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人應聲而起,將手心中的瓜子放回桌面上。

剩下的幾個又接着嘮嗑,剛說了幾句,便聽到外頭傳來捕頭趙虎的聲音。

“開門,收貨了!”

牢頭忙將嘴裏的瓜子皮吐了,起身,拍了拍手迎了上去,將鐵門打開,一臉恭敬笑意,“趙捕頭來了,這廝是犯了什麼法了?”

趙虎目光落在垂頭不語的阿鬆身上,淡淡的嘆了一口氣,說道:“桃花案那起,今晨結案了!”

牢頭一臉不可置信,來來回回掃了單薄的阿鬆幾眼,震驚道:“這是桃花案的兇手?”

趙虎嗯了一聲,回道:“去將牢門打開吧,看守好了就行!”

牢頭忙點頭應好,走在前頭引路,一面從腰間掏出鑰匙,準備打開牢門。

阿鬆步伐有些踉蹌,等走到一間又一間牢房門口時,才微微擡頭望裏面看了一眼。

趙虎自然知道他在尋着誰的蹤影。

“李氏已經無罪釋放了!”趙虎說道。

阿鬆恍然,臉上漾出一絲苦笑。

牢頭將牢門打開了,趙虎站在門口,對阿鬆道:“進去吧!”

因爲阿鬆在公堂上態度極好,極配合,所以,趙虎對他印象不賴,對他說話也不見恫嚇,溫謙有禮。

阿鬆躬身步入牢房,在鋪着乾草的地板上坐下,垂着頭,嘴脣緊抿着。

“還有什麼話要帶出去的麼?”趙虎問道。

阿鬆閉着眼睛,搖了搖頭。

趙虎從他不斷跳動的眼皮中看出。他在極力地剋制着內心的歉疚和悲傷。

聽說他家還有一個年邁的老母……

趙虎不知道他老母親聽到這樣的消息,該當如何?

“牢頭,外頭有個女人,說要見剛剛送進來的犯人!”一個衙差站在通道口,往裏面喊話。

牢頭看了一眼趙虎,見趙虎頷首,應道:“讓她進來吧!”

衙差應聲而去,不多時,循着通道徐徐走了一個娉婷的身影。頭上戴着紗巾,只露出一雙秋水瞳眸。

趙虎認出來這是李氏。

李氏朝趙虎和牢頭欠了欠身,柔聲道:“趙捕頭,能否容奴家進去跟阿鬆說會兒話?”

趙虎應允了,只說不要耽誤太長時間,說罷。便信步走了出去。

牢頭待李氏進入牢房後,將鏈條一鎖,不緊不慢道:“想出來了,再喊一聲!”

清風苑外頭的甬道上,有幾個偷閒的婆子架着小木桌,躲在樹蔭底下打着牌。嘮着磕。

她們不是因爲貪清風苑的風水好,而是因爲這裏夠僻靜。一般的婆子丫頭做事,也不打這裏經過,實在是躲懶的最佳之地。

一個負責灑掃的婆子從手心裏扔出一張牌,笑嘻嘻道:“今天的事兒聽說了麼?”

她這句話問得沒頭沒尾的,誰也不知道她口中聽說的事情是什麼,皆一臉八卦的望向她。

“嘿,看你們的表情。八成是還不知道呢!”那婆子得意一笑,續道:“今兒個我安排了幾個小丫頭去馨容院那邊灑掃。聽丫頭們私下說起,宋姨娘早上開口去跟夫人說,要接她家侄女進府裏小住幾天!”

“不會吧?宋姨娘接她侄女來做啥?不過是個上不得檯面的佃戶之女……”另一個穿褐色比甲的婆子應道。

她這話音剛落,便聽身側的婦人提醒道:“噓…….人家侄女是佃戶之女,可別忘了,宋姨娘也會是佃戶之女出身,人家現在正兒八經的也算個主子,別叫人聽了去……”

“去去去,鳥不拉屎的地方,誰有心事來這聽牆角!”褐色比甲婆子揶揄道,隨後又望向剛剛說事兒的婆子,追問道:“難不成她真動了那心思?要將自個兒侄女拉進來給阿郎?”

“啊?哈哈……”幾人對視一眼,旋即拍着大腿笑了起來。

“真是想當主子想瘋了吧?”

