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香頭點燃,我嘴裏一邊念着咒語,三請鬼阿嬤現身。

時間過去大約一盞茶的時間,一點兒動靜也沒有。我還以爲失敗了,心裏略有失望。

唐瑾低聲安慰我道,“彆着急,再等一等!”

我點點頭,有唐瑾在,我很容易就能心安。

再過了約莫十幾分鍾,雲小諾都無聊的跑房樑上玩去了,像只蝙蝠似的倒掛在房樑上,對着我吐着舌頭。

我剛想讓雲小諾別鬧了,香爐裏的香突然被一股陰風吹滅,陰寒的煞氣立即鋪滿整座房子。

我雞皮疙瘩頓時起來了,心裏知道鬼阿嬤已經來了!

唐瑾下意識的往我身邊靠近,擋在我身前,一副保護之姿,要不是環境不容我多想,我肯定在心裏肉麻的多想些什麼?

這時,陰風越來越重,寒氣將屋子裏冰的跟嚴冬似的。

但鬼阿嬤還是遲遲沒現身。我有些不耐煩了,就說,“鬼阿嬤,你既然已經來了,就露個面兒吧!藏頭藏尾的,難道你還怕我不成?”

我這句話一落地,就想起一陣桀桀的笑聲,一道黑色的鬼影子驟現,就坐在廳裏的主座上。

我鬆了一口氣,心想鬼阿嬤,你可算來了!

之前鬼阿嬤對我並無恩惠,我現在又是專門同鬼魂打交道的冥師,氣勢上不能矮,所以不能對鬼阿嬤太過客氣,免得她以爲我怕了她!

但唐瑾就不同。他是鬼阿嬤唯一收的徒弟,有師徒情分在那裏呢!

所以見到鬼阿嬤現身,唐瑾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響頭,尊稱了一聲“師父!”

鬼阿嬤冷哼一聲,對唐瑾的恭敬有禮,根本不放在眼裏。

房樑上雲小諾瞧着,就挺替唐瑾不公,這鬼丫頭也算是吃

誰的就向着誰,指着鬼阿嬤大罵,“死老太婆,我大哥哥給你行禮了,你眼睛瞎了啊,沒瞧見嗎?”

雲小諾的話落,那鬼阿嬤一揮袖子,雲小諾的鬼身子就紙片似的,被刮到牆上,跟牆紙似的貼上面,動也動不得!

我一瞧雲小諾連鬼阿嬤的半個指頭,都擋不了,過去施了個法咒,解了雲小諾的困境,讓她帶黃毛先到外面呆一會兒。

雲小諾開始還不服氣呢!

我就有點兒急了,對雲小諾說,“你拿什麼跟鬼阿嬤比啊?她前世就是巫師,這死後道行不減,你還不躲一會兒,想魂消煙滅啊?”

我這樣一說,雲小諾才老實了,到院子裏找黃毛玩去了。

我假笑兩聲,虛僞的話也說不出太多,直接問鬼阿嬤,在暗裏手的,是不是她?

鬼阿嬤不但爽快的承認了,還說她已經找了個更厲害的冥師,讓那個冥師幫忙對付我!

我說我就不懂了,我也沒和你結下多大仇啊,你怎麼突然針對起我來了?

鬼阿嬤陰森的冷笑,說那是因爲盤俊!

她說是盤伊洛燒紙給她,對她哭訴,說我害慘了盤俊,要她幫着主持公道!

我牙根一緊,心想那個盤伊洛,我放過她了,她還想怎麼着?

我心裏也不爽,對鬼阿嬤說,“我師父確實因爲我受了不少苦,但我也不想帶那麼麻煩給他啊!所以現在我躲開我師父了,就是怕以後再給他添麻煩。再說我師父也已經回盤寨了,應該不會回來,而我也不會再回山裏,以後他就可以少些麻煩了,這樣還不行嗎?你何必再針對我?”

針對我,我也不會怕你!不過,這話說出去可不好聽,所以我只是在心裏這麼嘟囔一句。

鬼阿嬤又是連聲冷笑,說就是因爲我沒和盤俊在一起,她才趁這個機會滅了我!

她說她養了盤俊那麼些年,還不知道他的脾氣嗎?他要是認定一件事情,一個人,即使那個人死了,也不會輕易改變,就像之前盤俊喜歡的那個被魚精吃掉的女孩子!

