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如我們賭一賭,如何?”東王學着我之前的口氣,蔑笑一聲,“我們賭一賭,看看是我先灰飛魄散,還是你先命隕東獄!”

那東王好像吃定了我似的,也不着急動手,只是在不斷的用言語來諷刺我,嘲笑我,“我賭,你先死,而且,你會死的很慘……”

說完這番話,東王便緩緩的擡起了手,指向了我的胸口,戲謔的笑道:“你看,你的胸膛,已經露出了大片白骨,你應該還沒欣賞過你的內臟吧?現在,本王給了你欣賞自己內臟的機會,你,要珍惜纔是……”

被東王這麼一說,我的目光,也下意識的循着東王手指的方向,向下望了去……只見我的胸膛,鮮血淋漓,血肉模糊,而且,已經有巴掌大的範圍,露出了森森白骨,我的皮肉組織,已經完全被東王的黑血腐蝕了,只不過,我的骨骼之間連接着的筋膜和碎肉,卻是阻擋了我的視線,讓我無法真正的見到自己的內臟!

“看來,需要本王助你一臂之力,你才能看清楚你的內臟……”東王揚起了嘴角,猙獰的笑了一聲,話音未落,這傢伙便擡起了雙臂,緩緩的朝着我的胸口位置移動了過來!

我怔怔的望着東王那雙白皙無比的手……它的手,穿過虛空,直接落到了我的胸膛之上,然後,它的指尖,帶着一絲冰涼的感覺,也隨之落到了我血肉模糊的胸膛之上!

“我幫你撕開胸膛,讓你看一看你的內臟,可好?”東王大笑一聲,下一瞬間,這傢伙的十根手指,便直接刺入了我胸膛的骨縫之中!

就在這一刻,一種好比抽筋剝皮的痛楚,也立刻從我的胸膛開始蔓延,轉瞬之間,便傳播到了我的大腦之中!

“呼!”我吃疼的重重喘了一口氣,而在我喘氣之時,因爲牽動到了胸膛的起伏,也導致了東王的十根手指,又深陷了幾分,隨之而來,便是更加強烈的痛楚!

“活人,準備好欣賞你的內臟了嗎?”東王的臉上,露出了冷笑,同時,它的雙臂,也開始輕輕的顫抖了起來,那是因爲,它的雙臂,已經準備發力,將我的胸膛撕開了!

由於雙臂發力,東王的手指又深陷了幾分,可是,就在這時候,那東王的臉色,卻突然大變……

先前那種胸有成竹的蔑視笑意,竟然在這一瞬間完全消失了,緊接着,取而代之的,是震撼,是驚愕,是不解…… 無法言語的痛楚,已經佔據了我全身每一條經絡,每一寸皮膚!

可是,當我發現了東王臉色大變之際,我彷彿突然忘卻了痛苦那般,因爲,就在這時候,我的胸腔之內,突然涌上了一股極其熟悉的炙熱,就像是……像是在不久之前,我吃那種紅色果子的感覺!

“怎麼回事?”東王瞪起了雙眼,無比驚愕的望着我的胸膛。

循着東王的目光,我也低下了頭,望向我的胸膛,可是,我卻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不對,我的胸膛,有異常,只不過,我胸膛所產生的異變,已經被散佈在胸膛上的紅色鮮血,遮掩了,若不是我仔細的凝視,還真看不出變化!

至於我胸膛的變化……

一股近乎於血色的妖紅,在我的胸腔內點亮了,甚至,將我的森森白骨,都映的微紅!

直白的說,我就像是燈籠,而那道映紅了白骨的赤色光芒,便是燭火,這樣解釋,就很好理解了!

可關鍵是,那燭火,又是什麼?

與吃果子的時候感覺相同……該不會,是我肚子裏的那些紅果子搞的鬼吧?

一想到此處,我也是不由的瞪起了雙眼,不解的盯着我的胸膛……便見那好似燭火一般的赤紅色光芒,正在緩緩的擴散,從最初的填滿我的胸膛,持續擴散,直至充斥我的全身爲止!

此時的我,真的就像是一盞紅燈籠,全身上下都被那種妖異的紅色,映的通紅,也包括,我插在東王體內的雙手!

哧哧……

一道好似電熨斗熨燙東西的細微響聲,突然傳入了我的耳中,而當這道聲音發出的一剎那,我便尋找到了最終的源頭,這聲音,正是來自東王的心口和小腹處,也就是說,聲音的源頭,其實是我插在東王體內的雙手!

