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張道一卻是一點也不尷尬,他只是自顧自的朝着我邁出了步子,緩緩的走到了我五步之外的位置,一臉蔑視的冷眼盯着我。

這一切,我都知道,只是,我不想去理會而已,我現在,只想多看二叔幾眼,哪怕是屍體,也好!

“楚風,把八塊白玉牌交出來,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不然的話,一旦你落到了白天虹手中,怕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張道一義正言辭的說道,就好像,他在盡最大努力的爲我着想似的。

我依然沒有開口。

可就在這時候,一陣凌亂而急切的腳步聲,卻是從正殿的入口處,傳了過來……

來人應該不是陳泰,因爲,陳泰來,只會一個人來,而現在出現的腳步聲,卻是一陣……

難道是其他勢力的人來了?

不太可能,各大勢力的人,幾乎都被龍虎山殺絕了!

那會是誰……

猛然間,我全身一震,因爲,我想到了最有可能趕過來的那羣人……

當即,我猛的轉過了頭,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定睛望去,恰好,這時候,正殿的入口處,也就是那條長廊的盡頭,閃現出了幾條身影,直接躍入了正殿之內……

一襲杏黃天師袍,手持古木劍,氣質除塵,但卻滿臉殺氣的李靈兒……沒錯,就是李靈兒,消失已久的李靈兒,出現了,而且還是在此時,此刻,此景,出現了!

李靈兒之後,全身被一團淡淡的白光包裹,腰間散着八條尾巴的胡墨,也來了!

胡墨!

她難道沒有轉生,而是繼續留在了世間?

不對!

她應該是,還沒有蛻變成完全體,因爲她腰間的尾巴,只有八條,而並非是九條!

胡墨之後,陸茗軒,石乾坤和石毅,相繼步入了正殿……

神州隊,在大虞王朝寶藏的入口之前,再次完成了聚首! 李靈兒和胡墨,出乎意料的出現在了我的眼前,陸茗軒,石乾坤和石毅,也不甘示弱,緊接着出現了,可是,我卻偏偏沒有見到羅藝的身影……

就在這時候,一道沉悶而巨大的爆響聲,突然從幽暗的長廊之中,傳了出來……

嘭!

是槍聲!

我還沒來得及作出任何的反應,便聽正殿之中,一人發出了慘烈的嚎叫聲,緊接着,一道彷彿西瓜炸裂的聲音,便傳入了我的耳中……

我猛的轉過了身,只見,那北斗七劍之一,鼻子以上的半個腦袋,都被轟爛了,變成了一團血肉模糊,只擁有半顆頭顱的屍體!

那具屍體,軟綿綿的躺在了地上,鮮紅的血液和混沌的腦漿,散落一地……

是羅藝!

她用狙擊槍,偷襲了毫無防備,更無護體罡氣的北斗七劍!

當這個念頭剛剛在我腦中閃現,緊接着,第二聲槍響,第三聲槍響,便陸續在幾近密封的正殿之內,炸響開來!

旋即,又有兩名北斗七劍的成員,與之前那人一樣,半顆腦袋,被狙擊槍配穿甲彈,直接爆了頭!

三顆子彈,幹掉了三名絕頂高手!

喬木思南 這並不是意外!

因爲,羅藝手中的狙擊槍,號稱狙擊槍之王,威力恐怖無比,更是配上了連裝甲車都能打穿的穿甲彈,再加之,羅藝屬於偷襲放冷槍,北斗七劍全無防備,與正常無異,被羅藝爆頭,也在情理之中!

就算,北斗七劍有了防備,以他們現在的狀態,恐怕也擋不住穿甲彈的威力,畢竟,北斗七星萬劍陣,應該差不多耗盡了他們的所有力量,此時的他們,就算凝聚出了護體的內勁,也不可能擋得住穿甲彈配上狙擊槍之王!

彷彿爲印證我的猜想那般,當第三聲槍響之後,存活下來的北斗七劍之中的四人,立刻倉促的催動起了護體內勁!

