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狐狸一條尾巴的尾梢立刻就抽了釋彌夜一記:“那你來找我幹什麼?”

“跟你說一下啊!什麼時候遇到了,就麻煩你出手好了!”釋彌夜聳聳肩。

大狐狸又懶懶的閉上了眼睛:“等兩天我就要離開……我不會在這裏呆太久。”

釋彌夜呆了:“你要走?你又要走到哪裏去?”

“萬妖山還沒有弄好。”大狐狸淡淡說着。

釋彌夜坐直了身體,驀地,覺得自己跟白魅之間越發的有了隔閡。

“既然這樣,我就等找到它了,就先記下它的那輛出租車的車牌號,以後就比較好找,”釋彌夜站起來,“那我就先出去了。”

“走吧!”

釋彌夜一出來,就看到佳沫兒和潘錦繡正兩眼發光的看着她。

“你去見白魅了?”

“想問問他能不能幫個小忙,”釋彌夜聳聳肩,“不過現在是不行了……好了,明天還要去看電影呢!早點睡覺!”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又都醒了,收拾收拾了就又去看電影了。

不出意料的,在小區門口又遇到了宋宸雲。

“宋警官,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宋宸雲一臉的嚴肅:“昨天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我必須要保證你們的安全!”

“我倒是覺得,你還是想想怎麼對玩遊戲死掉的那些人的家屬交代……還有那獲救的四個,”釋彌夜聳聳肩,“任重而道遠啊!”

“這些事情自然有人會辦的,”宋宸雲幫着攔起了出租車,“今天你們的行程是?”

“看一整天的電影!”

六人一路到了電影院,買了票和零食,直接就鑽進了放映廳。

只是一部電影看完了,六人坐在電影院外面的咖啡廳裏,釋彌夜纔想起了一個重要的事情:“宋警官,李靜申的女朋友……這可是涉嫌謀殺啊!”

“怎麼?”

“難道你們不把她抓起來?”釋彌夜皺了皺眉,“你們應該能查到她的女朋友到底是什麼人了吧!”

“可是,證據呢?”宋宸雲淡淡的看着釋彌夜,“我們是能查到他的女朋友……可是,我們沒有證據。而且,這件事也過去了一個多月了,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

釋彌夜啞然。

沒錯,李靜申的女朋友把他推下去的時候,沒有任何人看到,那個富家子弟也是背對着他們的……如果李靜申還在的話,大不了讓他去指認他女朋友,可是黑炎這麼一來,李靜申也算是徹底的消失了,也沒有辦法去指認他的女朋友了。

“可是,你們不覺得,李靜申活過來了,第一個就是應該去殺了他的女朋友啊!”佳沫兒有些疑惑,“說不定他的女朋友已經被他殺了。”

宋宸雲苦笑了一聲:“根據我們昨天得到的消息,他的女朋友和那個富家子弟還活的好好的。”

“李靜申雖然變成了鬼,可是沒有鬼力啊!我想,應該是魂或者靈一類的吧!要不就是,雖然他是惡鬼,但是剛剛從海里浮起來,還沒來得及找到他女朋友,就被黑炎給逮着了,”釋彌夜聳聳肩,“被裝進了那樣的身體裏,用不了鬼力了,所以也沒能去殺了他的女朋友。”

“可是鬼不是能從那個身體裏出來嗎?”佳沫兒更疑惑了。

“誰知道呢!”釋彌夜一撇嘴,“也許黑炎研製出來的人體軀殼第三代不能讓鬼出來了呢?”

“這也不是不可能的。”唐海桐也表示了贊同。

“算了,不說了,我們去買些零食,接着看下一場吧!”潘錦繡站起來,正要帶頭往外面走,卻冷不丁的撞到了一對情侶身上。

“喂,不能小心點嗎?”那個頗爲漂亮的女人皺了皺眉。

“不好意思!”潘錦繡吐了吐舌頭,“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旁邊帥氣男人對着潘錦繡微微一笑,牽住了女人的手,“凝鳶,我們走吧!”

“嗯。”女人面上染了幾絲紅暈,跟着男人的腳步讓咖啡館外面走着。

“真是幸福啊!”潘錦繡羨慕得直搖頭,“還好沒有在昨天遇到那個變態!”

宋宸雲卻震驚的站了起來,幾步就走了過去:“不好意思!”

男人停下了腳步,有些疑惑的看着宋宸雲。

“不好意思,”宋宸雲一點頭,“剛剛是我妹妹不懂事,撞到你們了?”

