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概是大人們太吵,熟睡中的君羨小睫毛抖了抖,嗦在嘴裏的大拇指也放出來,軟萌萌的小臉蛋動了動。

粉雕玉琢的,很討人喜歡。

嵐宜手指輕輕的撫過他的小臉蛋,沿着小臉蛋到小下巴處,手指落在小下巴輕輕的搖了搖。

手指繼續向下,滑倒脖子下面。

馨馨心一下揪起來,她要是把君羨的脖子一掐,小孩子的骨頭本就軟,非得被她掐斷不可。

馨馨握緊君凌的手。

君凌警覺盯着嵐宜的手指,暗中運行鬼氣,只要觸摸到君羨頸脖,他鬼氣就會將嵐宜彈出去。

所有人都屏主呼吸,就連宴擎都擔心嵐宜真會把君羨給殺死,一旦殺死,他們就出不去了。

哪怕天帝派來救兵,他們會在救兵趕來之前,被北冥鬼王殺死。

可況,南陰屍皇也在此。

嵐宜公主手落在頸脖間時,南陰屍皇一襲白色龍袍落地,落在兩人間,身邊半月彎刀旋繞,幻化耀眼光珏。

他眸色深寒,比北冥鬼王君無邪,鬼太子君凌更爲緊張。

就在嵐宜手伸向君羨脖子時,忽然,她猛地尖叫了一聲,把孩子立即拋到馨馨媽媽手上。

後退了好幾米遠處。

她一隻手,全溼了,上面粘着黃色的液體和粘稠物。

君羨撒尿了,尿了嵐宜一手的污物。

馨馨媽媽抱着孩子迅速後退,說:“公主,孩子尿了,我馬上帶孩子去換尿布。”

接着和幻蝶消失在高臺上。

馨馨瞬間鬆了一口氣。

這小兔崽子,居然會撒尿拉屎,平日裏要尿了都會喊人。

今日…… 這小兔崽子,居然會撒尿拉屎,平日裏要尿了都會喊人。

今日……

他純粹是惡作劇,給嵐宜公主難堪。

嵐宜公主恐怕還沒經歷過被孩子撒尿在手上的,她看着手上的屎尿,嚇得花容失色。

高貴的儀容,萬千儀態不復存在。

看着雙手叫出聲來。

小幽見狀,立即從位置上站出來:“哎呀,公主實在對不起,小孩子不懂事,還請您見諒,幻蝶,來服侍公主去後院換衣裳。”

幻蝶走到嵐宜公主面前,作福:“公主,請跟我來。”

公主驚叫道:“走開,別碰我,賤民生出來的孩子就是賤,竟敢在本宮手上傻尿……”

嵐宜公主的話惹的君凌和馨馨怒了。

就連小幽都覺得刺耳。

她站出來,指責嵐宜公主道:“公主,收回你剛纔的話,馨馨是我曾經收養過的小鬼,你這是連帶貶底堂堂冥界鬼後嗎?”

嵐宜看向小幽。

基於君凌的關係,她還是想和龍小幽拉近關係的,但是,龍小幽向來都是偏心的,她更偏愛林馨馨和君凌在一起,這一點令嵐宜十分的不舒服。

當然,她也沒蠢到去得罪君凌的母親,冥界的鬼後。

君無邪寵妻護妻,在六道之內皆有耳聞,甚至爲六道之美談,被津津樂道。

正因爲有良好的家庭因素,嵐宜對君凌傾心的原因之一。

她控制住驚恐毫無體態的神情,站直,對龍小幽道:“抱歉鬼後,嵐宜失態了。”

小幽嚴聲厲色道:“幻蝶,帶公主去換裳。”

“是。”

嵐宜擡手,直接拒絕道:“不用了,多謝鬼後的美意,天帝禮物送到,孩子也看了,本宮該告辭了。”

說完轉身,頭也不回的往臺階下走去,手五指張開,放在身側。

宴擎站在她身後,給她遞給一白色帕子。

她接過,握在滴着液體的手心,步伐急促,面色陰冷的走下臺階,走過上千桌賓客的中央的紅毯。

賓客們所有人都看在着她,看着她的手,看她出醜。

恍如有聽見婦人在閒言碎語。

“我以前覺得鬼太子推掉嵐宜公主的婚,是腦子鏽了,堂堂天界公主,多少人做夢都娶不到的,何況公主長得如此美貌,現在看看,鬼太子這麼做有些道理。”

“你看剛纔她說的那番話,這不是拐着彎兒罵鬼後嗎,鬼後出生也是凡人,還很平凡,並不是名門望族,這爲了一時口舌,罵起人來,毫無素質。”

