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老遠定睛看了看,果然發現其中一個瘦弱的小女生和照片很像,看來她就是沈靜了!

林羽順勢捋了捋頭髮,開過去招手說:“沈靜小姐……”

兩女眼珠子瞪的老大,樊麗說:“靜靜,原來他真的很窮,開電瓶車過來的。”

林羽順風耳自然聽到了,他心中暗罵:開電瓶車又怎麼樣,看不起看電瓶車啊!

不過沈靜沒怎麼說話,因此她本來就不看好林羽,只等着林羽自己知難而退,免得她老媽又說自己把男的嚇跑了。

隨後雙臂環抱,目光清冷的看着林羽停好電瓶車。

林羽小跑過來,“想必你就是沈靜小姐了,果然照片比你更好看。”

“噗嗤……”樊麗直接笑噴。

林羽太緊張了啊,連忙改口:“說錯話了,是你比照片上的更好看。”

沈靜心裏一萬頭草泥馬掠過,這小子果然和張大媽說的一模一樣,不太會說話啊……

不過這對她來說更好辦了,這種男的等見識到了她真面目之後,恐怕就會被嚇跑吧。

沈靜心中已經有了定計! 沈靜出身還是不錯的,老爸沈萬強,十五歲來到這裏走南闖北,終究是闖出了一番名頭,建立了霸天門,威震本市黑道。

可能受到了父親的影響,沈靜雖然是一介女流,但是其性格和沈萬強簡直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從小就喜歡武術,愛好打鬥,以前上學的時候就是學校一霸,威震整個校園。

因此這種女孩子就不喜歡那種老實人,她要找就要找霸氣的男生,因此自然而然的看不上林羽這種外表柔弱的男生。

“你就是林羽?”沈靜雙臂環抱。

林羽點頭說:“我們找個地方吃飯吧,剛剛路過一家大排檔不錯哦。”

兩女一臉黑線啊。

樊麗有種被雷的外焦裏嫩的感覺,沈靜也是一臉無語,有第一次約會就去大排檔的嗎?

吊絲,真的是吊絲!

沈靜努力平復自己的心情,暗道還是把他嚇跑吧,於是說:“飯就不用吃了,我吃過了,我們一起去唱歌吧,我朋友們已經過去了。”

林羽下意識的說:“那好吧。”

反正他也無所謂,就當隨便玩玩吧。

然後重新推了自己電瓶車說:“我這車擠擠的話,兩個女孩子還是能坐的。”

沈靜自然拒絕說:“不需要了,我們打車,地址我給你。”

林羽擺擺手說:“不用了,我騎車跟在你們車後。”

“隨你吧。”沈靜冷哼一聲,給你地址居然還不要,自己慢慢找吧。

進入出租車很快行駛了出去,林羽發動靈氣穩穩跟在車後,好在地方也不遠,幾個紅綠燈之後兩女在一家叫夢都的會所門口下了車。

“這傻小子真夠傻的,給他地址也不要,還跟着出租車走,他以爲電瓶車速度能有多快?”樊麗調笑道。

“算了,這個男的腦子可能不太好,哎,我媽也真是,怎麼什麼男的都給我介紹啊。”沈靜很無語。

這時候兩人剛要進去,林羽小跑過來說:“我到了。”

兩個女生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剛剛她們可是看到出租車行駛速度一直是六十碼左右,這林羽怎麼這麼快的?

“你……真是騎電瓶車來的?”樊麗不可思議。

林羽指了指自己挺好的電瓶車說:“我電瓶車速度快。”

“什麼牌子的,我下次也去買一輛。”樊麗很好奇的說。

“飛鳥牌。”

“哦。”

“不要說了,進去吧。”沈靜很無語的說。

進入之後林羽看着漂亮的裝修,嘖嘖稱奇說:“這裏真好看。”

“當然了,夢都會所是這裏數一數二高檔次的會所呢。”

