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人的氣場簡直跟我爸一樣冷冽。

“你所謂的合作就是這樣的意思?”我爸戲謔的笑了笑。

“對,你也知道我對於伏羲來說是一種怎樣的存在吧?我們好像是白晝和黑夜一樣,不能共存!如果能夠除掉他,那麼我就可以得到永生,得到他所擁有的一切!”黑暗伏羲走到窗邊,眯着眼睛看天上的太陽,流露出明顯的慾望。

我媽擡起頭來看着黑暗伏羲:“你就那麼恨他嗎?”

“別人無法理解,難道你也不能?作爲黑暗女蝸的你難道沒有體會到那種爲所欲爲的快樂嗎?”

黑暗伏羲猛的一回頭,看着我媽。

我總覺得,他可能愛上的人是黑暗女蝸,而不是我媽現在的這種形象。

我媽搖着頭:“我不知道,當我是黑暗女蝸的時候,我已經忘卻了光明女蝸的行爲準則。”

“這些都是後話,現在只要你們跟我合作,就可以打敗伏羲,換回你們女兒永生的機會,怎麼樣,很划算吧?”黑暗伏羲可能覺得有些離題,所以又換回他微笑的面孔。

“聽起來還不錯,那麼,你作爲黑暗伏羲,做過什麼光明伏羲永遠都不可能做的事情嗎?”我爸看着他,有一種探究的味道。

我覺得可能黑暗伏羲這樣仇恨光明伏羲不單純是因爲想要取而代之,好像還有着更加深層的原因。

而我爸比我更加明察秋毫,當然想要弄清楚到底是爲什麼。

黑暗伏羲打動我父母,聽起來是爲了延續我的生命,其實他的目的也很明顯,報復光明伏羲!

交易,當然是要對雙方都有利的,否則也達不成共識。

“當然做過,我曾經跟一位六道外的女人相愛,這在他來說是絕不能容許的!而且我還得到了一對雙胞胎女兒,那兩個可憐的孩子,沒有父母,自生自滅,最後下場很悲慘!”黑暗伏羲說到這裏的時候眼神中竟然有了一絲痛楚。

我以爲,作爲黑暗之神應該是殘忍暴虐的,不動感情不會悲喜,將一切視爲虛無。

可是現在看起來,黑暗伏羲還擁有過愛情,甚至還有孩子!

六道之外的女人,跟我父親一樣嗎?

我媽驚訝的看着黑暗伏羲:“雙胞胎女兒?你知道她們的下落,那麼也就是說你曾經找過她們?”

“難道你知道?”黑暗伏羲同樣驚訝的看着我媽。

“何止是知道,我跟她們還有一段淵源。”我媽的表情也很難看,不知道那對雙胞胎到底經歷了什麼。

黑暗伏羲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我的女人,我的女兒,我的感情,都不被世道所容,這一切的規矩都是他制定的!我要他付出代價,祭奠我所失去的一切!”

這時候,我感覺整個房間裏的空氣都凝結了,可見他真的對伏羲充滿了刻骨的仇恨。

那個女人說不定也是被伏羲處罰的,雖然對上一輩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可是違反了天條,結果肯定不樂觀。

好比我們家,我的父母結合也是一樣,他們經歷了太多太多,現在還要面臨着我的死亡。

“這就對了,蒼古蒼雅,你們的願望終於實現了!你們的父親沒有拋棄你們,他也在尋找你們!”我媽低聲說道,聲音帶着許多的滄桑和落寞。

蒼古蒼雅,她們就是那一對雙胞胎的名字麼?

“這些都無需多說,現在已經是下午了,距離伏羲前來拿走你們女兒的生命不剩多少時間,快點做決定吧!要是你們聽天由命,就會跟我一樣,愛人孩子統統不保!”

黑暗伏羲說的話一半是爲了達成他的目的,但是另一半卻的確是我父母的心事。

誰能眼睜睜看着自己的親骨肉被殺死?