“依我看,她是平日裏囂張跋扈慣了,被天帝寵壞了,冥界鬼王真要娶了這公主,以她那性子,我看鬼王和鬼後怕是容不下,鬼太子肯定會被她拖累。”

“對對,不娶的好,難怪鬼太子寧願娶個凡人都要退婚,冥界這個大廟都養不起這尊佛,估計六道其他地方更養不起了。”

嵐宜聽着閒言碎語,急衝衝的走過紅毯,走上黃金吊橋,走到最後雕龍玉盤上。

天界仙女都在旁邊等候,嵐宜公主走到轎子前,早有仙女裝備好金盆,裏面盛好仙水。

她把手放進去洗,洗了三盆水,洗好之後,盆子和水都留在雕龍玉盤上,進入轎子。

仙樂響起,仙女散花,一條紅色的飄帶延綿到天際,消失在雲層裏。

轎子被四名仙女擡起,飄上帶上。

四名散花的仙女跟在後。

彈奏仙樂上去,挑擔子的鬼魂,最後是上百隻神獸,跟追其後。

嵐宜公主大張旗鼓的消失後,君無邪才從位置上站起來,拿起酒樽,笑着向賓客們敬酒:“諸位遠道而來,如有怠慢,還請海涵。”

所有人都站起來,舉起酒杯,同生道:“鬼王大人,不敢。”

“竟日請諸位前來,是向大家公佈喜訊,本尊之獨子,君凌日後會繼承冥界,爲冥界鬼王,他旁邊的女子名林馨馨,是孩子青梅竹馬的戀人,是凡人,大家不用在意,本尊以命欽天監選黃道吉日,爲二人成婚,馨馨雖還未太子妃,今日本尊許下諾言,太子妃之位,非馨馨莫屬。”

“再者,接待賓客中,有好幾位貴客推薦女兒入冥界,許君凌側妃,多謝大家擡愛,今日告訴諸位君凌和本尊一樣,不會立側妃。”

說完,下面議論紛紛。

人聲吵雜,聽不清楚說些什麼,大概都有些意外。

凡間雖一夫一妻制,但是六道還沿襲了古代的傳統,以男爲尊女爲卑的社會,不夠西方開明和平等。

有權有勢之人,不管是那個境界裏,都是妻妾成羣。

當鬼王大人說出這番話時,還着實讓人意外。

君凌拉着馨馨的手,走上前,對下面賓客微笑道:“君凌此生只會娶林馨馨一人,大家不要在爲難君凌,側妃不成就塞進來婢女,暖牀丫頭,本殿都不需要,多謝大家。”

君凌話落後,全場禁止談話。

不過他的話,贏得了在場所有貴婦人的喝彩。

甚至有婦人站起來:“鬼太子,您要是看不上我女兒,那也沒關係,您的兒子君羨還沒定親吧,要不然等他長大了,娶我女兒也行啊。”

馨馨啞然,看向這爲貴婦人。

“問,你的女兒今年多大了。”

“不大,不大,才六百多歲……人說女大三,抱金磚,妻子大點懂事。”

君羨才一個月,她家女兒都六百了,差距實在太大了。

“未來太子妃,我家女兒比她家年輕,長得花容月貌,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馨馨又問:“那多大了啊?”

“比她家的女兒年輕多了,才一百多歲……”

噗……

小憐不給面子把剛剛喝下去的酒給噴出來。

鍾毓橫了她一眼,紙巾幫她扯過來,擦嘴。

馨馨面色有點僵,下不來臺面。

一百天對上一百多歲的,她還是接受不了。

距離太遠,她也看不出那姑娘長得什麼樣的花容月貌,但凡間一百多歲的老人,是滿臉的皺紋。

這叫她如何接話。

君凌笑着抱歉道:“對不起諸位,孩子太小,還不懂事,等他長大了,我們會考慮的,現在他才百日,不考慮他的婚事,謝謝大家了。” 哪位貴婦還不死心的說:“哎呀,鬼太子,您先別急着否定,我女兒也來了,你多少看一眼,這容貌和身段可不是我自吹啊,還真是百裏挑一的。”

馨馨哭笑不得,看向君凌。

君凌直接拒絕貴婦道:“多謝夫人擡愛,孩子的妻還是由他自己選,本殿和馨馨不會干涉他感情之事。”

貴婦還想說什麼,旁邊一名長相嬌俏的女子,站起來拉扯她衣服,把她的扯下去了。

馨馨和君凌無奈的笑了。

人全部到齊,全部迴歸座位上。

宴會從嵐宜公主離開後,倒也順暢。

六道權勢者,獻禮都是貴重的禮物,都是馨馨前所未見的稀有寶貝。

還有不少人給鬼王和君凌敬酒,中間還安排歌舞表演,好不熱鬧。

馨馨坐着,忽然想到司焰烈好像沒來,對的,她和君凌從第一個賓客入門開始,就在前門迎客,到客人幾乎到齊,並沒有看見他。

他不是說會來嗎?