再說那東王,當那“哧哧”的聲音響起之際,東王的臉色立刻變了,那種不可一世的囂張和傲慢,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惶恐,彷彿生命受到了威脅的惶恐!

“這是怎麼回事?”東王怔怔的望着自己的心口和小腹處,呢喃自語了起來。

我沒有回答東王的話,因爲,此時的我,正在經受一種說不出的玄妙之感,這種感覺,已經完全超越了我的認知範圍,比當初的入定和夢境,更加玄妙,更加奇異!

就好像……一團烈火,正在我的體內燃燒,不過,這團烈火卻並不會對我的身體造成任何的影響,而且,好像還在修復我的身體,包括器官,血肉,內臟,經絡!

突兀之間,一股強悍而狂暴的力量,陡然在我體內閃現,而且,這股力量僅僅在眨眼之間,便已經充斥了我的全身,在這一刻,彷彿我獲得了無窮無盡的力量那般,比之之前,更強大,更精純!

“這是怎麼回事?”我茫然的說出了一句和東王一模一樣的話。

隨後,我與東王,竟然目瞪口呆的相互望向了對方……

然而,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幕,卻是讓我和東王,下意識的將目光從彼此的雙眼之上,移了開……

這時候,我的周身,從胸膛開始,突然噴發出了一道妖異的紫黑色火焰,緊接着,這紫黑色的火焰好像擁有靈識那般,從我的胸膛,燒到了我的雙肩,小腹,脖頸,手臂,雙腿,直到最後,那紫黑色的火焰,直接通過我的雙手,隱入了東王的體內…… 紫黑色的火焰纔剛剛隱入了東王的體內,便聽東王的身體之中,傳來了幾道突兀的悶響聲!

嘭嘭……嘭嘭……

就像有什麼東西在東王的體內炸開似的,無比低沉,無比沉悶!

緊接着,那東王臉色大變,好像無法抑制那般,發出了一道充滿了淒厲的嘶吼聲!

“啊!”東王瞪大了雙眼,將脖子抻的老長,仰頭咆哮,它的聲音之中,充滿了無窮無盡的痛苦與掙扎!

嘭!

嘭嘭嘭!

那東王的嘶吼聲還未結束,沉悶的爆炸聲便再次出現,而這一次,可不單單是從東王的體內,傳出來那麼簡單了,而是在東王的鬼體上,直接爆裂開來!

便見一朵朵絢麗的紫褐色火花,分別在東王的手臂,雙腿,小腹,後背,胸膛,心口,脖頸,等等各處,紛紛爆開,僅僅是眨眼之間,便將東王炸成了滿身窟窿的血人!

而從東王體內飛濺而出的黑色血液,灑落到了我的身上,不過,這次的黑血,卻並沒有像上次一般,對我造成那種毀滅性的傷害,而是……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

黑血纔剛剛落到我的身上,便內我身體之外的紫黑色火焰,直接燒到蒸發!

望着眼前的詭異一幕,我的腦海中,頓時浮上了一個念頭,也是唯一的念頭……貌似,這紫黑色的火焰,比之烈火陣的赤紅色火焰,要強大無數倍,甚至都能對鬼王后期的東王造成毀滅性的傷害,那麼,這紫黑色的火焰,也只能是……玄火!

一定錯不了!

我的烈火陣,因爲體內的某種神祕力量的影響,而完成蛻變,從烈火蛻變成了玄火!

至於那股神祕的力量,我想,應該是我一直在吃的紅色果子,所產生的力量……目前,也只有這種解釋了!

想通了所有問題,我的嘴角上,也浮現了一抹猙獰的冷笑,當即便對滿身浴血的東王吼道:“你能在與我的戰鬥過程中,將鬼力提升至鬼王后期,那麼,我同樣能夠在與你戰鬥的過程中,尤其是瀕臨死境之際,提升自身的道行……東王,現在我就讓你見識見識玄火陣的威力,你,去死吧!”

我仰天狂吼一聲,下一瞬間,我直接催動起了全身的道氣,使得我的道氣,通過我這個“陣眼”,傳導進那七枚烈火符籙之中!

頃刻之間,我埋藏符籙的七處方位,陡然炸開,一股股黑色的火焰,猶如噴泉一般,直接破開了地表,怒沖天際!