可就在這時候,第四聲槍響,再次爆出……

穿甲彈直接打爆了第四人的頭顱,只不過,那人被爆頭之前,頭顱的位置,出現了四散飛射的火花,那是穿甲彈與內勁的劇烈摩擦,而產生的火花!

但最終,倉促凝聚出的內勁,仍舊沒能擋住穿甲彈!

現代科技,並非一無是處,不然的話,這些隱世高手,也不可能甘心退居於黑暗世界!

北斗七劍,在瞬息之間,便有四人被爆了頭,現在,只有天樞,天璇,以及釋放出藍色光劍的那傢伙,應該叫做開陽,只有這三個傢伙,還活着……

“找死!”張道一怒吼一聲,直接甩出了三道紫色符籙,那三道紫色符籙,立刻貼在了天樞,天璇和開陽的身上,瞬息之間,那三人的周身,便被一層純金色的光芒,籠罩了起來,

張道一見狀,這才冷冷的朝着槍聲傳來的方向,殺氣爆棚的低吼道:“有了不滅金身符的加持,威力再強大的熱武器,也休想破開!”

張道一話音落地,第五聲槍響,應聲而出!

嘭!

穿甲彈,打在了金色光罩之上,那金色光罩,只是劇烈的震顫了一下,但卻並未破碎,隨之,一枚穿甲彈,經過了短暫的停滯之後,便跌落到了地上,發出了一陣“呯呯”的聲響……

天樞,天璇和開陽,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濁氣,一雙雙寫滿了驚恐的雙眼,也逐漸變得嗜血了起來……沒有了狙擊槍的威脅,他們終於可以利用殘餘的力量,以及不滅金身符的威力,進行復仇了! “哈哈哈……”張道一肆意狂笑了起來,對着我和李靈兒等人冷喝道:“既然你們都來了,那就一起上吧,本座,今天就送你們一起下黃泉,也讓你們相互之間,可以做個伴!”

沒有人理會張道一,因爲,大家的視線,最初,聚集在了二叔的屍體之上,可如今,卻是全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楚風,你就這樣放棄了?”李靈兒最先開口,厲聲冷喝道:“楚二爺死了,但是,張道一就站在你的眼前,難道你就不想報仇嗎?”

我轉過頭,望着李靈兒,忽的,我慘然一笑,好似心思一般說道:“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不是他的對手?沒打過,你怎麼知道我們不是他的對手?”我這句話,立刻引爆了李靈兒的怒火,便聽李靈兒厲聲怒罵道:“你真是太沒出息了!一句不是他的對手,就讓你放棄了報仇嗎?張銘白死了嗎?楚二爺白死了嗎? 攻婚掠情:早安,韓先生 獵人白死了嗎?黑哥白死了嗎?大家都白死了嗎?楚風,醒過來吧,現在的你,不是真正的你!”

“不是真正的我……”我的雙瞳,在這一瞬間,彷彿煥發了新生一般,突然閃出了一抹精光。

沒錯!

現在的我,的確不是真正的我!

我什麼時候怕死過?

甚至,每一次遇到危機,我都想着我如何才能第一個去死!

我只是因爲二叔的死,所帶來的巨大打擊,才迷失了本心,迷失了真正的自我!

李靈兒說的對,現在的我,不是真正的我!

真正的我,是不顧一切,悍不畏死的去找張道一報仇,去想盡辦法殺了張道一,哪怕明知不敵,也會義無反顧的與張道一血戰一場!

“寧死,勿忘血仇!”我笑了,笑的很猙獰。

言罷,我便轉過了身,毫無畏懼的迎上了張道一的目光,陰聲冷笑道:“老王八,我想,我們們可以開始了……”

“你們想和我打?”張道一先是一愣,旋即,便發出了一陣更加狂妄的大笑聲,“就憑你們幾個?”

“一個只會躲在暗處放冷槍,而且還毫無殺傷力的膽小鬼!”

“一個擁有天機眼,但對我根本無效的小丫頭片子?”

“一個沒什麼本事,連七劍都打不過的石家傳人?”

“一個傻頭傻腦,根本沒有領悟湘西祕術精髓的傻小子?”

“一個沒有蛻變成完全體的狐妖?”

“一個徒有虛名,並無實力的李家後生晚輩?”

