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別看它的身板小,嗓門卻讓人不敢恭維。

這一舉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雖然聽不懂小東西說的什麼,但是看到火火那一臉欠揍囂張無比的模樣,就足夠讓他們吃驚的了。

就算它是一隻小鳳凰,也不能對比它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火龍麟放肆啊。

火龍麟突然屈尊降貴,直接來到火火的身邊,大嘴巴一咧,直接咧到了耳根子後面。

那一臉滑稽的表情,要不是這畫面太過詭異,眾人真要噴了。

火龍麟碩大的頭顱匍匐下來。

火火在它跟前,完全被遮擋了個乾淨。

火龍麟打個噴嚏,都能將它給吹跑。

就在眾人以為,火火會被血濺當場,火龍麟卻讓他們失望了。

只見那之前對著他們陰險毒辣的火龍麟,它大腦袋對小東西一點一點的,那模樣,呃……怎麼好像在討好那個小東西似的?

「卧槽,我是不是看錯了?」

「咦,好巧,我也有這種感覺欸。」

「傻缺!那明明就不是錯覺,是真的,你們看!」

此時火火居然騎到了火龍麟的腦袋上。

沒錯,那隻和火龍麟比起來,只能算是屁大點的小東西,竟然騎在了火龍麟頭上。

厲害了我的爹!

這個世界,瘋了吧?

什麼時候,一個不起眼的小東西,也能如此囂張了?

「吼吼吼——」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火火開始對著火龍麟大吼。

這聲音,猶如山崩地裂,萬徑人蹤滅,震的人耳膜生疼。

「噝嗷——」火龍麟也回應著,但是它的聲音小心翼翼,小的不能再小,絲毫不敢大聲說話。

「吼吼!」

火火似乎更怒了,一巴掌拍在火龍麟的腦袋上。

「吼吼吼!」

眾人紛紛捂住耳朵,哎呦,這是哪裡來的小祖宗,能不能別叫喚了!

「嗷……」最終,火龍麟發出一道似乎不太情願的叫聲。

隨即大尾巴一卷,便將那長在石頭上的血魔花捲了過來,垂頭喪氣的獻給了火火。

火火奪過血魔花,立即轉過身,歡快的撒著腿兒飛奔向夜冰依。

「呃……等等,我沒看錯吧!」

「我也是,我回去,要好好看看眼睛了。」

「天啊,不好,火龍麟,居然將血魔花,送給了那個女人了!」

眾人看向夜冰依,正好看到那小東西將血紅色的花兒,遞到她的手中。

夜冰依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看什麼看,先來後到不假,不過你們沒膽子搶,難道還不允許別人搶了?」

「……」

這話說的確實有道理不假。

可是,那是血魔花呀!! 聽見陳志凡的話,漢姆摸摸滿頭的金髮,感慨了一聲:“是啊,你說的沒錯,我爲開發商感慨什麼,不過這個開發商也真夠倒黴的,新房子還沒有住幾天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說者是不是有心,陳志凡不知道,他卻是立刻就明白了,漢姆說的倒黴開發商,有可能就是這棟別墅的主人!

陳志凡道:“那他還真夠倒黴的,這一片別墅,就算是本錢都是好大一筆!”

“誰說不是呢?”漢姆轉動別墅的房門,打開了門:“最可惜的是開發商一家人全都死了,弄得現在這裏連主人都沒有,全都是z市的物業臨時託管!”

陳志凡的心一動,無主之地?怎麼可能是無主之地?這裏明明是被人建造城了一個邪陣,這個邪陣到現在還在運轉着,就是不知道在養什麼,看來他晚上算是有事情做了!

宿慧自己之中對這個邪陣有所記載:匯陰伏仙陣,就是神仙也要拜服於此,足證這個陣法是如何邪惡!

可惜,原開發商死了,想要知道誰和這件事有關,已經無從查起,只能在邪物被養成之前,將其摧毀!