爲什麼沒有來。

知道夜暮,冥界天色比陽間黑的早,一到黑夜,賓客散盡,廣場上獨留一排雕龍盤柱的火把門。

廣場上空無一人。

君凌有點喝多,和他送走自己的父母后,馨馨便扶着他回了寢宮。

孩子有鬼後幫忙帶着,她也放心。

把君凌扶入寢殿內,馨馨將他扶入牀上,厚重的靴子脫掉。

剛一脫鞋子,君凌便抱着馨馨的腰,把她摟到懷裏,滿嘴酒氣就湊過來。

馨馨嫌棄的把他推遠。

“一身的酒氣,我去讓人端蜂蜜水來,讓你醒一醒酒。”

剛從他懷裏掙扎着站起,君凌又把她抱住,這一下,兩人同時倒在牀上。

君凌眉眼含笑,瞳孔泛紅像燃燒兩團小火焰般看馨馨。

聲音低沉的問她:“幸福嗎?”

馨馨縮了縮脖子,想往後退,君凌氣息很熱,平日裏都是涼涼的。

他的溫度不冰,但不平常人涼很多,此時他呼出來的氣息都是燙的,滾燙燙的,讓她很不適。

微微一後退,卻發現身後空了,她半躺在牀沿邊上。

在動一下就掉下去了。

君凌手指將長袍領口的扣子敞開,露出修長的頸脖,性感的喉結,脣瓣紅的滴血,透着曖昧的氣息又問馨馨。

“今天開心嗎?覺得和我在一起幸福嗎?”

馨馨臉色溫熱熱的,看君凌的眼睛,縮着脖子點了點頭。

“嗯!”

“以後我都會讓你很開心的。”

馨馨雙手攀向他脖子,微笑道:“好,我信你。”

君凌嘴脣輕輕的接近馨馨,在她脣瓣上印了一下,聲音低沉的問:“爲什麼一再而三的拒絕本殿的求婚?”

兩人間太接近,馨馨側着脖子含笑反問:“有嗎?”

“有,明明婚禮和百日宴一起辦的。”

“我又不會跑了,會好好的呆在冥界,現在辦和以後辦有什麼區別,在你心裏,好似我隨時會反悔,隨時會跑路似的。”

君凌把她抱起,放到大牀中央,手抵着下顎,血脣淺笑。

“嗯?你不會跑路,但今日你不少時間在開小差,在想什麼?”

馨馨一下望向君凌,讀心術……

她這點心思都瞞不過他。

“你想司焰烈爲什麼不出現是嗎?”

馨馨點了點頭:“我給他發了簡訊的。”

“哦,可能有事耽誤了,原本本殿特意打了招呼,讓門口的侍衛通知本殿,說他進來直接讓他入座上賓,誰料想,他一天都不曾出現過,或許根本沒有進入冥界。”

君凌眼眸皎潔一閃而過。

他的原話是,讓侍衛把他攔下來,禁止入內,卻不料他根本沒來過。

馨馨:“……侍衛沒有見他?”

“本殿騙你作甚?”

這麼不可能啊,馨馨想着司焰烈除非出事,他不是不守時的人。

難道出什麼事了?

見馨馨神色不安,面露擔憂。

君凌十分不滿狠狠的吻了一下她的嘴脣:“想什麼,在本殿的牀上想着其他的男人,當本殿不存在嗎?”

馨馨想把他推開,君凌卻上下其手,將她衣服釦子解開,親了下來。

“君凌,別,快點住手……孩子一會還回來,讓人看見多不好。”

君凌聲音低沉道:“不會有人來了,孩子媽媽帶着,今天見太多的人,累壞了,在沉睡。”

“把你的手拿開,喂……”

“十月懷胎到現在,我忍了幾個月了,再也忍不住了,乖……放鬆……”

嘶啦,君凌一下把她長裙撕開,覆了上去。

寢宮嚶嚀婉轉,小幽抱孩子過來,見燈關了,抱着孩子又回去了。

逗弄小君羨小臉蛋說:“爸媽今夜有的忙了,咱們回寢殿,君羨和我一起睡覺。”

小君羨軟萌萌的問:“媽媽和爸爸呢,房間裏是什麼聲音啊?”

唯一可惜的就是,她們站在這裏,身上的魂力會不停的流失。以後想補回來,就要吃更多的靈丹妙藥。

Previous article

本來嘛,轉會就主要是看選手的意思,雖然按照規定是三方都有意向,但是選手這邊是佔大頭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