沈靜看了一眼林羽,發現他面色平淡,沒有什麼驚訝的地方,心中有些詫異。

“你們哪些朋友在這裏啊?”林羽找着話題問。

“老同學聚會啊。”沈靜說。

沈靜一邊說着一邊用手機聊着天。

樊麗:靜靜,你這相親對象穿的也太寒酸了,待會恐怕在我們同學們面前丟臉呢。

沈靜:丟臉是肯定的了,可是沒辦法,要是趕他走的話,我回去老媽還不得罵死我。

樊麗:哎,也罷,待會就讓他見識一下他和有錢人的差距吧,讓他有點心理準備。

三人進入會所,最終在一個美女服務員的帶領下進去金碧輝煌的包廂中,說實話,林羽還是第一次來會所,以前上學的時候頂多去的是量販式。

他發現這裏的人果然會玩,裏面坐着很多時尚男女,樊麗和沈靜顯然都和他們認識,一進去便有不少人上前打招呼。

這時候走來一個高個子男生,穿着紅色休閒西裝,從氣場上可以看出,周圍一些男生都以他馬首是瞻,他一過來身邊這些人連忙讓了開來。

“靜靜,樊麗,怎麼現在纔來?”男生微微一笑,讓人如沐春風。

“接我一個朋友。”沈靜指了指林羽,介紹道:“我朋友林羽。”說完故意拉進和林羽的距離,顯得關係不菲。

“這位是……馬宇天,我老同學。”

“你好。”林羽有禮貌伸手。

不過馬宇天沒接,有些嫉妒的看着有些親密的兩人說道:“朋友既然和靜靜是朋友,想必來頭不小啊,不知在哪裏高就?”

話裏話外很明顯的不懷好意。

從林羽身上穿着來看,他猜出林羽應該沒什麼來歷,所以故意這樣問。

問完之後,還不忘繼續介紹自己,“哦,對了,剛剛靜靜介紹的不全,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馬宇天,我家是開飯店的,就是市中心那家海天大酒店。”

那是一家四星級飯店,在這裏的人中,他這種家室算是不錯了,妥妥一個小富二代。

因此他自認爲看不起林羽的資格。

林羽感受到對方語氣的不友善,自然也不會給他什麼好臉色,看都沒看他一眼說:“也不算高就吧,公司就一上班的。”

周圍人都露出不屑之色,公司上班的好聽點是白領,其實還不是每個月頂多拿個幾千塊的普通職員。和馬宇天這種富二代比,實在太不行了。

果然,馬宇天幾個兄弟拉着林羽說去他們那邊玩,這是故意給馬宇天製造和沈靜在一起的機會呢。

這時候走進來一個穿着低胸紅色晚禮服的女子,三十多一點吧,露出深深的事業線。

原來她是這個場子老闆之一,大家都叫她青姐,剛剛聽服務員說這裏消費高,本着做生意的原則,特意過來敬一杯,以表感謝。

馬宇天見到青姐竟然過來敬酒,頓時感覺面子十足,激動迎過來說:“青姐,沒想到你來了。”

“馬少,你來了也不和我說一聲,要不是聽我手下說你來了,我都不知道呢。”說完拿出一瓶紅酒說是贈送。

這麼一說,馬宇天一陣興奮,這就是面子啊,今天這一趟沒白來。

於是青姐一一敬了過去,最終輪到了林羽,大家一陣鄙夷,這小子算是沾了光了,竟然讓青姐敬他酒。

林羽對這個青姐自然不太熟的,不過人家既然敬酒自然不能推辭,喝了之後,青姐還和馬宇天多說了幾句話,都是問了一些最近怎麼樣什麼沒營養的話,其實就是顯得關係和馬宇天好,果然周圍人眼睛一亮,馬少果然不簡單! 等青姐一走,周圍人都激動了。

紛紛對馬宇天圍了過去。

“馬哥,我聽說青姐在道上挺有名的呢,好像是雷哥的女人。”

馬宇天露出笑容,“是的,雷哥和我爸還一起吃過飯呢。”

默默地又裝了一個比,惹來小弟們的驚歎。

於是乎這些人紛紛對馬宇天敬酒,“馬哥,以後有什麼事你可得罩着我。”

“馬哥,以後你是我親哥。”

“呵呵,不用客氣,都是自己家兄弟。”馬宇天紅光滿面說道,朝沈靜偷偷看了一眼,發現沈靜也驚訝的看着他,頓時那個得意啊,暗道這次來這裏玩果然不錯。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沈靜可是記得她這個老同學家裏也只是有點錢而已,而這個青姐的男人雷哥可是道上的老大,能夠認識這種人,也說明馬宇天家裏這兩年混的不錯。

