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見柳煙嬌羞的模樣,葉知秋大爲動心,情難自禁,將柳煙擁在懷中,低頭吻了下去。

柳煙也微微踮腳,迎合着葉知秋,享受這美好的時光。

良久,柳煙才微微推開葉知秋,笑道:“別沒完沒了的……走了,去看看沒良心他們,然後我們也該休息了,明天再想辦法,對付鬼王。”

“走吧,去看看。”葉知秋心滿意足,拉着柳煙的手,尋找莫辛新等人。

今晚上雖然辛苦,雖然兇險,但是葉知秋也不吃虧。

沒有拿下鬼王,拿下柳煙了!今晚上兩情相悅,郎情妾意,讓葉知秋覺得人生太美好了。

相對來說,那個鬼王卻吃了大虧,被葉知秋打上門來,攪了洞房之樂,還損兵折將,手下小鬼傷亡慘重。

莫辛新等人守在路邊,都快睡着了,接到葉知秋的電話,急忙開車來迎。

一見面,莫辛新就問道:“葉大師,怎麼樣了,有沒有把我女兒救回來?”

“你以爲去幼兒園接孩子放學,接着就走啊?”葉知秋苦笑,上了車,說道:

“鬥了幾個小時,不分勝負。不過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你女兒的事,不關因果報應。你可以放心了,三天之內,我一定將你女兒的魂魄,帶回來!”

如果事關因果,鬼王會直接說的,葉知秋也就不會多管閒事。

鬼王隻字沒提,說明無關因果。

“太好了葉大師,太好了……”莫辛新擦眼淚,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葉知秋指了指自己的胸前,又對楊堅老爹說道:“老楊看見了沒有?今晚就差一點,我的小命就丟在這裏了。”

先前被困棺材裏的時候,葉知秋刺破胸前,借用心頭血施展七星解厄,血染前胸,現在看起來,還是觸目驚心。

“葉大師辛苦了,我們非常感謝。”楊堅老爹點頭哈腰地說道。

葉知秋冷笑:“爲了找回新娘子的魂魄,莫老闆出錢,我出命。老楊,你就出一聲謝謝嗎?我看你,好像不太在意這個兒媳的性命啊。”

老楊一愣,隨後搓着手訕笑:“哪能呢?我把這個兒媳,看得比我親生女兒還重……”

莫辛新氣沖沖地瞪眼:“親家翁你別說這些沒用的,人家葉大師拼了命地幫我們,你也出兩百萬吧,爽快點!”

“啊,還要兩百萬?”老楊一臉肉痛的表情。

“兩百萬對你家來說,很多嗎?你要是不給,我就從女兒的嫁妝上面扣!我給女兒陪嫁了五百萬黃金,你要是不給,我就把這五百萬黃金,全部送給葉大師!”莫辛新說道。

老楊急忙搖手:“我給我給,我加兩百萬,算是我的誠意,親家別說了。”

因爲莫辛新文化不高,是個粗人,此刻又關心女兒的安慰,脾氣不好。老楊知道親家的性格,所以只好答應。要不,那五百萬的陪嫁黃金,可就真的沒了。

一邊是兩百萬,一邊是五百萬,老楊當然選擇保留黃金。

葉知秋奸計得逞,揮手道:“走吧,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說。”

莫辛新上車,帶着大家回去。

楊家別墅裏安排了兩間客房,讓葉知秋和柳煙休息。柳煙帶了換洗衣服,葉知秋直接用新郎楊堅的衣服救急。

上牀睡覺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五點了。

葉知秋睡到八點,被柳煙敲門叫醒。

柳煙也沒怎麼睡,幾乎打了個盹就醒了,但是精神依舊不錯,看不到疲倦,也沒有黑眼圈。

葉知秋因爲昨晚的大戰和師公上身,早上醒來的時候,還有些懨懨無力的樣子。

楊家準備了早餐,席間,莫辛新小心翼翼地問道:“葉大師,今天你打算怎麼安排?有沒有什麼行動?”

“等我們商量一下,再決定。”葉知秋看了看柳煙。

柳煙點頭,說道:“今天晚上,我們還會有朋友過來,協助我們對付鬼王。”

“原來還有其他高人過來幫忙,真的是太好了!”莫辛新大喜,又問道:“我最喜歡交朋友,只要是葉大師和柳姑娘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放心,我不會虧待你們朋友的。”

葉知秋卻微微一愣,柳煙說的朋友,是誰?「1月23號,第二更」 柳煙說完了這一句,不說話了,繼續低頭吃飯。

葉知秋也急忙填飽肚子,擦了擦嘴,拉着柳煙出門商量。

到了楊家別墅外面,葉知秋問道:“柳煙,你說的朋友,是誰?”

