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有什麼不一樣的?我爲什麼要被你吃掉?”張昊天這次乾脆就直接站在原地不動了。

看到張昊天不再朝着自己的方向走,孩子又開始着急了,“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你這樣的食物,你直接說,你要怎麼樣才願意被我吃掉?”

張昊天心裏都要樂開了花兒了,這孩子還真是一根筋啊!

“你需要回答我幾個問題,不然我就不往前走了,一步都不走!”張昊天也學着那個孩子的語氣,想着自己要是說的太複雜了,那個孩子再聽不懂了,就麻煩了。

“好,你問吧!”那孩子答應的倒是痛快。

“這裏是什麼地方?”張昊天開始發問,總要先弄清楚這裏到底是哪兒,之後纔是如何離開這裏。

“這是我家!我從出生就住在這裏。”孩子回答的也簡單。

“既然是你家,那這都住着誰?”

“這裏有我,有阿孃,有阿爹,你問這個做什麼?”孩子開始警覺。

“阿爹?”張昊天好奇的重複着。

如果說那隻女鬼是這個孩子的孃親,那這孩子的爹又是誰?難道鬼真的會生孩子?

張昊天心裏越發的好奇了,也開始猜測着那個孩子的父親會是誰,但是張昊天自己也知道,這種事兒,自己的猜測沒什麼用,還是等到那孩子親自說了比較好。

“我不告訴你!”

這讓張昊天瞬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本來以爲這個孩子會趕緊說出來的,可誰想,這個孩子竟然在這個時候調皮了。

張昊天趕緊接着問,“既然你不說,那我就不問這個了,你告訴我,這裏既然是你家,那你爹孃是從哪兒進出這裏的?”

這話張昊天稍稍拐了一個彎兒才問的,本來想問問這孩子這地方的大門在哪裏,但是又覺得太直白了,想問的複雜一點兒,又擔心這個孩子聽不懂,乾脆,直接藉着剛纔爹媽那個話題往下說好了。

孩子像是思考的看着張昊天,“我爲什麼要告訴你?”

“是你不想告訴我呢,還是你根本就不知道呢?”張昊天這會兒倒是不着急了,那孩子不是不肯說嗎,自己直接用激將法就是了。

“我怎麼可能不知道!這裏可是我家!”小孩子的脾氣瞬間出現了,那架勢就像是外面那些不服輸的孩子一樣。

“你家?我看就算是你家,你也不知道這裏到底是什麼情況,連門口在哪兒都不知道,還好意思說這裏是你家!真是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知道!”小孩子抱着肩膀,一副我就是不告訴你的樣子。

張昊天也學着那個孩子的樣子,“真是的,小孩子說謊話啊!是你根本就不知道,還裝知道,真沒意思!”

這麼說話讓張昊天自己都覺得難受,自己什麼時候這麼說過話啊!估計也就是小時候,幾歲的時候這麼說話。

那孩子賭氣的看着張昊天,“是不是我告訴你了,你就走過來讓我把你吃掉?”

“是!”張昊天答應的也相當的痛快,自己本來的目的就是要套出來這個孩子的話,還有,他真的能吃的到自己嗎?

“好,那我告訴你,其實這裏的大門就在那邊的籠子後面,只要穿過那邊的黑暗,就能離開這裏了。”孩子用胖嘟嘟的小手指着那邊的籠子,想讓張昊天看自己是知道的。

張昊天,周偉光,還有周偉光的爺爺,全都順着那孩子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可那邊真的只有一大片黑暗,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那邊可什麼都看不到!”張昊天繼續說。

“還能糊弄你不成?那邊真的就是大門了,你可還記得你是怎麼來的?你們來的時候要走一段黑路,想要離開這裏,也必須走這麼一段路才行,只是你們初來乍到的不知道那邊要怎麼走,我跟我阿孃就不一樣了,我們每天都在這裏,對這裏太熟悉了,就算是閉着眼睛也能走出去!”

