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羿微微一笑,相比創世神山中的守護天使,這裏的亡靈天使力量無疑差了一截。

烏基格顯然低估了他。

的確是這樣,在烏基格看來,秦羿頂天了也就是與路西法一樣的存在,而這些天使合擊之力,足足可以達到十翼之力,是完全有能力斬殺的。

可惜,秦羿讓他失望了。

秦羿甚至連動都沒動,就像是擎天神柱般立在原地,任由冰火兩刃加身,能量擊打在他的身上,與護體元氣相撞,發出一陣陣漣漪。

秦羿張開雙臂,如同享受沐浴一般。

“嗯?”

“合體!”

天使頭領沒想到秦羿如此強大,一揮手大陣再換,五十個天使的靈魂凝聚爲一體,融合出一道三丈高的大天使。

只見天使手持冰火二劍,雙目綻放着金光,口中發出一陣陣不滿的怒吼,奔着秦羿展開了凌厲的攻勢。

“亡靈天使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融合,五十個天使之力完全融合後,放眼天堂,無人能匹。”

“秦侯,你的末日到了。”

烏基格緊握着雙拳,大叫道。

“斬!”

天使大劍再次落下,雷霆萬鈞,足足可以撕碎任何挑釁者。

“有點意思!”

秦羿手中的詛咒之劍一現!

破!

詛咒之劍當空而出,見到天使,死神卡恩的靈魂在燃燒、在怒吼!

嗖嗖!

劍鋒一起,天使與秦羿一交鋒,被震退了數步,更是顯得煩躁不安!

秦羿感覺手裏就像是握着一枚核彈頭,在吸收了烏拉索精元與靈魂後,死神的力量已經完全得到解放,迸發出的威力,大大超出了預期。

“好強的力量!”

烏基格面頰緊繃,很沒底氣的暗呼了一聲。

不過,他還有最後一張王牌,那就是自己的天才兒子,見烏魯多神色淡然,稍微安心了點。

“愚蠢的傢伙,竟敢挑釁死亡!”

死神那滄桑、陰鷙無比的聲音,在大廳裏迴盪。

詛咒之劍黑氣暴漲,化作一道道黑色的氣形鬼爪,如藤蔓一般往天使纏了過去。

原本還殺氣騰騰的天使,面對死亡的象徵,竟然倉皇要逃,原本融合的魂靈瞬間瓦解。

但凡死靈,無不受死神制約,死神就是他們天生的剋星!

然而一切都晚了,鬼爪就像是長了眼一般,四下分散扣住那些散掉亡靈,在一陣陰冷的怪笑聲中,烏基格引以爲傲的亡靈天使,瞬間被鬼爪拖入了劍中。

歡樂同行:秀才遇到女飛賊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五十個天使,在一片慘嚎中生生被死神拽入了劍中,成爲了養料。

“死神,是死神卡恩!”

烏基格驚然大叫。

“桀桀,天堂的老朋友,看來你們還記得我啊。”

卡恩在劍中發出可怕、猖狂的大笑聲。

“秦侯,我說你怎麼有恃無恐,原來是仗着有卡恩的亡靈在撐腰!”烏基格不死心道。

“閉嘴,停止你的聒噪!”

秦羿並沒有搭理烏基格,只是伸出手指在劍身上隨意一拂,原本還狂叫不已的卡恩,在發出一聲不甘、鬱悶的低沉悶吼後,終究是沉默了。

“我有恃無恐靠的不是一條狗,而是你們真的太弱了,弱到都沒有資格讓我親自動手。”

秦羿看着惶恐的烏基格,嘴角浮現出一絲不屑的笑意。

“秦侯,你未免太猖狂了一點吧,就算沒有天使,你依然走不出這間屋子。”

“我兒烏魯多是創世神山先天大神的徒弟,有無窮的力量,秦侯,你絕不是他的對手。”

烏基格亮出了最後一張底牌。

“烏魯多給我殺掉這可惡的傢伙。”他看向了斐安東。

迎接他的是一縷無比冷酷的目光,他無敵的兒子就像是看着一頭待宰的羔羊,冷漠而又無情。

“烏魯多,殺了他,咱們就再也沒有了障礙,一切都是我們的了,動手啊。”烏基格覺的有些不大對勁,嚷嚷了起來。

“我不能殺他!”

烏魯多道。

然後,他走到秦羿面前,恭敬叫了聲:“師父。”

“師父?”