“小冰,你跟伏羲的這個交易我是不會承認的!所以,我同意他的提議!”我爸看了我一眼,堅定的對我媽說。

我媽雖然看起來有些柔弱,但是她愛我的心自然是不會比我爸少一分一毫:“好!”

“你們很英明!沒有枉費我做了那麼多事激發你們的記憶和能力,總算是贏得了半天的時間!”黑暗伏羲又一次笑了起來,笑得我汗毛都豎起來了。 我這才懂得了之前發生那麼多事情的意義所在。

原來一切都是有預謀的,黑暗伏羲想要讓我儘快到達爆發體內能量的那一刻,從而激起我父母內心深處的護女之心,然後恢復他們的能力。

這樣一來,黑暗伏羲纔有可能跟我父母做成這筆交易,可惜我總是一無所知,而且也不是很配合。

想到這裏,我心裏突然有了一種悲傷的感覺,霍辛,他對我那麼好,難道也是因爲這個原因?

所以說我得到的並不是純真的感情,而是一場虛僞的陰謀。

“雲如雪是受到你的指使而接近我的,認識她之後在我身上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每一件事情都讓我痛苦,但是每一次的經歷之後我又能得到一些能力的提升,這是一種集訓對不對?”我看着黑暗伏羲,心裏覺得十分諷刺。

當時我還以爲這就是所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我有了超自然的能力,當然要比常人經歷更多的折磨。

我竟然還痛並快樂着!

不但如此,黑暗伏羲還利用我的善良,殺了唐寧他們來刺激我,他實在是很卑鄙。

就算是這一切可以讓我贏得生存的機會,我還是覺得很難過。

代價還是很大的,我看着伏在桌子上的衆人,他們當初都曾經參與到我所經歷的那些恐怖事件中,是我連累了他們。

不管我是不是會死,我都希望初月可以實現對我的承諾,把唐寧他們都復活。

“當然,你現在的能力跟當初剛剛發現自己與衆不同的時候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這是你的運氣!”黑暗伏羲微笑着看着我。

我冷冷的迴應:“可是這並不是我自己的願望,而是你強加給我的,你讓我爆發,也是爲了讓我父母清醒”

“劉茵,你是個聰明的女孩,我覺得你會懂得我的良苦用心,而不是這樣伶牙俐齒的跟我爭執。”黑暗伏羲不耐煩的說。

我點點頭:“行,如果我們打敗了伏羲,你不要再來影響我們的生活,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這不是問題。”黑暗伏羲邊說邊看了一眼我媽。

我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的眼神:“你送我媽牽牛花是什麼意思?你明明知道我媽只愛我爸一個人!她作爲女蝸的那一段歷史早就過去,不管你是黑暗的,還是光明的,都請走得遠遠的!”

“哈哈哈,我的乖女兒果然是爸爸的小棉襖啊!說得好說得好!”我爸聽了我的話竟然還笑得出來!我也真是服了他了!

“你放心,我對女蝸獻殷勤只不過是爲了氣一氣伏羲而已,他不是一直想要重新贏回女蝸嗎?”黑暗伏羲看了看我爸,嘴角浮現出一絲怪異的笑容。

我點點頭:“如果你還記得你那六道之外的愛人和你可憐的雙胞胎女兒的話,就請遵守諾言!”

“好了,別說那麼多,時間有限,我們馬上開始準備吧!”黑暗伏羲根本就不屑於跟我講條件。

“霍辛,他,他還會回來嗎?”我的心裏突然莫名的一酸,眼睛也紅了。

黑暗伏羲冷眼看着我:“不會了。”

我默默的抹了抹眼淚,是啊,他本來就只是一個影子,我還那麼留戀做什麼?

我媽抱着我的肩膀,輕輕的拍了拍。

“小茵,爸爸給你的真氣,能夠很好的運用嗎?”我知道我爸這是在轉移我的注意力。

爲了不讓他們擔心,我堅定的點了點頭:“恩,我會努力做到最好的!”