我馬上接話說,“那你可是說錯了,現在他不還是改變了嗎?所以沒什麼絕對的事情!”

鬼阿嬤卻說,正是這樣,她才更希望我死掉!這樣盤俊雖然會難過,會傷心,但至少他還會好好的活下去。就算他忘不掉我也沒關係,只要不跟我在一起,盤俊該怎麼活還能怎麼活!

我一搖晃腦袋,說鬼阿嬤人死了,腦袋瓜也跟着死了,這賬本算的太不對了!

鬼阿嬤立即兇了起來,眼珠子瞪得跟銅鈴似的,嫌我罵她了,一隻手突然變成長臂對着我伸過來。

唐瑾及時察覺,用一張符籙幫我當了!

這下子將鬼阿嬤給氣着了,說唐瑾跟她學了本事,居然用她教會的本事來對付她?這徒弟收的太忘恩負義了!

唐瑾則冷笑一聲,對鬼阿嬤說,“我之前敬你,但是你要是傷害南南,那就只能怪徒弟對不起了!”

我聽着唐瑾的話,心裏雖暖,但是害怕他再將鬼阿嬤給激怒了,就一扯他的胳膊,將他拉到我身後去了,我同鬼阿嬤交涉。

我說你本來就是假的阿嬤,何況爲了盤俊他們跟我過不去呢? 「那是,絕對不能錯過的!雲夏,你來吧……」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雲夏聽到墨九狸傳來的意思后,直接站到一邊,伸出了無數的枝椏,將地面的金莎瞬間推到了兩側,看的小白虎詫異不已,它知道雲夏是食人花,就是剛才自己都沒有想到植物系獸獸還會這麼多本事……

看著雲夏三下五除二就把滿地金莎推到了兩邊,墨九狸直接指尖一動,小金的火焰嗖的一下子飛了出去,鑽進了地底……

小白虎都沒看清楚小金的火焰是什麼,就看不到小金的身影了,而且它連溫度都沒感受到,小白虎忍不住又多看了幾眼墨九狸,它總覺得墨九狸似乎很神秘似的……

墨九狸假裝沒有看到小白虎探究的眼神,心裡暗笑小白虎真的是又聰明又敏銳啊,這智商別說狐族了,怕是人族也難以算計到它呢……

這一趟雲下界秘境,自己還真的是遇到寶了!比起,月靈草,靈蛇和紫砂銑鐵等,小白虎才是墨九狸最喜歡的……

「主人,我也很聰明的!而且,我很厲害……」靈蛇在墨九狸的手腕上,感知到墨九狸的想法,立即為自己解釋道。

「呵呵,嗯呢,我們的靈蛇又可愛又聰明,還是神醫呢對吧!」墨九狸聞言輕笑的撫摸了下靈蛇的頭說道。

靈蛇這才害羞的縮回墨九狸的手腕,安心的繼續做手鏈……

很快小金從地底飛了出來,順帶還包裹著一個瓷瓶給墨九狸,然後才鑽回墨九狸的體內,這一次小白虎可是直系的盯著小金看了半天,卻一點兒小金的溫度都沒察覺到,可以說小金看著是一團火焰,溫度竟然只是恆溫的,這樣的火焰到底是什麼火焰啊,怎麼這麼奇怪啊……

然後,小白虎再看墨九狸的手裡,瓷瓶打開后,裡面裝著慢慢一瓶提煉完成的紫砂銑鐵液,這效率和質量,簡直就是罕見啊!

「你的火焰是什麼火焰?」小白虎還是忍不住好奇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嗯,神火吧!」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怎麼可能是神火,我又不是不認識神火的,我怎麼不知道神火的溫度還能這麼低的!」小白虎聞言無語的說道。

「啊……這個可能是因為小金融合了很多神火,所以才會變成這樣的吧!」墨九狸想了想說道,這個她是真的沒有說謊的,仔細說起來小金確實是神火啊!

神火子不也是神火么……

小白虎……

「小白虎,這裡還有寶貝嗎?」墨九狸收起紫砂銑鐵看著小白虎問道。

「那個,我們談個交易好嗎?」小白虎看著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好,你說!」墨九狸笑著問道。

「我帶你把這裡的寶貝都找到,然後你給我,我想要的丹藥,然後再回答我幾個問題,再讓我看一下你的火焰行嗎?雖然我的要求有點多,那是因為我要帶你找的寶貝也很多……」小白虎看著墨九狸十分認真的說道。 鬼阿嬤連聲陰笑,沒解釋原因,只來了句“這個你管不着!”

