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快被氣死了,再次提醒道:“他們都死了!死了!”

齊天不以爲意,示意我淡定:“你放心好啦,沒事噠。”

他這淡然的態度讓旁邊的一箇中年男子也看不下去了,擦着滿頭的冷汗緊張的走上前來:“觀主……這些都是我們澤雲城的精英警察……難道就這麼死了?”

他顯然不甘心。

齊天這纔再次瞥了眼警察局裏面,又看向冷墨淵,問道:“你不收拾爛攤子?”

冷墨淵白了眼他,轉身走回到了警察局裏面。齊天示意我和那男子跟上,帶着我們一起進去了。

冷墨淵的眉心顯示出一枚黑色的曼珠沙華印記,一朵黑色的花朵從他手掌之間旋轉着展開。

他的法力蔓延了整個警察局,這裏的一切就如同時光逆轉一般。地面上鮮紅的血液褪去,倒在地上乾枯的屍體逐漸變得生動豐盈起來。那些死去的警察,居然全部復活了!

我愕然。

我聽見覆活過來的警察三三兩兩的議論着剛剛發生的事,還沒反應過來自己是真的死了還是做了一場可怕的夢。

齊天又問:“他們的記憶你不刪?”

“沒空!”冷墨淵冷冷道,拉起我的手臂轉身帶我出去了。

“那剩下的你處理吧。對了,不想再出現這樣的事,就別再找這姑娘的麻煩啦!”齊天跟那中年男子說了一聲,剝了顆糖丟進嘴裏,一個疊影便追上了我們。

“你傷勢加重了呀。”他的眼睛不斷瞟着冷墨淵,語氣幸災樂禍的。

冷墨淵冷哼一聲:“受傷了又怎樣?本座還能揍你!”

齊天撇撇嘴:“我可不跟你打,回頭你惡人先告狀,我還得被揍。”

“知道就好!”冷墨淵忽然停了下來,伸手朝一個做了個丟的手勢,一頂紅紗幔帳軟轎就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八隻凶神惡煞的厲鬼擡着轎攆,冷墨淵抱着我飛入軟轎之中,懶洋洋的躺在了寬闊的軟轎之中。

“行啦,你去療傷吧。我去找二二,讓他們兄弟這個月都別休息了。知道你這副樣子,他們肯定很樂意開工噠!”齊天說着壞壞一笑,在冷墨淵揍他之前,從原地消失不見了。

“算你逃得快!”冷墨淵憤憤,“起轎!”

驟然,轎子被八隻厲鬼擡起,在大馬路上大搖大擺的踩着汽車頂蓋一路往前飄着。

冷墨淵閉眼躺在牀上,我想起齊天的話,不由得問道:“你受傷了?”

“沒有。”

“嘴硬!”

冷墨淵的眼睛驀然睜開了一條縫,他看向我,我卻轉過身去不想看他了。

背上覆蓋上了一片冰涼,冷墨淵居然坐起來抱住了我。

我想要掙脫開,他卻無賴道:“我現在可是病鬼,你不能趁鬼之危!”

我趁得動麼!

白了他一眼,我沒有說話。冷墨淵的頭靠在我的肩上,即使沒有任何溫度,卻還是讓我的心感覺沉沉的。

吃人肉,喝人血……

絕對不要!

下定了決心,我推開了再次閉眼的冷墨淵。他不解的擡起頭來,我道:“放我下來,我要回學校。”

“你那破地方有什麼好回去的!”冷墨淵一股子的嫌棄。

“你管我!我要回去!”要是被他帶回到幽冥路的話,天曉得我什麼時候還能再回人間。

(本章完) 冷墨淵拗不過我,吩咐了擡轎子的厲鬼送我去了學校。

普通人的眼睛看不到我們所坐的轎子,軟轎一直從學校門口飄到了我的宿舍樓下。

我正要下去,靠在我肩頭的冷墨淵忽然伸手抱住了我。正要掙扎,轎子卻忽然斜向上飄了起來,居然朝着我住的四樓飛去了!