“不錯,是我劉尊的女兒!”我爸對着大門一伸手:“請!”

黑暗伏羲站起來,朝着外面走去。

我媽拉着我:“走吧,小茵,我們出去,雖然我還沒有恢復能力,可是爸爸會給你好好講解!”

但是,看着黑暗伏羲的背影,我不能不想到霍辛,想到那些曾經的日子,他爲了救我差點死掉,可是這些都不過是在演戲而已!

所以,我突然覺得有些無精打采,心情變得十分沮喪,就在那一瞬間,我的意志開始薄弱。

“怎麼了,小茵,有爸爸媽媽在你不用害怕和擔心!”我爸回頭一看,還以爲我是臨陣退縮。

我搖着頭:“不是害怕,我覺得既然伏羲這麼厲害,我們何必跟他硬碰硬?他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嗎,拿去就是了!”

“小茵!”我媽和爸爸同時對我喝到。

“難道我說的不是實話?伏羲是至高無上的神,當初可以制服我爸,也可以封印我媽,還可以讓黑暗伏羲對他恨之入骨,可見他不但威力無窮還不帶感情!我們要怎麼對付他?打不過,說不通,還費那麼多勁幹什麼?”

我的鬥志一瞬間就被瓦解了,因爲我覺得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我能做主的,我就是一顆任人擺佈的棋子。

“小茵,你怎麼可以這樣!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得損傷一絲一毫,你竟然自暴自棄!”我爸生氣的說。

“難道我就不能自己決定一次自己的命運?”我反問道。

我知道這些話刺激到了我媽,因爲當初答應用我換回我爸爸的人是她,她本來就對我充滿了愧疚。

現在我這樣說,讓我媽頓時淚如雨下,她抱着我泣不成聲:“對不起小茵,對不起!求你了,給爸爸媽媽一次贖罪的機會吧,我們虧欠你的,今天肯定會還給你!只要你可以快快樂樂的活着,就算伏羲要殺了我,殺了你爸爸,我們都願意!”

“你以爲,他殺了你們,我還可以活得快快樂樂?”我冷笑着說。

我媽苦苦的哀求我:“別這樣,如果你自己放棄了抵抗,一心求死,伏羲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本來我活這十八年就是賺到了,我覺得夠了,不想再揹負那麼多的東西!”我覺得,他們兜兜轉轉,就是用我的生命在開玩笑,現在跟我說贖罪?

我爸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小茵,當初你媽媽是用你來換我,現在爸爸願意跟伏羲走,留下你。”

“這樣的話,我媽會抑鬱而終的!”我淺淺一笑,笑得我媽立刻痛哭起來。

這時候,已經走出門的黑暗伏羲又回頭看過來,他不高興的對我們說:“還在耽擱什麼?要知道到了黃昏,日月交替的時候就是你劉茵魂歸天際之時!”

原來不是凌晨十二點,而是傍晚時分,我的生命竟然只剩下這短短的幾個小時,這可比我預想的還要可憐。

“呵,黃昏!”我低下頭,心裏更覺得悲涼。

我媽哭着說:“小茵,求你了,快點跟我們出去,只要你聽你爸爸的,聽黑暗伏羲的,一定有機會打敗伏羲!”

“打敗伏羲?要是真的可以,你們之前也不用受那麼多苦了!真是蚍蜉撼大樹!”

我看到我爸的表情一下就變了,他驕傲的自尊受到了傷害,可我是他的女兒,如果不是這樣,他肯定一掌拍死我。

“你錯了,小茵,當時如果不是爲了你媽媽,我是不會那麼輕易被伏羲給制服的。”我爸最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壓住了他的怒火,溫柔的對我說。

“對,你爸爸是有所忌憚纔會甘願犧牲自己的!但是今天不會了,我們一定會竭盡全力救你!”我媽連連點頭,淚雨紛飛。

我嘆了一口氣:“我不信。”

“試試不就知道了?”黑暗伏羲冷冷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試試?怎麼試?”我現在看到他,心裏就會有一種奇怪的情緒生出來,反正看他就是不舒服,但又不是恨又不是討厭那種。

黑暗伏羲跨進來一步:“傍晚時分很快就會來了,既然你死都不怕,還怕跟伏羲打一場嗎?如果你輸了,正合你意,死掉就死掉沒什麼大不了,如果你贏了,那麼就可以滿足你父母的心願,你還可以再活下去,兩樣都不錯!”

