做韓沁的小姑娘,手裏攥着三張照片。這三張照片沒什麼特別的,第一張是一個行走在馬路上的人,第二個是一塊石頭,第三張是這個行走馬路上的人直接剪貼到了石頭上,宛如在石頭上行走。這些都是黑白照片。鐵塔共和國目前也只能普及黑白照片的技術。

照片的背面是一行字:“光影的圖像是可以修改的。而修改的對象,也可以是某些人的面龐,修改的畫面是在一些不適合的場合內,做一些大家以前沒看到,卻能引發大家無限聯想的事情。”

任迪的警告已經非常明顯了,若是這小姑娘的家族真的敢繼續,弄些下九流的手段。任迪直接離開這座城市,這個匡義學府大不了不上了。至於不上學後,沒事幹。弄些設備,搞些有料合成照片,在周圍七八個有影響力城市的市政府大門口,散播個幾千張剪輯照片。

(比如說,韓悌躺在牀上和某野雞一起在牀上的照片,散落到煙囪城的各個人流密集的地方,以及其他城市的市政府門口。讓韓悌打交道的圈子,都收到有關韓悌的一份圖文描述。就算被拆穿是假的,那些政客也明白,韓悌在和什麼樣奇葩的人在鬥。

獅子不會和鼴鼠打架。和鼴鼠打架,並不是獅子打贏了不會受到稱讚的事情。而是當這個獅子決定和鼴鼠打架的時候,就已經會被獅子羣的其他成員嘲笑做出和老鼠打架的Low事。

前面說過,政客這種僞君子是最要臉的,臉比命都重要。在這個信息不暢的世界,政客可以一手遮天遮蔽所有信息,站在正義的高度碾壓平民,但是若是抽臉,也自然會效果拔羣。

任迪的節操沒那麼高,任迪的節操程度取決於周圍的人,在穿越前,本質上就是宅男,在英雄面前,給自己的定位是一個比較能堅持的凡人。在小人面前任迪會是什麼樣子?

任迪嚮往光明,但是並非是不懂黑暗。真的要玩起社會上的彎彎繞。現在任迪發現自己不能忙自己的事情了,百分百會下決心來做,能搞得小人們,嘆息什麼叫做命運之神的戲弄。

“任迪,你的申請,匡義學府已經通過。你可以不必參加接下來的一級學府的聯合會考。”九衡笑着對任迪說道。

本次考試並不是全國統考,由於鐵塔共和國這種國家太大了。考試通常分爲多個級別。第一個是剛剛的統考。有人達到分數線之後,就可以選擇分數線所在的檔次的學校。

然後在到達首都區域,進行第二次會考。考中了,就能按照這個檔次各個學校的分數線,進行擇校。

第三次就是在學校組織的考試,按照成績進行專業分配。

這三場考試,杜絕了每一個省大規模舞弊,如果大規模舞弊,必然會在第二場考試第三場考試中露餡。

而學校的特招則是可以跨越這個部分。九衡在煙囪城中選擇的名額中。給任迪擠出來了一個。直接把原來韓家旁系子弟(韓悌)的名額佔用了。九衡到是一點都不鳥煙囪城這地方的市長。

這就是學閥在這個世界的行事作風。能在地方的行政長官面前展現學者的傲骨。

不是權力和財力不管用,而是煙囪城的市長所代表的權利和財力太小了。九衡直接將韓悌的女兒安排到了另一個受匡義學府指導辦學二級學校的名額保送名額上。

等到任迪落座後,一位招生的老師對任迪說道:“這幾天出事後,我們一直在找你,接下來你別亂出去。 重生之正妻逆襲 我們爲你安排了住處。”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這樣的話,很好。”

一位位學生中榜後興高采烈,然而也有衆多的學生失望,打着包裹,返回自己的老家,亦或是沒有任何勇氣回去,這段時間內各大旅店的通常是看有沒有錄取通知書,再決定是否接受學生入住。這不是旅店老闆喜歡高素質旅客,而是害怕失意的學生在自家店裏面自掛東南枝。

在招生處老師駐紮處,九衡和任迪坐在一個桌子前。這次是九衡盡地主之誼。一杯茶水香氣渺渺飄着。這個世界的飲用植物葉,泡出水,有幾分檀香的味道。

九衡說道:“這幾件事情是你做的?”九衡的手指着幾天前的報紙,報紙上是有關起火事件的報道。

任迪看了看後,淡淡說道:“我不能給你答案。”

九衡問道:“真的不能?”