我是管不着,但是我好奇啊!

早前我就聽盤俊說,鬼阿嬤雖然冒充阿嬤,但是她並不是壞人。http:///盤俊對鬼阿嬤的身份已經猜出一半,但是他猜的是什麼,我不知道,現在有機會遇到鬼阿嬤,我那八卦的心啊,想讓它不跳出來,那比較難啊!

我費着吐沫,兜兜繞繞的,就想將鬼阿嬤的真實身份給套出來。

但那鬼阿嬤就不上鉤,只說,她當年的錯,不想報應到盤俊身上,所以她不能讓我活着。

我聽的一頭霧水,問鬼阿嬤,“你說的都是啥啊?你當年犯錯也不要緊啊,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現在別鬼扯到我身上,你不又犯錯了嗎?你還要過個三五年,再後悔害了我,要等着遭報應的,那多不划算啊?”

我說到這裏再瞧鬼阿嬤眼珠子瞪得光能看到眼白了。

“死賤人,我還是送你上路吧!”鬼阿嬤沒耐性聽我說下去了,對着我就撲過來。

我利落的往旁邊一跳,一邊拔出魚骨劍同鬼阿嬤招架,一邊跟她鬥嘴,“啥叫賤人啊?我是見人,那你的意思,你就是不見人咯?這不見人,還比較襯你,你是鬼嘛,當然不能見人,要見鬼嘛!”

我一通鬼扯,就是爲了氣爆鬼阿嬤,讓她失了章法。

我手中的魚骨劍本來就是辟邪聖物,再加上被青衣老道加持過,揮出劍波之後,鬼阿嬤根本就不敢近身。

可能是無法襲擊我的原因,她居然想到傷害唐瑾。驟然對唐瑾發起攻擊。

我頓時嚇了一跳,害怕鬼阿嬤傷到唐瑾,當即揮起魚骨劍,就對着鬼阿嬤猛的斬去。

這一劍,我下手狠了點兒,竟然一劍將鬼阿嬤給劈成兩半。

那鬼阿嬤好歹也是巫師身份,別管她是不是真的阿嬤,那巫師的本事可是真的。

這當了鬼,怎麼可能這麼菜呢?我根本不相信,認定其中有詐。囑咐唐瑾小心點兒。

結果真被我猜中了。

下一刻,我突然一陣強勁的氣旋涌動,急忙一扯唐瑾,和他背對背的,這樣防止鬼阿嬤偷襲。

這時,唐瑾突然指着一方說道,“那是什麼?”

我立即順着唐瑾指的方向看去,之間有個一半白一半黑的鬼東西,懸浮在半空中。

我仔細瞅了兩眼,低聲咕噥,“怎麼像是太極陰陽魚呢?”

話落,就突然看到那陰陽魚飛快的轉起來,我還不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鬼,如果對付之時,突然覺得身子一輕。

剛察覺不妙,但已經晚了,我就覺得身子那陰陽魚就像一隻大嘴,而我和唐瑾就像是兩根麪條,被那張大嘴“吸溜”一聲,給吸了進去!

伴着慌亂,我緊抓住唐瑾,直覺着好像掉進深淵般的感覺,一路下墜。

我腦子裏飛快的閃過無數自救的可能,然而卻沒法阻止下墜的趨勢。感覺自己在極度的眩暈中,無法避免的像某個深淵墜落下去。

“南南,放開我,抱緊雙膝,將自己緊緊地團成一團!”

耳邊呼呼的風聲中,傳來唐瑾的提醒我的喊聲。

我這才鬆開緊抓住唐瑾的手,按照他說的,抱住雙膝,緊緊的將自己縮成一團!