對此,陳志凡沒有任何的壓力。有盤古大神的《盤古屍經》在身,天下邪物,他敢說,他自己纔是邪物之祖,只不過他的修爲磕磣了點,他沒有底氣這麼說話罷了!

漢姆將政府的物業抱怨了一番,他帶着陳志凡將所有的房間都轉了一圈:“你看,其實是很普通的房子,我就不明白,爲什麼這麼好的房子賣不掉”

漢姆幾句話之間都要提到買賣,看見陳志凡似笑非笑的神情,不禁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啊,職業習慣,總喜歡先分析一下,我沒有別的目的!”

商人逐利,這是商人本色,陳志凡對此沒有異議,有異議的是,漢姆一直在他耳邊聒噪,跟一臺反覆播放的喇叭。

吵得他恨不得將漢姆的嘴堵起來,他很好奇,一個男人怎麼比女人還囉嗦!

陳志凡道:“我對商業其實不是很懂,也不感興趣,你知道,我是一個警察,這裏總出現敏感,我只是出於警察的好奇而已!”

陰氣匯聚在這個別墅下,住在這個別墅裏的活人無一例外都是活不了幾天的。普通人的身體完全無法對抗這裏的陰氣!

聽見陳志凡的話,漢姆擡手自作出聳肩的動作:“實際上,我對這裏也僅僅是好奇而已,我和傑西在這裏什麼也沒發現,那兩個傢伙非要說這裏很冷,警官先生,這裏冷嗎?”

陳志凡點頭:“有點!”

每個人的體質不同,身上的陽氣也會不同,陽氣弱的人常常能感覺到陽氣盛的人所察覺不到的東西。

按着漢姆的話來說,死者的死是必然的,不過陳志凡覺得沒有這麼簡單,只有等晚上他親自來調查一番才能得知!

原房主的魂魄要是還在此的話,他說不定還能從中得到一些有用的線索!

“嗯?”漢姆摸了摸手臂:“可是我真的沒有什麼感覺!”

陳志凡道:“或許是原房主因爲好奇,收藏了什麼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東西,我只能這麼推斷!”

“或許,警官先生,我們走吧,這裏什麼也沒有,很無聊!”漢姆說道。他是真的想要見見華夏的鬼長成什麼樣子,可惜一直沒有如願。

陳志凡暗暗的打定了注意,晚上要過來探查!

漢姆說無聊要回去,他求之不得,一則是,他實在是受不了漢姆這個話嘮!

這個話嘮能說的程度,就是他這個殭屍都想再自殺一次!

漢姆在回到自己的別墅之前,信誓旦旦的保證:“我們一定配合調查!”

陳志凡說道:“如果你們願意,可以住到刑警大隊周圍的酒店,這樣對我們隨時召喚你們比較方便,這個別墅區實在是太遠了!”

“ok!”漢姆當即答應,傑西看見兩個人回來,走了出來正好聽見了陳志凡的建議:“好,其實我也想搬出去,他們兩個死的那麼蹊蹺,我住在這裏,總覺得渾身不舒服,我不是說他們的死對我們有什麼心虛什麼的,我們沒殺人,自然不用心虛,可住在才死了人的房間,始終覺得怪異!”

“那你們收拾一下,坐我的警車一起離開吧,”陳志凡道:“要是叫我在這裏住,我也覺得不舒服!”

陳志凡違心的說了謊言,陰邪氣濃郁的墓地,是他的福地,他所求也求不到的地方,此時他正在盤算今天晚上無論如何都要來一趟。

傑西很快到房間裏收拾了一個小行李箱,漢姆說道:“我的卡全在身上,我隨時隨地可以搬家!”

坐上警察,漢姆的話嘮模式自動打開:“噶的,我還是第一次坐着警車去酒店,坐警車不是嫌疑人的待遇。”

傑西被他煩不勝煩:“閉嘴,天啊,死的怎麼不是你?我們四個人中最可惡的就是你,巴拉巴拉的簡直要命!”