任迪點頭道:“這個問題,你在我這得不到答案。”

九衡點了點頭說道:“很好。你很不錯。如果你說‘是的’,作爲年輕人,你還得歷練歷練,知道什麼時候都不要狂傲,從不能輕易給他人留下口實。如果你說‘不是’,那麼我會很失望你對我撒謊。你的所有言語,都需要我來斟酌一下真假。”

任迪悶不做聲。九衡說道:“你投擲的事情,沒人看到。但是你丟給韓沁的東西。韓悌已經和我通話了,他希望你,能夠就此收手。”

任迪說道:“我本來就沒打算招惹是非。”

九衡遞交了一份金卡,說道:“這是十萬金比特。這是市長資助你到匡義學府求學的費用。他和我說,你是煙囪城的優異學子。希望煙囪城以後能爲你驕傲!”

任迪接過了這張代表,韓悌求和的卡片,這位市長做的非常漂亮,用獎勵優秀學子的名義,將求和的善意釋放出來。

任迪拿起了卡片,仔細的看了看。正當韓悌以爲任迪沒見過世面,不懂什麼是電子貨幣的時候,任迪指了指這個卡片說道:“芯片技術,芯片儲存信息。這是怎麼製作的?” 芯片的本質依然是電路,在一個小零件上雕刻電路。芯片技術,是在工業科技樹按部就班發展到一定高度後產生的所結的果子。最簡單的電路板,用榔頭敲開自己的鼠標,裏面的電路線條在毫米單位上平行排列,整齊不交錯,做到這一點,若是人手用直尺畫要畫一天。而只有機器能做得到,而做到的機器的金屬零件材質必然是亮晶晶的電鍍零件,這要開的金屬冶煉技術極高,而零件的規格,牽涉到的加工也必然是精加工。

二十一世紀所謂不走第二次工業革命,直接跳到第三次工業革命,純屬是文人和一些經濟學家的忽悠,經濟學的指揮棒再怎麼神奇跳不過工程學條理清晰的工業階梯。

任迪對工業道路很熟悉,也很敏感。這個時代的工業水平也就是二戰的水平,各種傻大笨粗,工業控制系統是各種液壓儀表的指針在轉動。工業零件的齒輪一般都是巴掌那麼大。最精密的零件應該是軸承加工了。

所以任迪在看到電子卡,這種二十一世紀極其常見的東西后,感到奇怪。以鐵塔共和國的水平應該造不出來這東西吧。然而事實情況是,這卡片的確是鐵塔共和國造出來的。

蒸汽列車沿着鋼軌,哐當哐當的前進,這個世界是有燃氣列車的,然而燃氣機的造價昂貴,在鐵塔共和國中非首都所在的行省大多數是這些蒸汽列車。

火車窗外的畫面快速朝着後面倒掠。國力的從細節可以看出來,任迪所在的列車鋼軌間距是客車級別的,而任迪在窗外看到的一條條火車線路上,有重軌鐵路。那厚實的鋼軌承重級別,任迪估算是能夠運送四十噸的坦克進入前線的。鐵塔共和國和大昂開戰,大昂不可能贏。嗯要說完全不能也不是不可以。農村包圍城市。利用廣大的國土,全面作戰。然而大昂的情況,應該沒這個機會。整個社會階級化嚴重,工人,工程師(機關師),甚至是農民,在地球上是可以聯合在一起的。可是任迪在大昂看不到任何可以聯合端倪。

農民有人,缺思想領導,缺乏工人和工程師的認真的傳遞科學態度。機關師們有知識,有眼界,但是那個清高以及對着自己知識敝帚自珍的尿性。至於工人有組織,但是則是被龐大的反動軍隊看押着,生活稍微比農民好轉,感恩戴德,甘於現狀,對貴族階級的工程師習慣性服從,從不敢奢望掌握更高的知識。

三大人羣稍有出軌,就會被送到皇家獸苑清理。也就是說任迪丟了一本共產主義宣言,農民工人都不敢讀不敢說甚至不敢去理解。沒有英雄,任迪沒看到的英雄。挑戰殘酷現實的英雄。這個以地球歷史標準上本該變革的時代節點上,就這不溫不火的沉寂着。所以任迪離開了。

