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乖乖!這都是一羣怎樣的才啊!

“用你給我的那兩百塊黑色靈石煉的啊!”林寒理所當然的回答。

“不是!我問你,是誰煉製的?”蘇生關心的是這個。

“前輩這話有趣,這東西,自然是林寒煉製的。”暮邪啼笑皆非,這都是什麼古怪的問題,他們這些人當自帶火焰的人只有林寒,不是林寒又能有誰呢?

“啊!”蘇生徹底的傻眼了,看着林寒的眼神裏寫滿了難以置信。

“你小子還會煉器?”不僅是蘇生傻眼了,蘇老亦然。

會煉丹已經很了不起了,竟然還會煉器!這小子怕是要逆天的節奏啊!

“嗯,不過普普通通,做的很一般了。”林寒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完將自己的長槍收回到了空間裏。

蘇生蘇老嘴角抽搐了一下,這樣的妖孽,如果是他們的孩子那該多好。

忽然有種想要換兒子的想法,畢竟,誰都喜歡強者。

“可以更好的。”暮邪也點點頭,這的確不像是林寒花費三年之間所做出來的東西,應該是材料不夠,才導致了這麼尷尬的場面。

蘇家三父子表示不想說話,並且衝這兩個人丟去了三記白果子,見過無恥的,沒見過無恥稱他們這樣的。這是存心打擊他們麼?

林寒跟暮邪自然是沒有注意,而是在船員的帶領下,離開了房間。

這一路離開,耳邊都充斥着歡聲笑語,蘇凡從昨晚到現在一直很激動,因爲他很早想要去丹院看看了。 “快看!火星馬要到了!”當林寒他們登甲板的那一刻,甲板已經擠滿了人。 有的人一輩子可能也只能來到火星一次,偌大的一顆火星,全部都是丹院的地界。火星有多大,大概是靈王星的千萬倍!

大家在好火星長什麼樣的同時,更加好的是從他們身旁擦肩而過的那艘巨輪!

這艘巨輪,簡直大到了無與倫!竟然他們這艘可以承載十萬多人的巨**百倍不止!黑壓壓的罩住了他們空的全部位置,怎一個霸氣了的!

“這是周家巨輪啊!”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認出這艘巨輪的主人來自哪兒,只有一人認出了。此人正是站在他們身邊的蘇老。

“周家?”林寒不解,周家很有名嗎?竟然擁有這麼大的巨輪?

“對,周氏家族係數六大家族之一,是所有星星運輸船隻的建造者,咱們現在所乘坐的這艘船,也是周家所建造的船隻。”蘇老這麼一說,周圍的人頓悟了。

原來是那個周家。

林寒也明白了,能夠同時壟斷所有星星的船隻運輸行業的,自然擔得起六大家族的名頭之一。

他對剩餘的五大家族更是好了。

那艘巨輪不止他們的要大,而且要快許多,沒一會兒,消失在了他們的空,開往了距離他們這艘船不遠處的一個龐大的星球。

該怎麼形容這顆星球呢?

的確,它的體積是之前看到那個跟地球差不多大的靈王星的數千萬倍!更加驚人的是,這顆火星,竟然是被層層的火焰給包裹的。外表看起來,完全像一個巨大無的太陽。別說是他們的這艘船隻,連之前那艘周家的船隻,在這顆星球面前,怕是連一顆黑點都算不。

林寒記得這船隻的材質都是木頭做的,既然是木頭的做的,要如何穿過包裹住火星外層的火焰?

正在林寒百思不得其解之際,大家看見周家的那艘船隻,沒入了火焰之,消失在了他們的面前。

越靠近火星,本以爲應該是越發覺得熱的,但是並沒有,周圍的氣溫一點變化都沒有。只是逼人的火光將整艘船照亮了。

只是有光亮,但是沒有溫度?

