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蘇寶貝,你怎麼了?”江媽媽慌忙跟進來。

“沒——”我剛要安慰江媽媽,但話一張口,就又吐了起來。

“媽咪馬上去叫醫生。”江媽媽趕忙轉身去叫醫生。

醫生很快就來了,江媽媽道:“張醫生,你快給我們蘇蘇寶貝看一下怎麼了,她一直嘔吐。”

“是不是有了?”張醫生一邊問,一邊走向我。

我搖頭:“我剛去把脈,醫生說是假孕。”

張醫生給我把脈,搖搖頭:“夫人,從顧小姐的脈上看,並沒有懷孕。”張醫生看向我:“顧小姐,您應該是身體太虛,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不用擔心,我給您開些中藥,調理一下就好了!”

“張醫生,我們家蘇蘇寶貝真的不是懷孕?”江媽媽不死心的追問。

張醫生搖頭,確定道:“不是。”

送走了張醫生,江媽媽對我道:“蘇蘇寶貝,你快去休息吧!”

我點頭:“媽咪,你也早點睡!”

我一回到房間,直接就睡了。

“媽媽!”有一個小孩輕輕的喊我。

“媽媽!”

我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印入眼簾的是一片灰濛濛,還時不時的有霧氣向我撲過來。

“媽媽!”在灰濛濛的遠處,那個聲音還在繼續喊着。

我穿過霧氣,往前面走去,可我走啊走啊,卻根本看不見盡頭,依舊是灰濛濛的。

“媽媽!”那孩子的呼喚聲卻還在繼續,一聲比一聲遙遠,一聲比一聲寒冷。

我驀然睜開眼睛,天卻已經亮了,我看着外面的天空,這纔回過神來,原來只是一場夢。

我下牀,去浴室洗漱,但當我站在鏡子前的時候,一下子愣住了,只見我原本消瘦的臉,此刻竟是圓滾滾的。

我摸我自己的臉,可那肉的觸感非常的真實,我又看我自己的身體,我的身體竟也也胖了。

我一時之間反映不過來,我這是胖了嗎,可胖了的話,一夜之間也不能胖這麼多吧!

我搖搖頭,不再想,或許我只是虛腫吧!

我洗漱完,趕緊去上班,只是我正做着工作,腦袋竟一下子磕在了電腦鍵盤上,痛的我瞬間清晰,這才發現,我居然睡着了。

我搖晃腦袋,讓自己清醒,可是,可剛剛做了一會兒,整個人又昏昏欲睡。

我只能喝咖啡,來提精神,看樣子是昨天晚上做夢做的太累了,導致今天都沒有精神了,可即便是喝了咖啡,我還是困的不行。

所以一下班,我隨便吃了一些東西,就上樓去睡覺了。

陰寒的感覺漸漸的在我臉龐瀰漫,越來越冷,越來越冷,好像有什麼寒冷的東西正在一點一點的湊近我。

“媽媽!”

有一個孩子似乎在我的耳邊呼喚我。

我整個人睡的迷迷糊糊,困的不行,我便轉了個身,繼續睡。

但那寒冷的氣息從我身後瀰漫上來,好似攀附上我,一點一點將我整個籠罩住。

“媽媽!”

驀然,一聲聲音極近的在我耳邊喊道。

我驀然睜開眼睛,漆黑的夜色中什麼都沒有,但空氣卻寒冷的不像話,我困的實在不行,我剛要閉上眼睛繼續睡覺,肚子卻驀然鑽心疼痛起來,痛的我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就在我要喊人的時候,肚子卻驀然不痛了。

黑夜中,經過剛纔撕心裂肺的疼痛,我整個人就如同剛纔水裏面撈出來一樣,全身都是汗水。

我以爲還會痛,可等了許久,疼痛卻沒有再發生,我等着等着,最後也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可當我早上醒過來的時候,卻整個人都驚呆了,即便不照鏡子,我都能感覺到自己胖了,不止胖了一圈,整個人都跟小肉球一樣,我慌忙跑到浴室,只見鏡子裏的我,已經出現嚴重的雙下巴了。

我:“….”

我鬱悶的下樓,江媽媽看見我,一下子僵硬在原地,半餉纔回過神:“蘇蘇寶貝,你,你怎麼胖了?”

我:“….”