“啊?”潘錦繡張大了嘴巴,“我已經道過歉了!還有……”

“這位小姐,真是不好意思了!”宋宸雲緊緊的盯着那個女人。

女人也愣了愣,但是隨即優雅的一笑:“沒關係,這個小妹妹已經道過歉了。”

宋宸雲這才點了點頭,拖着潘錦繡回來了。

“怎麼回事?”釋彌夜壓低了聲音,皺了皺眉。

宋宸雲一瞥眼,發現那對情侶已經走出了咖啡廳,玻璃門也已經闔上,纔有些古怪的開口:“你猜不到嗎?”

“難道……”佳沫兒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麼巧?”

釋彌夜立刻踹了南宮叡一腳:“錦繡,你照樣去買東西,南宮叡跟着一起!等出去了,在趁着沒人跟上去……看看他們做什麼!”

潘錦繡立刻站起來,大步的往外面走,南宮叡趕緊跟了上去。

釋彌夜這才緊緊的盯着宋宸雲:“你確定?”

“我本來並不確定,因爲我也只是看過他們的證件照,”宋宸雲聳聳肩,“但是陳雲志叫了她凝鳶,我就很懷疑了。後來再過去看了一下,發現他們的確是跟我看過的照片有幾分相像……如果一個人相像,那就算了,但是他們兩個人都很像,而且,那個女人還叫凝鳶。”

“真的這麼巧啊!”唐海桐嘴角倒是輕微的抽了抽,“果然我們是很能吸引麻煩上身啊!”

“這種女人,不過真的長得很漂亮啊!”佳沫兒撇撇嘴,“那個男人,配她真是委屈了!”

“的確,我也挺欣賞那個男人的,”釋彌夜攪了攪杯子裏已經漸漸涼了下來的咖啡,“李靜申不是說這個叫陳雲志的男人都還想要救他的嗎?而且雖然是富家子弟,身上倒是完全沒有一般富二代的浮誇氣質啊!”

“李靜申也跟我說過,”宋宸雲聳聳肩,“他在交代了他的罪行之後,還懇求我們,一定不要讓林凝鳶跟陳雲志在一起。”

“我就納悶了,他怎麼就是不會去找這個林凝鳶報仇呢?”

“畢竟林凝鳶一直都在陳雲志身邊,所以李靜申也不方便出現在他們面前……所以仇恨和憤怒在心裏越積越深,就造成了他想要殺死那些情侶來泄憤的念頭!”宋宸雲嘆了口氣,“對於林凝鳶的背叛,李靜申顯然完全不能接受。”

“這種女人!一定要槍斃了才行!”佳沫兒憤憤的說着。

“可是我都說了,沒有證據!”宋宸雲又苦笑了一聲。

“如果曲林靜在就好了。”釋彌夜又睨了宋宸雲一眼。

宋宸雲嘴角抽了抽:“上一個案子你也是這麼說……可是最後還不是被你破了?所以,你距想想辦法?”

“可是……憑什麼!”釋彌夜翻了個白眼,“這事跟我完全沒關係!我也不是你們警方的人,憑什麼要我破?你們警察都是吃乾飯的嗎?”

宋宸雲噎住了。

“哎喲!”佳沫兒戳了她一下,“你就幫幫忙好了……我很討厭那個女的啊!”

釋彌夜這纔不情不願的開口:“好了啦!我幫就是了!” 只是承諾雖然是許下了,可是釋彌夜也是各種無奈啊。

“最主要的是,宋警官,你覺得我這個忙,要怎麼幫?”她很光棍的一攤手,“我又不是曲林靜。”

宋宸雲‘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釋彌夜,其實曲小姐的能力,更適合幫我們獲取證據……我記得你跟曲小姐第一次見面,就是因爲她來協助警方從一個已經崩潰的‘女’孩子那裏獲取證據。”

“印象很深刻,四名高中生爆體身亡,唯一活下來的那個,叫黃玲靜,跟曲林靜的名字很像,”釋彌夜聳了聳肩,“到現在還不知道犯人是誰。”

這個說得宋宸雲也有些發窘,他輕咳了一聲:“這次的事情,不管怎麼樣,就麻煩釋彌夜你了……你不是很擅長套話的嗎?上次你嚇段米麗的事情我可是歷歷在目……這次你也可以嚇一嚇林凝鳶嘛!”

釋彌夜翻了個白眼:“反正你們就是喜歡支使人!”

四人正在聊着,南宮叡和潘錦繡進來了。

“南宮叡,他們去了哪裏了?”