“我掐指一算,今天肯定有朋友來幫忙。”柳煙挑眉笑道。

“那你再掐指算算,我們以後會有幾個孩子?幾男幾女?”葉知秋翻白眼。

柳煙瞪着眼睛一言不發,殺氣森森。

“嘿嘿,我開玩笑的,生孩子這事還早,先不考慮……你說有朋友來幫忙,莫非你聯繫了蘭國雄夫婦?”葉知秋問道。

“不是,是王晗!”柳煙瞪眼,說道:“我已經打過電話了,王晗說,午後就完成了閉關,晚上會趕到這裏,幫助我們對付鬼王。”

葉知秋皺眉:“她……行嗎?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大俠未必就會捉鬼……”

“我也沒指望她幫忙,但是我們可以藉此機會,加強了解,確定王晗今後,能否爲我們所用。”柳煙說道。

葉知秋豎起大拇指:“老奸巨猾!”

“這叫聰明,不叫老奸巨猾。”柳煙翻了一個死魚眼。

說話間,葉知秋的電話響了,拿出來一看,卻是茅山同門龐昊的來電。

“這傻鳥,怎麼又來騷擾我?”葉知秋搖搖頭,接通電話問道:“龐昊,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

“哈哈,葉知秋,你猜猜我在哪裏?”龐昊在那邊沒心沒肺地大笑。

“你在牛逼裏!”葉知秋沒好氣地說道。

“去,我在港州啊!鐵冠師伯差遣我,叫我來港州給你送東西。我到了港州了,現在在火車站,你趕緊來接我!”龐昊叫道。

“哦哦……原來我師父叫你來的?行行行,聽我說,你從港州火車站打一輛車,來曾城,車費算我的,我在這邊等你。麻利點,別墨跡。”葉知秋急忙說道。

“靠,居然不來接我,真不夠意思……是不是在港州混的好了,跟我擺譜啊?”龐昊在那邊牢騷震天。

葉知秋耐着性子,等龐昊牢騷完了,這纔給龐昊上套,說道:“我在這邊捉鬼,受了傷,鼻青臉腫的,沒辦法去接你。你現在來的正好,今晚幫我報仇,替我出氣。趕緊來吧,這裏的老鬼很厲害,除了你勇猛異常的,一般人還真的對付不了!”

龐昊果然上套了,立刻叫道:“什麼老鬼敢如此囂張?知秋你別怕,等我來了,打得他滿地找牙!”

“好好好,我等你,保持聯繫。”葉知秋掛了電話,給龐昊發了一個定位過去。

按照時間推算,龐昊在午飯前,就可以趕到這裏。

“柳煙,你還真有牛逼啊,被算掐指一算算到了,果然有朋友來幫忙!”掛了電話,葉知秋對柳煙說道。

“說話別這麼難聽好嗎?我看你纔有牛逼,牛逼整天就掛在你嘴上!”柳煙鬱悶,又說道:“龐昊的道行稀鬆平常,來了又能做什麼?我看他的本事,還不及你們的茅山小師妹許佩加。”

“嘿嘿,捉鬼這玩意,有時候也看緣分,說不定龐昊愣頭愣腦的,一下子就能把鬼王幹掉,這叫傻人有傻福。”

“是呀,傻人有傻福,但是傻逼沒有。”柳煙哼了一聲。

葉知秋噗地一笑:“你剛纔也說粗話了……言歸正傳,龐昊這次來,是給我送法器。師父說,給我一件大威力的法器,讓我去對付孫靈聰。如果法器到手,我們就是如虎添翼,今晚對付鬼王,小菜一碟!而且,龐昊也是正宗茅山弟子,對付不了鬼王,打幾個小鬼還不行嗎?總會給我們減輕一些負擔的,對不?”

聽說有法器,柳煙眼神一亮:“會是什麼法器?”

“我也不知道,師父神神道道的,不告訴我。”葉知秋搖頭說道。

“那就等着吧,見面了就知道。”柳煙說道。

上午的時間,風輕雲淡,葉知秋和柳煙藉口商量正事,卻開着車,在曾城外環兜風,免得莫辛新跟在身邊追問。看見莫辛新那愁眉苦臉的模樣,葉知秋和柳煙也不痛快,覺得有壓力。

十一點,葉知秋和柳煙,停車在汽車站,等待龐昊。

葉知秋說道:“柳煙,龐昊來了,你別說我們這次生意,要價七百萬。說出來,龐昊這傢伙,回到茅山肯定到處宣揚。到時候,我師父會跟我要錢的。”

“當然不能告訴他,被他知道了,他還不分走一半?”柳煙說道。

葉知秋點頭:“對的,到時候,我再跟莫辛新等人說一下,讓他們別說價格。”

“那我們跟龐昊怎麼說?”