對此,陳志凡深有同感,他出聲道:“我很好奇,你們是怎麼忍受漢姆的?”

傑西從衣領裏掏出一副耳機:“有神器在身,漢姆不會介意的,他說他的,我堵我的耳朵!”

陳志凡道:“好東西,對付漢姆這絕對是神器!”

漢姆尷尬的說道:“我,我就是想說話,平時在公司,我也不能隨心所欲的講話,只有回家纔可以放鬆,這幾個混蛋小子就是這麼對我!”

陳志凡將兩個人送到了刑偵大隊不遠處的酒店:“保持電話暢通,如有疑問,我們會隨時找你們!”

傑西掏出自己的名片遞給陳志凡:“我們不是在公司,就是在酒店,不會有特殊,陳警官如有事,直接找我們便是!”

陳志凡接過名片裝進自己的口袋。目前爲止他對這兩個人沒有任何的懷疑,那個邪惡的陣法已經有了好幾十年,而這四個年輕的老外,都是二三十歲的年紀。

就算是和他們有關係,也是他們的父輩或是祖輩有關。 看著轉身就走的夜冰依,一名白衣男子心中一急,將火龍麟拋到了腦後,大怒道,「站住!」

「你讓我站住我就站住,那老子豈不是太沒面子了?」夜冰依頭也不回的說道。

刷——

一道白色的身影瞬間飛到了夜冰依面前,擋住她的去路。

白衣男子面色陰沉道,「我們雲仙宮人的東西,你也敢搶嗎?」說這話的時候,男子的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好像篤定夜冰依會將東西交給他一樣。

夜冰依聞言,抬眸打量著男子,突然眯了眯眼,旋即狠狠的踹出一腳,「那有沒有人告訴你,在我面前裝逼,你會死得很慘!」

「啊!」

白衣男子瞬間慘叫一聲,身體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林師兄!」同樣打扮的四名男子,上前將被夜冰依踹飛的男人扶了起來。

惡狠狠道:「女人!你好大的膽子,敢對我們雲仙宮的人出手,雷奧大人,不會放過你的!」

「哦?是么。」夜冰依淡淡的勾唇,邪魅一笑,「呵呵,那在你們雷奧大人不放過我之前,我也可以,先把你們給殺了。」

「你……」那名說話弟子聞言,心中一驚,隨即想到自己是雲仙宮的弟子,一他們雲仙宮的弟子,出來就高人一等,他有什麼可怕的?

何況眼前這個女子,看起來,還只是小丫頭!

「哈哈哈哈!大言不慚,就憑你,還想殺我?!」

「哈哈哈哈哈!」聽到這話,其他的幾名雲仙宮弟子也笑了起來。

「啊!唔唔……」

笑聲戛然而止——

那名哈哈大笑的弟子,突然捂住自己的嘴巴,口中發出嗚咽的聲音。

他的指縫,流出鮮血,驚恐的看著地上,那一塊血淋淋的舌頭。

「嘶……」眾人齊齊倒抽了一口氣,然後將目光看向夜冰依,只見女子一張小臉清冷,一襲紫衣翩飛,冷艷逼人,讓人不敢直視。

沒有人看到,她是怎麼出手的?

但是,他們敢肯定,這個人的舌頭一定是被她給割掉的。

「你放肆!我們孫師兄,可是雷奧大人最喜歡的弟子!女人!雷奧大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其他四名弟子,赤紅著眼睛,怒視著夜冰依。

夜冰依掏了掏耳朵,懶懶道,「哦?是么,不過目前,你們還是擔心自己的小命吧!」

四個人對視一眼,胸口上下起伏,明顯氣的不輕!

他們可是最尊貴的雲仙宮弟子!

