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還能變回來me?」

「可以的!每天有一次操作機會~」

「完美!優秀!不行了,人字拖~受不了~emmm~」安慕西忍無可忍,一臉沉醉的撲了上去~

「砰!」「砰!」

「……」

「是不是應該在左耳人加個耳釘呢?那一定很酷~」

安慕西依依不捨的從鏡子上把身體拉回來,再次打量著自己,來回偏了偏腦袋,看著空空如也的耳朵說道。

「叮!恭喜宿主,解鎖新姿勢!妝容精通增加20點!妝容精通40100。獎勵鑽石耳釘一枚~」

「這都行?我是不是太6了人字拖~」

「宿主!檢測到鑽石耳釘,需要穿戴么?」

「要要!切克鬧!」

「唰!恭喜宿主,穿戴完成!」

「……就不能換個造型么?還有,我還沒問你,剛才那兩聲「唰」是什麼鬼?」

安慕西看著自己左耳耳垂是突然多出的人字拖形狀的鑽石耳釘,無力吐槽。不過,儘管還是拖鞋,但卻是個鑽石拖鞋,極其閃亮,晶瑩。

把本就精緻可愛的耳垂硬生生又提升了一個檔次。果然是人靠衣裝,耳靠鑽裝啊~

「宿主!形狀不能變化!飾品也只能是是人字拖的本體形態!「唰」是神奇變化附帶的天然特效,沒有人工合成的成分!」

「特效!信你個鬼!八成是你故意皮的配音~」

「……」我就不能皮嘛,我才幾千歲,還在磨合期好嘛,我還是個孩子~是個寶寶~人字拖在心裡嘀咕道。

「咦?等等!人字拖,我的項鏈剩下一隻?另一隻是因為……」

安慕西突然發現脖頸見的人字拖項鏈,原本有兩隻迷你人字拖,此刻只剩下一隻。

「沒錯宿主!因為另一隻變成了耳釘~」

「原來還可以這樣玩兒~嘿嘿,人字拖,我不需要項鏈了,你可不可以變成手鏈?」

「如你所願,宿主!」

人字拖的聲音剛落,安慕西的項鏈就消失了,她的左手上多了一條漂亮的銀色手鏈,當然,還是人字拖形狀。

人字拖上多了一些亮晶晶的閃光顆粒,就像碎鑽石粘合上去的一樣,漂亮極了。

「人字拖,你……是不是忘了說什麼?」

「……唰!」

「唰你妹啊!我就知道是你~我不是指這個……你再想想?」

「叮!恭喜宿主!解鎖新姿勢!妝容精通加20點!攏共60100。妝容精通合格!」

「果然,我不提醒的話,你是不是就把我的進步給貪污了~你個壞拖!」

不知道為什麼,聽著人字拖遲來的提示音,怎麼聽都感覺裡面帶著無盡的幽怨…… 「人字拖~粗花!內個~等我回來喲~」

安慕西出門前對著鏡子里的自己說了句。

對於拯救彎彎這個問題,她覺得自己彎起來簡直就是得天獨厚,根本就不需要掰。

畢竟她內心百分之九十九的記憶和思維,還屬於男性。即便全世界都指責她是蕾絲邊,她也依舊可以心安理得。

拯救自己的彎彎,讓別人去噴吧~

出了小區,就看到站在路邊等待的穆小桃。呵呵,看來這小妮子已經先入為主把她自己放在了男人的角度。

滑板鞋,破洞牛仔褲,腰帶上還掛著善良的鏈子,白體恤,手腕上纏著塗鴉色的方巾,唔,手上還有戒指……一頭凌亂的短髮。

唔……站在少女的角度,的確蠻酷的,好像大多數充當男友的女子都是這般打扮。

安慕西表示見怪不怪。

「嚯嚯嚯,即便你內心是個大爺,我也要讓你明白你是女孩子的事實~」

安慕西想著,不再猶豫,瞬間讓安幕東附體,一臉壞笑從穆小桃的背後摸了過去~

「啪!」一巴掌拍在穆小桃扁平的屁屁上,然後還揉搓了那麼一下下……吊著嗓子戲謔的說道:

「小妞兒,等人呢~」

咦?看起來扁平,其實還是有些肉肉的咩~

「啊!……西……西姐姐?!你……」

穆小桃被拍了屁股,嚇得頓時尖叫出聲,然後向前跑了幾步才驚魂未定的回頭,然後,看到是安慕西……

「嚯嚯嚯,小桃桃,嚇壞了吧?來,到西哥碗里來~」

「……西姐!你別鬧了~大街上多不好啊~哎?你頭髮什麼時候染的啊?好酷!」

突然被人襲臀的穆小桃看到是安慕西,從驚慌失措中走出。然後就立馬把注意力轉移到了安慕西的頭髮上。

「額……是,昨晚上弄得~」

既然沒法兒說系統的事,只能隨便應付著,至於接下來如何,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安慕西覺得像突然改變形象這種事,以後在做之前還是想好合理的解釋,以防被人問。