那孩子說的相當的驕傲,像是對這個容身的地方相當的滿意。

張昊天轉頭看了看周偉光,想要問問周偉光他們怎麼看待這個孩子的話,還有,要是這個孩子說的話是真的,那應該如何再次走進那邊黑暗當中?還是說,只要是黑暗,就是這裏的出入口?

那貌似這裏的出入口就太多了吧!所以,這事兒還需要再問問面前的這個傻孩子!

“不對啊,你看看,那邊是黑的,那邊還是黑的,就那邊,不也都是黑的,你說要走黑的路,到底哪個纔是啊!”張昊天仍舊是一臉不相信的問着那個孩子。

“這你就不知道了,其實那些黑的地方走出去都是一個地方,之所以有這麼多條路,就是要把那些鬼分開,有的關在這裏,有的關在那裏,省的都關在一起,太擁擠了,到時候影響味道。”

張昊天瞬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這都吃鬼了,還擔心鬼身上的味道摻和在一起?真不知道這孩子受到的是什麼樣的教育,也不知道這孩子到底是如何長大的。

看着張昊天又不說話了,那孩子又開始着急了,“現在你可以讓我吃掉你了吧!真是的,我吃了這麼多隻鬼,只有你的話最多,要知道吃你這麼麻煩,我就讓我阿孃吃了你,省的你來問我這麼多沒用的問題。”

孩子抱怨着,隨後繼續催着張昊天,讓他趕緊走到自己跟前去,甚至還“威脅”張昊天,要是他再不過去,就不吃他了!

張昊天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這是威脅嗎?要是能不吃,那豈不是太好了! 第34章是不是不要我了

「司寒,你……你怎麼會在這邊?」

「姜南初,這就是你說的驚喜?」

他周身散發著如同寒冰一樣讓人難以靠近的氣場。

「陸司寒,你居然敢打我?」簡梓佑不敢相信的說。

陸司寒冷笑不語,大步上前一把握住了他的領帶,一拳又一拳用盡全力的揍他。

如果這時候不攔著他,簡梓佑真的有可能會被打死。

「司寒,不要打了好不好,再打就要出事了。」

姜南初緊緊抱著陸司寒的腰說,自己並不是擔心簡梓佑,而是不希望陸司寒為了自己又一次惹上麻煩。

陸司寒聽到姜南初的聲音,這才找回理智,轉身看向姜南初。

「和我回去。」

漫步動漫世界 陸司寒一把握住了姜南初的手,將她帶離咖啡廳。

一路上汽車開的飛快,姜南初拉緊安全帶,開始了解釋。

「司寒,我和他見面只是為了去拿到爺爺的玉佩,我不會再和他有任何的聯繫了。」

陸司寒沒有說話,安靜的車廂內,籠罩著恐怖的氣息。

汽車在悅龍灣停下,姜南初幾乎是被陸司寒拉扯拖上樓,進入書房。

「姜南初,那你告訴我,這些是什麼!」

幾十張照片打在姜南初的臉上,姜南初整個人都是懵的。

蹲下身姜南初去看照片,發現這些是之前在醫院和簡梓佑見面說話時拍下來的。

照片中簡梓佑的雙手還搭在自己的手臂上。

「這次是玉佩,那麼上次呢,姜南初你就這麼作踐我的感情?」

兩人的關係終究還是陸司寒佔了下風,先動心的那個人就已經輸了。

總裁的獸寵 「上次是偶然碰到。」

「那我是不是該說你和簡梓佑之間還真有緣分,不管去哪裡都能碰上!」

前夫no1 陸司寒陡然提高音量,姜南初嚇得渾身一顫。

陸司寒對待自己一向都是溫柔的,直到這一刻姜南初才發現他其實很危險。

陸司寒看著姜南初受驚,心中閃過不忍,但是男人的自尊心讓他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去哄姜南初。

陸司寒轉身朝外走去,姜南初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淚水一滴一滴打濕照片,不明白為什麼事情會發展到這一地步,明明昨天兩人還是好好的,或許從一開始陸司寒就沒有完全的相信過自己。

悅龍灣外傳來汽車引擎聲,是陸司寒要走了,自己不可以讓誤會更加深入下去!

