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一刻呆爺一把將我拉了過去,然後掏出拳頭大小的一顆彈頭在我的肩頭便是猛地猛地一裹,接着將那沾滿了我鮮血的炸彈裝在那龍蟒骨炮筒之中。

“哈哈,楊森老弟你就在這裏給我加血,看我幾炮將這些小鬼都送回老家……”

呆爺大笑着,便觸動了骨炮的開關……

(本章完) 三炮過後,我都有點鬱悶的看着眼前的呆爺了,因爲呆爺竟然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了一個小瓶子朝着我走來。

“呆爺,你這是幹啥?”

“以前我還不覺得,原來你的血這麼牛逼,給呆爺我放點,留着備用!”

呆爺的話讓我目瞪口呆,更重要的是這個時候呆爺已經將那小瓶子抵在了我的手臂上,然後從我身後抽出了一支箭,就要猛刺。

“呆爺,慢着……呆爺,我說……”

呆爺不懷好意的笑了一聲,然後不顧我的阻攔一下子便將那長長的箭矢插入了我的肩頭,那一刻我只感覺手臂一痛,接着便看到了呆爺手上的小瓶子已經裝滿了我的鮮血。

“相公,趕快衝過去,小蝶已經撐不住了!”

就在我剛要罵呆爺兩句的時候,小蝶的聲音響起了。我當即眉頭一皺,將之前呆爺手中那隻箭矢搭在弓弦上,便衝入了滾滾鬼氣之中。

猶豫之前呆爺那三炮直接將朝着我們走來的百鬼炸成了渣,故而這個時候我我衝進去根本就沒有遇到小鬼,但是就在我們走到狀元橋的中央的時候,在狀元橋的另一頭卻是站在一個佝僂的老者,這個老者不是別人正是鬼道人。

鬼道人站在那裏,臉上帶着一絲笑意的看着我。

“楊老弟,你衝我攔住這個人!”

呆爺幾步上前,肩頭扛着骨炮,便又要開始發射了。

“呆爺,你攔得住嗎?”

呆爺笑了一聲道:“試試,我一開炮你就衝,我還不相信了!”

我點點頭,呆爺一步踏出,觸動大炮的扳手,頓時嘭的一聲,帶着我鮮血的一枚特製炮彈便直接的朝着眼前的鬼道人衝去,此時此刻的鬼道人眉頭微微一顫,一掌拍出,瞬間在鬼道人的身前出現了滾滾的鬼氣,凝成了一片結界將整個狀元橋頭都包裹住了。

“呆爺,火力能不能再猛點兒!”

出於對鬼葬之棺的感知,我越發的感覺到了鬼葬之棺周圍的結界正在被瘋狂的攻擊着,一旦鬼葬之棺之外的結界被攻破的話,就算是棺奴出手也無濟於事,因爲棺奴隨着天棺而生,如果離開了天棺的庇護,那只有死路一條。

“好叻,老弟,今天讓你見識一下。”

說話之間,呆爺將身後那巨大的箱子直接放在地上,然後打開從中拿出了兩把收槍遞給了我一把,這可不是一般的收槍,而是有着三管的槍,每一次可以發出三枚子彈。

呆爺將之前從我手臂上取得鮮血完全的澆灌在了一盒子子彈上,還有幾枚炮彈上,然後隨後抓了一把給我。



己也開始不斷的將子彈裝入那槍膛之上。

“擋,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擋!”

就算面對鬼皇,呆爺也是沒有任何的畏懼,呆爺說如果能夠多找到幾個靈獸的屍體的話,他便能製造出一種可以直接滅了鬼皇屍皇的武器,不過現在看來是不可能,畢竟龍蟒不好碰到,靈獸也不是滿地都是。

這會兒呆爺對着那濃濃鬼氣便是一通轟炸,我自然也是不斷的朝前衝,然後一邊瘋狂的扣動扳機對着那結界開槍。

“老弟,趁現在!”

呆爺說完,頓時一炮轟出,眼前結界瞬間碎裂,我身子一閃便衝過了狀元橋,在狀元橋的另一邊便是當日見到朱白的地方了。

而這個時候有着一座古陣,在不斷的運行着,無數烏黑的符文圍城了一個巨大猶如鍋蓋的結界。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真是鬼道人。

我連忙扣動扳機,誰知鬼道人一把便抓住了我手上的長槍,然後雙手微微一顫,一掌拍在地上,頓時在我的身後出現了無數的小鬼朝着狀元橋衝去。

“這會兒就只剩下我們兩個人,我倒要看看你怎麼進入這結界!”

