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想問你,你幹嘛要冒用別人的樣貌?”而且還偏偏是他的樣貌。

幻魔的眉頭又是一皺,低下頭,不說話了,只喘着粗氣,看起來像是回憶着不太好的回憶。看着他的樣子,我隱約可以知道他和千年古屍之間似乎有一些矛盾。

(本章完) 我扯了扯嘴角,換了個話題:“額……你喜歡什麼東西?”

幻魔頓時揚起了頭,貪婪地看着我,像極了一匹飢餓的狼:“我喜歡吃看上去好吃的東西。”

“你喜歡我?”我故作受寵若驚的樣子跟着幻魔說着,隨即我便搖了搖頭,“對不起,我不喜歡你。我不喜歡要吃了自己的……還不是同個物種的東西。”

幻魔的眉頭頓時皺起,兇惡地對着我吼道:“你說你不喜歡我?”

“你要吃我,我還要喜歡你?”說着,我有些不可思議地長大了嘴巴,有些懷疑這位歷史悠久的魔物的三觀,“難道我被別人賣了還要幫別人數錢嗎?”

“反正要被賣了,幫別人數一下又何妨?”幻魔仰起頭,不甘地反駁道。

聽着他的話,我發覺自己無言以對,這三觀……也是沒誰了。

我低下了頭,對着幻魔說道:“那我謝謝你了,謝謝你等會就要吃了我!”

周曉曉,宮洛,劉嘉明……隨便派一個人來救救我,再不派人來救我,我恐怕就不能夠豎着出去了。

感覺到關注點又在吃我的事情上,我趕緊想着其他的問題。

終於,我的腦殼一亮:“我問你,你是不是你們魔物中,最厲害的那一個?”

“你爲什麼這麼問?”幻魔頓時看了我一眼,狐疑地說道,“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就是好奇啊。你活了兩萬四百五十六年零八個月,按照時間長短來說,你絕對是元老級人物了。但是,你的能力到底符不符合你的年齡呢,我很想知道。”說着,我直直地看着幻魔,對他傳達着我對老大的崇拜。

果然,這隻幻魔很驕傲。看到我內心的想法,幻魔的嘴角頓時揚了上去:“我的能力可比那些小嘍嘍相距十萬八千里呢!”

“你們魔界有王嗎?”動漫裏,以魔王做題材的,可以說是不少。

“你爲什麼這麼問?”幻魔又是警惕地看着我。

我的雙眼頓泛着光亮:“看來是有了!我會這麼問,當然是因爲我崇拜英雄啊,而英雄一般都站在事物的最前沿。既然,你們有王,那你們的王爲什麼不來救你呢?”

“天底下那個多魔物消失,他都不一定知道……”

幻魔的話還沒說完,我就跟着說着,生生地打斷了他的話:“你的意思是,你在魔界裏,也只是個人小嘍嘍了,甚至魔王知不知道你都難說?”

幻魔不說話了,狹長的鳳眸死死盯着我,像是要在我的身上戳出一個洞來,許久過後,才緩緩開口說着:“魔王怎麼會不知道我?以前,我可還做過魔王的護法呢!”

“總共有幾個護法?”這很重要,如果他們魔王喜歡弄個百來個護法,說明他的能力在魔界裏也並不是頂尖的。

“不應該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問!”幻魔狠狠地瞪着我,就像是要把那雙眼睛給瞪出來一樣。

他的身上有條龍 “……哦。”我繼續想着其他的問題,“那

你是怎麼被劉家的祖先給關進這裏的?”

幻魔的眼睛又瞪了瞪我,緊咬着牙關,臉頰上的不知何時暴起了青筋。我好像,又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

我討好地笑了一笑,嘴角邊上有着難以掩飾的尷尬。

“那個,你有喜歡的人嗎?”我趕緊換了一個問題,“你們魔界的婚姻制度都是怎麼樣的?”

幻魔又不說話了,但臉色並不難看,看他的樣子,只是在努力地搜索着什麼。不,我感覺他是在努力編排着什麼。

終於,幻魔開始說話了:“當然沒有。我是什麼人,本大爺可不會這麼輕易就喜歡上別人。只不過,那些庸脂俗粉就喜歡往我身上靠,想當初,本大爺的屋子外面的女人可是排滿了整條街啊!”