“你的師父不是創世神山,咱們的老祖宗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烏基格有一種莫名的絕望。

“讓我來告訴你吧,你的那位創世神山老祖宗,早已經被我殺我。”

“當然,與他一同而去的還有你的寶貝兒子烏魯多。”

“忘了告訴你,殺死你兒子的正是烏拉索,我只是給他下了一點毒而已,他爲了活下去,親手毀了你的寶貝兒子,你的夢想!”

“所以,你不僅僅是個弱者,更是一個悲劇。”

秦羿坐了下來,倒了一杯酒,品了一口,森然冷笑道。

“你,你們……”烏基格如遭晴天霹靂,臉色大變,兩腿一軟,倒在了地上。

“你到底是誰?”烏基格惶恐顫聲問道。

“反正你即將是個死人,告訴你也無妨,我就是斐安東!”

斐安東平靜道。

“這怎麼可能,你不是死了嗎?”烏基格看着面前這張親切的臉,完全不敢相信這個殘酷的現實。

斐安東面無表情道:“是的,過去的斐安東已經死了,我現在叫烏魯多,是你的天才兒子,是強大的龐貝家族繼位者。”

“啊!”

“啊!”

“你們這羣惡魔,奸詐小人,我詛咒你們永生靈魂不得安寧!”

烏基格痛苦的大叫,眼淚如雨一般落了下來。

老祖宗、兒子死了,所有的希望破滅了不說,他一手製造的大計,親手締造的龐貝輝煌,還要順理成章的落在仇人手中,由仇人繼承,世上還有比這更痛苦,更殘忍的事情嗎?

烏基格痛的心都碎了,痛的靈魂都快要飛散了。

然而,這就是現實。

他敗在了秦侯手上,敗的慘不忍睹。

“來人,來人啊。”

烏基格錘着胸口,怒吼連天。

然而,沒有人聽到他的呼聲,房間的結界足夠屏蔽任何聲音。

“別喊了,他們聽不到的。”

斐安東道。

“是時候上路去陪烏魯多了!”

說完,他拾起地上的天使之劍,沒有任何保留的洞穿了烏基格的胸口。

烏基格沒有反抗,他已經絕望了,死亡是一種恥辱,同樣也是一種解脫。

胸口被洞穿,力量與靈魂正在迅速的潰散,烏基格用最後的氣力抓住斐安東的胳膊,咬牙切齒道:“不管你是誰,請帶着龐貝家族的榮耀活下去,求你了!”

“我會的,這也是我唯一能向你保證的。”

斐安東利劍一拔,冷漠的一推,烏基格的屍體直挺挺倒了下去。

這位天庭的第一權臣,一手締造了龐貝家族鼎盛輝煌的大人物,終究是敗在了秦羿的手上,帶着無盡的遺憾、痛苦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你並不知道,楚霸王註定是個悲劇!”

斐安東丟掉天使之劍,看着烏基格的屍體,微微嘆了口氣道。

他凌厲的目光落在了瑟瑟發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發生一切的愛麗絲身上。

“愛麗絲,安東的身份你已經知道了,怎樣,我爲你們天堂挑選的新主還不錯吧?”

秦羿對目瞪口呆的愛麗絲道。

愛麗絲用力搖了搖頭,完全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秦羿就這麼輕鬆的顛覆、取代了無可撼動的龐貝家族。

更可喜的是,她最害怕、最擔憂的事情就這麼迎刃而解了。

神族依然是斐族人,雖然斐安東不是斐烈主神一脈,但這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唯一的區別就是,斐安東只能盯着龐貝家族的光環活下去。

“堂姐,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拯救天堂在此一節,還請你助我一臂之力!”

總裁寵妻有點甜 斐安東無比虔誠道。

“好,接下來你讓我怎麼做?”

愛麗絲回過神來,欣然接受道。

“很簡單,從現在起,你要幫斐安東作證,是我殺了烏基格,並在天堂大力通緝我!”