「好漂亮哦!很適合你呢~你這一身裝扮,簡直就是言和小姐姐的真人版,不,比她還漂亮~

不過~你千萬不要告訴我你的頭髮是在哪裡做的,我如果染成其他顏色,老爸老媽怕會把我打死……」

穆小桃看著安慕西的頭髮,一臉的羨慕,但想想自己的局長老爹,還是打消了跟風的念頭。

「嗯~你就別染了,畢竟你還是學生~哎?你不說帶我去吃好吃的早點么?走吧~」

「嗯呢~西姐,你皮膚好好~」

穆小桃答應一聲,抱住了安慕西一條胳膊,倆人身高有一點差距,穆小桃就像個小一號的樹袋熊。

兩道身影,都是清爽的短髮,一黑一白,一高一矮,漫步在清晨陽光照射下的林蔭道上,成了一道極為美麗的風景。

「西姐,你腰好細噢~」

「……」

「西姐,你腿怎麼這麼長~」

「……」

「西姐~」

一路上穆小桃不斷的研究著安慕西的身體,還不時的讚歎幾句,安慕西一臉的無奈。

但她並沒有不耐煩,因為她比穆小桃更加能理解這種心動的感覺。因為每次控制不住自己撲向鏡子的時候,是她最開心的……

「……」人字拖感受到安慕西這奇葩思想,默默嘆息,無言以對。宿主已經深深愛上自己,簡直沒救了。

穆小桃說的早餐,就是s市一中附近的一家蟹黃包。這家蟹黃包很有名,安慕西變身女性之前就來過幾次,每次都是吃得滿嘴流油。

此時早餐的高峰期已經過去,店面里的食客並不多。兩個人一人一個托盤順著乾淨整潔的取餐窗口,一路走過去,拿著自己愛吃的食物。

荒野之無限主宰 不知道為什麼,在經過水果窗口的時候,安慕西鬼使神差的拿了個香蕉放在托盤中,就連她自己也有些詫異。

「西姐姐,你喝皮蛋瘦肉粥還是蟹肉粥?」

穆小桃在前頭轉身問道。

「額……我喝南瓜粥好了~」

拿過筷子和勺子,二人找了個靠窗的桌子並排坐了下來。

這就是男女之間的不同了,如果是兩個男性一起出來吃東西,那肯定是面對面坐著。因為肩並肩的不僅感覺會很怪異,還會錯過一半發現美麗異性的機會。

而女性,大多都喜歡並排著坐,說起來,也是毫無道理,卻又感覺很合理的樣子。

「唔~怎麼樣西姐,這家果然好吃吧?」

穆小桃夾著包子吃得不亦樂乎,還不忘邀功。

「嗯,好吃!」安慕西笑著說道。

「咦?西姐,對面有個老頭一直盯著你看呢~色眯眯的樣子好噁心啊~」

「啊?」

聽到穆小桃莫名其妙的話,安慕西有些意外,現在色老頭竟然這麼多的么?哪哪兒都有?

抬頭看過去,就看到斜對面,隔著一張桌子的距離外,正有個老頭兒盯著自己的方向……

「人字拖,這個老頭兒,是不是哪裡見過?」

「宿主!這就是昨天那個螺旋槳啊~」

「卧槽!是他!」

安慕西忍不住說出聲來。

「西姐,你認識?」

「嗯,昨天見過,他就是昨天那個在公交站欺負女生囂張離去的色老頭!」

「欺負女生?」

穆小桃有點詫異。

「嗯,是這麼回事~」安慕西小聲的和穆小桃解釋了昨天看到聽到到的一切。

「太可惡了!太可惡了!」穆小桃聽的咬牙切齒,義憤填膺。作為局長的閨女,正義感可是很強的好么。

「正愁找不到他呢,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了,不行,得想辦法治治他!」

安慕西想到昨天色老頭的所作所為,還有那揮舞著拐杖囂張離去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

「人字拖,有什麼方法可以教訓一下他咩?」

「宿主!美麗,本身就是件武器~它可以殺人於無形~自己琢磨吧~」

「……色誘?」光天化日之下,不好吧。

「……」

「無形……人字拖,這色老頭在想什麼?」

「宿主,他此刻血液流動速度和心跳頻率高於平常的二倍以上,心裡像貓爪似的,還有點悔恨。他認為如果他年輕三十歲,可以不惜散盡家財把你啪的懷疑人生……」

「我特喵的,現在里讓他懷疑人生!」 它被風吹的輕輕的搖晃着,腦袋低垂着,舌頭長到了胸口。

臉因爲低垂着要埋進了胸口,四周圍光線又十分的昏暗,一時還判斷不清楚。

是個死屍!