一直到四樓宿舍的陽臺外,轎子纔再次保持了平衡。

冷墨淵打橫抱起我,將我送入了陽臺之中,鄭重囑咐道:“這段日子沒事不要亂跑。”

我應了一聲,他收回手,我的胳膊無意間落入他的手中,卻又突然往下垂落了。

冷墨淵的手本該握住我的手的,可是那一瞬間,他的手消失了。

他傷的很重!

一瞬間,這個念頭席捲了我的腦海,再次問道:“你的傷勢到底怎麼樣了?”聲音有着我自己都難以察覺的擔心。

他似乎有些意外我會這樣問,痞痞道:“怎麼?擔心守寡?放心,死不了!”

我白了這個不正經的傢伙。本不想再理他了,可是一想到之前他也是爲了救我和孩子才重傷的,又忍不住添了一句:“你好好療傷吧。”

冷墨淵一笑:“知道了,囉嗦女人。”忽然,他低頭啄了我一下:“不會讓你守寡的!”

“走開走開!”守寡個球!

我氣鼓鼓的走進陽臺關了門,陽臺外,冷墨淵的身子停留了一會兒才離開。

整個四樓現在就我一個人住,我再也不用擔心有人跟我搶熱水澡洗了,開開心心的拿了換洗衣物去了盥洗室。

然而,手伸到開熱水的地方遲疑了一下,轉去旁邊開了冷水。

秋夜的一場冷水澡,我洗的酣暢淋漓,只是做了一夜的噩夢。夢裏,我被迫吃着各種人肉、還被丟進了滿是血漿的血池之中。

一夜被嚇醒了無數回,醒來的時候,全身都是冷汗。

想看看幾點鐘,奈何手機早就因爲沒電自動關機了。給手機充了電,我又去衝了個澡。

回來的時候,開機充電的手機收到了輔導員的電話,讓我去找她一趟。

輔導員我只見過兩次,一次是大一入學的時候,還有一次就是我第一次被帶去警局的時候。

現在找我是爲了什麼?

外面是個豔陽天,明明已經入秋很久了,今天卻熱的彷彿仲夏,穿短袖都嫌熱。

我想起冷墨淵的囑咐,孩子應該怕太陽,將揹包背在了胸前,用包爲孩子擋住太陽後,自己還打了頂傘,纔出門。

我好奇的去了輔導員辦公室。

輔導員先是問了我生活上有沒有什麼困難,我只能說沒有。然後,她略帶尷尬的道:“花姒同學,學校經過慎重的考慮,決定還是請你主動退學。”

什麼?

我呆滯,懷疑自己聽錯了。我雖然算不上名列前茅,但成績也不差,怎麼突然間就要被勸退了?唐清澈的死警察局還沒查清楚吧!

輔導員嘆息了一聲,又道:“照理來說,你的私生活學校也不能干涉。但是你先是涉嫌殺害唐清澈同學,後來又……又被發現懷孕……而且,同時交往了多名男性……”

孩子還在我的肚子裏,他殺的唐清澈要勉強算在我頭上,我認!可我什麼時候交往多名男性了!

“我沒有同時交往多名男性!”我忙辯解。

輔導員長長嘆了口氣:“老師知道你孤零零的,生活困難。從小也沒有父母照顧,有些缺憾是必然的。但是跟老師就不要說謊了好嗎?老師不會看不起你的。”

“不是看不看得起的問題,是我真的沒有做過!”我冤枉的一塌糊塗。

輔導員看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打開了一邊被她縮小的網頁,是我們學校的論壇。

我掃了眼,上面赫然寫着春伊大學女大學生被多名富二代包養之類的字眼!

還有配圖!

配圖就是齊天和玄澤哥的拉風跑車,正好是我從車上下來的時候!

最可惡的是,下面還有好事者扒出來了我的姓名、專業和學號!一大幫人在下面附和!還要問電話號碼的,各種葷段子層出不窮,看得我差點想砸電腦!