他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可我不想聽他的話,因爲他一次次的騙我,還用霍辛的身份給我溫暖的呵護。

我覺得我對霍辛也是有感覺的,就是因爲這樣,我才覺得跟黑暗伏羲說話很彆扭。

“對啊,小茵,試試也無妨,對不對?”我媽肯定是認可了黑暗伏羲的說法,所以趕緊勸我。

我心裏動了一下,如果我們贏了,那麼就可以讓初月恢復唐寧他們的生命。

還有,我們贏了,那就是伏羲輸了,黑暗伏羲也理所當然是那個勝利者,他身體的一部分,霍辛,當然也就依然存在着。

父母肯定不會了解到此刻我心裏的千變萬化,我開始動搖了,說不定,試試跟伏羲決戰一場還是一件好事。

他是最高的神,有幾個人有這樣的榮幸和他交手的?

“你覺得怎麼樣?劉茵,聰明的女孩子都知道該怎麼做決定,你絕頂聰明,不會算不來這筆賬吧?”黑暗伏羲絕對看穿了我的心思,他太瞭解我,因爲這段時間以來,我跟霍辛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實際上也相當於跟他成了知己。

既然是知己,理所當然的,他明白我的想法,甚至可能也知道我對霍辛的那種感情。

“好,我知道了!”我咬咬牙,反正就算我輸了,也不過是早死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媽可能會很痛苦,不過我爸能夠洗掉她的記憶,那麼她就會忘記在生命中曾經有過一個女兒,他們會幸福的! “你答應了的話,就趕緊出來吧,別磨磨蹭蹭的!”黑暗伏羲看了我一眼,冷淡的轉身離去。

我爸不快的說:“跟我女兒說話竟然如此不耐煩,若不是爲了小茵,我會立刻翻臉!”

“不要這樣,他也是爲了小茵好!”我媽拉住我爸的手,竟然又哭了起來,大概是覺得我改變了主意,她心裏有些百感交集吧。

“好。”我爸點點頭,看我媽的眼神是那麼的柔情似水。

他們真的很相愛,當初爲了彼此放棄一切都是值得的,包括我!所以我不會再糾結那些淺薄的東西。

“走吧!”我一隻手拉着我爸一隻手拉着我媽,跟着那個男人走出了大門。

黑暗伏羲站在烈日下,他看着天上的太陽,嘴角是不屑而又殘忍的的笑容:“若是可以順利殺掉伏羲,那麼這世間的一切都會發生變化,我失去的東西也算是得到了補償!”

“爸,如果伏羲死了,大地會怎麼樣?”我心裏一震,低聲問我爸。

我爸輕輕的笑了笑:“不會有什麼變化,只不過掌管天地的人換了一個而已。”

“不會生靈塗炭,民不聊生吧?”我還是感覺到了一絲恐懼,萬一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了白晝之分可怎麼辦啊?

我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我說:“小茵,暫時不要考慮那些東西,打贏了伏羲我再告訴你!”

“好吧。”我也覺得現在我想這些事情一點用都沒有,還是專心點好好學習吧,時間真的不多了。

我按照我爸的吩咐站在草坪的中間,而我父母,黑暗伏羲呈三角形分佈在我周圍。

“小茵,當我們把真氣注入到你身體裏之後,你會感到少許的痛苦,不過你放心,很快就會過去的!”我媽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僵硬,她肯定是很擔心我受不了。