衝上天際的紫黑色火焰,又陡然炸裂,化成了一陣狂暴的火雨,宛若密集無比的驟雨,以我爲中心點,鋪天蓋地的朝着方圓幾千米的範圍瘋狂落下!

“嗷嗷嗷!”

“嗚嗚!”

那羣一望無際的鬼軍,被這陣突如其來的紫黑色火雨,砸的四散逃離,當然,那僅限於數千米之外的鬼軍,而被火雨籠罩的那羣鬼軍,則是不斷髮出一陣陣悽慘的鬼嚎,其聲浪響徹大地,震動黑穹!

眨眼之間,以我爲中心,方圓數千米的範圍,都被紫黑色的火焰籠罩了起來,當真是一片壯觀絢麗的火海!

可誰能想到,這妖異的火海之中,卻是掩埋焚盡了數不盡的陰魂呢?

震耳欲聾的鬼叫聲,依然在持續,似乎像是衆鬼在求饒哀嚎那般……

Wωω✿ тTk an✿ c o

紫黑色的火焰,仍在燃燒,跳躍,彷彿吞噬靈魂,能夠讓那紫黑色的火焰更加亢奮……

聞着衆鬼的哀嚎聲,我的神經,竟然也莫名其妙的亢奮了起來,就猶如那不斷跳躍閃爍的紫黑色火焰一般,忽的,我望着近乎於支離破碎的東王,猙獰一笑道:“該你了,東王!” 再次被燒到面目全非,支離破碎的東王,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那種指點江山的氣勢了,此時的東王,倒是與那些在紫黑色火焰中掙扎哀嚎的普通陰魂,差不多,都想拼盡全力,逃離火海,可是,對那恐怖狂暴的紫黑色火焰,衆鬼卻是無能爲力,哪怕是東王,也無法擺脫身上的紫黑色火焰!

“活人……不……大人……饒我一命……我必重謝……”東王一邊嘶吼,一邊伸出了雙臂,想要抓住了我的肩膀,當然,那紫黑色的火焰,仍舊遍佈我的周身,東王,也只是虛空揮着手臂而已,它,並不敢真的去抓我的肩旁!

“讓我饒你一命?你還必有重謝?”我冷然揚起了嘴角,冷笑一聲道:“你不是打算剖開我的胸膛,讓我看一看我的內臟嗎?既然你有此意,那我要是不投桃報李,豈不是有些對不起你的盛意拳拳?”

“不……不……你不能……”聽了我的話之後,東王的哀嚎聲,立刻提高了幾分,同時,它的雙臂還在慌張的亂舞,雙腳,也想向後退去,可是,它無法後退一步,因爲,我的雙手,又一次的抓住了它體內的內臟,甚至,雙手上依附的火焰,正在灼燒它的內臟和器官!

“我能與不能,豈是你能干預的?”我發出了一道近乎於癲狂的大笑聲,而這道笑聲,就好像是死亡奏鳴曲的序章,已經開始悄然奏響了……

“東王,再見,再也不見!”我放聲高喝了一聲,下一瞬間,我的雙臂陡然發力,直接向上一提,竟然硬生生的將東王的鬼體給提了起來!

“哈哈哈……”我肆意的放聲狂笑,好像是在爲東王送別,也好像實在爲我自己難以抑制的亢奮,尋找宣泄口那般……

陡然間,我雙臂猛的一發力,便聽“撕拉”一聲炸響開來,當即,東王的鬼體,竟然直接被我插入它體內的一雙手掌,硬生生的給撕成了兩半!

詭異的黑色血液,幾乎與活人無異的內臟,略微發黑的骨頭,接近紫色的筋脈,所有的一切,都猶如小型瀑布一般,直接從東王的身體之中,流淌到了地上!

嘩啦……

嘭嘭……

各種奇怪的聲音,突兀響起,可當這些聲音傳入我的耳中之時,我卻覺得無比悅耳!

我面露獰笑,淡淡的撇了一眼左右手上分別抓着的半截鬼體……血肉模糊的鬼體上,黑血和內臟,順着鬼體的裂口,不斷向地面上跌落,場面十分恐怖,十分駭人!

不過,這些對於我而言,已經無法造成任何視覺上的衝擊了,因爲,在東獄沼澤的兩個月中,我已經適應了這種殘忍和殺戮!