“可能是張醫生那些藥太好,都被吸收了的緣故吧!”除了這個,我實在是想不出別的了! 江媽媽不可思議的看着我,最後點點頭:“吸收了好,現在這個樣子挺好餓,以前你太瘦了,現在有肉好啊,我們家昊天抱起來也舒服!”

我:“……”

“對了蘇蘇寶貝,媽咪這幾天要出一趟差,你一個人在家要好好照顧自己,有什麼事情就找周管家,知道嗎?”

我點頭。

吃完飯,周管家送我去公司。

我剛進辦公室,辦公室裏的同事一時之間都愣住了,王姐不可思議的走過來:“你,你是蘇蘇?”

我點頭。

“天哪,你怎麼一夜之間胖了這麼多?”王姐不可思議道。

“是啊,這也胖太多了吧,一夜之間就跟換了一個人一樣。”旁邊的同事們都議論紛紛。

我尷尬的笑:“應該是我上幾天吃了補藥的關係吧!”

回到位子上,同事們的話一直迴盪在我的腦海裏,讓我猛然想到一個被我忽略的問題,那就是,我已經不是一個正常人類了,會不會其實我就是懷孕了,但因爲我現在是魔體,所以醫生纔會檢查不出來,而反應也跟正常的人類有所出入呢!

這般想着,我覺得一定是這個樣子的。

否則,我現在這些莫名其妙的反應實在是說不過去啊!

我立刻請了假,去嶗山找爺爺,現在這個情況,也只能找爺爺了。

嶗山。

我剛上嶗山,嶗山的道士們都用異樣的目光看着我,我莫名其妙,上回我跟小蘇在嶗山的時候,大家明明已經不意我的魔體了,怎麼現在又這樣看我。

我上前,想問爺爺在哪裏,可我剛往前走一步,我前面的道士們都紛紛惶恐的後退。

我:“……”

我只能站在原地:“我想問一下,我爺爺他在哪裏,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他。”

最前面的道上後退一步,看着我道:“掌門正在閉關,不能見任何人,顧小姐你還是先回去吧!”

“爺爺在閉關?那他什麼時候能出關?”我問。

“掌門大概能在後天出關。”

我原本想着要不住在這嶗山,這樣爺爺一出關我就能見到,但看見那些道士對我異樣而惶恐的目光,我還是決定回家吧!

絕品神相 “師傅,要是爺爺出關了,麻煩告訴他,我會來這裏找他。”我微笑道。

道士答應,只是對着我的笑很是勉強。

從嶗山回來,走在馬路上,撫摸着我自己的肚子,要是現在爵在就好了,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突然,商廈的廣告吸引了我,上面是穿着漂亮衣服的可愛寶寶,不知覺中,我竟走到了嬰兒賣場。

賣場裏,全是各色各樣的漂亮嬰兒衣服,我看的眼花繚亂,每一件都是那麼漂亮。

一種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讓我覺得竟是歡喜的。

我摸了摸肚子:“寶寶,你是男孩還是女孩?”

突然,一個想法闖入我的腦海,該,該不會是非人類吧!

我現在是魔體,爵更是一隻千年厲鬼,那,那生出來的應該就是——非人類吧!

我搖搖頭,反正不管生出來是什麼,肯定是要穿衣服的!

這般想着,我在嬰兒賣場買了很多的嬰兒衣服,當真是看每一件都是好看的。

夜,我將嬰兒的衣服都收進衣櫃裏,剛上牀睡覺,整個人竟劇烈的疼痛起來,但嚴格來說,劇烈的疼痛是在我的身體裏面瀰漫,一下又一下,好像要將我殺死一樣!

我痛的整個人如死了一般蜷縮在牀上,連聲音也發不出半分。

我不知道到底這樣的疼痛維持了多久,等我緩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半夜了。

我大口的喘息着,臉色蒼白,無力的癱在牀上,在虛弱中竟睡了過去。

漆黑,寂靜的夜色裏。

我的肚子突然大了起來,隆成了一個小球,最上面的肚皮被攪動着,在這樣死靜的房間裏,顯得異常詭異。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手指從我的肚皮裏伸了出來,緊接着是一隻細小的手,一點一點往外爬出來。

我熟睡着,沒有任何的感知。

隨着那隻小手的爬動,一個露着腦漿的小孩從我肚子裏,慢慢的爬出來。

它的頭還沒有成型,能清楚的看見腦漿,它的右臉也沒有長全,裏面的神經都暴露在外面。它不再往外爬,就從我的肚子裏露出一個殘缺不堪的腦袋,一雙眼睛寒森森的盯着我。

可這些,我完全不知道。

早上,我醒過來,整個人都異常的勞累,我來到浴室,卻僵硬住,鏡子裏的我,居然臉色慘白,猶如死人一樣!