林寒有些好,走到欄杆邊,正想要輕輕的伸手感覺一下這火焰的溫度,卻被蘇老一把給拽了回來。

“你小子不要命了!”蘇老呵斥了一句。

“不是……我以爲……”林寒正要解釋,忽然看到一個人爬了船隻的扶手,隨後在衆人的錯愕的眼神,在船隻跟火層擦肩而過的剎那,縱身在船隻一躍而下。

這一躍下,人瞬間在這火焰變爲了氣體,連靈魂都被灼燒殆盡。

“對了,忘了告訴你,有許多的人坐這艘船的目的,都是爲了能夠痛痛快快的死掉。在穿越火星火層的一剎那,瞬間跳下,別說屍骨無存,連靈魂,都會湮滅。”蘇老的解釋讓林寒刷白了臉,自己剛纔差點沒掉自己的一隻手了。

“林寒你看!”林寒心有餘悸,卻聽到耳邊傳來了暮邪的驚呼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這火層背後的星球,到底是什麼模樣。

這是一個被紅色土地所包圍的星球。

除了一些巍峨的宮殿建築,其餘的都是鮮紅色的荒地,寸草不生!但是卻繁華的讓人覺得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他們所要去往的地方是一個聚集停靠飛船的地點,那裏已經停着成千萬艘的船隻。以最前面的那六艘最爲顯眼。

蘇老的眼神跳了一下,“果然呢!如此盛典,六大家族的人,都來了。”

“六大家族爲什麼會這麼重視這次煉丹師的選拔?”林寒有些想不明白,爲什麼這六大家族會如此在乎這次的事情。

“很簡單,因爲這六大家族在丹院也有自己的勢力,他們來此,不僅僅是想要將那些會煉丹的人才招攬到自己的旗下爲他們賣命,更多的是自給自足,給自己的家族創造出更多的煉丹人才,跟着我來吧!我們下船。”蘇老帶路,率先站在了甲板的下船處。

這艘船,蘇老最大,自然沒有人敢忤逆他。沾了蘇老的光,林寒緊隨其後。

等到船隻停穩之後,往下的樓梯緩緩的從船隻伸展出來,船的十萬人陸陸續續的下了船。

剛剛踏這火星的土地,林寒感覺到一種非同尋常的氣息。

這股氣息,十分的親切,親切到讓林寒有種想要在這片土地盡情釋放自己火焰的感覺。

不過他當然不會去釋放自己的火焰,因爲自己的火焰十分的特殊,爲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轟動,他自然不會貿然出手。

“蘇老!難得難得啊!”一道親切的聲音傳來,一個滿臉白鬚的老者迎了過來。

像蘇老這樣的準神階品的大能,去哪兒都能引起旁人的阿諛奉承,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周老,這是我說的,我哪兒得你,身子骨老了,不用了。”蘇老哈哈大笑,兩個老友見面,何其的高興。

到了他們這個年紀,要麼繼續修煉延長壽命,要麼見好好,早死早超生。基本屬於見一面少一面的那種。

“蘇老,你可有十屆丹院選拔弟子的活動沒有來過,怎麼這次想到要來了。”丹院選拔弟子,每十年一次,一次趕路的時間要花三年,也算的很頻繁了。

“被慕容老賊暗算,只能安分一點,休息了一百年的時間。”蘇老的話充滿了無奈。

“原來如此,還害的我擔心了很久,擔心你的身子不好,會來不了了。”周老的一句話,聽得在場的人滿頭黑線。

“如此盛舉,你們六大家族都來了,我們這些小家族不來也不合適,況且,今年,特地帶着我家的小輩們來參觀參觀,周老可否爲我們帶路啊?”這兩個老友早已肆無忌憚慣了,說的話肆無忌憚,做的事情也肆無忌憚的。要不怎麼志趣相投,成爲了好友呢? “你們的運氣可真好,碰巧碰到了煉丹聯盟今年外出選拔煉丹師,地點在這丹院旁邊的煉丹聯盟的常駐地。 ”周老的話讓林寒眼睛發亮,這樣一來,自己不用兩個地方跑來跑去了。