姜南初立刻站起來,往一樓跑去。

「陸司寒。」

皇家棄女:鳳主天下 「啪!」

姜南初晚了一步,陸司寒已經離開,因為跑下來的時候太過著急,姜南初還撞破了一個花瓶,整個人摔到在碎片里。

「南初小姐,您沒事吧?」

「我沒事,徐叔,陸司寒去哪裡了?」

「南初小姐,先生的行蹤不是我可以過問的,但是先生說了這段時間不準您出去。」

姜南初聽到徐管家的這些話,失魂落魄的上了樓。

陸司寒是不是決定不原諒自己了,是不是不要自己了?

姜南初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就覺得心裡好難過。

D.E集團會議室內。

「這就是你們交上來策劃案,不想幹了是嗎?」

「不想干全部趁早滾!」 那孩子越來越不耐煩,看着張昊天的眼神都開始不對了。

“你到底要不要我吃,要是不讓吃就算了,反正我現在也不餓,再說了,那邊還有兩隻可以被我吃掉,用得着這麼麻煩嗎?”

這次輪到那個孩子不耐煩了,直接就打算讓張昊天給來個痛快的了。

張昊天真的也是無語了,這孩子啊,真的是不知道呢,還是什麼都不懂呢?這可是被吃掉啊,這世界上有誰是喜歡被吃掉的?那不是傻子嗎?

但是看着這個孩子的架勢,要是不讓他吃掉自己,他就要衝着那邊的周偉光衝過去了,張昊天說什麼也不會給這個孩子這個機會的!

“不就是被你吃掉嗎,能怎麼樣?”張昊天不以爲然的說着,順便還再次邁開步子,朝着那個孩子的方向走了過去。

那孩子原本都要放棄吃張昊天了,但是看着他這會兒又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過來了,心裏要吃他的想法瞬間就又出現了。

眼看着張昊天距離自己越來越近,那孩子也開始慢慢的張開大嘴,準備等到張昊天再靠近一點兒,就直接一口把他吃掉,省的他磨磨唧唧的,折騰了這麼半天。

周偉光和爺爺又開始緊張起來了,那個孩子可真的要吃掉張昊天的,不是在鬧着玩兒的,張昊天肯定也知道這一點了,那他爲什麼還要走過去?

本來周偉光想再提醒一下張昊天,這事兒可不是開玩笑的,但是當他看到張昊天臉上那得意的笑容的時候,瞬間放棄了這個想法了。

張昊天肯定有自己的辦法,或者說,張昊天早就有他自己的計劃了,不然爲什麼他走的這麼淡定,一丁點兒都沒有緊張的意思?

眼看着距離那個孩子越來越近,張昊天臉上的笑容就越來越得意,周偉光好奇了,張昊天這是被人吃去了,有什麼好得意的?

周偉光的爺爺也在納悶兒,但是他不像是周偉光,想的太少。

爺爺現在就是擔心張昊天的安危,想着千萬不能讓那個孩子得逞了,等會兒那個孩子要是真的開始吃張昊天,自己就用手上已經拿了半天的骨頭砸過去,吸引了那個孩子的注意力,到時候,張昊天這麼機靈的人,肯定有辦法從哪個孩子的嘴裏逃出來的!

然而,當張昊天真的到了那個孩子跟前,那個孩子也真的一口咬下去的時候,對於這個孩子來說,相當奇怪的事兒,就這麼發生了!

原本應該被分離的魂魄沒分離,孩子一口咬下去,不等吃呢,就開始渾身難受,不得已,又把張昊天給吐了出來。

站在那邊籠子裏的周偉光還有周偉光的爺爺看的都驚呆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兒?

張昊天倒是不以爲意,“你不是要吃我嗎?我就站在這裏了,你倒是趕緊吃啊!”