我鼓掌了,憋着笑鼓着掌。

不是有錢人住的都是宅院嗎,爲什麼他住的是屋子?而且,別人家門口的女人不是排滿了整條街,而是堵得整個城市交通系統癱瘓!

想要裝逼能不能不要放這些真實的東西!

“你笑什麼!”似乎察覺到了我的想法,幻魔一下子就狠戾了起來,“再笑我就吃了你!”

“你好棒啊!說說,你是怎麼俘虜了那些女人的心的?”經過這些都對話,我很明顯地感覺到,他是一個驕傲的人,而且,還是個孤獨的人,要不然自己也不可能忽悠到現在!

“很簡單,我只要站在那裏一站,她們就都會對我暗送秋波……”說着,幻魔又是驕傲地擡起來頭看,“只不過,我的目光只會在她的身上。”

幻魔突然變得深沉了起來,深沉得像是與剛纔判若兩人。

“看你這個女孩有點意思,我就把我和她的事情告訴你。”幻魔瞥了我一眼,就側了側身體對着我說道,“我和她是在……”

幻魔和那個女子是在一個湖邊相識的,當時,那個女子正在湖水旁邊洗衣服。根據幻魔的話,那個世界不是現在的空間,那個地方,妖魔橫行,人人惶恐。他在一個山村裏買下一個茅草屋。他的本意,是在那個村莊裏混熟,製造恐慌,取悅自己,然後將村裏所有人都吃掉!

但是,那個女子打亂了他的全盤計劃。

他在湖水旁邊看到那個女子,那個女子很美麗,雖然現在幻魔已經記不清了她的樣子,但是他的印象中,她就是和天仙一般美豔無雙。

他被她吸引,第一次嚐到了戀愛的滋味。他每天去製造與她偶遇的機會,每天都會躲在角落裏看着那個女子的生活,甚至到了每天晚上都要看着那個女子睡覺的樣子。到最後,他就像是一個熱追狂加跟蹤狂家偷窺狂一樣,一直想盡辦法知道那個女子的事情,用盡一切東西取悅着那個女子。

可那個女子,一個眼前都沒有給他,甚至最後還爲了躲避她,走出了農村。

幻魔當然死追着,卻在半路看到那個女子寫在地上的字:別再跟着我了。

但是,幻魔已經無法自拔,他繼續追着那個

女子,卻看到那個女子來到那個湖水邊上,想要投河自盡。

幻魔心下一急,跳進了湖水去救她,最後她被救了上來,但他因爲接觸了太久的水,全身針刺般的疼痛。

那個女人睜開眼睛,看到幻魔的那一剎那,哭了。

“她爲什麼哭了?”看着幻魔情深的眼神,那和千年古屍一模一樣的臉龐,若不是他盛氣凌人,自己還真是會以爲千年古屍回來了。

幻魔皺緊了眉頭,如牛一般的鼻音狠狠噴在我的臉上:“我哪知道,她就跟發了瘋一樣避開我,尋死,甚至還當場辱罵我。 電影黑科技 我一氣之下,將她殺死了。”

聽着幻魔的話,我睜大了眼睛,震驚地說話都結巴了:“你,你……你殺死了她?!”

“恩。她第一次尋死的時候,哭着對我說,她不能和我在一起,第二次尋死的時候,又哭着對我說,幹嘛還要在她的身邊,第三次,直接不說話了……一直到了第兩千一百五十一次,她對我說,快逃。”說着,幻魔的眉頭皺的更加緊了,眉宇間的戾氣越來越濃烈。

“快逃?怎麼回事?”聽幻魔的話,我怎麼感覺到哪個女子好像也喜歡他……

“她根本不愛我!最後,她竟然是勾結了道士想要殺我!”說着,幻魔的眼角留下了豆大的淚滴,粗獷的聲音失控地吼叫着,陣陣冷風颳過我的身體,“最後,我把她殺了。哈哈!反正我也不愛她了……我真後悔當初沒能吃了她!”