那墜落感似乎無盡無休,但就在你以爲這種墜落永無休止之時,彈指間,我卻又感覺自己落到實地上。

倒是沒那種摔痛的感覺,反而軟軟熱熱的,我嚇了一跳,趕緊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摔在唐瑾身上,他成了我的肉墊。

唐瑾見我沒事,才扶着我一起坐起身。

周遭已經換了時空似的,黑暗竟然消失,周遭通亮,只是看不到陽光。

我和唐瑾將所處的地方左右打量一下,只瞧見四周混沌一片。而我們站在一處懸崖的頂端。

在懸崖下面,一邊是火,一半是水,詭異之極的景象,卻在這裏和諧相融。

這讓我和唐瑾驚訝不已。不過轉念想想,我和唐瑾是被那奇怪的陰陽魚給吸到這裏來的,這裏分明是個法陣,也就不奇怪了。

不過,我對鬼阿嬤會有如此高的修爲感覺奇怪。

想當初蓁蓁那個劍靈衝出辟邪劍時,鬼阿嬤都無力阻擋,之後更是遭天雷劈死,現在如何這麼厲害?着實讓人匪夷所思。

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時,我們上空突然傳來鬼阿嬤的聲音,“哼哼,當年連茅山派的清平道長都無法從這太極珠逃身,看你們怎麼從這裏逃出去?”

我並不知道鬼阿嬤所說的那茅山派清平道長,有多厲害?但聽起來,就覺得要離開這裏超級有難度的樣子?

我心裏感覺不妙,但表面上仍舊裝的根本不放在眼裏。

對那鬼阿嬤說,那瞎婆婆怎麼樣? 前妻首席要復婚 也算是極其厲害的高人,但結果怎麼樣?我和瞎婆婆交手對陣,不但從她手裏逃出去,還讓那瞎婆婆下了地獄。

還有那黑山神,不也被我整死了嗎?現在換我取代了山字派冥師掌門位置。

就不信這破什麼球什麼珠的能困住我!

我嘴裏鬼扯,故意扭曲誇張了不少事實。但鬼阿嬤一定不會知道我嘴裏說的這些事,真相和我說的都有偏差。

同瞎婆婆交手那次,要不是唐瑾強行驅動淨天地符,那次我能不能活,根本就是未知的;而黑山神哪裏又是我殺死的,都是那破蛇魄因爲我體內劍靈的煞氣,自己投奔我的,我想拒絕都沒機會!

這樣說,只有一個目的,從鬼阿嬤嘴裏騙出這個太極珠的來處,我也好知道個根底。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開始我亂說了一通,鬼阿嬤都不中招,我就將嘲笑她無能,就蓁蓁那個劍靈也制服不了,還要撒謊什麼情蠱,藉助唐瑾來鉗制蓁蓁,保護盤俊。

而她自己則讓老天爺看不過去,活活劈死不說,到最後連個整屍都沒落下,腦袋丟到何處都不知道。

當初是何其窩囊,現在跑我面前嚇唬誰?我要是信她,那就成傻子了!

我這麼一通譏諷,才真的將鬼阿嬤的怒氣給攛掇起來了。 「嗯,那你跟我說一下還有多少寶貝,都有什麼,讓我考慮一下!」墨九狸聞言微微一頓的看著小白虎問道。

「比較能看得上眼的,跟靈蛇和月靈草等同級別的呢,還有十多件吧!等級比靈蛇等高級一點兒的,也是那個老頭兒放在這裡最好的寶貝,一共就五個,但是很久前被人找到兩個,因此還剩下三個,分別是琉璃盞,離魂獸和斷天石!」小白虎看著墨九狸如實的說道。

「好,我答應你的要求,而且,其餘的那些不需要找了,只要找到最後三個就可以了!我猜測這最後三個寶貝想拿到也不容易吧,所以我們現在不過剩下一個月的時間而已,我就要這三個寶貝就可以了……」墨九狸聞言直接說道。

「好的,成交,你不能反悔啊!」小白虎看著墨九狸說道。

「放心吧,我不會反悔的,那走吧!」墨九狸笑著道。

「好,我先帶你們去找離魂獸,因為這傢伙很懶,本來三個寶貝裡面唯一有腿的傢伙,卻是從來都不動一下地方的,其餘兩個沒腿的,卻特么的總是跑來跑起的,真是讓虎無語啊!」小白虎十分無奈的說道。

聞言,墨九狸也十分好奇這小白虎嘴裡很懶的離魂獸,到底是多懶的!離魂獸,獸如其名,是攻擊靈魂類的獸族中,比較罕見強悍和詭異的一種,珍稀級別不比小白虎差多少……

幼年的離魂獸千里之內可控魂,成年的離魂獸十萬里之內可鎖魂,而強悍的離魂獸可以跨界面控制靈魂,是已經絕種的獸族之一了……

所以,墨九狸聽到離魂獸的時候,已經決定要了!