“東王,任你戰時突破,亦難逃玄火之威!”我掃了一眼東王的兩半鬼體,旋即,便甩了甩我的左右雙手,將那兩截鬼體,好像丟垃圾似的,丟到了地面上……

東王不是想讓我欣賞自己的內臟嗎?

好!

我就以其鬼之道,還治其鬼之身,將它的鬼體生生撕裂,斷爲兩截!

然而,當我將東王的兩半鬼體丟到地上之時,連同之前落到地上的黑血和器官內臟,都在這時候,化成了點點飛灰,泯滅在了熊熊燃燒的紫黑色火海之中……

至此,東王,斃!

東王魂飛魄散,但我卻並不滿足……雖然我在戰時,可能是藉助了那紅色果子的威力,完成了蛻變,掌握了威力無比的玄火咒,但我的道行境界,卻仍舊停留在大天位初期,我,並沒有晉級大天位中期,所以,我不滿足! 我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一口渾濁的空氣,忽的,我的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一抹無比詭異的笑容……

“東獄沼澤的陰魂,我要用你們的靈魂,來激發我的潛力,助我完成突破!”我幾近癲狂,一邊詭笑,一邊自言自語了起來……

話音尚未落地,我猛然將體內的道氣,催動到了極致,以“陣眼”的特殊身份,和那七道已經進化成了玄火的符籙,取得了連接,並且,將我體內的全部道氣,瘋狂的朝着那七道符籙輸送而去!

當即,從那七道符籙之中所噴射出的紫黑色火焰,彷彿得到了某種指令那般,立刻變得更加狂暴,更加強烈,隨之受到影響的,還有那漫天砸落的火雨,也比之剛纔,更加猛烈,更加密集!

紫黑色的火海也在這一瞬間,再次朝着四面八方擴張開來,無數陰靈,也立刻被突然擴張的火海,捲入了其中……

鬼叫聲,哀號聲,此起彼伏,絡繹不絕,而我,彷彿完全無視了這種聲音,只是竭盡全力的將體內的道氣,傳輸到那七道符籙之中……

玄火在燃燒,陰魂在破滅,我體內的道氣,也在一點一滴的消耗,消失,消散……

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控制玄火陣燒了多久,我只知道,當我的道氣徹底枯竭之後,我仍舊沒有停下,就好像,我要接着這次機會,將我的潛力完全逼出來那般,瘋狂的繼續控制玄火陣燃燒……道氣消失殆盡,那我就等着道氣恢復,只要道氣恢復了那麼一丁點,我便繼續將其傳輸進七道符籙之中,長此以往,周而復始,永不停歇!

我已經忘記了時間,忘記了殺戮,忘記了所有,直到一條看不清模樣的鬼影,衝進了火海中,並且快速的閃到了我的身旁之時,我才失去知覺……當然,我是被那突然闖進來的鬼影,打暈的!

究竟是什麼樣的鬼,竟然能夠衝破玄火陣,並且在我毫無反應的情況下將我打暈?

這是我昏迷之前,唯一的,也是最後的問題……

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我只知道,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不在東獄沼澤了,而是,出現在了爺爺的家裏!

我疲憊的眨了眨眼睛,無精打采的凝望着四周……

這裏的確是爺爺的家,正廳裏的陳設,並沒有任何的改變,唯一的改變,就是我所在的位置……

此時的我,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盤膝坐在了一口大缸之中,就像是小時候農村盛水的那種大缸,而且,這大缸之中,還裝滿了土黃色的水,就像是與泥混合之後的那種顏色,噁心極了!

“爺爺……”我吃力的喊了一聲,我發現,我的聲音很沙啞,就好像,這聲音根本不屬於我一般,我知道,這是因爲我長時間沒有開口說過話,而產生的反效果。

我的聲音剛剛落地,一條鬼影,便從我的身後飄到了我的身前,當即,爺爺那張掛滿了微笑的臉,便映入了我的視線之內。

“乖孫子,你終於醒了!”爺爺滿臉笑容,好像遇到了喜事似的,樂滋滋的對我說道:“你小子,心中的殺念越來越重了,不過,你的殺念,卻幫助你在最後時刻,完成了突破,你現在,已經是大天位中期的術人了!”