“你還愛她。”原來,面前的幻魔還是個癡情種啊,不過,再怎麼癡情,自己都是個看客。看他的情緒好像越來越不好的樣子,自己真怕他突然間就衝過來,把自己吃了。

捉魂手套?捉魂手套雖然也可以張開結界保護自己,但是,應該也保護不了自己。

“不!我恨不得把她吃的臉骨頭都不剩!” 我真是掌教大老爺 說着,幻魔捏緊了拳頭,狠戾地瞪着我說着,那眼神像比地獄裏爬出來的東西還可怕。

“那你爲什麼哭?”我不是故意要刺激他的,但是我越發覺得那個女子喜歡他,就這樣被自己心愛的男人誤會,真的好嗎?

幻魔猙獰着臉,狂笑着:“哭?哈哈,我沒哭!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哭了?我把它挖出來。”

說着,幻魔就伸出他的手,慢慢地伸到我的面前。手指上,指甲只見變得很長,雪白雪白,也尖利至極,就等着戳進我的眼睛裏把我的眼珠子給挖出來了。

我趕緊閉上眼睛,心裏不斷祈禱着有那個英雄可以來救救自己。

就在這時,我突然感覺到了刺眼的明亮。我猛然睜開了眼睛,只見上面開了一個天窗,亮光照射在我的臉上。

“哈哈,封印被解開了!我終於可以出去了!”幻魔瘋地大笑了起來然後一蹬腳,便化成一股黑霧往上面竄去。

看着高的和天一樣的光亮,我無助地看着。我沒有飛的能力,只能坐以待斃了。

“韓沐顏!”旁邊,一聲低沉的聲音衝入我的耳膜。

(本章完) “韓沐顏!”旁邊,一聲低沉的聲音衝入我的耳膜。

我會心一笑:“宮洛!”

說着,我往宮洛看去,卻見宮洛一臉的嚴肅,甚至還帶着幾分兇惡。宮洛極其嚴厲地看着我,對着我吼道:“知不知道注意點這些事情?!你知道有多少東西想要你的命嗎?!”

“我知道。”聽着宮洛的責罵聲,我低下了頭,滿滿都是愧疚,“下次,我站得在遠一點……但是,這次我也從幻魔嘴巴里掏出不少情報。”

說着,我又笑了笑,周圍還是一片漆黑,裏面除了宮洛就只有我了。我看了眼明亮的上空,又看了眼漆黑的周圍,我扯了扯嘴角:“宮洛,我們怎麼上去?”

宮洛依舊板着臉,聲音依舊冰冷:“等着!”

我點了點頭,站在原地低着頭玩着腳。

突然,我的腦中閃過一絲疑惑,對着宮洛認真地問道:“我問你,你們是怎麼下來的?天空怎麼突然變亮了?”

“那是結界!”宮洛白了我一眼,依舊沒好氣地說道,“是我們打破了結界。”

“打破結界?!”我睜大了眼睛,很不可思議地說着,“爲什麼?!爲什麼你們要打破結界!”

難怪,幻魔一溜煙地就走了。

宮洛的臉色有些難看,那雙眼睛瞪着我,像是我只要一動就會被他吞噬了一般:“爲什麼?!還不是爲了救你!”

“救我?需要打破結界嗎?”我記得,自己的身邊先是一團黑霧,然後就下來了,與結界根本無關,他們要下來救我,爲什麼就要打破結界?

我百思不得其解。

宮洛似乎看懂了我的疑惑,閉了閉眼睛,然後眯着眼睛有些危險地說着:“這個結界,只能進不能出。這下懂了吧?”

就在這時,上面傳來的了周曉曉和劉嘉明的胡漢生態:“沐顏,宮洛,再堅持一下,我們馬上就拿繩子下來。”

宮洛不說話,我知道他在等繩子。

不久,一聲東西落地的聲音,我們的腳邊上便各自出現了一個繩子。

宮洛將繩子綁在我的腰上,然後將繩子綁在自己的腰上,對着上面的人吼道:“好了!”