“還有你!”張道一一一的指着我們所有人,無比輕蔑的嘲諷了起來,最後,他將手指,直接指向了我,“你就是一條小雜魚,而且還是身負重重傷的小雜魚!你們幾個,能殺我嗎?哈哈哈!可笑!太可笑了!”

“能不能殺死你,你說了不算,要打過才知道!”我並沒有被張道一的氣勢震懾住,相反,我還不禁冷笑了起來,“張道一,你知道嗎?小爺這輩子,最痛恨別人用手指着我,通常,指過我的人,我都會掰斷他的手指!”

“掰斷我的手指?楚風,你太狂妄了!”張道一冷笑着搖起了頭,彷彿,他舉手投足之間,便可取我性命一般! “狂妄?”我還沒說話,已經走到了我身邊的李靈兒,便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盯着張道一,道:“張道一,也許你還不知道吧?你的龍虎山,現在已經姓李了!”

李靈兒此言一出,不僅張道一愣住了,連我,也傻眼了!

龍虎山,姓李了?

什麼意思?

忽的,我響起了一件事情……在我們進入羅區沙漠,與外界斷了聯繫之前,龍虎山遭遇到不明勢力的入侵,難道,並不是八部衆的首領乾的,而是李靈兒乾的?

就在我疑惑不解之際,那張道一,用同樣疑惑的口吻,對李靈兒問道:“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在來這裏之前,已經將龍虎山的張家餘孽殺了個底朝天,現在,龍虎山已經被我控制了,並且,我扶持了一個比較聽話的傀儡掌教上臺了……”李靈兒笑吟吟的對張道一說道:“對了,你兒子張玄空,我沒找到,所以,他的狗命,算是保住了,你也可以安心去死了,畢竟,張家還沒絕後!”

“你!”張道一的臉色瞬間大變,看樣子,張道一真的信了李靈兒的話!

可是,李靈兒說,她屠了龍虎山,張道一爲什麼會信?

李家,可是隻剩下李靈兒一根獨苗了,就算龍虎山精銳盡出,也不可能這麼輕易的被滅門吧?

彷彿看穿了我內心所想,胡墨也緩步走到了我的另一邊,輕笑一聲道:“楚風,你忘了嗎?李家門徒遍天下,雖然李家一脈,只有靈兒一人,但只要靈兒振臂一呼,李家門徒,還是會出現的,所以,那批滅了龍虎山的人,就是靈兒率領李家門徒,所爲!”

原來如此!

被胡墨一提醒,我頓時恍然大悟!

李家門徒遍天下,滅了精銳盡出的龍虎山,絕對沒問題!

“可是,胡大美女,你怎麼還是八尾?”我歪着頭,打量起了胡墨。

本來,我以爲我再也見不到胡墨了,可胡墨,卻在關鍵時刻,與李靈兒,還有陸茗軒,石乾坤,石毅和羅藝,一起趕了出來,當真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我還沒有與雪狐融合!”胡墨嬌媚一笑,“你們走後,我在冰川區域遇到了趕來支援的靈兒,就暫時放棄了融合的想法,和靈兒一起追到了這裏……雪狐,在冰川區域等着我呢,此間事了,我便會返回冰川區域,與雪狐融合,到時候,我們可就真的要永別了!”

“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我朝着胡墨淡淡一笑,“不過,等我幹掉了張道一之後,我們在永別吧!”

“那就開始吧!”胡墨言罷,便轉過了頭,盯着怒火中燒,臉色十分難看的張道一。

當即,我也不廢話,直接催動起了體內那一點可憐的道氣,與左右兩側的胡墨和李靈兒,紛紛擺出了戰鬥的姿態,直面張道一!

“三條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雜魚,我就用你們的血,來祭奠龍虎山衆弟子!”張道一憤怒的咆哮了一聲,隨後,他便朝着天樞三人喊道:“你們去解決那幾條小雜魚,留活口,這幾個人,都有利用的價值,有了他們在,不怕楚風不交出八塊白玉牌!”

“謹遵掌教之令!”天樞朝着張道一微微躬身,隨後,便於天璇和開陽,朝着陸茗軒,石乾坤與石毅三人,狂衝而去!