那孩子又嘗試了兩次,想要把張昊天吃掉,可還是不行,只要是牙齒碰到張昊天,那個孩子就開始渾身顫抖,哆嗦的厲害,就像是碰到了有電的東西一樣。

“你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爲什麼你,你……”那孩子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爲什麼這個傢伙跟從前自己吃的那些不一樣?

那些鬼,基本上走完這條路之後,就都魂魄分離,自己根本就不用費勁咀嚼,直接就能把已經分離的魂魄全都吃到肚子裏去了。

今天還真的是太邪門了啊!還有,阿孃今天給自己送來的,真的是能吃的魂魄嗎?

看着那個孩子呆滯的眼神,張昊天快要笑死了。

“我看你還敢不敢吃我!”張昊天說的十分得意。

“你,你,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爲什麼我不能吃你?”那孩子快哭出來了,這跟自己平時吃的不一樣,不一樣啊!

“因爲我還沒死呢,我是生魂,是不能被你吃掉的!地獄裏的惡鬼也不可能輕易的吃掉我!”張昊天得意的說着。

之前在發現地上那些符號的時候,張昊天就想到之前三叔筆記本上寫過,這個就是惡鬼分離人魂魄的符號,只要是鬼走過這些符號,三魂七魄就會全都分割開,就可以被順利的吃掉。

但是三叔後面也寫了,這種符號只對鬼有用,沒死的魂魄是不好用的!還有,地獄裏的惡鬼什麼的,都不被允許吃沒死掉的生魂,一吃,就會全身顫抖,根本沒辦法下嚥。

這也是爲什麼張昊天敢邁步朝着那孩子的方向走,甚至敢放心的放他吃自己的原因!

那孩子顯然不知道這兩者有什麼區別,只是等着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隨時準備哭一樣。

周偉光和周偉光的爺爺也聽到了張昊天的話,也全都豁然開朗了,原來是這樣啊!

尤其是周偉光的爺爺,在聽到這個說法之後,也瞬間點了點頭,心說這個想法自己之前也聽說過,但是覺得這事兒太扯了,就沒當成一回事兒,但是今天看來,還真的是不錯呢,真的就是書上說的那樣啊!

看着那邊站着的張昊天,周偉光的爺爺忽然也覺得,這孩子真的比自己的孫子聰明還強大許多。

就不說別的,就剛纔那種狀況下,自己的孫子就已經慌亂了,衝動的還差點弄傷自己,可張昊天呢,不僅僅有淡定,還相當的從容,也相當的聰明機智,或許,自己剩下那些沒教給孫子的本領,可以教給張昊天也說不定呢!

這次從國外回來的目的,其實一方面是因爲自己想念孫子了,另外一方面,也是想看看這個叫做張昊天的年輕人,看看孫子嘴裏這麼優秀的人到底能優秀到什麼程度。

現在看來,這次還真的是沒白回來啊!自己的那些本事,也終於有人能繼承了!

一想到這些,周偉光的爺爺就欣慰的笑着,看着張昊天的眼神也開始不一樣了。

也就在這時候,那個孩子終於大聲的哭了起來,“阿孃!阿孃!他們欺負我!”

這一哭不要緊,整個山洞又開始搖晃了,像是隨時可能坍塌了一樣。

張昊天心裏大喊了一聲不好!隨機朝着周偉光他們爺孫倆的方向衝了過去,讓他們趕緊朝着黑暗當中跑。

外門大師兄 按照那個孩子剛纔的說法,只要是走過這段黑暗的地帶,就能離開這裏了,至於其他的,張昊天也來不及想更多了。

可就在張昊天眼看着要到那籠子跟前的時候,之前那隻女鬼的聲音從另外一個方向傳了過來。

“哭什麼!真是沒用!”女鬼說的恨鐵不成鋼一樣。

“阿孃!他們欺負我,他們不好吃!”那孩子聽到了自己孃親的聲音,哭聲明顯更大了,這地方搖晃的也更加厲害了。

“我都說了,別哭了!不能吃就不吃,這有什麼的!”