“我拉你們上來!”上面,劉嘉明的聲音大聲地傳入我的耳朵裏。

我們緩緩地往上升起。

突然,不知道哪裏傳來一聲“噼噼”的破裂聲,小聲地傳入我們的是世界,然後便是猛然“譁”的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一盆傾瀉而出。

我轉過頭一看,只見不知道從哪裏出來這麼多的水,以非常快的速度溢上來。

宮洛也轉過看去,然後就鐵青了臉,大聲呼喊着:“快點!結界破裂了!”

周曉曉和劉嘉明聽着我們的聲音,也抓緊了速度往上拉去,但是我們還是淹沒在了茫茫江水之中。

我感覺到整個身體都要被江水侵蝕了,嘴巴里不受控制地吞了好幾口江水,江水吃起來是嗖的,非常難聞,但自己卻是無能爲力。

“唔……”我慌亂地張開手

摸索着依靠,被一隻強有力的手環抱。

那隻手將我托出了水面,然後抱起我回到了岸上。湖邊,周曉曉和劉嘉明早已經等着了,一看到我們,就把我們拉了上去。

我一上去,就躺在了牀上,頭一陣眩暈。我不知道爲什麼,手腳逐漸無力,思緒不自覺地放空,眼神不受控制地開始渙散,儘管自己想要集中,也集中不了。

我感覺到自己越來越虛弱了。

好想睡,真的好想睡。但是,我卻睡不着,我努力地看着四周,卻沒有看到幻魔的身影。

我驚訝地問道:“幻魔呢?”

周圍三個人全都面如死灰,眼中都有着對我的不滿,我低了低頭,誠懇地道歉:“對不起,這件事情……是我錯了。”

“沒關係。”周曉曉扯了扯嘴角,來到我的身邊拉着我的手說着,“我們也沒有事對不對,幻魔嘛……再去收服就好了。”

劉嘉明也過來安慰:“是啊,而且,少了這個東西,我還可以逍遙一下。”

聽着劉嘉明的話,周曉曉瞪了一眼劉嘉明,沒好氣地說道:“你這個當家還真是沒有責任心!”

看着兩人的對話,我的心情有些輕鬆了下去,然後我想到了自己在下面打聽到的情報:“我剛纔和幻魔聊了很久,我覺得有必要把我們剛纔的對話和你們說一下。”

說着,我就把剛纔和幻魔的對話陳述給他們聽,過了很久,我才說完。

等我說完,宮洛就漫不經心地遞上一瓶礦泉水,頭低了低,臉色嚴肅,沉默着。

“謝謝。”我的心一片柔軟,接過礦泉水,大口地喝了幾口。

周曉曉和劉嘉明也陷入了深思,久久沒有開口,更沒有轉移位置。

我坐在原地等着,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頭逐漸眩暈,眼神逐漸迷離了起來,思緒,不知道飛向了何處,終於我閉上了眼睛睡了起來。

我以爲,是自己剛纔神經太繃緊所以太累了。

我睡得很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雜音,睡了很久。

這一次,我做了個夢。夢中,一個古代的翩翩少年對着一個古代的美麗女子表白,如牛一般粗獷的聲音溫柔地響起:“夢璃,嫁給我,好不好?”

那個叫做夢璃的女人臉頰微微紅潤,頭低低着,一咬牙,就往後跑去,躲進了一個不大的茅草屋。

我轉頭看了眼四周,我才發現原來自己站在一個農村的岔路口裏,地上,好像是因爲剛下過雨,地面坑坑窪窪,泥土也柔軟鬆弛了起來,自己的腳上沾滿了厚厚的泥土。

我奇怪地看着幻魔,幻魔瞥向了我,然後也奇怪地看向我。我震驚了,我不是應該在做夢嗎?他怎麼會看到我?!

幻魔來到我的身邊,瞪了我一眼,隨即看着夢璃的茅草屋,拎起我就往外面走去:“你個臭屁孩,怎麼偷聽別人說話?!”

“臭屁孩?!”聽着幻魔的話,我睜大了眼睛,百思不得其解。我明明已經成年了,怎麼會是臭屁孩?!