而對於鐵塔共和國,任迪是抱着期待進入的,和當初進入大昂一樣。嗯,鐵塔共和國這樣子,將就將就吧。

火車上,九衡坐在任迪面前。九衡伸出了手,他的手上週圍遍佈着真氣。在鐵塔共和國這不叫做真氣,叫做念力。從外觀上和真氣看起來還是有差別的。

真氣是一條條流動的線條,一個個細小顆粒連接的線條,就像太陽噴射的日珥一樣,真氣的細小顆粒就這麼首尾相接,化爲一條條線條纏繞在手臂上。真氣外放,最難得是將真氣凝結成形。畢竟顆粒構建的線條在空中是容易搖擺的。

在演變軍官技術上,爲了讓這種納米顆粒組成的線條不容易搖擺,是用水來作爲基態提供固定。在大昂的先天高手在運功的時候身體周圍就像又一條條氣流環繞身軀周圍一樣。

而九衡現在展現則像是空間中無數透明的菱形從靠近皮膚的微小菱形,向外散發。這些菱形都是人體散發的納米顆粒。和真氣不同,這些顆粒具有高磁性。一旦在體外形成,絕不像真氣那樣在體外流動。

無數菱形顆粒會構成半透明的固定形態,體內的電磁力,不會外放,所有功率都會集中在這個顆粒構成的成型體中,若是構成了一個鐮刀模樣,輕輕一甩。無數顆粒收縮,聚集成薄薄的刀鋒,然後迅速推進,就能如同刀鋒一樣掃過。

時代不同,科技增加,異能力也會得到增強。真氣者和念力者本質上是相同的。如果一起生長吃同樣的東西,身體的納米顆粒無不同。之所以發生不同是因爲。強磁化材料的差異。

在鐵塔共和國中有個真氣淬磁過程,這個過程,就是將真氣和規格極細的磁粉結合起來。有很多辦法,最大衆平民的方法就是先壓成金屬箔,讓真氣顆粒傳過,被金屬箔包裹,然後鍍上另一層金屬箔,然後在強大的電力磁場中將每一個鍍上金屬層的顆粒強磁化。

別的不說,四級文明磁化材料只不過是四氧化三鐵,那個磁力級別和工業製造的鐵鎳鈷磁化材料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在鐵塔共和國修煉的真氣,經過工業化電磁場淬磁後,整個真氣就變性了,有着極好的在空中的凝態性質。而這個強磁力,大量的那些先天高手們,體內是無法制造這種強磁性,所以真氣只能如同氣流一樣流動,九衡的真氣卻能像凝膠一樣定住。開玩笑工業級別的能量製造的環境,和人體體內的能量製造的環境不是一個級別的。人體碳基身軀幾乎所有部位不能超過一百度。而鋼鐵的機械耐熱部位,能夠超過一千度。

當然念力者的顆粒也可能消磁,不過在電力時代不會缺乏淬磁的場所。鐵塔共和國已經進入電氣化。

九衡現在雙手周圍猶如包裹了水晶晶體一樣紮實好看,這些晶體結構,隨着手移動,輕微的擺動。就像水波倒影中晶體被扭曲一樣。

九衡面前出現了一個電路板,任迪看到了,在他手下方,一個個毫米大小的金屬菱形,在一塊板面上豎立起來,菱形的一個尖端在板面上劃痕。

這個劃痕及其規則,整個板面上就像又一個菱形格子密佈一樣,這些菱形格子在板面不存在,而存在於九衡籠罩在板面上的念力上。按照無數菱形構成的念力,下面的二百三十七個菱形尖針在板面上雕刻着。

電路板雕刻。九衡展示的是電路板雕刻。和二十一世紀的電路板上大量筆直線條不同,九衡雕刻的電路板上有大量折線,這些折線是念力上的菱形方格留下的。

工業標準,古羅馬的道路標準,甚至影響着美國火箭發動機尺寸的設計,因爲羅馬的走雙馬的道路標準,是美國鐵路的標準,而美國的火箭發動機,要通過鐵路運輸到發射臺。所以受此標準影響。

