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關係,你和橙汁就好。”

林沐曦端起了橙汁,王旭東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容。

肖遙心裏咯噔一下,立刻悄無聲息地走到中年男子身旁,湊近他耳旁小聲問道:“催情粉你下哪了?”

附體在中年男子身上的碧柔先是一驚,隨即回過神來,說話的是主人。

她怕露出破綻,沒敢說話,而是朝着擺放在王旭東面前的紅酒瓶努了努嘴。

肖遙恍然大悟,原來碧柔將藥全都下到了王旭東面前的紅酒瓶裏,而那瓶酒,基本上就歸他一個人喝了。

這碧柔還真是夠機靈的,本來肖遙只是讓她阻止中年男子給林沐曦下藥,沒想到她居然來了一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王旭東頻頻舉杯,碧柔杯子裏的橙汁已經喝完了,而王旭東也喝下了半瓶紅酒。

他的身體已經有了反應,眼神迷離,面帶潮紅,而且開始解襯衣的扣子。

時候差不多了,

肖遙立刻走到林沐曦身旁,在她耳畔小聲說道:“林沐曦,我是肖遙,這傢伙要對你不軌,你得趕快離開這裏。”

林沐曦忽然聽到肖遙說話,嚇了一大跳,差點沒喊出聲來,不過她忽然想起來,肖遙懂得隱身術。

聽了肖遙的話,她立刻擡頭看向王旭東,王旭東已經站起身來,而且正眼神迷離地看着她。

她意識到不妙,立刻起身說道:“東少,我想起我還有點事情,先走了。”

她說完,快步往包房門口走去。

“別……別走啊,陪陪哥。”

王旭東踉踉蹌蹌,想上前阻攔,被碧柔附身的中年男子立刻上前,抱住了王旭東。

林沐曦趁機打開包房門,走出去。

王旭東大聲喊道:“攔……攔住她。”

站在包房門口兩名保鏢立刻伸手,想要阻攔林沐曦,然而他倆哪裏知道,肖遙就護在林沐曦身旁。

他迅速出手,兩下便將兩名看起來身強力壯的保鏢放倒在地。

肖遙一直將林沐曦送上了車,對她說道:“你趕快離開這兒。”

“那你呢?”

“我得上去看看那傢伙。”

肖遙說完,轉身返回了酒樓。

林沐曦並沒有驅車離開,她靜靜地坐在車裏,雖然她從頭到尾都沒有看到肖遙,只是聽到他的聲音,但知道他其實一直在身旁守護着自己,心裏頓時涌起一陣暖意。

肖遙再次回到了三樓999貴賓包房,發現門口已經聚集了六七個人,而包房內,傳來陣陣大叫。

這是什麼情況?

怎麼這些人都站在門口不進去呢?

肖遙上前一看,頓時被眼前的一幕給震住了,只見那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整個上半身都趴在桌子上,似乎已經失去了知覺,而他的褲子則被脫到了腳踝處,一臉興奮的王旭東,正站在他的身後,挺槍直捅後庭花。化身鬼靈的碧柔則站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

我勒個去!

這藥效真夠勁的啊,估計這會兒在王旭東面前的就算是隻狗他都得上。

不過,這可怪不得別人,只能說他咎由自取。

(求推薦票!) 肖遙從樓上下來,發現林沐曦的車還停在那兒,而且林沐曦坐在車裏,似乎有些焦急。

“這丫頭居然沒走,難道是在等我?”

肖遙立刻走過去,走到車旁的時候,默唸咒語,現出了身。

他隨即敲了敲林沐曦的車窗玻璃。

林沐曦按下車窗,衝他問道:“有事嗎?”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自己還戴這人皮面具呢!

他立刻轉頭,摘下了人皮面具,衝林沐曦微微一笑,

“是我!”

林沐曦瞪大眼睛看着肖遙,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肖遙二話沒說,打開車門鑽進了車內,說道:“現在可以開車了吧。”

林沐曦這纔回過神來,趕緊發動車子,駛離了皇廷大酒店。

肖遙知道林沐曦的身體狀況,到了晚上,她會無緣無故地陷入昏迷,醒來後就變成林沐雨,所以,必須在昏迷之前趕回去。

他擡起手腕看了看錶,

20:23,似乎還早,他衝林沐曦問道:“那個……,你一般什麼時間必須回家?”

“我爸規定我9:00點必須回家。”

“那沒多長時間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你今晚怎麼會在那兒出現?”

“爲了你啊!誰叫你那麼讓人不省心,居然跟王旭東一塊吃飯,難道不知道他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麼。”

聽肖遙這麼一說,林沐曦心裏再次涌起一陣暖意。

肖遙繼續說道:“王旭東那傢伙,可不是一般人,他就是一禽獸,不但喜歡玩女人,而且還喜歡玩男人。”

“啊!玩男人?你說的這也太誇張了吧。”

“騙你幹嘛!有視頻爲證。”

肖遙說着,取出手機,將剛纔拍的一段王旭東**那名中年男子的小視頻調出來。

看完視頻,林沐曦驚得瞠目結舌。

肖遙趁機說道:“以後你相親之前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行!你擦亮眼睛也沒啥用,這樣,下次你爸媽再給你安排相親,你告訴我,我做你的護花使者。”

林沐曦感覺心頭一暖,不過她嘴上卻說:“你又不是我什麼人,相親這種事我憑什麼告訴你啊。”

“哎!話可不能這麼說啊!你想想看,你身上哪兒我沒看過?咱們這叫親密無……”

肖遙話還沒有說完,忽然感覺左大腿內側一陣劇痛。

“哎喲!”