南宮叡進來就吁了口氣:“他們準備去看電影!”灌了一口冰涼的咖啡,南宮叡才繼續說下去,“他們買了一部超級恐怖的電影的票。”

“那我們立刻也去吧!”釋彌夜站起來,“正好,恐怖片也比較利於發揮!”

潘錦繡嘿嘿一笑,‘摸’出六張電影票在大家眼前晃了晃:“我早就買好了!”

“幹得不錯啊錦繡!”

“當然!”潘錦繡得意了,“我還是特意買的在他們後面的位置!”

釋彌夜接過來,仔細看了看上面的時間:“還有一會就開演了……我們先進放映廳吧!”

六人剛進去坐定沒多久,陳志雲和林凝鳶就進來了。

他們說說笑笑的,看起來約會好像很愉快。

電影很快就開始播放了,林凝鳶和陳志雲也安靜了下來,靜靜的開始看電影。

見電影漸漸的步入**,釋彌夜輕輕的開口:“凝鳶……”

林凝鳶有些疑‘惑’,左右看了看。

“我在你身後,但是,你看不到我……”

林凝鳶猛地回頭,雖然電影院裏很暗,但是她還是看清楚了,自己身後的座位的確是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

她皺了皺眉,正要轉回頭,卻猛地感覺自己的臉被人‘摸’了一把。

可是……沒有人!

林凝鳶的身體抖了抖,狠狠的‘揉’了幾把自己的臉,又轉回了頭,緊緊的挽住了陳志雲的胳膊。

“害怕了?”陳志宇壓低了聲音,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

林凝鳶勉強一笑,又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座位還是空‘蕩’‘蕩’的。

只是她剛一回頭,耳邊又想起了那個聲音:“你看不到我……”

林凝鳶猛地回頭,身後座位還是沒有人。她有些警惕的左右看了看,發現自己和陳志雲身後的座位都沒有人,而在這兩個空座位的左右,都坐着一個男人——可是在她耳邊說話的人,卻是個‘女’人。

耳邊還響着電影裏的鬼哭狼嚎,還有這個莫名其妙的詭異的聲音……她竟然是知道她的名字叫林凝鳶的!

只是她一轉過身,耳邊又響起了那個聲音:“林凝鳶……”

林凝鳶想要再回頭,可是腦袋好像是被人箍住了一樣,完全不能動——好像是有兩隻手,緊緊的抓着她的腦袋。

“林凝鳶,你還記得……李靜申嗎?”

林凝鳶心臟狂跳起來,她張開了嘴:“志雲!”

“怎麼了?”陳志雲偏過頭。

“志雲……我……”林凝鳶只感覺自己的頭被人扳着面向了陳志雲。

“很害怕嗎?”陳志雲有拍了拍她的手,“沒什麼好怕的,這些都是假的。”

那雙手強迫她點了點頭,又扳向了大屏幕的方向。

那年盛夏微微甜 陳志宇也轉回頭,繼續津津有味的看着電影。

林凝鳶早就嚇得肝膽俱裂了。剛剛陳志雲完全沒有發現一點異樣,那就說明……他看不到把她的頭箍住的那雙手……是鬼?

柔柔的‘女’聲又響了起來:“你看到我的……別人也看不到……”

那雙手緩緩的鬆開了,可是林凝鳶已經完全不敢再回頭了。

“李靜申死了,你知道嗎?對啊,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呢,他是被你推下了海,然後被鯊魚撕裂了才死掉的……”

林凝鳶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因爲他在自己的胳膊上劃了一刀,吸引了鯊魚過來……可是也因爲他胳膊上的傷口不斷的流血,所以他立刻就被鯊魚撕成碎片了……他一直不甘的看着你……他想要問你爲什麼……不是說好了,要把陳志雲推下去的嗎?不是準備旅行結婚了嗎?他想要質問你,可是他的嘴巴一張開,海水就灌了進去……他說不出來……鯊魚在撕扯着他的身體……他好痛……身體好痛……心也好痛!”

“不要說了!”林凝鳶尖叫了起來。

陳志雲嚇了一跳:“凝鳶你怎麼了?”

整個電影院都被林凝鳶的尖叫吸引了過來。現在電影還沒有到最**的部分,還不足以尖叫呢,所以所有人都有些不滿。

“沒,沒什麼!”林凝鳶慌‘亂’的開口。她偷偷的瞄了一眼後座——還是沒人。兩個空‘蕩’‘蕩’的位置就好像是兩張鯊魚的大嘴一樣,虎視眈眈的等待她落水。

“你害怕了?”‘女’聲又響了起來,“你怕什麼?是因爲我爲什麼會知道這一切嗎?我告訴你好了……我是來自大海深處的怨靈……李靜申的靈魂遺落在深海里,被我救了……相信我,等電影結束之後,你跟陳志雲一起走出放映廳的時候,一定可以看到李靜申渾身是血的站在‘門’口的……我用我的法力,讓他重新回到了人間……來找你報仇……”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要推他下去的!”林凝鳶終於崩潰了,緊緊的抓着陳志雲的胳膊,“志雲,志雲救我!我不要死!我不想死!是因爲李靜申想要推志雲下去我才推他下去的!”