“好!”我用力的點了點頭。

我看到他們三個人同時運氣,然後緩緩的擡起手,手心向着我,在我媽的手上有着一彎新月的圖形,我爸是一枚銳利的骨頭,黑暗伏羲是一個殘缺的太陽。

三個圖形都有着奇異的光芒,我媽手心是橘色,我爸是白色,而伏羲,是灰色的。

三柱光芒同時向着我射了過來,交匯到了我的頭頂之上,然後從上到下把我全身都籠罩着,冷,暖交替,上下左右的刺進我的身體,好像一根根鋼針一樣。

我忍不住慘叫起來,那是一種難以描述的滋味,非常難以忍受。

“小茵,堅持住!”我媽心疼得直掉眼淚。

“很快的!”我爸也忍不住別過頭去。

我在難受之餘看到了黑暗伏羲,他的臉上似乎也有一絲憐憫,但是更多的是狠心。

果然是親生父母才最疼愛自己啊,我咬着牙忍着。

幸好,真的是很快這種痛苦就過去了,跟着我就覺得全身都變得很舒服。

“小茵,你覺得怎麼樣?”我爸我媽第一時間撲到我身邊。

我笑着說:“還好!”

“好孩子!你受苦了!”我媽今天哭得太多了,我從生下來就沒有看到她這樣時時刻刻流眼淚。

“爸,你們這麼做是什麼目的?”我還挺迷茫的,他們之前也沒有告訴我這是在幹什麼,我只知道可能是爲了我好。

黑暗伏羲還是站得遠遠的,他看着我們一家三口,不知道心裏在想什麼。

我爸正要開口跟我講話,黑暗伏羲一步步的走了過來,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突然擡手就是一掌,掌風凌厲,破開身前的空氣呼嘯而來。

而且這一掌似乎還帶着實體,我甚至看到了他的手掌印!若是打在我身上,絕對讓我魂飛魄散!

可是現在我父母都圍着我,如果他們接了這一掌絕對也會消耗功力,我不能再像個孩子一樣依賴他們的呵護了!

所以我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奮力推開了父母,硬着頭皮伸出手去抵擋這一掌,反正我這一條殘命,死在哪一個伏羲手裏不都一樣嗎?

伏羲的掌風已經到了我的眼前,我只覺得他的那個手掌印在一霎之間發生了變化,成爲一個鷹抓的姿勢,直接抓向我的面目。

再怎麼樣,我也不能死得面目全非啊!所以我想都沒想,一擡手格住了那一掌。

一陣劇痛從我腕骨上襲來,好像一把鋼銼磨着我的皮膚我的骨頭,甚至骨髓。

但是這種感覺只持續了一秒鐘就消失了,而且我看到黑暗伏羲握着他自己的手,微笑着向我父母道賀:“恭喜,你們的女兒現在已經可以抵擋住我的絕殺掌了!”

“小茵,你的手痛不痛?”我父母再次過來,臉上帶着驚喜和探尋。

我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除了一個淡淡的紅印子,已經沒有了什麼痛感。

“不痛呢!”我轉了轉手腕,上面的手鍊叮叮咚咚的響了響,那是我爸給我的附身符。

“很好,剛纔我們所做的事情就是給你增加了一件隱形的盔甲,現在你的抗擊打能力已經非同凡響,幾乎沒有人可以侵害到你的身體,小茵!”我爸這才微笑着跟我解釋。

原來之前我爸給我的真氣和他們三人的內力相結合,裏應外合,貫通了我的整個身體,我的周身都籠罩着一層厚厚的霧氣,當然這是肉眼看不到的。

“小茵,因爲時間太緊,你的功力沉睡了十幾年,所以還顯得很稚嫩,要想對抗伏羲簡直不可能!”我媽看着我說。

我點點頭。

打了約莫十幾招,簡若瑤敗下陣來,一臉陰狠的瞪着我罵道:“說好的單挑,找人幫忙,算什麼本事?”

Previous article

住處中,王波等人回來後臉色就沒好過。事態嚴重,當他回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住處四周全是死氣,頓時猜測到什麼。接着聽到俞蓉純他們的話後,王波四人更是臉色沉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