還是小鳳載著等人,按照小白虎的指引前去尋找靈魂獸,三天的時間,小鳳載著墨九狸等人進入一片黑色的沼澤,墨九狸看了眼帝溟寒等人說道:「你跟他們在這裡等我,我帶雲夏進去!」

「嗯,那你當心點兒!」帝溟寒聞言說道,他知道墨九狸不然他進去,也是因為他們去了幫不上什麼忙。

反正那隻小白虎是不會讓九狸有事的,帝溟寒也就微微放心了,決定在外面等著好了……

於是,小白虎帶著墨九狸和雲夏,直接進入了沼澤,因為到處都是泥濘的沼澤,小白虎在墨九狸的懷裡,而墨九狸這被雲夏放在一個花朵上,然後雲夏化為本體帶著墨九狸,按照小白虎的指引前往沼澤深處……

帝溟寒等人看不到墨九狸的身影了,只能原地休息,等待墨九狸他們出來……

雲夏帶著墨九狸和小白虎大概走了一個多時辰,小白虎喊停下看著面前的地方說道:「那個地方下去!」

「好,主人,你坐穩了!」雲夏說道,然後直接將墨九狸包裹在裡面,整個花朵在小白虎說的地方沉了下去,穿過一段難行的沼澤后,雲夏的甚至一輕,落到一個乾燥的地方……

雲夏甩了甩身上的泥沼,這才慢慢打開花瓣,把墨九狸和小白虎放了出來…… 鬼阿嬤說,她確實沒什麼本事,但教訓我這個狂妄後輩的本事,還是有的!

不過,令我失望的是,她始終沒說出這太極珠的來處。算是我白浪費吐沫了。

唐瑾這時候比較鎮定,對我說正邪僅是一念之間,對人是這樣,有些聖物也是這樣。被污穢之氣所毀,那即成了害人的邪物!

我點點頭,當即也就不對鬼阿嬤耗費什麼力氣了,和唐瑾一起研究如何破了這裏的法陣,離開這裏。

我再往所處的懸崖下看去,這會兒也就明白了,爲什麼一側有水,一側又有火。

太極圖中,“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水火者,陰陽之徵兆也。”

還有,“上爲陽,下爲陰;火爲陽,水爲陰;升爲陽,降爲陰;浮爲陽,沉爲陰……”

除此之外太極圖陰陽魚中,另有兩個黑白小圓點,叫做“陽中有陰,陰中有陽”。

我正在想那水火代表太極中的陰陽魚,那麼陰陽魚中的兩個黑白小圓點兒呢?

我剛想到這裏,就覺得腳下一陣震盪,水和火齊齊地漫了上來,淹沒了我們所處的懸崖,被將我和唐瑾分別分離在兩個地方,這樣再看太極陰陽魚圖案,已經像了十分。

並且那陰陽魚還在不停的旋轉,我試圖用真氣將這裏波動的場震散,但是毫無用處。

另外,法陣已經在開始形成,在陰陽魚的邊緣處,還有乾、震、坎、艮四陽卦,以及坤、巽、離、兌四陰卦,交疊相應分佈,圍繞旋轉着不停。

所謂“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互爲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

我懂太極之理,但是如何破解這太極陣,根本就沒有章法。

我腳下是水,而唐瑾腳下則是火,雖然這水、火,是以咒力所控的幻象,但是卻牢牢的控制我和唐瑾,造成不了最直接的傷害,但困久了,逃不出去,那也就剩下死路一條了!

而我還未想到破解法陣的法門,唐瑾那邊的火海猛地上衝,一條火蛇瞬間將唐瑾吞沒,我嚇得失聲驚叫,可悲的是我根本無法解救唐瑾。眼睜睜的看他消失在火海之中,再也不見蹤影。

這可讓我悲怒相加,一時間發起狂來。

我凝聚周身場,感覺其攀升到了一個,就在我想以身犯險,用全部的力量試圖衝破這太極珠的控制,突然我周遭的水海狂濤大作,陣陣水浪飛旋到空中,既然變成一隻透明的水龍。

她問,你們在幹什麼? 秦封這才尷尬的放開了我,我一回頭,便看到了趙玉那一張黑成鍋底的臉,完了,這下被當事人看到了。

Previous article

辰逸雪從鼻腔裏溢出一個輕嗯,連看她一眼,都懶得擡眼皮!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