而地球上電路板的工業標準和這個世界的電路標準壓根就是不一樣的。任迪算是被這個現實,這個念力使用的清奇的思路,弄啞了。任迪算是明白了這個世紀的芯片電路板到底是怎麼來的了。九衡做這一切做的很快,一分鐘一個電路板就雕刻好了。如果大部分線路是平行的話,根本用不着變換,雕刻走向。這個完全可以控制多個雕刻筆,一起雕刻幾百個相同的結構做大規模集成電路。

九衡,看到任迪目不轉睛的看着,笑了笑說道:“真氣精純的話,會佔據極大的優勢。你應該很快就能做到。”

任迪擡頭看着九衡點了點頭。真氣精純當然佔據優勢,所有的真氣顆粒大小一致的話,規格一致,控制要比大小不一的真氣要簡便的多。

不過九衡一件事情沒說對,任迪現在就可以做到,任迪體內壓根就是就是納米顆粒構建的算術系統,就算顆粒大小不一致,任迪也能控制多種顆粒雕刻出同一種效果。而且任迪雕刻的線路,還不是九衡這種念力上磁力構成的折線走向。而是筆直的走向。

九衡很滿意任迪態度繼續說道:“等到進入,學府後,你嘗試多聯繫這種技能,你的啓動資金,韓悌已經給你了。多買一些材料。”

說完九衡拿出了一本書,說道:“最開始練習的時候,你不需要掌握規格,等到最後,你就要最好隨時瞭解自己念力的磁化程度。按照這個本子上記錄的規格進行刻畫,你的作品就能進入市場了。一個成功的電路刻畫者是不會缺資金的。”

任迪翻看了一下書籍,引入眼簾的是幾百種電路板路。這些集成電路規格既然是有人收購,那就必須符合工業品標準,否則刻畫的電路塞不進入儀器外殼裏面,只能流入黑市,黑市上會專門爲電路板製造外殼。

至於念力雕刻師不缺錢的問題。那也是自然的。人家智能化設備負責做殼子,你負責做內部硬件,怎麼可能會缺錢。同時任迪也明白了,爲啥,他們考試對計算力看的那麼重了。雕刻師,是需要助手進行復算檢查的,電路板這東西不能出錯。

看到任迪鑽研着電子雕刻的書籍,九衡滿意的點了點頭,九衡覺得這次可能給自己的學派送來了一個好苗子。 鐵塔共和國的一個行省,比大昂的一個州府要大,雖然兩者在的星球大多都無多大差別。但是鐵塔共和國的鐵路交通要比大昂要好得多,以星門爲中心,交通線在星球上衍生的區域則爲有效國土。只有首都和一些重要行政城市所在的星球連接多個下屬行省的星球,一般情況下,一個星球只有一個星門。

星門這東西定下來就是不能調的,一個星門一個星球會給文明下一步晉級留下大量的拓展空間。當火車靠近鐵塔共和國蔥翠行省的星門的時候,任迪不由得爲鐵塔共和國的星門周圍壯觀的人造景象而讚歎。

這是一座巨大無比的城市,城市的中央是高一公里,長達五公里的星門在星門的兩面上一面被安排出來,另一面被安排進入,時時刻刻都保持着物流。在星門的最下面一百米的高層上,無數大橋對接星門,在不同的高度中進入星門,星門兩面的大橋,猶如一個鋼筋水泥構成的山丘,山丘的正中央被星門面切過。而在山丘中無數鐵塔林立,這些高五百米的鐵塔,在半空中架設了一大批鋼索,鋼索上下方吊着的一個個巨型集裝箱的吊艙,從星門上方穿過。在星門的最上方,則是供給飛行器飛行的空間。

一千米的高度,上中下,完全被利用了。工業社會的物流秩序,不是大昂能比的,這是蔥翠行省的省會。星門那邊是首都區。從較高處看這裏就猶如蛛網的中心,一條條鐵路匯聚到這裏。這是一個鋼鐵的世界。

“蔥翠之城到了,五百萬人居住在這裏……”九衡對任迪說道。而任迪則是打量着這個鋼鐵風格濃郁的城市。綠化太低,樓間距不夠,房價可能極貴,任迪腦海中莫名其妙的給出了這個評價。