而且,我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非常的累。

我看着鏡子裏的自己,鬱悶了,難道因爲我懷的是非人類,所以纔會有這樣強烈的反應?

邪帝狂妻:神醫王妃要逆天 我嘆了口氣,撫摸着自己的肚子:“寶寶,你可折騰死我了,就算你是非人類,下手也稍微請一點啊!”

我隨便做了點飯菜,剛準備把湯端到桌上,可劇烈的疼痛再次在我身體裏撕扯。

啪!

湯從我的手上掉落,砸碎在地上,但我根本顧不上這些,這一回疼痛更是加劇,好像我的身體已經被撕的血肉模糊,我整個人摔倒在地上,撕心裂肺的疼痛讓我覺得我可能活不過今天。

我憑最後的理智,想要打電話給周管家,可我剛拿出手機,一股更加洶涌的疼痛席捲而來,我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居然已經是下午了,我勉強吃了一點東西去睡,此時此刻,唯一讓我清醒的是,明天爺爺就能出關了。

因爲太累太虛弱,我一睡下就睡熟了。

夜,屋子裏一片漆黑,靜悄悄的,只有我均勻的呼吸聲。

正在這個時候,我的肚皮又詭異的動了起來,一個嬰兒從我的肚子裏爬出來,慢慢的,爬到我的面前,它的身上聯結着肚臍帶,它就那麼坐在我的身上,右手上拿着一塊內臟,那內臟還在不停的滴着血,一邊吃,一邊森森的盯着我。

而我,依舊什麼都不知道。

早上,當昏昏沉沉醒過來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傻掉了,只見我的肚子竟大的出奇,就跟那些馬上要生了的一樣。

我不敢相信,這正常的是十月懷胎,可是,我這才幾天啊,就算我懷的是非人類,也不能有這麼大的區別吧!

這一次,真的嚇到我了,我覺得這懷非人類,跟我想象的實在是太不一樣了,我要趕快去找爺爺。

可當我打開手機的瞬間,我卻更加傻了,因爲手機上的日期顯示告訴我,我這一覺竟然睡了整整三天。

居然睡了整整三天,可我卻一點也不知道。

這一下,我更是一秒不敢耽誤,趕緊去嶗山找爺爺。

“寶貝孫女。”爺爺看見我非常高興,但隨即變了臉色。

“爺爺,我,我有了軒轅爵的孩子,但是——”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但爺爺卻驀然截斷我的話。

“那不是你跟軒轅大人的孩子。”爺爺道。

我一下子愣住,看着爺爺:“爺爺,你在說什麼?”

爺爺的臉色是從未有過的嚴肅:“你被人嚇了鬼嬰咒術。”

我僵硬住:“鬼嬰咒,是什麼?”一種不好的感覺席捲上來,讓我有些害怕。

“鬼嬰咒是一種很古老的咒術,下咒的人將嬰兒的怨氣下在你的身上,那麼,這道怨氣就會在被下咒人的身體裏慢慢成長,但,這鬼嬰不是跟其他的嬰兒一樣,吸食母親的養分長大,它是吃着母體的血肉內臟成長的,所以,一般被下鬼嬰咒的人,會在鬼嬰成熟的時候,被掏空內臟而死。”

我聽着爺爺的話,整個人都傻了,我原本以爲是我跟爵的孩子,卻竟然是一個要吃光我內臟的鬼嬰。

“但你是魔體,身體裏的內臟還是會重生,所以,它不會讓你死,但你身體裏有聖陰果,這個鬼嬰是吸食着聖陰果長大的,恐怕——”爺爺憂心忡忡。

“爺爺,我估算了一下時間,現在應該是第八天,鬼嬰應該還沒有成型,所以——”

爺爺搖頭:“人是十月懷胎,鬼嬰卻只要十天就可出生了,現在唯一慶幸的就是還沒到第十天,否則,那就真的是無力迴天了。”