我感到全身發麻,頭髮一根一根的豎起來,心頭難掩一種可怕的惡寒。我只想立刻報警,居然有人在廁所前面吊死了。

總裁爹地寵上癮 當我伸手去摸口袋裏的手機,它突然擡頭了。

那是一張如同刷了一層牆灰一樣發白的臉,臉部的五官雖然蒼白恐怖,臉上的笑容很詭異。

但這卻不影響我的判斷,我的專業是法醫出身的,在辨別屍體面部輪廓的準確率很高。

是陳雨婷。

她早在半年前,就用曬衣繩把自己吊死在了寢室裏面。還留下了遺囑,要把屍體捐獻出來作爲醫學研究之用。

它睜着沒有焦距的眼珠子看着我,抖動着鮮紅的舌頭,嗤嗤的發笑,“蘇芒,終於你又見到你了。”

說話……

屍體說話了!

詐屍了!

我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向後退了半步。小腿肚子發軟的感覺,讓我感覺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了。

它的眼窩裏的眼珠子突然就順着眼眶滾落下來,紅色的血水也跟着留下來,聲音是那樣的淒厲和幽冷,“我……我死的時候……懷孕了,蘇芒,我是被人害死的。”

我以前和陳雨婷的關係還不錯,一起去食堂吃過幾次飯。她的葬禮我沒參加,但是陳雨婷生前的性格我瞭解,她是一個善良而又溫順的女孩。

誰都想不到,這樣一個姑娘爲什麼會突然吊死在寢室裏面。

我沒有一開始那麼害怕了,陳雨婷死之前竟然懷孕了。她的屍身被家裏人捐獻給我們學校,拿去做解剖實驗,卻從來沒有人曝光出來這件事。

到底是誰讓她懷孕的?

又是誰害死了正值花季的陳雨婷?

我握緊了冰涼的手指,盯着她看了一會兒,問道:“害死你的人,在這棟樓裏嗎?你是回來報復的?”

“是她們叫我回來的……”陳雨婷吊着的身體上,垂在兩邊的手,舉起了一隻指着斜下方。

我壯着膽子,走到廁所的門口,往它手指指着的地方看了一眼。

是我們的寢室。

我頓時有些懵了,我們寢室有人叫陳雨婷回來?

叫鬼回來,可是招魂之術啊。

她們那羣丫頭片子,除了八卦日韓明星小鮮肉之外,哪兒懂得招魂叫鬼的法術?陳雨婷是在騙我嗎?

還是說,我……

我又做夢了?

它的雙腳就在我的耳側輕輕的搖晃着,腳上是那雙漂亮的蕾絲邊芭蕾舞鞋,我感覺有陰風在吹着陳雨婷的身子搖晃。

那種感覺太過真實,我發了一身冷汗,心裏面有點害怕陳雨婷把我們宿舍裏的人給盯上了。我鼓起勇氣,二話不說朝自己的寢室跑過去,我擔心她們出事。

奔跑的過程中,我老感覺後脊樑骨有人在吹涼氣兒,那股涼氣兒就跟從冰箱裏冒出來的冷氣差不多。也許是陳雨婷從後面跟上來了,是它對着我對涼氣兒,可我根本不敢回頭求證。

小時候,我就聽人說,人身上有三盞命燈。

眉心、左肩、右肩。

命燈是靠三昧真火燃燒,也就是俗稱的陽火。

如果被不乾淨的東西跟蹤,往那個方向回的頭,那個方向的肩膀上的命燈就會熄滅。那時候,身體的陽火熄滅,陽氣就會減弱,很容易被不乾淨的東西俯身。

我用力敲着門,但是裏面沒人迴應。

這個時間點,大家應該都在寢室裏準備洗漱睡覺了纔對,怎麼會沒人來開門呢?

諸天萬界BOSS聊天羣 耳邊的涼氣兒吹得我全身起雞皮疙瘩,陳雨婷冰冷的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你現在和我同命相連,蘇芒,終於有一個人和我一樣了。我不是一個人……呵呵呵……”

它好像在幸災樂禍,我心裏發了毛了,我哪兒和她同命相連?

難道它也想把我吊死在寢室裏,然後下去陪它,它纔會覺得開心嗎?

那個東西它狂笑了幾聲,聲音變得更加的飄忽陰冷,“蘇芒,你也懷孕了,你也是未婚先孕。到時候,你也會被人笑話,屈辱的死去。” 「內個,西姐,你是想打他么?介個……雖然他很可惡,但是毆打老人家,我們會站在輿論的對裡面的啊……」

穆小桃拉著安慕西的胳膊,怕她控制不住自己,暴躁起來。

「嘿嘿~我才不會那麼衝動~」

“蘇蘇寶貝,你怎麼了?”江媽媽慌忙跟進來。

Previous article

「老大你是說海皇神殿?難道他們也跟言諾康勾結在了一起了?不過不對啊!海皇神殿也看不上言諾康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