“看看人家馬宇天,就這樣追我們家靜靜追不上呢,你要追我們家靜靜地話,你可得想清楚。”樊麗在林羽旁邊輕聲說着,目的就是讓林羽知難而退。

由於樊麗說完就出去上廁所了,所以林羽的話她沒聽清。

林羽笑了一下,說道:“在我眼中不過如此罷了。”

林羽現在有自傲的資本,不說他現在的身份以及和虎爺的那層關係,光說他自己的身手,就已經不是這些普通人能夠相比的了。

“朋友,怎麼樣?對這裏滿意嗎?要不這樣吧,給你叫幾個小姐過來,陪陪你唄。”馬宇天輕笑一聲,“反正我看你也配不上沈靜。”

沈靜說:“馬宇天,不要胡說八道。”

林羽把酒杯一放,似笑非笑的說:“小子,你什麼身份,也敢和我這樣說話。”

周圍人輕笑,這小子估計是被氣到了,竟然這樣說馬少。

“好了,馬宇天,林羽是我帶來,不要說他了。”沈靜道,說完看了一眼林羽,輕聲說:“雖然我也不喜歡這個馬宇天,但是你得有自知之明啊。”

“哦?是麼?”林羽說。

“當然了,另外實話和你說,馬宇天在我們上學那會就是跆拳道高手,之後更是參加過好幾場比賽,所以你最好也不要招惹他,免得你被打。”沈靜說。

她這麼說是想讓林羽知難而退。

林羽心中瞭然,說道:“你喜歡他吧?”

“呵,姑奶奶纔看不上他。”沈靜不屑一笑,“只不過我是替你着想,不管怎麼說,你是張大媽介紹的,萬一你出了什麼事,也麻煩不是麼?”

“嗯,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人爭一口氣啊,馬宇天可能很厲害,有錢,但是在我看來也就那樣。”

語氣輕描淡寫,讓沈靜略微驚訝,不過轉瞬之後,她輕嘆道:“看來你真的不知道好歹,這裏的男生都是跟在馬宇天身後混的,若是他們都針對你,你怎麼辦?”

“那他們針對你呢?”林羽問。

“呵,他們不敢。”沈靜輕笑,開玩笑,不說她老爸,光說她自己吧,一身武功絕對不會比馬宇天弱,她會怕這些人嗎?

“既然你都不怕,我會怕嗎?”

沈靜氣極,暗道這次這個男的貌似脾氣很倔,竟然嚇不走!

這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一聲尖叫,樊麗衝進來喊道:“靜靜,有人欺負我。”

只見樊麗身後跟來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人,狠狠抓住樊麗頭髮吼道:“你特麼不是這裏小姐穿的那麼浪幹嘛?竟敢還敢扇老子,我曹,今天不把你給輪了,我特麼我就不叫韓爺!”

沈靜抓起桌上的酒瓶,上前就是朝着中年胖子頭上掄去。

中年胖子慘叫一聲,蹲在地上滿頭是血。

“你個表砸,竟然敢砸我……”

爲了在沈靜面前裝比,馬宇天衝上去踹了胖子幾腳,打的胖子滿地打滾,一臉鮮血。

“曹,敢欺負靜靜閨蜜,我幹你……”又踢了幾腳,這比裝的妥妥的,話裏含義也很深,言外之意就是我不是爲了樊麗出頭,而是樊麗作爲沈靜的閨蜜,這纔出頭的。

說明什麼?說明了在他心目中,沈靜的地位高啊。

“你們等着,待會讓你們好看。”

胖子扭頭出去了。

樊麗這才衝到沈靜身邊哭着說剛纔她上個廁所,這個胖子就拍她吃她豆腐,動手動腳,她出於本能,反手就是一巴掌,然後那個胖子也打了她好幾下,她這才逃到了這裏。

說完目光含光的對馬宇天說謝謝,還說馬宇天真是勇敢,說完心中還感慨,怎麼這些優秀的男生都喜歡沈靜啊,哎,悲哀……

這個風頭一出,衆人又是一片恭賀,馬宇天那個爽啊,太爽了,不僅在沈靜面前完美裝比,而且看樊麗那小模樣,分明也看上自己了嘛,哈哈哈,改天單獨約出來可以搞搞。

這時候邊上一個瘦個子皺眉頭說:“大家剛剛聽到沒,那個胖子說什麼韓爺?”