鬼道人此刻披頭散髮,一臉的蒼白,看樣子之前我和呆爺的一番狂轟亂炸還是有作用的,至少讓鬼道人也是受了不小的傷!

“鬼道人這結界只有我能進入,你們就算是打破了腦袋也不可能進去的!”

因爲我看到在那結界周圍有着無數的陰魂在不斷的衝擊着那結界。一道道古樸的符文在結界周圍環繞、震盪。

此刻我看到了有三四個渾身都是烏黑色鎧甲的鬼皇結成了一個又一個的陣法不斷的朝着結界轟去。

整個結界這一刻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哈哈,只有你能進去,你未免將自己看的太高了,我鬼域鬼皇軍團都出動了憑着你能夠阻止得了!”

說話之間,鬼道人赫然出手,那乾枯的手掌之中出現了滾滾鬼氣,不但如此此刻在他的手上還出現了一口大刀,猶如關公的大刀一般,渾身鬼氣繚繞,讓人望而生畏。

“來吧!”

我退後兩步,猛地一搭弓箭,箭尖還有我手臂上的鮮血。

嗖!

對着那朝着我重來的鬼道人便是猛地一箭。

嗤噗!

箭矢瞬間洞穿了鬼道人,的胸口,但是此刻的鬼道人絲毫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雙手緊握着大刀猛地朝着我的頭顱劈砍而下。

砰!

我一扯身後的長槍,瞬間擋住這一刀,不過卻還是被這一刀震出足足四

五米遠。

這個時候我看到在鬼道人身後的結界已經開始暗淡起來了,那原本旋轉在結界周圍的古樸符文這一刻開始碎裂。

這一刻我又看到了在結界周圍那茫茫鬼氣之中出現了七八個渾身披着烏黑鎧甲的鬼皇。

十幾個鬼皇高手,還有無數的鬼王高手來搶奪鬼葬之棺,不得不說這次鬼域出動的人已經太強大了。

我身子不斷的躲閃,飛快的後退。

鬼道人手持一口大關刀,整個人長髮肆意,一雙血紅的雙目,佝僂的身軀,無一處不是讓人畏懼的存在。

但此刻我的心中卻是擔憂至極,如果真的被這些鬼皇轟破了這個結界的話,也就意味着鬼葬之棺便會落入他們的手中,現在的局面明顯便是敵衆我寡。十幾個鬼皇的存在,我根本就難以應付,就算小蝶和呆爺可以一人一個鬼皇,那剩下也能分分鐘將我碾壓得粉碎。

只有充入結界,打開棺材,讓朱白蘇醒,朱白當年可是和奶奶一個級別的高手,相信對付這些人應該沒有問題。

在我面前的鬼道人對我緊追不捨,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躲閃機會,獨自一人面對鬼皇,我還有些心有餘悸,畢竟鬼皇的存在已經是吸收天地之氣,一身的鬼氣都是精純的靈氣所化,殺傷力可想而知。

我緊握着長槍,將龍蟒弓背在身後,一咬牙瘋狂的朝着正面向我一刀劈下的鬼道人而去,此刻的鬼道人怒吼連連,那原本顯得佝僂的身軀,在茫茫鬼氣的充盈之下,開始顯得魁梧霸道。

轟!

大刀一刀落下,我猛地一槍挑刺在鬼道人的手臂之上,勁兒一腳踩在那大刀之上,便想要躍過鬼道人衝入結界之中。

“找死!”

鬼道人反手便抓住了我的長槍,然後魁梧的身子就這樣撞在了我的胸口之上,那一刻我被直接震飛,胸口血氣翻騰。

噗!

終於還是忍不住,喉嚨一甜一口血噴出。

“鬼皇的實力果然好強,不是現在的我能夠抗衡的!”

這一刻我想到了因果古咒,雖然我也知道因果古咒能夠束縛同等修者的力量,這一刻我的心中竟然生出了一個冒險的決定。

嗡嗡!

不遠處的結界已經開始震盪不已了,似乎下一刻就要被攻破了,就算是上古的古咒結界,也耐不住如此多的鬼皇接連攻擊,畢竟這些古咒隨着時間的推移已經褪去了曾經的鋒芒。

一步踏出,因果古咒瞬間飛出的身軀,環繞周身。

一時之間那原本還要瘋狂一刀落下的鬼道人退後幾步,雙目猛地一顫!