“我突破了?”我茫然的望着爺爺,乾澀的眨了眨眼睛,忽的,我想起了一件事情,便直接開口問向爺爺道:“對了,爺爺,那闖進玄火陣中,將我打暈的鬼,是不是你?” “當然是你爺爺我了!”爺爺欣慰的撫掌大笑一聲,道:“你的成長,真的是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沒想到,你竟然真的能在東獄沼澤生存兩個月,並且掌握了玄火,又完成了突破,乖孫子,你的天賦,當真是我平生僅見,哪怕是那些鬼修,與你一比,也都要弱上許多,這樣,不如將來你死後,也和爺爺一樣,成爲鬼修,如何?”

“我死後……”我有些尷尬的笑了一聲,看來,爺爺還真是有些過度興奮,竟然連我死後的事情,都幫我想好了。

見我沒說話,爺爺便繼續勸說我道:“鬼修,可不是普通的存在,想要成爲鬼修,必須滿足兩個條件,首先,生前必須是術人,懂道術,其二,天賦絕對不能差,普通的術人,根本沒機會成爲鬼修……”

爺爺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毫不客氣的打斷了,“爺爺,咱們能聊點別的嗎?比如說,這次的東獄沼澤修行,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沒告訴我?”

說完這句話,我便朝着爺爺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你這小子,不僅天賦妖孽,頭腦也精明的很……”爺爺輕輕的笑了一聲,旋即,便繼續開口對我說道:“其實,這些都是閻羅王大人刻意安排的,之所以安排你去東獄沼澤修行,而不是去黃金沙漠和北荒雪原,其一,是想讓你滅了東王,換而言之,那東王,就是你的試金石,爲你增加自信,檢驗自己的試金石!”

“其二,東獄沼澤之中,有地獄火之果,這可是地府的聖物,不過,那東西對陰魂有極強大的殺傷力,但對術人而言,卻是無與倫比的滋補品,閻羅王大人,也是想讓你去東獄沼澤,尋找地獄火之果,並且服用,不然的話,爺爺我爲什麼要教你火系道術?”

“其三,閻羅王大人是想通過你,去敲打黃金沙漠和北荒雪原那兩隻鬼神,讓它們別太放肆!”

被爺爺這麼一說,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整個修行,都是一環扣一環的局,而我,就是局中的棋子!

不過,我卻並沒有因爲“棋子”兩個字而不爽,相反,我很慶幸,我慶幸,能成爲閻羅王手中的棋子,不然的話,我又怎麼可能會突破到大天位中期?

又怎麼可能將烈火,進化成玄火呢?

這些事情,可是許多術人,求都求不來的機緣和氣運!

想到這裏,我微微的搖頭苦笑道:“想不到,我的修行,竟然還隱藏着那麼多故事……這麼說來,我能將烈火,變成玄火,主要的功勞,還是靠着地獄火之果,也就是我吃的那種紅色果子,對吧?”

“也不全是,你的自身天賦,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爺爺笑了笑,旋即便對我說道:“好了,乖孫子,該說的爺爺都說了,你現在什麼也不要想,老老實實的在大缸裏泡一個月,一個月之後,你就可以離開地府,返回陽間了!”

“在大缸裏泡一個月?”我不解的問向爺爺,道:“我不是還有第三關沒有闖嗎?”

“第三關,就是在大缸裏泡一個月!”爺爺別有深意的朝着我咧開嘴,笑了起來。

“解釋一下!”我聳了聳肩,有些不滿爺爺的神祕。

“乖孫子,你知道缸裏的黃水,是什麼嗎?”爺爺故作神祕的指了指大缸之中的混沌黃水,彷彿很得意的對我說道:“這水,可是黃泉深處的精華之水,是閻羅王大人特意讓孟婆爲你準備的!”

黃泉之水?

而且還是最深處的精華之水?

貌似,我記得,黃泉水,只要一觸碰,便會魂飛魄散吧?

那我現在…… 爺爺見我發愣,彷彿看穿了我的心思那般,便對我出言解釋道;“黃泉之水,不論是對陰魂而言,還是對活人而言,都具有極其恐怖的殺傷力,可黃泉之底的精華之水,卻不然……這種精華之水,對陰魂,包括活人,都具有意想不到的特殊效果,陰魂泡了,可鬼力大增,而活人泡了,則可塑筋鍛骨!”

“這麼厲害?”我瞪大了眼睛,有些懷疑的望着爺爺。

黃泉之水,觸之必死,可黃泉精華之水,卻與之有着截然相反的功效,我想,不僅是我,恐怕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會抱有懷疑態度吧?