蘇老擡眼看了一下林寒,嘴角含笑。

“怎麼?你們當有人想要考取煉丹師品階證書嗎?”周老自然注意到了老友的眼神,擡眼看了看林寒,開口問了一句。

“是這位小兄弟,想要去考一個煉丹師品階證書,周老兄幫幫小弟的忙,能否去安排一下?弄一個入考木牌給我?”蘇老從來不會跟周老提出什麼要求,如今卻爲了林寒,跟自己的好兄弟提了這個要求。

蘇老之所以如此,自然不僅僅是因爲林寒是他們蘇家的客卿,更加因爲林寒是他孫子的師傅,還教會了他孫子煉丹。

他之前在蘇家之前給孫子請過的煉丹師傅不知強了多少倍。

“既然是蘇老弟你開口的話,我自然會幫忙的。跟我來。!”有周老這句話,大家送了一口氣。

林寒沒有想到,這考取煉丹聯盟煉丹師品階證書竟然這麼難,還需要入考的木牌纔可以入考。

“那多謝前輩了。”林寒彎腰,衝着對方鞠了一躬。

“別跟我說感謝,我不過是做一個順水人情,真正如何,靠的還是你自己。”周老也是不明白,一向心高氣傲的蘇老竟然會放下面子這麼幫一個外人,而且這外人不過低階聖尊水準,簡直是渣到自己都懶得看他了。

他這樣的去考品階證書,充其量也只能考一個低階的煉丹師品階證書吧!

“哦對了,你要考幾階證書?”周老知道自己這個問題有些明知故問,但是還是需要問問。弄清楚一點,總是沒錯。

“幾階?敢問前輩,幾階之,算高階?”林寒對這個階品的劃分沒有多少的概念。

“聖尊之準神之下,算階,準神之,神人之下算高階,小兄弟,你難道要考階的?”若是靠階的話那太了不起了。

“咳咳!”蘇老聽完,猛地咳嗽了一下。

重生校園之商 “低階準神修爲的丹藥算作幾階?”林寒也覺得尷尬了,這麼不尷尬的,到底算幾階。

“只要準神之,都算高階。”這小子該不會是想要空口說白話吧!

“那好!考高階的煉丹師品階證書吧!”林寒一臉平靜的開口說道。

此話剛剛說出來,附近的所有人都懵逼了,轉過頭想要看看這個大放厥詞的人是誰,結果發現是一個低階聖尊時,差點沒有爆笑出來。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那個……小夥子,年輕,心高氣傲,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能自不量力。你這樣的資質,怕是最開始的火焰測試的那關都過不去啊!”周老扶額,怎麼碰了一個傻子……

這才什麼階品,敢提煉制高階丹藥?別說是準神階品了,算是超聖階品的,他也未必能夠煉製出來。

“周老兄只管放心,讓他試試即可。”蘇老對林寒是二十萬分自信,他也是周圍這羣人少數不多不把林寒當成說大話的人。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讓他試試,不過若是連第一階段都不過去,會被刷下來的。”周老也是了怪了,怎麼老友還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他們是都以爲這準神階品的丹藥,是隨隨便便可以獲得的嗎?

“那謝謝周老兄了。”蘇老連忙道謝。

“你們再此候着,我去弄一塊木牌來。”周老說完,過去處理事情了。

蘇老帶着他們去了一處在丹院外頭的客棧坐下休息,點了一壺清茶,給大家喝。

果然是層仙境,普普通通的茶水裏都蘊含着磅礴的靈力。

窮和混沌兩個聖皇喝的是不亦樂乎,這靈力對他們這個階品來說,的確是彌足珍貴的。

林寒跟暮邪也受益頗多。

“林寒,你還能煉製出準神階品的丹藥嗎?”顧方琦倒是有些不放心,之前林寒煉製出了準神階品的丹藥他以爲只是走運而已。

“自然可以,熟能生巧,這一次應該會次更加成功。”林寒煉丹都是熟能生巧類型的,只要能夠成功煉製出一次,妥妥能夠煉製出第二次,這一點,他是一點都不擔心啊。

“……”這是做菜嗎?還熟能生巧?