“夫人能答應給個通房丫頭的身份,就該謝天謝地了……”

“話說回來,到底模樣長得怎麼樣?要是臉蛋漂亮,擡做姨娘也不成問題!”

“不知道呢,還沒見過人,估計就宋姨娘那樣兒,不是侄女麼,肯定長得有幾分像!”

“說是宋姨娘堂哥的女兒,也不是嫡嫡親的侄女!”

“你說宋姨娘費那麼大勁兒將侄女拉進來,做啥呢,憑白讓夫人不喜!”

“做啥?我說你真不明白還是揣着明白裝糊塗呀?”灑掃婆子扭了扭脖子,乾笑道:“夫人對她本就不喜,她還不趁機在老爺耳邊吹點兒風,拉多點自己人進來壯大自己陣容呀!”

幾人說到了問題點上,基本就停不下來了,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最後,乾脆牌也不打了,喝口茶潤潤嗓子,繼續八卦。

袁青青那丫頭拿着掃帚,怔怔地站在院門口豎耳,聽得入神!

笑笑站在廊下喊了幾聲後,她才反應過來,咚咚的往回跑,一臉八卦味兒,神祕道:“笑笑姐,阿郎紅鸞星動了!”

“你這死丫頭,胡說八道什麼呢?”笑笑被袁青青一句話說得莫名其妙。

“是真的呀,宋姨娘要接她侄女來府上,我剛聽說了!”袁青青說道。

樁媽媽從屋內出來,眉頭微蹙,暗自嘆了一口氣。

估計這兩人又要拿阿郎的婚事較勁兒了……

哎!

金子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午後犯困,她讓笑笑搬了冰盆進房,便窩到牀上睡午覺去了。

一覺醒來的時候,天色昏沉,已近黃昏。

她起牀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便聽到外頭傳來樁媽媽和金昊欽的說話聲。

這傢伙今天這麼早就過,是案子結了吧?

雖然金子心中早就知道答案,但還是忍不住打開門,親自去問個究竟。

ps:推薦一本書!

作品:《妾本容華》

簡介:侯門深宅真不是那麼好混的! 墨九狸利落的處理了夜淏打回來的靈兔,又從空間內拿出一些食材,做了些吃的,幾個人吃飽喝足,墨九狸便回到了帳篷內休息去了!

雪封和夜淏守在了帳篷外面,風鶴軒也回到帳篷內休息了,一路上風鶴軒都藉助著風力搜集著消息,消耗很大!

「有什麼發現嗎?」雪封在心裡問著夜淏道。

「一大片的烏雲,完全看不出來裡面是什麼,主人說天際懸挂著一面藍色的鏡子,才使得這片沼澤地變成藍色的!難道那異火之前是在說謊?」夜淏一邊說著,眼神看向沼澤地邊緣趴著的異火道。

「你都沒看出端倪,看起來有些棘手,不然主人也不用等到晚上了!希望今晚能有收穫……」雪封聞言說道。

他和風鶴軒也是在吃飯的時候,才知道墨九狸和夜淏的發現的,只是知道了雪封和風鶴軒也依舊是十分想不通,天際的藍色鏡子到底是什麼……

所以他們都同意墨九狸說的,等到晚上再觀察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異常!

很快,日落西山,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雪封和夜淏也把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藍色沼澤上面,很想看看夜晚這藍色的沼澤地,會有什麼特別的發現……

但是半夜的時間過去了,夜淏和雪封依舊什麼都沒有發現,可是他們兩個人盯著的藍色沼澤沒有變化,卻不代表天際的藍色鏡子沒有變化,墨九狸在空間讓小書駕馭著空間,在天黑后,就從帳篷內出來了……

墨九狸清楚夜淏和雪封盯著沼澤地,因為墨九狸在空間內,盯著的是天際那一個圓形的藍色鏡子!開始也跟雪封和夜淏一樣,沒有任何的發現……

就在墨九狸覺得可能不會有什麼發現的時候時,小書忽然間喊道:「主人,你看天空!」

墨九狸抬起頭看向外面的天際,只見藍色的鏡子內,忽然間出現一個人影,看了半天對方似乎是在跳舞,看樣子更像是一個女子在跳舞,而這時的藍色沼澤地上面,卻映出兩道人影來……

「你們看,又是那兩個人啊,之前我看到的就是這兩個人在飛來飛去啊!」異火驚呼道。

夜淏和雪封也發現了,藍色的沼澤上面,真的有兩個男人的身影在飛來飛去的,但是卻又很奇怪,因為夜淏和雪封並沒有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點人族和神族的氣息,應該說是對方的身上沒有氣息……

就算是靈體也應該有氣息的啊,哪怕就是鬼界的鬼魂,或者是魔界的人,也不可能沒有任何的氣息的!