無論走在哪裡,也都從來是人家捧他們的臭腳,何時受過這樣的欺負?「臭婆娘,去死吧!」

四個人竟然齊齊聯手,對夜冰依出手。

「該死的是你們!」一道冰寒猶如霜雪的聲音,響徹在每個人的心頭。

「砰砰砰——」

「啊啊啊——」

眾人只見眼前一道黃色的身影閃過,然後,那剛飛起,還在半空中的四個人,瞬間砸在了地上。

然後再也沒有起來。

他們口吐鮮血,眼睛瞪大,耳朵,眼睛,鼻子裡面,都流有鮮血。

寂靜,死亡般的寂靜。

全場一片鴉雀無聲。

好半天,眾人才齊齊倒抽一口冷氣,目光驚恐,看向那名黃衣嬌俏的女子。 「砰——」監控室中,雷奧大人一巴掌將眼前的桌子拍成齏粉。

一雙虎目瞪圓,額頭青筋暴起,死死地盯著屏幕中的黃衣女子,該死的!!她居然將他最心愛的弟子都給殺了!

雷奧大人身上散發出駭人的力量。其他人,不自覺的離了他遠了一些。

其他人心中暗道,若是那兩個女子在他面前,雷奧大人,一定毫不猶豫的將她們給撕碎吧。

有人發出了驚疑的聲音,「咦,你們看,這不是那個消失的女子嗎?她怎麼又回來了?」

「難道,她之前並沒有被那隻怪物給抓走?」

「既然沒有被抓,那麼,她之前為何沒有出現在熒幕當中?」

「……」

夜冰依偏頭看向帝玄胤,美眸流轉,沖他璀璨一笑,被人保護的感覺,真好!

帝玄胤站在她的身後,一言不發,俊美的臉龐沒有一絲表情,落在她身上的眸光,含著一抹淺淺的溫暖,給予她無聲的保護。

夜冰依回過頭,淡淡的掃了一眼噤若寒蟬的眾人,「你們有意見?」

眾人聞言,心中雖然不甘,但是他們更忌憚夜冰依兩人的實力。

先不說夜冰依,就已經很暴力了吧?

然而,在她身邊的那個一聲不響的黃衣女子,竟然比她還要更變態!

可是要他們放棄血魔花,他們自然不甘心。

眾人心中那個難受,想要,又不敢上!

正在這時,一道尖利的女子嗓音大叫道:「本聖女有意見!血魔花憑什麼是你的!它是我們先發現的!」

夜冰依轉過頭看去,眼中頓時閃過一抹厭惡。

又是這個腦殘夕霧聖女。

不僅是她,軒轅子凌等人也都在,還真是陰魂不散。

冷嗤一聲:「我高貴的聖女,請不要仗著自己的年齡小,就可以不要臉!

把我對你的容忍,當成你不要臉的資本!

我告訴你,把我惹煩了,一樣打死你沒商量!」

之前不搭理她,是因為看她只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

怎麼說,她也是兩世為人的人了,對付她這種小丫頭,根本提不起一絲興趣,不屑搭理她。

但,既然她要執意找死,她也是不介意做個好人,送她一程。

「大膽,你敢對我們聖女不敬!」從鳳凰山跟夕霧聖女一塊來的四個男子,對夜冰依厲喝出聲。

夕霧聖女扯了扯軒轅子凌的袖子,氣的直跺腳道:「軒轅哥哥,你看吧,我都說這個女人不適合做你的女人了!她動不動就要殺人!我都沒說什麼,她都想要殺我!這麼兇殘的女人!哪裡比得上夕霧?」

夜冰依:「……」

尼瑪,這傻逼能不能不要總是將她和這個軒轅子凌扯在一起?

下意識向帝玄胤看去,只見那人面若寒霜,嘴角彎著孤冷的弧度,瀲灧的紫眸狠狠的朝著軒轅子凌殺去。

電光火石間,馬尾女孩蜷縮在白小鳳懷裏,一臉驚愕茫然。

Previous article

不過,張道一卻是一點也不尷尬,他只是自顧自的朝着我邁出了步子,緩緩的走到了我五步之外的位置,一臉蔑視的冷眼盯着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