蘇老跟蘇生嘴角抽了抽,有些不忍直視。

“爺爺能進去看師傅煉丹嗎?”對蘇凡來說,只看過林寒煉一次丹藥是有遺憾的,所以他想要再看看師傅煉丹。

“可以,親友團是可以進去的,不過可能位置會較遠。倒是管別人買一個遠望鏡可以了。”對於自家孫子的**,蘇老是有求必應。而且他也想要看看,林寒是如何做到一鳴驚人的。

見大家都對自己這麼有信心,林寒也莫名的有信心起來了。

愉快的喝着茶,林寒心情大好。

可這大好的心情,在對一個身影時,臉色變了又變。

“怎麼了?”察覺到林寒的情緒莫名的發生了變化,暮邪關心的開口問道。

“遠處八點鐘方向,有一個人,你瞅瞅,像不像年老的易光明?”易光明此人,林寒是印象很深刻的。

不管是光明城到處矗立着他的雕像,還是在他的記憶力,千萬年前的那場慘絕人寰的大戰。

“嗯?”聽到這個名字,暮邪的眸子一下子眯了起來。

他在千萬年前是見過易光明的人,當目光對林寒所指的方向時。

“是!”暮邪咬牙切齒,恨不得去將他給撕了!

“你們在說誰呢?”蘇老好,擡眼看了看。

結果看到了一片黑壓壓的人,具體哪個人,沒有看出來。

“易光明?是不是易祖易光明啊!”對這個名諱,兩隻兇獸是聽過的。

“是他!”林寒的臉色越來越來難看了。

“他是如何得罪了主子?”主子要滅掉易家,他們其實想要問這個問題了,多大的仇將整個易家的根基連根拔起了。 林寒沒有回答兩隻兇獸的問題,而是將問題拋給了蘇老,“蘇老,您幫我看看,那個人的修爲,是多少?”林寒知道易光明刻意隱藏了自己的修爲,好讓自己在人羣不那麼高調。

蘇老順着林寒所指的方向,總算知道他在說誰了。

那個叫易光明的男人,留着一頭灰白相間的頭髮,外表看起來保養的很不錯,看起來是年人的模樣。至於修爲,他倒是刻意隱瞞過了,不過還是被蘇老一眼看穿了。

“低階準神,跟我之前一樣。”蘇老的話讓林寒鬆了一口氣。

原來,並不強大,既然不強大,那沒事了。

“蘇老,你說我若是成功的考取了煉丹師品階證書,是否可以跟煉丹聯盟許一個心願?”可否許一個心願,直接弄死這易光明?

“沒聽過煉丹聯盟還有這個規矩,林兄弟,是那老東西得罪你了?我去幫你辦了他。”蘇老說着要起身去滅人。他的命都是林寒救的,所以對林寒好也是應該的。

“不需要前輩,我跟林寒是想要報仇,但是絕對不是假借別人的手,我們要做,要讓仇人死在我們的手。”暮邪打斷了蘇老的話,開口堅定不移的說了一句。

要殺,絕對不是靠別人出手。

自己出手斬殺,才稱得是圓滿報仇了。

“有志氣!小子,你可知道從聖尊到準神需要多久的時間嗎?”有志氣是不錯的,但是做一些太過不切實際的夢想,有些荒謬了。

“再遠,再久,我們也要手刃仇人!”他們有越級殺人的能力,只要晉升到超聖水準,可想辦法擊殺易光明,爲古魔族千萬的生靈報仇雪恨!

“既然如此的話,那你們自己來吧!”年輕人,有血性是最好的。不過你們會成長,他也會成長的。

“蘇老弟!弄到了弄到了!”周老歡快的聲音傳來,隨後,來到他們的身邊,坐在了他們的旁邊,手裏還拿着兩塊木牌。

“怎麼有兩塊?”林寒愣了愣,難道除了自己,這裏還有人要烤煉丹師嗎?