三對三,剛剛好!

只不過,雖然天樞三人身受重傷,修爲大損,但是,他們有了張道一不滅金身符的加持,戰鬥力也是不可小覷!

按照我的分析,這六個人,應該是五五開的局面,唯一能夠打破平衡的,便是潛伏在暗處的羅藝了! 只要陸茗軒三人,能夠削弱不滅金身符的強度,羅藝,絕對可以抓住實際,槍槍爆頭!

李靈兒早就看出了那邊戰局的關鍵,當即,李靈兒用一種夾雜着私怨的語氣,不清不願的對着虛空喊了起來,“瞄準一點,你要是死了,楚風會傷心的!”

“照顧好你自己吧!”回答李靈兒的,是一道來自於幽暗長廊之中的聲音,只不過,我卻聽出了這道聲音的主人,羅藝!

雖然李靈兒和羅藝這一問一答,頗有火藥味,但我卻從二女的對話之中,捕捉到了一絲釋然的味道……

當然了,那邊的戰局,我想插手,也是鞭長莫及,畢竟,我這邊還有一個更大的boss,張道一呢!

“新仇舊恨,一起算吧!”我冷冷的朝着張道一低吼了一聲。

話音落地,我沒有再給張道一任何的機會,與無比默契的胡墨和李靈兒,同時朝着張道一展開了猛攻!

再說張道一,這傢伙因爲龍虎山被李靈兒滅門,早就恨不得衝上來生撕了我們,恰好,我們三人此時卻主動朝着他攻了過去,這也正中張道一的下懷,讓他的無盡怒火,找到了最終的發泄點……

“你們都去死吧!”張道一無比瘋狂的咆哮了起來。

隨之,張道一的身體周身,立刻噴涌出了一股堪比狂風的氣旋,光是這氣旋之力,便將張道一腳下的石磚,直接震碎!

沒錯!

就是震碎!

當初的北斗七星萬劍陣,也僅僅是將石磚割裂罷了,可張道一,卻單憑氣旋,將石磚震碎,由此可見,張道一的力量,該有多麼的恐怖!

氣旋爆出的一剎那,張道一的身體之外,便直接閃現出了一團耀眼的金色光罩,就像是身披金甲的神明一般,威勢無二!

說實話,張道一很強,甚至是強的恐怖!

但我卻沒有後退的打算,大不了,戰死在這裏!

“殺!”我凜然高喝一聲,當即,我便將體內殘存的道氣,凝聚出了兩團紫黑色的火焰,隨後,我便毫不畏懼的朝着張道一狂衝而去!

“變身!”胡墨低喝一聲,話音落地,胡墨的身體,竟然產生了無比玄妙的變化……

一道白光閃過,胡墨,已經變成了一隻僅比雪狐小了一圈的八尾白狐!

值得一提的是,胡墨的八條尾巴的最末端,並非是雪白之色,而是那種好似火焰一般的殷紅!

這就是胡墨的本體?

我還是第一次見!

我與胡墨,相繼朝着張道一狂衝而去之時,李靈兒突然舞起了木劍,腳下也是立刻閃現出一道金色的八卦!

“八門借力!身外分身!”李靈兒戰意昂然的怒喝一聲。

言罷,李靈兒,便立刻一分爲二,變成了兩個一模一樣的李靈兒!

與此同時,兩個李靈兒的周身,氣旋翻滾,氣浪爆棚,二者所爆發出的威勢,也僅僅弱於張道一分毫罷了!

原來,我們之中,最強大的人,竟然是使出了“八門借力”與“身外分身”的李靈兒!

我們三人,不對,是我們四個人,畢竟,李靈兒現在是兩個人……我們四人,分別從張道一的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對其發動了最強一擊!

縱然張道一恐怖無比,但我們,卻絲毫不會退縮,而且,我們還打算與張道一,一擊定勝負!

我已經是強弩之末了,胡墨也不可能將變身之後的高爆發狀態,維持太長時間,至於李靈兒的“八門借力”與“身外分身”這兩種神術,更是不適合拉鋸戰,一旦時間拖的太長,恐怕,不需要張道一耗死我們,我們,便會先被各自的反噬之力所吞噬,甚至是斃命!