正在此時,劇烈的疼痛再一次席捲上我,讓我一下子栽倒在地上,爺爺趕忙扶住我。

我痛的只能緊緊抓住爺爺,大量的汗從我的額頭掉落下來,我的臉色已經毫無人氣,就跟死人一模一樣。

“爺爺,你要殺了我嗎?”一個詭異的聲音在我肚子裏響起。

“你個孽障,居然敢動我寶貝孫女,我一定滅了你。”爺爺氣憤道。

可我卻痛的狠狠咬住嘴脣,脣瞬間被咬破,鮮紅的血流下來,可卻絲毫無法減少我身體裏面撕心裂肺的劇烈疼痛。

正在這個時候,有什麼東西要穿破衣服出來。

“啊!”我驀然痛苦的大叫。

“媽媽,難道你也要殺了我嗎?”正在此時,伴隨着詭異的聲音,一個嬰兒從我肚子裏探出來,它的上半身爬出來,下半身留在我的肚子裏。

“媽媽,你真的要殺了我嗎?”鬼嬰問,它的幽幽的眼眸盯着我,鮮紅的血從它的眼睛裏流出來,它的手上抓着我的內臟,正大口大口的吃着。

“媽媽,你殺不了我的!”驀然,鬼嬰一口吞掉我的內臟,獰笑起來。 劇烈的疼痛驀然向我席捲而來,我還來不及呼痛,已經眼前一黑,整個人都昏了過去。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爺爺正在旁邊着急的守着我,見我醒過來,擔憂問:“寶貝孫女,你終於醒過來了,擔心死爺爺了。”爺爺說着,佈滿皺紋的眼眸裏閃動着心疼。

我對爺爺笑:“爺爺,我沒事的。”我心裏有些難過,爺爺在我的印象裏,總是那麼樂呵呵的,可是現在,我居然讓他這麼擔心!

爺爺點頭,眼眸堅定:“寶貝孫女,你不要擔心,爺爺一定會剷除了這個孽障,這個孽障還沒到完全成熟,所以,不會有事情的。”

我對爺爺笑:“有爺爺在,我就不害怕。”

爺爺帶我來到極樂殿,只見極樂殿裏已經布好了陣法,九個道士圍着陣法而坐,我按照爺爺說的,坐在陣法的中央,而爺爺在最前面坐下。

“寶貝孫女,不要擔心,很快就好了!”爺爺對我笑。

我點頭,安心的閉上眼睛。

爺爺向其他的道上點頭,其他九個道上和爺爺開啓陣法。

隨着爺爺他們念動咒語,我的頭和整個人都暈眩起來,不等我從暈眩中緩過來,我的肚子瘋狂大的疼痛起來,逼迫的我要起身逃走。

“寶貝孫女,忍住。”爺爺對我道。

我咬住牙,死死的握住拳頭,逼迫自己繼續坐着。

爺爺驀然將一張符咒貼在我的肚子上,霎那間,我整個人猶如撕裂般巨疼。

“啊!”我驀然尖叫起來,整個人也都猙獰起來,站起身就要逃出去。

“孽畜,往哪裏逃。”爺爺又將一張符咒貼在我的頭上,讓我整個人都無法動彈。

“啊!”我撕心裂肺的叫着,可根本沒有任何用處,反倒越來越疼。

“怎麼會這樣!”爺爺大驚失色,而旁邊的九個道士都狠狠的吐出一大口血來,虛弱的根本不能再動。

疼痛越發的再加劇,我痛的想哭想叫,可我根本連眼淚也流不出來。

鬼嬰獰笑着從我肚子裏鑽出來,一雙流血的眼睛寒森森的盯着爺爺:“爺爺,我說過的,你殺不了我的,我已經跟媽媽容爲一體了,你要是想殺死我,就要先殺死媽媽,爺爺,難道你連媽媽也要殺死嗎?”

臨走的時候,我給了都教授三張符咒,我告訴他一張貼在門的內側,一張貼在靠北的窗戶上,另外一張貼在洗刷間的鏡子上。遮住了這三個命脈,我想那女鬼也許就不會再來找都教授了吧…… 回到宿舍樓的時候,已經是十點了。老遠的我便看着我們宿管大媽想要鎖門,於是我和紅綾兩人迅速的飛奔過去,然後彼此對視幾秒,開始朝着宿管大媽……撒嬌!好吧,我承認我不怎麼是一個會撒嬌的人,而且我撒嬌起來感覺怪里怪氣的。可是紅綾,卻已然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Previous article

「那……還能變回來me?」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