(本章完) “你現在根本就還未參悟因果古咒,想要借用因果之力來封印我,絕對不可能!”鬼道人怒喝一聲,突然身子猛地躍起不斷揮舞着手上的大關刀,一個鬼皇的全力一擊,我必亡。

所以此刻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爲了我接下來要施展的蒼龍閣的玄黃祕術,一氣化三清做的準備。雖然我沒有北那般能過化作三人,但是勉強用周身的靈氣化作一人還是可以辦到的。

就在那大刀披下來的瞬間,我一掌拍出,在我的旁邊突然一道影子閃過,接着直接躍出四五米。

“死!”

鬼道人厲吼一聲,一刀便朝着“我”劈下。

而真實的我此刻卻是手持長槍,揹着大弓,朝着不遠處已經馬上就要支離破碎的結界而去。

在就要靠近結界的瞬間,身後突然響起了一聲大罵。

我當即咬破中指在結界上一點,身子便直接沒入了結界之中。

我一進入結界,便感覺到了結界空間之中的無盡鬼氣開始瘋狂的瀰漫,我幾步上前,走到鬼葬之棺的面前。

此刻通體血紅的鬼葬之棺之中一股股鬼氣肆意瀰漫,我甚至能夠感受到朱白的氣息。

嗡嗡!

轟!

一聲巨響,四周結界瞬間破碎,一股狂暴的鬼氣猶如是無數利刃般朝着結界之外的無盡陰鬼而去。一時之間嘶吼連連,但是也有着十幾道鬼氣凝結的大手同時朝着我蓋來。

此刻我沒有絲毫的猶豫,在鬼葬之棺之上飛快的畫出開棺古符,經過前三個棺材的積澱我已經十分的熟練。

開!

我一掌拍在棺材之上,頃刻之間那朝着我抓來的巨大鬼手瞬間被一股龐大的力量震開在,而此刻我感覺到了我的手掌之下出現了一道漩渦。

鬼葬之棺緩緩的打開。

一個渾身灰色長衫的中年男子從棺材之中緩緩的坐了起來。

那滿頭四散的長髮,一張憂鬱的面孔,清晰明瞭的五官,一雙空洞的眼睛,不是朱白又是誰。

鬼王朱白,雖然稱號是鬼王,但是他的實力卻不是鬼王能夠比擬的,就算是一般的鬼皇都要退避三舍。

朱白從棺材之中慢慢的站起來,他看着眼前的我並無絲毫的變化,只是那雙原本擔憂的面孔變得平靜了許多。

他一步便踏出了鬼葬之棺,隨即那鬼葬之棺瞬間封閉,被茫茫鬼氣纏繞包裹起來。

“鬼王朱白,你果然在這裏,域主有令,抓住朱白帶回鬼域,賞進入鬼域之淵修行一年!”

此時一個滿頭白髮的老者踏空而來,他的手上拿着一節猶如戒尺一般的法器。

“噬魂尺,沒想到這東西當年竟然落入了鬼域之中,不過就憑你們就想要來抓我,恐怕是個笑話吧!”

朱白站在我的身前,此刻呆爺和小蝶也是擺脫了糾纏,然後朝着我奔來。

朱白望着眼前那滾滾鬼氣之中的十幾個鬼皇冷笑一聲。

“恐怕鬼域那些老不死的不會就派你們幾個人來吧,既然來了就不要躲在暗處了!”

但是在朱白說話的時候,卻是沒有任何人站出來,此刻的我明顯感知到了朱白的眉頭微皺。

“朱白,你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抓你還需要其他人動手嗎,今日我們既然來到這裏,要的便是你和鬼葬之棺,至於那小子,能生擒最好,不能生擒我不介意屍體。”

說話之間,突然一個鬼皇已經出手,他一出手整個狀元村似乎都在顫動,頭頂不斷有着肆意墜落的土石。

“滾回去!”

朱白突然低喝一聲,五指對着那陰森鬼氣一抓,便直接抓住了這個出手的屍皇,這一刻這個之前還氣勢洶洶的鬼皇就如一隻雞一般的被朱白抓在手上,然後隨手一扔,扔出了幾十米遠。

“有我朱白在此,你們今日休想將鬼葬之棺帶入鬼域,一羣道貌岸然的傢伙,以爲得到了鬼葬之棺就能真正的統治鬼域,簡直妄想,總有一日我朱白會讓整個鬼域的人知道你們這些人醜陋的面目!”