無論是大昂還是鐵塔共和國,都是東方人種的模樣。建築也都帶着東方大陸系的風格,建築風格中以地球爲例,世界上的建築都是尖頂,爲了讓水從房頂自由落下,然而氣候不同房頂風格不同,歐洲是哥德式戳死人系列風格,房頂不夠尖銳,就對上帝不虔誠。中東風沙大,所以是球形上面冒個小尖銳。至於中國,房樑一橫撐起屋頂,從高到低瓦片鋪設的飛檐結構。

你可以說宗教信仰不同,但是從工程學上,都是符合當地人應對天氣,居住的構造。然而隨着人類的材料學發達,在高級的建築材料下,無論採用哪種風格都能做到防風防沙防水。建築風格在實用性上就不是剛需。而這座城市完全看不出傳統文化,一律平頂房。這是鋼筋混凝土構建的城市。

在這座大都市中,匡義學府也有分校,火車緩緩停下,一大批少年下車,他們將在省會進行下一步考試。

在車窗外,一雙鳳眼怨恨的看着任迪。當任迪轉過臉的時候,這雙眼睛立刻離開了。任迪知道這是韓沁,九衡也看到了這一幕,說道:“你被她恨上了。”

任迪說道:“這種情緒對她不好,不過隨着時間流逝,她應該能平靜下來。”

九衡點頭說道:“很好,對以後再也遇不上的人,就讓時間落花流水一樣將其帶走。”

任迪說道:“你呢?你不下船嗎。”

九衡說道:“我負責將你和其他十四名來自其他行省的保送者送到首都行省。”

半個小時後,火車繼續開動,在約過星門後。到達了鐵塔共和國的首都所在星球。這個星球上一共三片大陸,這個星球上已經被鐵塔共和國完全控制。各行省區的星門在這裏林立。在這個星門所在的區域甚至有在海洋上的島嶼上。一個行省控制的物資,進入星門後,直接海洋上的海島港口上傾瀉,然後大量的物資直接裝船運送到各個沿海地區的城市。

這些海島背靠着一個星門,所以經濟非常發達。而穿過星門後,任迪所到達的就是這樣一個海島城市。

一共三個星門在這個相當於火奴魯魯面積的島嶼上,背靠着三個星球的物資中轉,這個海島的上也是一個金融中心。

而任迪從三號星門鋼鐵混領土土丘一樣的中轉站中走出來的時候,看到這個城市,以及買了一份首都區的地圖。一分鐘後說道:“這個世界戰列艦大有可爲。”

是的這個世界戰列艦甚至比航母還有作爲一些。這個世界有着大量的海洋島嶼城市每一個城市都無需依賴大陸的物資供給,直接能從星門中獲取物資,就像任迪所在的這個藍珊瑚城。上面一共有三個星門。能從三個星球上調動物資,外界的航線被封鎖了。照樣可以活下去。

這個城市就相當於三片異次元大陸,在這個星球上海洋上的一個觸點。地球上的航線戰略價值極高。因爲對於島國來說航線一旦切斷,島國就徹底失去了物資供給的外來渠道。而航母戰鬥羣這種作戰半徑極大的艦船所籠罩的範圍內。用不着炸你的城市,直接你周圍的海域封鎖了。

而在這個世界封鎖大片的海域是沒有戰略意義的。至於航母上那麼一點飛機來懟陸基防空塔。以及路基集羣那是非常不明智的行爲。

鐵塔共和國一共三萬多星球,三萬多個星門星羅棋佈的佈置在各大海岸線,島嶼城市上。大部分海戰不是遠洋海戰,而是近海海戰。藍水海域巡航沒人睬你。就像你在無人區飆車沒有警察抓你。

密集的星門架設極大的降低了運輸成本,從一個星球上的到另一個星球上的物資轉運成本極低,到達首都區星門附近,你只需要跨越幾百公里就能在另一個城市找到你想要轉運的東西,而遠洋運輸這種高成本的運輸,競爭不過。所以藍水海洋上,看不到運輸船。

整個星球高度區域化。如果有衝突的話,那就是和鄰近區域有衝突。派遣戰列艦集羣走個幾百公里,用艦炮過去威懾就可以了。至於航母,首先你用不着跨越幾千公里,炸與你利益不相關的其他城邦。第二就算以一路飛去會被大量的防控網攔截衆多城邦起飛的戰鬥機詢問。

而皮糙肉厚的戰列艦編隊則是各個海洋城邦麾下的甲士。整個鐵塔星球(首都星)就這樣被二十七個家族盤踞着。他們均有着自己的家族絕對控制的城邦,同時生意也在多箇中立城邦中運轉。