“至少現在,你可以衝到外面去喊人了。”

秦羿笑了笑,然後連眼皮都沒眨一下,詛咒之劍狠狠洞穿了斐安東的胸口。

斐安東悶哼一聲,倒在了地上。

“你……”

愛麗絲愣了愣。

“既然是演戲,當然得真實點,放心我有分寸,他死不了。”

秦羿道。

“師父,斐烈就全拜託你了。”

斐安東咬着牙關,懇求道,說完,眼前一黑,暈死了過去。

秦羿化作一道灰影,猛地撞破結界,從樓的另一邊,飛身闖了出去,幾個起落便化作了黑點消失於無形。

愛麗絲趕緊衝了出去,失聲恐叫道:“快來人,快來人,出事了。”

薩普等人剛剛已經聽到秦羿撞破牆壁的聲音,甚至不少天使已經去追蹤秦羿了,只是沒有命令不敢進樓。

此刻聽到呼聲,立即領着精銳衝了進來。 而他們引以爲傲的聖子,則倒在地上渾身是血,不知死活。

“發生了什麼,快,快搶救大人和烏魯多少爺。”

薩普急忙道。

“是秦侯殺的,他在談判的時候與烏基格大人發生了衝突,怒殺二人而去。”愛麗絲道。

“都別在這愣着了,趕緊帶大人和少爺回府,把最好的醫師、咒師全都給請過來。”

薩普衝那些守衛大喝道。

他心底此刻無比的沉痛,雖然他不希望秦侯死,但也不想侍奉多年的老主子就這麼死了,烏基格終究還是低估了秦侯。

最無奈的是,後天就稱主的日子,如今龐貝家族的兩個頂樑柱轟然倒塌,還怎麼在天界稱雄?

也許龐貝家族從此將一蹶不振,又或者陷入內部的四分五裂了吧。

……

烏基格父子被秦侯刺的消息,很快在天堂裏傳遍了。

唯一值得欣喜的是,烏魯多並沒有傷及要害,撿回了一條命,並且在當晚就清醒了過來,在立志復仇的同時,向整個天堂下達了通緝令,緝拿兇犯秦羿。

整個龐貝家族在仇恨的刺激下,反而是萬衆一心,誓要藉着仇恨,在天堂幹一場大的。

而秦羿則成爲了天堂第一大狂徒,再無落腳之地。

愛麗絲回到了智慧宮,看着秦羿居住的殿宇空蕩蕩的,她心裏有一種莫名的酸楚。

她終於明白爲何秦侯孤身一人,能夠推翻了路西法的統治,改寫了地獄的秩序。

戰國謀妃 這是一個爲了追求目標,可以不惜自己性命的人。

他的信仰是成功!

放眼天堂,有誰可以像他那般,爲了幫助自己的徒弟,不惜以身犯險,甚至將自身逼入絕境的?

她不知道秦羿會去哪裏,龐貝家族掌控着半數的天使軍,此刻一定滿天堂的找他,他又能藏到哪去呢?

哎,希望上帝保佑他吧。

愛麗絲在心中默默的祈禱着。

託雷幾乎是連滾帶爬闖進了斐烈的神殿裏,大聲叫嚷着:“父神,父神,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斐烈已經離開了神域,正端坐在過去老主神議事的光明大椅上,享受着那種昔日無上的回味。

“出什麼事了?”斐烈仰起頭,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今天早上在輝月樓,烏基格佈下重兵,原本想趁機斬殺秦侯,不曾想竟然被秦侯給反殺了,連他那個天才兒子也一併重傷了。”

“如今,龐貝家族正漫天堂的緝拿秦侯,父神,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啊。”

託雷哭喪着臉問道。

他雖然知道登上主神之位是一點希望也沒有了,但問題是如今龐貝家族將整個天堂鬧的亂糟糟的,天知道這幫傢伙到底想要幹嘛?

“在我的眼中,沒有什麼好事與外事,所有的事,都不叫事。”斐烈氣定神閒道。

他已經神可通天,力一出,可鎮山河,自是不必在意任何人的動向。

聽他這麼一說,託雷的心鎮定了不少,拍了拍胸口,撓頭笑問道:“父神,接下來咱們有什麼打算?”

“烏基格以爲有創世神山老傢伙的支持,又有個天才兒子便可肆意妄爲,這回碰上秦侯,也算是紮上了硬釘子,自討沒趣了。”

“聽好了,從現在起,你們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盯着愛麗絲!”

斐烈冷笑道。

“盯着她幹嘛啊?”託雷有些不解。

“愛麗絲跟秦侯有些情愫糾葛,也是秦侯信得過的人,如果所料不差,秦侯如果要在天堂現身,第一個要找的,肯定是愛麗絲。”

辰逸雪從鼻腔裏溢出一個輕嗯,連看她一眼,都懶得擡眼皮!

Previous article

有寫悲觀分子則是更加的嚴重,說道真的可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