可是,此刻眼前在藍色沼澤地上面,飛來飛去的兩個人人影,卻是絲毫氣息都沒有,看起來十分的奇怪!

墨九狸這時從空間飛了出來,直接飛向天際,夜淏和雪封一驚,也跟著飛了上去,看著頭頂藍色的鏡子內,一個人影在晃動,但是墨九狸等人飛上去,對方卻似乎根本沒有察覺……

「主人,你小心!」夜淏看到墨九狸眼看著飛到藍色鏡子附近,急忙驚呼一聲。 金子打開門,見金昊欽背對着她站在房門口,腳已經擡出去一步,看樣子,是正打算離開呢。

金昊欽聽到聲響回過頭來,幽深的眸子灼灼燦亮,含笑道:“三娘你醒了?”

“嗯!”金子淡淡應了一句,走到廊下,問道:“你剛來?”

“是,樁媽媽說你還沒起,阿兄就想着不要打擾你!”金昊欽解釋道。

金子整了整衣裳,問道:“案子結了?”

“結了!”金昊欽笑了笑,應道。

金子點點頭,不知道還要說些什麼。

“李氏在牢裏跟阿鬆拜了天地!”金昊欽說道。

金子擡眸,微閃的瞳眸有些訝異。

“阿鬆爲了李氏而做錯事,李氏對他有愧吧,所以她在牢裏跟阿鬆拜了天地,結爲夫妻。李氏還答應阿鬆會照顧好他年邁的母親!”金昊欽啞聲道。

金子抿了抿嘴,心中嘆了一息:這是遺憾中,唯一讓人覺得安慰的結局吧!

“三娘,今晨的蔘湯,你喝了麼?”金昊欽躊躇了片刻,才硬着頭皮問道。

“喝了!”金子簡單應道。

“你喜歡的話,下次阿兄再送過來!”金昊欽高興道。

金子忙擺了擺手,應道:“不用了,我現在的身體好着呢,不用進補。倒是四娘,病了一場,你送她那兒去!”

金昊欽臉上欣喜的笑意一掃而盡,訕訕道:“妍珠那裏。母親會照顧着!”

金子沒心沒肺的哦了一聲,在長廊的欄杆上坐下。

金昊欽也轉身,在金子身側坐了下來。

二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着話,氣氛不算熱絡,但也不顯尷尬。

樁媽媽從耳房出來,看着兄妹倆並肩坐在長廊上聊天的溫馨畫面,眼眶頓時一熱,仰頭望着天際,低聲喃喃道:“夫人。這下,您該放心了吧?”

她伸手悄然拭去眼角的熱淚,上前道:“阿郎今晚留下來清風苑用膳吧!”

金昊欽心裏是高興的,剛想要應下,眼睛卻不自覺地瞟向身側的人兒。

金子睜着無辜眼,見樁媽媽和金昊欽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貌似就等着她拍板了。

金子眸子轉了轉,拒絕的話,她此刻還真說不出口。

不就是多個人多雙筷子的事麼?

一頓飯,她不至於那麼小氣。

金子從欄杆上站了起來,拍了拍手,對金昊欽說道:“你今日可是有口福了。我今晚答應要親自下廚的。也罷,就權當慶祝這個案子順利結案!等着!”

說完。金子便朝樁媽媽做了一個鬼臉,一邊卷着袖口,一邊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金昊欽還在錯愕中,許久之後,他才反應過來,嘴角漾起一絲滿足的淺笑。

三娘說要親自下廚做菜給他吃?

這意味着什麼?