在這個特殊的星球上,大型軍事衝突已經熄滅了上千年了,二十七個家族所領導陣營也罷鬥了上千年,而現在在各個城邦之間則是經濟上的攻伐。

藍珊瑚城市邊緣猶如方塊鋸齒一樣,一個個船舶停泊位有序的安排在各處,任迪乘坐地下鐵到達了第七號客運遊輪。任迪將進行一場長達三千公里的航行。

商人用不着在這個星球遠行,而學生想要到這個星球的學校,那就必須要在這個星球上遠行。

碧藍的大海上。排水量至少六萬噸的超級戰列艦以及七艘排水量三萬噸的戰列艦一路護航着。這種超大型的戰列艦,在這個世界更多是彰顯着榮耀。就像地球上風帆時代,木質戰列艦上往往有着衆多雕刻。顯示着製造戰列艦貴族勢力的財富和強大。

任迪覺得,如果這世界能夠進入大規模自動化生產芯片的時代,各種高精度零件產量足夠。五百噸到一千噸的導彈艇就夠用了。

這個世界是有導彈的,從戰列艦上的配置上就能看得出。但是導彈的產量很顯然有些感人。如果真正要開始打的時候,這些巨型戰列艦,應該是先充當移動導彈發射平臺。

導彈和炮彈之間有着巨大的差別。炮彈,衣阿華級戰列艦的炮彈重一點二噸,標準的低速重炮彈,減少空氣阻力設計的炮彈,這玩意就是一個鐵坨,內部的炸藥也就二十公斤。砸穿裝甲後,造成的破壞是有限的。有的時候甚至是打穿了艦首薄弱裝甲,然後直接從另一頭出來,直接在另一側的海洋中爆炸。

而導彈,則沒有那麼厚重的殼子,艦載對艦導彈內部的戰鬥部也就是炸藥少說都是一兩百公斤,一兩百公斤是什麼概念。別被核武動輒千噸TNT能量給忽悠了,把幾百公斤炸藥不當炸藥。一兩百公斤的炸藥破壞效果請參照石家莊爆炸案,那是一百多公斤的民用炸藥,直接把一個磚石結構的宿舍樓給炸平了。戰艦遇到艦載導彈,如果僥倖沒被炸到關鍵部位,也是半殘,戰艦上一大片區域癱瘓。

具體戰果,請參照馬島之戰的飛魚。阿根廷就那幾枚飛魚,炸的大英帝國神經兮兮的。動用外交力量,讓阿根廷不得在國際社會上得到額外的導彈來源。這就是導彈的威力,足量炸藥送你上天的導彈。

而這個時代,遠遠沒到達自動化時代。第三次工業革命一直在凌晨的地平線下。 巨大的遊輪停泊在海岸線港口上,隨機任迪登山了火車,燃氣輪機火車飛快的在大地的鐵軌上行走,躍過平原和丘陵以及參天巨樹組成的原始森林,一路上見過了內陸非常壯麗的景象,以及成羣結隊在大地上生活的異獸。這裏是鐵塔共和國的首都星。

而匡義學府,則是一座坐落在距離海岸線五百公里內陸的學校,這座學校可以說是一座城市,一共一百四十萬學生在這裏,八百六十萬人口。一共三個星門在學校附近。

整個大昂三萬多個星球,每顆星球有一百多個工業城市。每個工業城市中,匡義學府這樣名校都有一個招生名額。這裏精英薈萃。這就是九衡可以不鳥煙囪城市長的原因,匡義學府的特招名額,完全在別的城市讓個韓家別的旁系。韓沁不是指定特招韓家嫡系弟子。只是在韓家旁系子弟中恰好輪到了韓沁有這個福利。

作爲學閥還是有權利變通原本和大家族下面的旁系的福利的,只要在其他方面補充回來就行了。而大家族也並不會對每一個旁系都如同嫡系一樣重視。對於學閥辦學,還是一定程度的尊重學閥辦學的質量。

整個鐵塔共和國的首都星,匡義學府這樣的學校一共十三座。十三座大學都是有單獨的星門。鐵塔共和國一共二十七個家族,在二十七個家族外有大大小小數百個勢力,其中這些大學城也算是一股勢力。