說話之間朱白突然凌空一抓,便直接抓住那口血色棺材,然後朝着我們猛地拉來。

“楊森,帶着鬼葬之棺離開這裏,記住一直往前走,不管遇到什麼都不要回頭,只要你不回頭就算是屍君來了都奈何不了你,但是你回了頭,那就徹底的失敗了!”

我點點頭,身子一躍踏上了鬼葬之棺,中指點在棺材頭上。

走!

我心中暗自低喝一聲,瞬間整個棺材便直接朝着眼前的茫茫鬼氣而去。

小蝶和呆爺都在我的身邊,這一刻我總感覺即將有什麼大事發生一般,這種感覺猶如是一刀刀的劈砍在我的身上,是一種切膚之痛。

我的心越發的不寧靜。

而此刻的朱白也已經出手,雖然朱白沒有了雙眼,但是在這裏,恐怕沒有人能夠傷的了他。

當然這也只是我的臆斷,我太小看鬼域的力量了。

就在我踏棺而行約莫三分鐘的時候,突然眼前變成了無盡的血山屍海,無數的屍體似乎都還在呻吟掙扎,還有的屍體朝着我們不斷的爬來,他們將自己的手臂折斷朝着我們扔來。

這種感覺就如是看3D電影一般,無數的人都在你的眼前出現,但是並不是一個時空,我猛地催動鬼葬之棺開

始前進,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我感覺到了身後的小蝶一口鮮血噴在我的肩頭,接着便是一聲慘叫。

“相公不要回頭!”

小蝶的聲音之中夾着無盡的恐怖,那原本搭在我肩頭的手瞬間也是無力的垂下了。

此時此刻我的心中猶豫不覺,我知道我回頭必然會遇到屍皇高手,而朱白又被十幾個屍皇高手結陣困住,但是要是我不回頭的話……

“楊老弟,怎麼辦,我頂不住了,小蝶姑娘的屍體,就要被他們……”

什麼? 異界戰神 屍體?

我的心中猛地一顫,但是我依舊咬牙忍住了,着一定是我的幻覺,幻覺。

“小蝶!”我大吼一聲!

但是讓我心中更加的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並沒有小蝶的回答,而這個時候呆爺也是噗噗吐血的聲音,而且我聽到了呆爺肩頭炮彈的炸響聲。

“呆爺……”

我大叫一聲。

“老弟,尼瑪,我頂不住了,你自己看着辦吧!”

說話之間我便感覺到呆爺身子猛地朝着我的後背靠來,而且在我的耳邊急促道:“小蝶姑娘的屍體被他們給……”

“呆爺你,你再說一遍……”

“我說小蝶姑娘的屍體被他們拖走了!”

呆爺的聲音之中明顯有着一絲生氣和憤怒,我當即渾身一顫,猛地轉過身,此時此刻我便看到了在不遠處一個渾身黑衣的老者一把抓住小蝶的頭顱,而小蝶在他的手下已經沒有任何的生機,七竅流血,美麗的容顏之上滿是殷紅的血跡。

“小蝶!”

“你,你殺了小蝶?”

那道黑影並不回到我,而是一步步朝着黑暗之中走去。

此時此刻的我心中瞬間空了,就如我的精神支柱一下子倒了一般。

腦子裏滿是小蝶的樣子,我一步踏出,一把抓住身後的長槍瘋狂的朝着那黑衣人刺去。

可是就在這一刻那道黑色的身影消失了,在我的眼前突然一下子明亮了。

小蝶和呆爺都是站在我的身邊,一臉驚愕的看着我。

“相公,你,你怎麼轉過身來了!”

“小子,你不會是啥了吧,難道你沒聽到之前鬼王朱白的話嗎?”

我頓時心中大震,可是等我再一次轉過身去的時候,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黑衣人,這個黑衣人真是我在之前的幻境之中看到的那個黑衣人。

他看着我咧嘴一笑。

“既然如此,都跟老朽走一趟吧!”

說話之間我便感覺眼前突然一暗,滾滾鬼氣化作了道道空間將我們頃刻之間封閉在其中……

我倒是很想去偏室看看,不過看他們那一個個一臉嚴肅的樣子,我心說還是算了。這個時候還是讓他們把注意力都聚集在謝文九身上吧,最好把我忘了,我才高興呢。

Previous article

鄭延爍畢竟沒有過感情經歷,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她,頓了半晌,才緩緩說道:“也難怪,我想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沒有多長時間的活頭了,或許是不想連累你吧,你也別太傷心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