幻魔不以爲然,

鄙睨着我:“看你着樣子,應該還只有五六歲的樣子,難怪不用幹活,有閒心在這裏偷看別人。”

“我沒有偷看。”我立即看着他說道,倔強地嘟了嘟嘴吧。然後我看了眼自己的身軀,一看,我感覺自己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軟軟的,嫩嫩的,甚至有些蓮藕節一樣的手腳看上去稚嫩無比。

我不是在做夢吧?

“喂,你可以打我一下嗎?”我呆滯地看着前方。

幻魔先是一愣,隨即伸過手就從我的頭上掠過,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腦袋,真疼:“你個臭屁孩,有病啊!”

我愣愣地點了點頭,隨即眼淚不自主地從眼睛裏掉落下來:“病的不輕。”

爲什麼在夢裏會這麼疼?!

幻魔又是一愣,隨即揚起嘴角:“嘿,你還真是個奇怪的小孩!你說說,你爹孃是誰,我送你回去。”

爹孃?……我在睡覺的時候夢到了這個地方,然後就來到這裏,變成了一個小孩子,還看到了一個翩翩君子,但他的聲音與幻魔的一模一樣……

我是在做夢吧?我還在做夢吧?!

“我……”

就在我不知道我的爸媽是誰的時候,一箇中年婦女迅速地跑到我的面前,她身上的裝束,完全是古代老百姓的平常裝束。

中年婦女來到我的身邊,突然深深地抱住我,兩行熱淚滾燙地滴落在我的身上:“豆豆啊,誰讓你亂跑的!記住了,以後都不許這樣子了!”

“……哦。”感受着面前母親的懷抱,我感覺到異常的窩心,嘴角不自覺地向上揚起,“媽……孃親,我們回家吧。”

這種母親的感覺,自己一輩子也沒有體驗過。現在,卻在夢中找到這麼真實的感覺,內心彷彿注入一股清泉,清爽,甜蜜。

“大哥哥,我先走了。”說着,我就跟着母親回到了自己家裏的茅草屋裏。雖然只是夢裏面的家,但它還是一個家。

走進門的那一刻,我轉頭看了眼幻魔,只見幻魔的指甲長長的滑過臉頰,他伸出自己長長的舌頭,往上一舔,眼睛極其貪婪地看着我,危險而又充滿了獸性。

我的心猛然一顫抖。他這個眼神,好像要把自己吃了一樣。

幻魔緩緩開口,我雖聽不到聲音,我卻清楚地知道他在說什麼:“這味道真好……”

這句話仿若一盆冷水從我的頭頂直接傾泄而下,我的腦海中閃過幻魔的聲音,與他的作比較,竟然沒有一點不同!

“幻魔?”我無意識地開口着,便看到幻魔的臉色變得鐵青。

我被孃親了拉進了房間,將髒了的衣服換下,換上了新衣服,然後待在廚房裏看着孃親做午飯。

經過午飯的時間,我整理了一下思緒。這個雖然是我的夢,但我好像無法像以前一樣可以自己更改他的程序,就好像今天中午孃親只燒了一鍋我不喜歡喝的粥,想給自己添幾個菜都沒成功,加上那個幻魔又出現在這裏,好像又要吃我的樣子,所以我必須更加小心,免得這個夢變成了噩夢。

(本章完) 現在,自己叫豆豆,是一個五歲的小男孩。是的,小男孩,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是小男孩……父親早早地就去衝了軍,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母親一個人把我拉扯大,所以總的來說,我更像是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

還有,聽中午的時候孃親的口吻,在這個村裏我好像只和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夢璃姐姐熟。

夢璃姐姐……不就是幻魔錶白過的女人嗎?!清秀的眉目,溫柔甜美的氣質,穿着樸素,既有山村姑娘的樸素,但卻更加不食煙火,看上去就像是個來體驗生活的仙女。

我嘴角一勾,趕緊跑出去和夢璃姐姐搭訕去了。現在,幻魔愛她,直覺告訴我,只要和夢璃姐姐的關係搞好了,那個幻魔就不能對我怎麼樣!

“好怪,魑魅和孫遠凡不可能這樣消失了吧?”

Previous article

大狐狸一條尾巴的尾梢立刻就抽了釋彌夜一記:“那你來找我幹什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