“我知道你不相信,其實,我也不信,但是,閻羅王大人爲此,卻特意的給我解釋了一番……”爺爺有些得意的朝着我挑了挑嘴角,道:“陰魂想要獲得黃泉之水,便繼續要潛入黃泉深處,當然了,尋常的陰魂,估計剛剛進入黃泉,便已經魂飛魄散了,就更不要說潛入深處了,包括進入過地府的活人,想要獲得黃泉精華之水,也是難如登天,當然,如果孟婆想要獲得,那就不算難事了,畢竟孟婆是地府中極其特殊的存在……”

“正所謂,陰陽互斥,盛極而衰,有好的一面,就必然會有壞的一面,那麼壞之極,便是好,而好之極,便是壞,這黃泉精華之水,也是同樣的道理!”

“不過,還有關鍵的一點……”爺爺一邊說着,一邊豎起了一根手指,道:“這黃泉精華之水,就算對活人莫大的好處,但其畢竟屬於陰間之物,其中自然蘊含着大量的陰氣,活人如果想要浸泡這黃泉精華之水,首先就得要適應地府的陰煞之氣,而你,經過兩個月的東獄沼澤之行,已經適應了地府之中的陰煞之氣,所以,這浸泡黃泉精華之水,便成了你的第三關……與其說是闖關,倒不如將其說成,是閻羅王大人爲你準備的禮物!”

“在此水中浸泡一個月,你的身體,將會獲得數之不盡的好處……直白的說,陽間的絕大多數邪術,包括一些強大的陰靈,所施展的鬼術,對於你而言,都可以將傷害降到最低,甚至是,無視!”

經過爺爺這番解釋之後,我對黃泉精華之水,也有了一個初步的瞭解,總而言之,我浸泡黃泉精華之水,非但不是什麼難事,反倒是一樁天大的機緣,對我只有百利而無一害!

“難不成,這是我緝拿牛頭的酬勞?”我出言問道。

“應該不是吧?”爺爺似乎也不太瞭解閻羅王的心思,這件事,它暫時還無法確定。

“罷了!”我倒是無所謂的搖了搖頭,“反正,在地府修行的這段時間,我是佔盡了便宜,就算地府方面,想用這次的修行來補償我緝拿牛頭,我也是賺,對吧?爺爺!”

“你能這麼想,最好!”爺爺笑着點了點頭,道:“還有一件事,乖孫子,你最好不要和地府裏的那些陰司,或者是巨頭去談條件,地府裏的巨頭,脾氣都很古怪,一個搞不好,你都有可能前功盡棄,至於那牛頭……放手去做便是!”

“我懂了!”我鄭重的朝着爺爺點了點頭。

“行了,我也不和你多說了,你還是專心的泡你的精華之水吧!”爺爺朝着我揮了揮手,一邊說着,一邊朝着門外飄了去,“你最好是睡上一覺,而且,最好能睡一個月,等你醒來,黑白無常便會直接送你還陽……”

說完這句話,爺爺的鬼影,已經飄出了正廳,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之內。 睡上一個月?

好吧!

反正我剩下的一個月時間,也只能浸泡在這口大缸之中,既然如此,那我爲什麼不抓緊時間,好好養精蓄銳呢?

一個月之後,當我離開地府的時候,世界靈戰,應該也就開始了吧?

還有那場所謂的預算比試,也還等着我呢!

想到了這裏,我也索性就按照爺爺所說的,乾脆的閉上了雙眼……

反正這裏是爺爺在地府的家,而且我又是閻羅王找來的幫手,我想,縱然我滅了東王,在鬼修之地中,應該也沒有陰魂敢對我暗中下手吧?

渾渾噩噩之間,我竟然真的睡了過去,也不知道是我太疲累,還是因爲這黃泉精華之水,其中另有文章……

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睡的這麼安穩過,也從來沒睡的這麼踏實過,就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似的……

我不知道我究竟睡了多久,我只知道,是爺爺的聲音,將我喚醒的……

“乖孫子,快醒醒,三月之期已滿,你,該回去了!”

爺爺那充滿了不捨,欣慰和期待的聲音,飄進了我的耳中。

緊接着,我緩緩的睜開了雙眼,一邊讓雙眼適應此時的光線,同時,也利用這段時間,讓我沉靜了許久的大腦,開始恢復運轉……

那上面的牌面圖案讓我無比熟悉:“引路蝶?”我脫口而出。

Previous article

“都小心點!”於止水喊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