他老爸也是道上的,和他說過一些牛逼的人物,其中就有一個叫韓爺的,聽說是一個社團二號大佬,很牛逼。

“韓爺?是誰啊?”一個女生好奇問。

“一個社團大佬,聽說長得很胖,搞軍火生意的。”之前的瘦個子說。

“啊,那還是先走吧,萬一人家過來報復怎麼辦?”一個女生擔憂說。

“要不……真的走吧。”樊麗看向馬宇天說:“過來報復就麻煩了。”

“呵呵,怕什麼,馬少在這裏呢,哪的人不認識?”一個小年輕笑嘻嘻說。

可能出於要裝比的緣故吧,馬宇天大言不慚的甩甩手說:“不錯,大家不用怕。”

聽他這樣說,大家心中放鬆了下來,不過沈靜卻是有些擔憂,因爲她也聽說過這個韓爺,爲人心狠手辣,做事不計後果,最關鍵的是,和她老爸不對付。

可是她沒見過韓爺本人,所以也不知道剛剛那個胖子到底是不是他。

“來,乾杯。”馬宇天起身敬酒,故意將林羽排除在外。

林羽被孤立一般坐在角落上,看着這些男女,突然耳朵一動,“那個人,好像真的是韓爺啊……” 夢都會所最豪華的包廂中,那個被打的胖子滿臉是血的衝了進去。

門口處兩個手下見狀大驚道:“韓爺,你怎麼了?”

韓爺沒說話,朝裏面的十幾個大漢道:“瑪德,老子被人給打了。”

沙發中心處,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男子摟着兩個衣裳不整的小女生,聞言,推開兩個女生,不善說道:“怎麼回事?”

“大哥,剛剛我在廁所看到一個妞,穿的跟出來賣的似的,老子就欺負了她一下,沒想到她甩了老子一巴掌,後面我追了過去,跑到他們那個包廂,還被那裏的幾個小兔崽子給打了!”

他灌了一口酒,冷笑道:“這也就算了,你知道打我的中間一個女的是誰?”

“嗯?是誰?”男子面無表情說。

“呵呵,沈萬強閨女,沈靜!”韓爺冷笑道:“我剛剛故意沒裝出認出她的樣子,就是怕她跑了,鬆哥,你說怎麼弄?”

這時候坐鬆哥邊上的青姐說:“我剛剛過去敬酒,確實看到好幾個女生,不過我不認識那個什麼沈靜。”說着給鬆哥餵了一顆葡萄。

“哈哈哈……”

鬆哥大笑道:“我們社團最近好幾批軍火出事,線人說是沈萬強搞的鬼,這傢伙,看到我過來發展他不舒服,既然他不仁,就別怪我不義。”

“老大,你的意思……”

“搞她女兒吧,讓他把我的貨款吐出來!”

“好!”

胖子一揮手,帶着一羣人走了出去。

…………

且說林羽所在的這個包廂內,他的順風耳已經聽到那些人過來了,不過他不想提醒什麼,這個馬宇天不是要裝比麼?既然這樣,那就看看他怎麼辦吧。

馬宇天興奮的喝着酒,還說要和沈靜一次唱歌,這時候,包廂門突然被踢開,只見之前離開的那胖子囂張道:“小兔崽子們,你們的韓爺來了!”

一羣大漢涌了進來,馬宇天皺眉道:“胖子,你想怎麼樣?”

“沒怎麼樣,只是想讓你們去我老大那裏走一趟。”韓爺一聲冷笑。

“這樣吧。”馬宇天意識到這次可能踢到鐵板了,態度也軟了,說:“我老爸馬文祥,和這裏老闆都挺熟的,剛剛青姐都過來喝酒呢,大家都是道上的,就算了吧。”

“少特麼跟我裝,我告訴你,你特麼的你老爸在我面前也得跪下。”韓爺指着馬宇天鼻子就罵。

馬宇天臉色很難看,這是不給他面子啊,這麼多朋友看着自己呢,尤其是沈靜。

“不過我老大也說了,讓你們都過去一下,有什麼事可以說。”胖子突然說。

本來嘛,轉會就主要是看選手的意思,雖然按照規定是三方都有意向,但是選手這邊是佔大頭的。

Previous article

電光火石間,馬尾女孩蜷縮在白小鳳懷裏,一臉驚愕茫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