“我去廚房裏幫她!”金昊欽說完,擡步跟了上去。

廚房裏。金子正在捏着丸子,滿手油膩。她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只以爲是樁媽媽,頭也不回的說:“樁媽媽,幫我將櫃子裏的酒拿出來。”

來人有些侷促地在原地轉了一個圈,這纔看到了一側的矮木櫃,信步走過去,打開櫃子,取出裏面的酒瓶。

“媽媽順手幫我將圍裙的系一下,帶子鬆了!”金子又道。

金昊欽將酒瓶子放在竈臺上,手勢輕緩地幫金子繫上帶子。

金子還在狐疑,怎麼樁媽媽不說話呢,按着金子對樁媽媽的瞭解,此刻她進來應該是笑意盈盈,對她來一番大讚特贊纔對的呀,她今晚表現得太大度了,媽媽心裏一定很高興……

金子覺得不對,剛要回頭,鼻端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氣息,金子馬上就辨認出來了,那氣味的主人,是金昊欽。

“你這麼進來了?在外頭等着大廚上菜就可以了!”金子努着嘴說道。

金昊欽幽幽一笑,繞到金子身側,說道:“讓你一個人忙着,我們都在外頭等吃,怎麼好意思呢?”他說完,指着邊上的青菜問道:“這些菜需要洗麼?”

金子點了點頭,本想說一會兒她自己洗,卻見金昊欽已經卷起了袖子,將菜葉子擇好,放進注滿水的銅盆裏,開始過水。

金子一面揉着丸子,一邊看着金昊欽手法嫺熟地將青菜洗乾淨,又將菜葉子和菜梗分開擺放,很方便取用。

沒想到粗枝大葉的人,也有如此細心的一面,不錯不錯!

金子心裏不由暗讚道。

金昊欽將菜洗乾淨後,又利索的將不要的菜葉子收拾乾淨。

“還有什麼要做的麼?告訴阿兄!”金昊欽起身看着金子。

金子見狀,也不再客氣,揚起纖纖玉指,打發金昊欽去將廚房門口那隻雞給收拾了……

廚房裏咚咚作響,笑笑和袁青青站在不遠處,探着腦袋往裏頭張望着。

聽聲音,那動靜還是不小呢,娘子和阿郎該不會將廚房給毀了吧?

笑笑蹙着眉頭,準備進去幫忙,卻被樁媽媽從後面拉住了。

“樁媽媽!”笑笑不解喚道。

“別進去,讓他們兄妹倆多處處!”樁媽媽眸子瞟向廚房,眼中笑意越甚。

笑笑明白過來了,也掩着嘴應道:“奴婢曉得了,難得娘子沒表現出排斥的模樣,太好了!”

金昊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那隻雞給收拾了。

金子看了一眼他手中褪了毛,洗得乾乾淨淨的白雞,滿意的點點頭,說道:“你將雞放到案板上,一會兒我自己動手!”

金昊欽依言照做,只是他轉身的時候。金子纔看到了他屁股上竟沾了好多根雞毛,活脫脫的就像一隻大公雞。

金子一時沒有忍住,噗一聲,哈哈大笑了起來。

金昊欽半晌才弄清楚自己的窘狀,也跟着自嘲起自己。

能讓三娘笑得如此開心,他很高興!

金子將酒釀丸子和醬排骨下鍋燜煮後,便走到案板旁,拿起白雞細細端詳了一遍,手輕輕的在白雞的軀體上做着比劃。看得金昊欽一頭冷汗。

三娘不會是將白雞當成……

這雞,他一會兒估計吃不下去了!

“三娘,這次妍珠生病,我去慕容府請醫,你猜阿兄遇到了誰?”金昊欽站在金子身側,含笑看着她。

金子低着頭。拿着菜刀的手輕輕一拉,雞腿的在關節處完美分離。

“你見到了語瞳娘子?”這點金子已經在毓秀莊聽辰大神講過了。這桃源縣不大,應該沒有多少個慕容府吧?

“你知道?”金昊欽神色微訝。

案板上的雞軀幹已經完全分離,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身軀,金子剖開雞腹,將皮肉與脂肪完全分離。金昊欽看着這如同驗屍的解剖刀法,臉色一陣青白。別看眼,不敢繼續看她手上的動作。

“知道呀,辰郎君跟我講過!”金子直白道。

金昊欽嗯了一聲,將自己心中沉澱了幾日的想法說了出來,沒想到金子聽後,卻沉默不語。

“三娘覺得阿兄這個建議不好麼?”金昊欽壓低聲音問着,三娘不說話。讓他心裏沒底,他會擔心好不容易融洽的關係會因爲一個簡單的問題而夭折。

“沒關係,你和橙汁就好。”

Previous article

“哼!我跟那個張翼山根本就不認識,我有什麼動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