各個勢力有的主要在經濟上發展的,有在軍工業供給軍火的勢力,也有像匡義學府這樣主管辦學的。當然每一個勢力着重發展某些方面,不代表手上就沒有刀子。大家都是在首都星這個區域保持和平交流合作。畢竟對於任何一個單一的勢力,想要攻破星門索要付出的代價是很大的。星門背後的世界易守難攻。但是若是遭到非單一的勢力攻擊,攻破星門也是可以的。

整個鐵塔共和國的最高政治團體是元老會,元老們來源於各個勢力,形成一個聯合的政治聯盟,元老會,元老會決策整個鐵塔共和國的經濟和軍事。這個星球上一半的艦隊是元老會所有,由四位由元老會任命的將軍指揮。

元老會依靠着四位將軍保持着整個鐵塔共和國的統一,而四位將軍可以說是軍閥,但若是軍閥在元老會振臂一呼下,被所有勢力封鎖,封鎖在首都星上,龐大的軍隊三個月就會崩潰。

每一個單一勢力,元老會的掌權者,軍隊的將軍。這是一種三權分立的結構。每一個擁有星門的單一勢力所代表的民主派若是想奪取,大元老的共和掌權。必然會被軍隊鎮壓。

若是軍隊的將軍聯合起來想要形成軍事獨裁。會被大元老們帶着所有勢力封鎖。若是大元老們行爲過於霸道,想要通過壓榨和吞併臨近勢力的星門,將自己的勢力擴大,則會遭到大量在元老會佔據絕大多數的小勢力以及其他對領導權有意奪取的大勢力對其彈劾,讓這個霸道的勢力失去領導權,且對其進行制裁。

任迪將雜誌放在報攤上,看完了部分雜誌後,算是進一步的瞭解,鐵塔共和國的權利模式。這樣錯綜複雜穩定政治體系,在鐵塔共和國中已經數萬年未變了。

報亭的老闆用等待惠顧的眼神望着任迪,任迪放下了報紙,丟下了一疊銅比特,留給報社老闆。然後離開了。

下一步應當是報名。在報名大廳中,一位帶着金絲眼鏡的中年女人,左右翻看着九衡所寫的推薦信,然後仔細的打量着任迪。然後說道:“任迪是吧,來發出一絲真氣到這裏來。”

一個猶如方塊晶體東西遞交到了任迪面前,任迪看了一眼則確定了這個事物的構造和功能這是一個通過光學偏振現象,來測量微小顆粒直徑和每個微小顆粒誤差的東西。

任迪將手送了上去,一縷外放的納米顆粒送了進去。這位中年婦女眼睛一亮,隨機點了點頭說道:“很不錯。”

隨機拿出一張表格,對任迪說道:“你填寫一下。隨後到那裏拍照。制定表格檔案。”

四十分鐘後,任迪看着自己的校園卡。自己的入學申請算是辦好了。行走在的水泥的道路上,一輛自行車車道上穿梭,自行車的車籃裝滿了書籍。或者揹着書包。在寬闊的校內道路上行駛着。

這是大學?被勾起了回憶的任迪微微怔了怔,然後小了搖頭,笑着對自己說道:“最近情感上的波動很豐富。看來那裏的我,越走越強了。”

鏡頭切換至攜帶星門的星空中,橫渡巨大光帆,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鏡面,猶如一個二維面一樣漂浮在宇宙中,一粒宇宙灰塵落入了鏡面上,掀起了大量的波紋,隨後在鏡面中的世界中出現,然後鏡面中的世界遠方飄蕩。彷彿這個物體從現實世界消失,進入了鏡面世界。

這個巨大的鏡面世界在宇宙中飄蕩。這個鏡面上,跳躍的量子波動和任迪量子生命波動同源。這就是任迪。

這個鏡面可以高度容納物理信息,也可以將信息在從鏡面上倒影,形成真實物質。二維話,現在的任迪用不着二向箔。已經在星空中以二維形態出現。可以儲存空間上所有的弦,同時也能將這些弦放射出來,就像鏡子倒影在空間中投影成真實物體一樣。