“就說……三千塊的辛苦費。那傢伙沒見過世面,你要說到五千以上,會嚇到他。”葉知秋說道。

柳煙吃吃一笑,搖頭無語。

二十分鐘以後,龐昊到了汽車站,見到了葉知秋和柳煙。

一上車,龐昊就大叫:“知秋,老鬼在哪裏?帶我去收了他!敢欺負我們茅山弟子,靠,活膩了!等我抓住他,將他封印在尿壺裏,丟在茅坑中,萬萬年不得轉世,叫他知道我的厲害!”

“感謝仗義助拳,不過嘛,對方老鬼也彆着急,我們吃了飯再說。”葉知秋讓柳煙開車,自己和龐昊坐在後座,說道:“我師父他老人家,好吧?”

“好着吶,身體倍棒,吃嘛嘛香!”

“那……我師父給我的東西呢?”葉知秋問道。

“哦哦,在這裏,這就是鐵冠師伯給你的。”龐昊急忙點頭,從自己的揹包裏,拿出一個小布包來。

葉知秋接過小包,發現輕飄飄的,用手一捏,裏面好像就幾張紙,不由得皺眉:“我師父不是說,有法器嗎?”

“法器?我不知道啊,師伯就讓我把這個交給你。”龐昊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打開小包來看。

龐昊沒心沒肺的,也扭頭來看。

明星總裁索情難 葉知秋卻一背身:“別看,我師父給我的……”

“切,誰稀罕?”龐昊扭臉看着窗外。

葉知秋從包裏拿出一個牛皮信封,拆開以後,發現裏面就一張紙符和一封信。紙符,卻是自己以前沒有見過的。「1月23號,第三更」 紙符的製作很用功,符成以後,用牛油煮過,有防水作用。

符面上除了符文,還加蓋着茅山五觀的大印和茅山大印。茅山大印蓋在正中間,五觀的印章,蓋在茅山大印四周。

葉知秋認不出這符咒,暫時收起,再看師父的來信。

來信內容不長,主要有三點:

第一,這張紙符是茅山五老合作的,沐浴焚香,挑選了吉日吉時,五老齊聚乾元觀,才畫成了這張符咒,又加蓋五觀大印和茅山大印。符成以後,放在三茅君神像前,五老又開道場,唸了三個時辰的經。

符咒的名字,叫做天罡破軍符,威力巨大,可抓鬼,也可用於道門斗法。閻羅王敢跑來人間,估計也能抓得住。

但是,這是一次性符咒,只能使用一次,讓葉知秋貼身帶着,對付孫靈聰。

催動符咒的咒語,也附在紙符後面。

原本這張符咒,是茅山五老通力合作,準備送給許佩加太湖降妖的。結果時間沒趕上,許佩加也算是錯過了這個機會。

第二,關於孫靈聰的事,鐵冠道長並沒有說多少,只是叮囑葉知秋小心。

第三點很耐人尋味,鐵冠道長交代,如果龍虎山指派葉知秋去抓孫靈聰,讓葉知秋不可答應。也就是說,葉知秋必須要抓孫靈聰,但是不能是爲了龍虎山去抓人。抓了孫靈聰以後,一定要送回茅山,切不可交給龍虎山。

葉知秋反覆看了兩遍來信,將信件收起,心中有數。

這張天罡破軍符,來的正好。

如果今晚上再遇鬼王,實在鬥不過的話,葉知秋就會使用這張符咒,將鬼王抓住!

其他的事放一邊,先把眼前這七百萬,賺了再說!

至於孫靈聰嘛,葉知秋不是很擔心。上次交過手,葉知秋覺得,孫靈聰比自己並不厲害多少。假以時日,自己道行再進一層,收拾孫靈聰不成問題。

柳煙在前面開車,很沉穩,一言不發。

龐昊卻忍不住,問道:“知秋,鐵冠師伯讓我千里迢迢趕來,究竟給你送什麼東西?”

“這是機密,不能告訴你。”葉知秋懶洋洋地說道。

“你就吹牛吧!”龐昊撇嘴,又問道:“你在這裏捉鬼,別人出你多少錢?”

葉知秋伸出三根手指:“說出來嚇你一跳……”

“臥槽,三萬!?”龐昊果然嚇了一跳。

這傢伙也是初出茅山,沒見過外面的世面。茅山派講究清修,生活節儉,年輕弟子們,都過得很苦逼。所以,對於龐昊來說,上萬之數,就是天文數字。一萬塊錢,要買好多啤酒烤鴨啊!