宋宸雲站起來,也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了一副手銬,直接就把林凝鳶的雙手銬住:“這些話,等到了警察局再說吧!”

整個電影院都被這突然的變故驚呆了,陳志雲也怔了一下,才猛地跳了起來:“你們要幹什麼!”

“陳志雲先生,關於李靜申被謀殺的事情,我們需要你配合一下,跟我們回警察局做個調查。”宋宸雲從懷裏‘摸’出了自己的證件。

陳志雲沒有接,反而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了還是一臉驚惶的林凝鳶:“謀殺?謀殺?這,這是什麼意思?”

“等回警察局再說吧!”宋宸雲又滿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已經顯‘露’出身形的南宮叡一眼,“原來是……”

釋彌夜撇撇嘴:“以後這種忙,別再讓我幫了!吃力不討好!”

宋宸雲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對於釋彌夜在說完一句話之後立刻就消失的事情,宋宸雲也很震驚,比知道南宮叡的妖力是隱身更震驚——畢竟南宮叡一直隱着身,都沒怎麼出現。

“趕緊回市公安局吧!”佳沫兒拽着釋彌夜坐下,“我們繼續看電影!”

周圍的人早就在議論紛紛了,看着宋宸雲帶着林凝鳶和陳志雲走了,議論聲更大了。

“安靜!”潘錦繡一聲怒吼,“還看不看電影了?要看熱鬧的跟着出去就是了啊!我們可是‘花’錢來看電影的!”

整個電影院瞬間安靜了。

釋彌夜立刻給了她一個大拇指。

電影看完了也差不多中午了,五人隨便找了一家湘菜館。

釋彌夜做下去要的第一個菜就是剁椒魚頭。

潘錦繡各種鬱悶:“小夜,你是覺得哪種能噁心人就吃哪種是吧?”

釋彌夜聳了聳肩:“沒有啊,你又沒有見到過李靜申被鯊魚把腦袋撕開的樣子!”

南宮叡的臉唰的就白了。

剛剛他就隱身在釋彌夜的旁邊,釋彌夜跟林凝鳶說的話,他一字不漏的聽着的,所以印象也格外的深刻——釋彌夜的妖力不好控制,所以南宮叡直接就被影響了。

“咱們能不吃剁椒魚頭不?”南宮叡一臉的哀求,“實在不行,水煮魚的話也會好一點啊!”

“喲,原來剛剛潘錦繡反對是爲了南宮叡啊!” 鄉野小神醫 佳沫兒面無表情,“點一份‘毛’血旺……不是說李靜申死的時候海水都被染紅了嗎?”

南宮叡這下臉直接黑了。

“好了,別鬧了!”唐海桐忍俊不禁,“不如我來點菜吧!”

南宮叡立刻猛點頭。

“‘毛’血旺這種東西就不要點了……服務員!”唐海桐一招手,一個漂亮的妹子就跑了過來。

唐海桐翻着菜單,不斷的指着菜單上的菜,漂亮妹子拿着點菜機不斷的記着。等唐海桐合上菜單,漂亮妹子纔開口:“我報一下菜名,你看看是不是這些。”

“不用了,”唐海桐笑眯眯的開口,“你給我看看就可以了。”

粗粗瀏覽了一遍,唐海桐才把點菜機還給了漂亮妹子:“沒錯,就是這些。”

唐海桐的動作讓南宮叡不安了起來:“唐海桐……你點了什麼菜?”

“等上上來不就知道了?” 等待下一世花開遇見 小爺看上你了 唐海桐聳聳肩。

釋彌夜笑眯眯的開口:“我覺得唐海桐此人是相當的腹黑啊!”

不一會,上上來的菜證實了釋彌夜的話。

“我想問你,你幹嘛要冒用別人的樣貌?”而且還偏偏是他的樣貌。

Previous article

整個芙裏格羅的炮兵陣地被炸成火海,在一片狼藉遍佈爆炸產生煙幕的蒸汽炮兵陣地上,18個顯眼的小型蘑菇雲升起,十八輛跑車產生了殉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