“花姒同學……學校看在你是年紀小,加上情況特殊,才決定給你一個機會讓你主動退學。如果是學校開除的話,就沒有學校願意再收你了。”輔導員頓了頓又道,“這也是爲了學校的清譽。”

“那你們也不能不查真相就勸退我吧!”我簡直要被氣的吐血,“只是兩張我下車的圖而已,能證明什麼?路上遇上個朋友送我回來,不行麼?這都能腦補這麼多!我退學了,學校的清譽是保住了,那我麼?我的清譽呢!我沒做過的事,憑什麼要我認!”

說得好聽,我這個時候退學,哪裏還有大學會收我。沒有大學文憑,我的將來怎麼辦!我連助學貸款都還不起!

我的情緒有些激動,輔導員也微微動了怒,沉聲問道:“那你肚子裏的孩子呢?”她一語中的,讓我頓時沒了聲響。

沒錯,照片、謠言都不是關鍵,關鍵是我肚子裏的孩子!正是這個孩子的存在,坐實了那些我從未做過的謠傳!

我坐在電腦前,從未有過這樣的彷徨。

輔導員將早就準備好的文件給了我,同時提醒道:“花姒,你還年輕。如果孩子的父親不願意負責的話,你一個人沒有辦法帶大孩子的,別毀了自己。”

我覺得我的人生已經被這孩子毀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教師辦公樓的,陽光灑在肚子上傳來劇烈的疼痛,我才反應過來。擦着眼淚跑回去將落下的背部和太陽傘拿了出去。

學校給了我一個月的時間搬出宿舍,身上僅剩的一百塊錢只夠在澤雲城租兩天都不到的一個地下室。

兩天之後呢……

我拿着自己的破手機一條條聯繫人看過,沒有找到任何一個能夠幫我的人。

裏面的人,要麼就是多年未聯繫的老同學,要麼就是現在春伊大學的同學。

論壇上,那條關於我被包養的帖子已經是熱帖了,好幾萬的瀏覽量,認識我的同學不可能不知道,只有一直被鬼胎困擾的我纔沒時間去逛論壇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那麼多卻沒有一個人來告訴我,

讓我有個反應的時間。反而是還有人在下面留言:那個花姒看起來老老實實,和她相處想來也沒想到會是這種外圍女,真是噁心!

是匿名發的,可一定是我身邊的人。

我強忍着眼淚,在宿舍開始收拾起東西來。唐清澈想要靠近,我肚子上涌起一陣猛烈的冰涼,將她逼退了。

我也懶得再去管她,反正以後這裏就是她一隻鬼的天下。

我的東西雖然不多,但靠我一個人也帶不了多少。越是整理,我就越是難過。一摞書被我壘起來打算賣掉,一怒之下,又被我一腳全部踹到在地了。

眼淚就要涌出來,忽然手機響了。

難道是學校改變了主意?

我忙過去接,是個陌生的號碼,也沒管:“喂?”

“姒姒?”熟悉的聲音傳來,是玄澤哥。他怎麼有我號碼的?

我的心頓時沉了下去,只能忍住眼淚應了聲:“是我……”

“你怎麼了?”也許是聽出來了我的聲音不大對勁,他關切的問道。

“我……我沒事……”

“姒姒,有空嗎?我想跟你見個面,有事找你談一談。”他道。

是冷墨淵的事吧,我不想談這個:“抱歉,玄澤哥,我現在有點忙……”

“姒姒,是很重要的事。你下來一下吧,我就在你們宿舍樓下。”

他忙走去陽臺,他果然就站在樓下。看到我出去,還衝我招了招手:“姒姒!”

我忙躲回了宿舍,他怎麼還知道我住在哪一間宿舍的!

“玄澤哥,有什麼事你就在電話裏說吧。”我已經能看到對面樓的女生趴在陽臺上看玄澤哥養眼了。

我的謠言已經夠多了,真的不想再牽扯上他。

玄澤有些失落,猶豫了一會兒,又道:“我看見了你們學校論壇有一些對你不利的言論,你……知不知道?”