葉知秋翻白眼:“錢沒這麼好賺,是三千,不是三萬。這年頭,神棍神婆很多,捉鬼生意也競爭厲害,大家都在壓價……”

“原來是三千?那不多呀!”龐昊直皺眉頭。

“但是生活好,每天吃飯都十幾個菜。”葉知秋一本正經地說道。

“哦哦,那還差不多。”龐昊咧嘴一笑。

葉知秋點點頭,說道:“主顧是個有錢人,你到了那裏以後,要吹牛逼,專門揀大的吹,吹得山無棱天地合冬雷震震夏雨雪纔好。不吹牛逼,人家不相信我們茅山弟子的本事。咱們十年學藝,師出茅山,不能叫人家瞧不起我們,對不對?”

“你就放心吧!吹牛逼我最拿手了,保管吹得那主顧兩眼發直!”龐昊信以爲真,把胸脯拍得山響,擂鼓一樣。

說話間到了楊家別墅,正好是午飯時分。

看見龐昊這麼逗比,柳煙在前面卻不能笑,差點憋出內傷。

說話間,已經到了楊家別墅,正是午飯時分。

楊家早已經準備了豐盛的飯菜,正在等待。

葉知秋向莫辛新和老楊介紹龐昊:“這位是我同門師兄弟龐昊,專程從茅山千里迢迢趕來……在我們同門師兄弟之中,龐昊的道行最厲害!一般來說,龐昊輕易不下茅山。這次,龐昊來到這裏,是你們的運氣。”

莫辛新大喜過望,急忙抱拳:“這位大師氣宇軒昂,仙風道骨,一看就是……神人啊!”

“哈哈哈……”龐昊咧着嘴大笑,揮揮手,開始吹牛了:

“只要有我在,管他什麼妖魔鬼怪,一律掃平!實不相瞞,我五歲拜入茅山門下,大茅峯下打坐,二茅峯上練拳,三茅峯中踢腿,德佑觀裏畫符,至今已經十幾年了……前不久太湖降妖,我一個人對付十萬殭屍,還加上千百妖魔,一招‘萬鬼伏藏’,殺得天地變色,河水倒流!”

臥槽,這麼能吹?

葉知秋大跌眼鏡,刮目相看!

其實這幾句臺詞,是龐昊想了一路的結果,也真不容易。

莫辛新和楊家衆人,更是對龐昊佩服得一塌糊塗五體投地,一個個伸着脖子,瞪着眼睛,如癡似醉。

龐昊吹完了,看着滿屋子裏的人,問道:“你們這都什麼表情啊?不相信是吧?要不要露一手給你們看看?”

莫辛新醒過神來,急忙說道:“相信,相信,葉大師的本事,我們昨晚上都親眼看到了。如果……龐大師能給我們露一手,當然更好!”

楊家衆人也醒悟過來,一起說道:“龐大師,就露一手給我們看看吧!”

我去,讓你吹牛逼,沒讓你表演啊!

葉知秋頭大,急忙揮手:“別別別……我們還是先吃飯吧,茅山弟子,招搖表演,回山以後要捱罵的。先吃飯,先吃飯……”

“是啊,還是先吃飯吧,飯後還有正事,把新娘子的魂魄找回來要緊。”柳煙也說道。

莫辛新和楊家衆人不敢勉強,急忙賠笑,招呼大家入席。

葉知秋卻把莫辛新和老楊,叫到了後院裏,壓低聲音說道:“我這個師兄弟,有些一根筋,平時就喜歡吹牛逼。其實他的道行,在我們茅山是最差的。你看他吹得那些,靠譜嗎?一個人打十萬殭屍,孫悟空啊?”

“啊?”莫辛新和老楊都是一呆。

“但是他有把笨力氣,膽子大,可以給我打打下手。”葉知秋嘻嘻一笑,又說道:

“你們千萬別說,花了七百萬請我捉鬼。被我師兄弟知道了,他也會跟你們要七百萬。如果他問起價格,你們就說三千塊好了,切記切記!”

莫辛新和老楊急忙點頭:“記住了記住了!”

葉知秋滿意地一笑,這纔開始吃飯。

飯後,葉知秋帶着柳煙和龐昊,躲在客房裏,研究今晚的行動。

其實找龐昊研究,毛用沒有,無非是穩住他,不讓他亂跑,以免被他知道七百萬的事。

下午三點,王猛開着車,將他妹妹王晗,送了過來。

出關以後的王晗,氣色很好,精神奕奕。雖然是尋常的服裝,但是穿在王晗身上,卻有一種英姿颯爽的感覺。而且,王晗的眼底有一絲殺意,令人不敢直視。

雲夏按照墨九狸說的,跟風逍遙和方世楽交代了一聲,化為一道紫光消失不見……

Previous article

我這才瞭然蘇珏話語中的意思,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儘管我是崑崙胎。但是,良久以來人類的習慣,已經讓我認爲自己就是一個普通人,但是蘇淳不同啊,他就是人鬼結合產下來的,當然是不怕那些魂魄了,所以,根本不用擔心被鬼壓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