當然任迪並不是絕對二維面,鏡面上有數個絕對的一維軸垂直於鏡面。用神話時代的物品來形容現在的任迪,現在的任迪就是山河社稷圖那樣的東西。

鏡面上能量物質處於一種統一的狀態,隨時能夠轉化爲能量,也隨時在鏡面兩側的空間變成實際物質。橫渡宇宙的過程中,大量的宇宙塵埃進入了鏡面。

由於演變投放任迪的高度隱蔽性,並且演變佈置的任務隨心極其重要。在虛空行進的這個三階的任迪是無人知曉的。

在虛空中龐大的鏡面突然崩潰,隨後,瞬間在三百公里外瞬間形成。不能說是瞬間,以那些粒子演化時間來計算,鏡面前進速度是光速。只不過鏡子的時間和外界不同了。在外界看來,鏡子此次在空間上的折躍就是瞬間移動。

虛空中的任迪正在高度前進着,而在鐵塔共和國,同一個量子生命波動,但是以原子核和電子構成的思維的任迪,只有感覺。感覺到自己的曾經的攜帶量子信息記憶和眼前的所見觸及時產生的情緒變化。

鐵塔共和國的任迪感覺到三階的自己正在變強。卻無法具體的用數字和清晰的概念描述。量子生命波動,只能傳遞感覺,不能傳遞具體的信息。

鏡頭切換。

大昂,原本是南葉國的星球上,魏林秀看了看重新浮現在世人眼中的星門。走了進去……

當邁入星門後,看到了一個鬱鬱蔥蔥的星球感受到了這個星球上,鬱鬱蔥蔥的環境。看了看遠處作爲地標的山坡,魏林秀確定這裏就是自己當初進入的星球,在這個星球上魏林秀遇到了衆多靈獸相伴的任迪。

魏林秀揮了揮手說道:“所有人去找。發現情況立刻彙報於我。”

魏林秀並不知道,他現在所在的這個星球,此時是一個星空中巨大的鏡面的倒影,這個倒影在他進入星門的百萬分之一皮秒後瞬間形成。

在橫渡宇宙的鏡面中,沒有人類部落,靈氣全無。的星球以及恆星針對着星球是發光的恆星表皮。倒映在星空中。如果從鏡面的側角度看,太陽猶如新月。而在鏡面上的星球上看太陽是則是滿月。

星門此時的定位節點已經鏡面無縫對接,從南葉國那邊,邁入星門,就相當於邁入了鏡面內的世界。所有物質進入鏡面,蘊含的信息都能在鏡面上形成信息投影。

然而鏡面中的信息是有限的,若是能飛上太空,就能發現星空上的星辰信息不對,雙月只是一層皮,太陽只是一層皮。

別的不說就連輪迴者進入,輪迴者身上的時空觸手也無法從鏡中的星球上分辨出信息真假,因爲星球上的信息都是由真實物質投入進去後留下的。只不過任迪之鏡對物質按照記憶的山河海洋組合了一下。

輪迴者進入全身的物質投入鏡面,也會將信息完美的保存。而輪迴者作爲一個變量在信息幾何中,想要發現鏡面中最大的變量任迪。則需要對任迪構建的世界證僞。

若是穿越怪四階親臨這個世界,在這個世界物質組合形成有效思維體,是能夠分辨出鏡面世界中的任迪變量。而現在穿越怪未能親臨,而是通過輪迴者探索世界,輪迴者進入世界必然遭到任迪的信息壓制。從輪迴者處得到信息的穿越怪也難辨真假。

巨大的鏡面前,突然一個人形猶如幻影一樣出現隨後變成了真實,鏡面將人形態的任迪物質實體……

任迪看了一眼這個巨大的鏡面。在鏡面世界星球上,探索的衆人。然後扭頭看了看星空兩個方向。在星空中淡淡在自己心中說道:“隨心去做,我心唯一。但是必做的,是幾件事情。” 心靈的悸動很清晰的出現,隨後當悸動平息後,在任迪的思維中留下的清晰的自我方向感,任迪在鐵塔共和國任迪旅途依舊。

在進入宿舍門口的時候,七八個身穿僕人服裝的男子正在清掃着房間,在另一個房間中一位年輕的男孩帶着開朗笑容和其他兩位同樣年紀的少年。

這祭壇對他而言關係重大,因爲這祭壇的建造,正是爲了輔助幽冥雙寶。

Previous article

雙方都沒有選擇那種打架陣容。sk戰隊這邊的中野是條加人馬,可以說是前期有點弱的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