我沒有說話,又聽見他道:“姒姒,下樓吧,我去給你找個更好的學校。”

原來我被勸退的事他都知道了。更好的學校只有北方有了,我去不了也不想去。

“玄澤哥,不用了……我正好可以早點出去打工……”

“姒姒,你從小就說過要讀大學的,就剩這最後一年了,怎麼可以功虧一簣?下來吧,行李也不用帶了,我給你買新的。”

他還是不願意相信我那天在飯店大堂跟他說的話吧……

我摸了摸自己冰冰涼的肚子,算了,說清楚了讓他早點死心也好。

“玄澤哥……那天我跟你說的都是真的……而且……而且……我懷孕了……孩子就是冷墨淵的……”

頓時,我什麼聲音也聽不到了。

許久許久,電話那頭纔有了聲音:“真的?”

“嗯……”所以我已經配不上你了……

我搶先一步掛斷了電話,抱膝蹲在地上就哭了好久好久。不知不知覺,竟然就躺在地上睡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是感受到了身上的冰涼。

我睜眼,發現冷墨淵正要將我抱回到牀上去。

見我醒來,他嫌棄道:“你的狗窩怎麼亂成這副樣子?”

還不是託你的福!

我沒好氣的掙脫開他,裸着腳就要牀上走去,卻不料腳下踩到了一片刀片,頓時腳心便傳來了鑽心的疼痛。

冷墨淵穩住我的身子,強行將我抱到了牀上:“路都走不像了。”一邊數落着我,他一邊蹲到我身前托起我的腳。

看到上面流血的傷口和刀片,微微皺眉,快速將刀片取下用鬼火燒掉後,擡手施了個治癒術,很快腳就不疼了。

我抱緊了膝蓋沒有說話,想要躲開他的眼神,他卻追着我。

“你哭過了?”突然,他有些意外的問道。

我沒出聲,他不解道:“爲什麼哭?孩子不乖嗎?我的孩子怎麼會不乖……你怎麼啦?誰欺負你了?告訴本座,本座幫你揍他!”

“我不想要這孩子。”我冷聲打斷了他。

冷墨淵的好臉色頓時沒有了:“必須要!你又抽什麼風!”

“這孩子毀掉了我的生活,我憑什麼要他!”說着眼淚又忍不住的落下了來,壓抑了一下午的怒火,這個時候通通都想要爆發出來。

“我就想安安靜靜讀完大學找一份工作養活自己,能找到我父母最好,找不到我也不強求了!可是爲什麼!爲什麼你要找上我!你知不知道這鬼胎毀掉了我的大學!我的幸福!我本來今年除了助學金還可以拿到國家獎學金的,可是現在全沒有了!我馬上就要餓死街頭了!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

冷墨淵被我一大通話嗆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半天,他打量着我的宿舍道:“你不是還有這破地——宿舍!住嗎?”

“我被學校開除了……”

“爲什麼!”

“還能因爲什麼……還不是因爲我莫名其妙的懷孕了……”

頓時,冷墨淵沒了言語。

我抱膝躲在牀的最裏面,冷墨淵站在牀邊,想着我的話,道:“你想在這裏讀書是吧?包在我身上了!”

我不解的擡起頭來,就見他要出門去:“敢開除我的女人,活的不耐煩了!”

他不會是要去威脅校領導吧!

回過神來的時候,冷墨淵已經穿牆而出了。我不知道他要去哪裏,整個人煩躁躁的就躺回到了牀上,疲倦的睡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是第二天中午,是被手機接連不斷的來電鈴聲吵醒的。我看了眼,又是一個陌生號碼。

想了想,我還是絕對接了:“喂?”

“是花姒同學吧……”那邊的聲音有點顫抖,是個上了年紀的男子的聲音。

“是我。”我應了一聲,那邊又道:“我是校長……那個花姒同學……學校論壇上對你的那些不實言論,我已經都讓人去處理了……你也可以在學校繼續讀書……”

“有什麼不一樣的?我爲什麼要被你吃掉?”張昊天這次乾脆就直接站在原地不動了。

Previous article

一千年的壽命中,它從來不接觸任何人類,甚至有時候如果人類遇到它,它還會主動發起進攻,但是現在自己居然和一個小毛丫頭待在一起,而且它還覺得蠻不錯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