“小夥子,年少輕狂是好事,不過你也要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斤兩,我幫你弄了兩塊木牌,一個是階煉丹師的,一個是高階煉丹師的。再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若不是看在蘇老對他這麼好的份,他纔會費盡心思去取來兩塊木牌給林寒。

“謝周老的一番心意。”林寒很是感動,也知道周老會如此,純粹是自己沾了蘇老的光。

“謝周老哥了,下次請你喝酒。”周老最喜歡喝酒,這一點,是身爲他最好朋友的蘇老很清楚的。

“說起酒,我的身其實帶着不少的佳釀,贈予周老,算是感謝周老前輩幫林寒的恩情。”暮邪聽到蘇老的話,才知道周老跟自己是同道人。

雖然這方星空的靈氣濃郁,什麼都下層仙境好,但是下層仙境的有些佳釀,真真能稱得是絕世好酒。

說完,暮邪從空間裏取出了幾個小酒罐子,放到了周老面前。

周老的酒糟鼻動了動,很快嗅出了這酒水的美好滋味。連忙取過,打開了一小罐,淺嘗輒止的咪了一口。只是一口下去,一雙眼睛都亮了。

“小子!不錯啊!還有嗎?別這麼小氣啊!這麼點怎麼夠喝啊!”周老是一個愛酒如癡的人。

“佳釀,多了,稱不佳釀了。”暮邪抿脣一笑,開口解釋到。“若是周老喜歡,等以後我的夫人從下界來,我讓她去多給你搜尋一些更好的佳釀來。”

“這是哪個下界的好酒!竟然這麼好,早知道下界有此好酒我早跑下界待着了!”聽到暮邪的話,周老一副恨不得此時插翅膀飛到暮邪說的那個下界去。

“呵呵。”衆人聽到周老的話,笑了出來。

“那個下界,現在是隻能下面的人飛昇來,面的人卻下不去。”連天寶石沒了,這天地之間的關係斷開了。

“如此說來太可惜了……”可惜了這麼好的酒,不能面世啊。

周老也捨不得喝這些酒了,將它們存入自己的隨身空間之後,起身帶他們去往煉丹聯盟參加考覈的地方去了。

一直到抵達了煉丹聯盟,林寒才知道,這周老竟然也是丹院的藏書閣的長老,他不會煉丹,只喜歡看書,俗稱萬事通。

這片星雲的每一個消息,他基本都知道。

這歸功於他在丹院藏書閣的功勞,他平日裏的愛好是喝酒看書。

這職位聽起來有那麼些像閒雲野鶴,但是依照他準神巔峯的修爲,在丹院還是很受尊敬的。

周老帶着林寒他們抵達了煉丹聯盟的常駐地之後,分道揚鑣了,指了一條報名的路給林寒,他則帶着蘇老他們去了觀衆席。

“入考木牌。”因爲周老的原因,林寒得以破格插隊進場。

“林寒看了看手的兩塊木牌,發現其一個木牌寫着高字。他將這塊木牌遞了出去。

等級的那個人挑了挑眉,覺得林寒估計是那個大家公子哥來砸場子的。不然怎麼可能隨手拿出了兩塊木牌。

別人能夠拿到一塊木牌,都要感恩戴德了。

“進去吧!”一下子拿出兩塊木牌的傢伙肯定不是他能夠得罪的傢伙。

他立馬放行了。

林寒沒有想到竟然這麼順利,連忙跟着前面進去的人走了一旁的那個長巷裏。

進了長巷之後,發現大部分陸陸續續都進了前面三岔口的第一扇標榜着低階煉丹師的小巷。

少部分去了間這個,最後那個則沒人去。

有寫悲觀分子則是更加的嚴重,說道真的可笑,

Previous article

蓐收慘嚎一聲,雙翅直接被撕斷了,然後樂天就看到他的腦袋被人擰了下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