女鬼說着說着,竟快速的走到了那個孩子跟前,伸手輕輕地撫摸着那個孩子的頭。

張昊天看到那隻女鬼出現了,知道這事兒要不好了。

如果說只有那個傻孩子,那自己怎麼忽悠怎麼是,可眼前這隻女鬼,那可不是新鬼,這是一隻老鬼了,自己什麼事兒能忽悠住她?

女鬼在哄好了孩子之後,上下打量着張昊天,“呵呵,沒想到,你還有兩下子嘛。”

“那是自然!”張昊天故意不在意,說的也雲淡風輕的,“奉勸你一句,趕緊放我們走,不然,你這裏真的不夠我們拆的。”

“哦?這麼厲害?”女鬼根本就不相信,自己這地方還不是一個小孩子能拆的!

“信不信隨便你,我的本事大着呢,不是你這種鬼能承受的了的!”張昊天故弄玄虛,實際上就是在拖延時間,想讓周偉光和周偉光的爺爺趁着這個時間趕緊離開這裏,他們現在離開這裏纔是關鍵,至於自己,到時候再想其他的辦法也就是了。

女鬼也不是傻的,自然看出來張昊天的想法了,“呵呵,你以爲你們能從這裏出去嗎?實話告訴你們好了,當初把你們關在這裏的目的並不是給我兒子當食物。”

張昊天心裏又咯噔了一聲,心說這傢伙想法還真複雜啊!不是丟進來當食物的,難道是來坑娃的?這還是不是親媽啊!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張昊天收斂了臉上的嘻嘻哈哈,想着事情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好歹也要弄清楚這種女鬼的目的。

“呵呵,事到如今,跟你說實話也沒什麼問題。”女鬼話說半句,之後在那個孩子的耳朵邊上又小聲的唸叨了幾句,那孩子轉身就走。

等到那孩子徹底消失在了黑暗當中,女鬼這才笑呵呵的開始繼續說。

“其實這都是個意外!我一開始也不知道你是誰,就是當天有人讓我收了一男一女兩個人的陽壽,我當時以爲是你們,就帶進去了,就直接給收了。

可收完了之後,我們發現你們兩個的陽壽還真的是不一樣啊!這要是直接收走了,貌似對我們沒什麼好處,反倒是有很多的壞處,所以我們就拐了個彎兒,找到了那個李不忘!”

當張昊天聽到李不忘名字的時候,瞬間明白了,原來後面的事兒,真的有李不忘的份兒啊!

“呵呵,你大概猜到了,我還找什麼孫子,我根本就沒什麼孫子!我有的就只有這個兒子,還是沒出生就跟我一起死掉的孩子!所以我希望這個孩子能順利成長,唯一的辦法就是給這個孩子吃鬼,但是李不忘告訴我,只要我把你的靈魂完整的交給他,他就有辦法讓我的兒子順利成長,過程肯定要比現在輕鬆的多!

所以呢,我跟你不認不識的,我爲什麼要幫你?這事兒明顯是對我有好處的啊!所以我決定幫李不忘,弄到你們的魂魄,之後交換我兒子的成長。

可那個傢伙,就是你們所謂的孫老闆,我的丈夫,他不想做這種事兒,在他看來,這就是壞事兒,真的做了,就會遭到報應的!

呵呵了,這是我的孩子,不是他的孩子,他感受不到我的痛苦,所以我根本就不限聽他的話,我該幹什麼就直接幹什麼就是了!

其實你們的魂魄早就應該是我的了,但是每次都被我丈夫破壞了,真的是快要氣死我了!

不過這些都是我們的家務事,我們自己會處理好的,總之呢,你們的魂魄現在又到了我的手上了,我把你們困在這裏,其實也可以說是藏在這裏,省的讓我丈夫知道了,到那個時候再又破壞了我的好事兒!”

女鬼說完哈哈大笑,這麼多年的目的,終於算是快要達成了,希望近在眼前了!

而在錢方得身後,正是那根一動不動的竹子……

Previous article

我快被氣死了,再次提醒道:“他們都死了!死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