所以,此戰無論勝負,我,胡墨,李靈兒,都必須要速戰速決! 正殿之中。

天樞,天璇和開陽,已經同陸茗軒,石乾坤和石毅,戰到了一起。

這六人,正如我之前所料一般,打的難分難解,只不過,陸茗軒三人的攻擊目標,很明確,就是全力去打天樞三人身體之外的護體金身,只要打出一點裂痕,一直躲在暗處的羅藝,便會毫不遲疑的用狙擊槍,將其射殺!

相比於那邊的戰局,我們這邊,我,胡墨和李靈兒,三戰張道一的戰場,可就撲簌迷離很多了……

我,胡墨,和兩個李靈兒,分別從張道一的四個方向,朝着張道一攻了過去,但是,那張道一卻好像沒事人一樣,也不對我們採取任何的反擊動作,只是一臉陰笑的站在原地,就彷彿,他在等着我們幾人的攻擊,降臨到他的身上似的……

對於張道一的舉動,我很迷惑,但現在,卻不是迷惑的時候,既然他不準備反攻,那麼,我們就先打他一套!

心中打定了主意,我便不再遲疑,當即,我直接揚起了雙手,兩團紫黑色的回球,直接被我從手掌上甩了出去,直接轟在了張道一身體之外的護體金光之上!

嘭!

嘭!

兩道悶響聲頓時響起,我甩出去的兩顆火球,毫無阻攔的砸到了張道一身體之外的護體金光之上,只不過……

張道一身體之外的護體金光,被我的火球砸中之後,竟然只是略微的向下陷了那麼一丁點,旋即,他的護體金光,便直接噴出了兩道金色光芒,將我的兩顆火球,包裹在了其中……

我無比震撼的凝視着眼前的這一幕,大腦在這一瞬間,彷彿短路了一般,竟然是空白一片!

還沒等我作出任何的反應,另外一邊,變成了仙狐形態的胡墨,那雙包裹着白色光芒的鋒利爪子,便已經抓到了張道一另一側的護體金光之上了!

胡墨的雙爪,也僅僅在張道一的護體金光上,留下了數道抓痕,甚至,都沒能破開張道一的護體真氣,只是想水波一樣,使得張道一的護體真氣,微微的盪漾了那麼一下下,隨後,張道一的護體真氣,便又恢復了原狀……

我和胡墨,接近最強的一擊,全部轟到了張道一的身上,可是,卻連張道一的護體金光都沒能破開,這張道一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一種什麼樣的恐怖地步?

我呆若木雞的瞪起了雙眼,將最後的希望,寄託到了李靈兒的身上……

只見,兩個李靈兒,同時舉起了手中的古木劍,齊聲嬌喝,兩柄古木劍,便同時劈斬在了張道一後頸和左臂之上……簡單的說,那兩柄古木劍,並非劈斬在張道一的身體上,而是他身體之外的護體金光之上!

只不過,李靈兒這兩劍,僅僅將張道一的護體金光,斬出了兩道極其細微的裂痕,而已!

開啓了“八門借力”與“身外分身”的李靈兒,修爲已經達到了大天位後期與大天位巔峯之間,整座正殿,也只有李靈兒的修爲,距離張道一最接近!

可是,李靈兒畢竟沒有突破到大天位巔峯,這半個境界的差距,卻是猶如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同樣無法傷到張道一的本體!

不得不說,此時的張道一,當真是恐怖到了一個讓人心顫的地步! 我,胡墨和李靈兒的最強一擊,相繼轟到了張道一的身上,可是,卻並沒有收穫到任何的效果,甚至,連張道一的護體金光,都無法破開!

這對於我們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打擊!

但是,對於張道一來說,卻是他狂妄囂張的資本和底牌!

別看它的身板小,嗓門卻讓人不敢恭維。

Previous article

副院長有些難以置信的錯愕的指着自己。難以置信的說道:“我?這……我只是區區一個外人罷了,這麼重要的權力交給我,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