他大叫一聲,低頭一看,林沐曦一隻手正掐住他大腿內側一點點肉,還在擰……

“你……你是屬蠍子的麼?這都會蜇人了呢!”

“哼!你要是再敢提這茬,我就掐你要害!”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急忙用手捂住襠部,一臉驚恐的看着林沐曦。

瑪了個蛋!

這女魔頭也忒狠了吧?

林沐曦見他捂住襠部,頓時臉色一紅,

“喂!你捂那兒什麼意思啊!”

“你……你不是要掐我要害麼?”

“我是說掐你的耳朵!耳朵好嗎!”

肖遙鬆了口氣,咧嘴笑道:

“我就說嘛,我家沐曦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狠了,居然直取要害。”

“死肖遙!誰是你家沐曦了。”

“咳咳……,口誤,純屬口誤,主要是咱倆……”

肖遙話還沒有說完,忽然一臺大卡車飛馳而來,從側面撞上了林沐曦的保時捷卡宴,她的車立刻失去了平衡,在地上連着翻滾了幾圈,從路旁一道斜坡滾落了下來。

斜坡差不多有七八米高,成四十五度,車子滾落到地下,翻了個底朝天。

受到如此強烈的撞擊,肖遙感到腦袋一陣眩暈,而且由於車子的安全氣囊已經爆開,他和林沐曦都被卡住了。

他晃了晃腦袋,回過神來,聞到了一股刺鼻的汽油味。

臥了個槽!

車在漏油,這尼瑪是隨時都會起火爆炸的節奏啊!

肖遙顧不得渾身痠痛,立刻用隨時攜帶的瑞士軍刀扎破了自己和林沐曦面前的安全氣囊。

再一看林沐曦,只見她眉頭緊鎖,表情痛苦,額頭正中有一塊青淤,看樣子是頭部受到了撞擊,而且只怕傷得不清。

“林沐曦!你醒醒!”

肖遙衝她喊了一聲,然而她的意識似乎已經有些模糊,並沒有迴應。

情況緊急,只能先把她從車裏弄出去再說了。

肖遙想打開車門爬出去,但由於車子現在是頂朝下,整個車體已經嚴重變形,車門被卡主了,根本沒辦法打開。

瑪了個蛋!

看來只有用老子的麒麟臂了!

肖遙大吼一聲,用右手朝着車門猛地一推。

這一推,激發了麒麟臂技能,嚴重變形的車門直接與車體分離,飛了出去。整臺車猛地一震。

他趁機爬出車外,又快步繞到林沐曦所在的駕駛位,用麒麟臂強行拉開了同樣嚴重變形的駕駛位車門,將林沐曦從車裏抱了出來。

林沐曦的身體軟綿綿的,而且她的左腿被撕開了一道口子,流了很多血,很明顯是受了重傷。

不過,車子散發出來的汽油味越來越濃,隨時都有可能起火爆炸。

肖遙顧不得查看林沐曦的傷口,抱着她一路狂奔

跑出去十來米,身後傳來“砰”的一聲巨響,還真爆炸了,火焰躥起來了有好幾米高。

肖遙倒吸了一口冷氣,

尼瑪還好老子跑得快,不然這會兒估計已經成火人了。

他又擡頭望向斜坡上方,有好幾臺小車停下來,能夠聽到有人在呼救,還有人在打電話,但剛纔撞他們那臺大卡車已經不見了蹤影。

瑪了個蛋,肇事逃逸!

不過眼下還是救人要緊,追查肇事者的工作,自然有交警處理。

肖遙將林沐曦放下來,爲她把了把脈搏,心裏頓時咯噔一下。

她的脈象,已是十分微弱,用命懸一線來形容,一點都不爲過。

現在該怎麼辦?

如果不盡快進行救治,她只怕有性命危險,可問題是,這該咋救啊!

肖遙雖然懂得岐鬼之術,醫治邪症沒問題,但在這急救方面,他卻是一竅不通。甚至不知該從何處下手。

他正感到焦急,耳畔傳來系統提示:“她的魂氣十分微弱,元陽正迅速損耗,宿主可使用還魂丹救她性命。”

還魂丹!

肖遙頓覺腦子裏一激靈,

是啊!我怎麼把這靈丹妙藥給忘了呢!

(推薦票統統砸來!多多留言,下午繼續加更!) 肖遙立刻從物品欄中將還魂丹取出來。

還魂丹是一顆直徑不足1公分的丹丸,通體呈深紫色。

看起來倒是沒什麼特別,但其屬性顯示,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能救人於生死一線。

現在不就是生死一線嘛!

肖遙撬開了林沐曦緊閉着的嘴巴,將還魂丹塞進了她的嘴裏。

又立刻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當做紗布繃帶,幫她止住大腿傷口流出來的血。

過了沒一會兒,林沐曦緩緩睜開眼睛,

肖遙又驚又喜,“林沐曦,你可終於醒了。”

誰知林沐曦用微弱的聲音說道:“我……我是妹妹林沐雨。”

“啊!你是沐雨!?”

肖遙吃了一驚,沒想到林沐曦從車禍中甦醒,變成林沐雨了。

林沐雨掙扎着想爬起來,但她畢竟受了重傷,稍微一動,便感到身體十分痛苦,

“我……我這是怎麼了?這……這裏又是什麼地方?”

“你姐開車的時候被一個王八蛋撞了,車從那道斜坡上滾了下來,炸了,不過沐雨你別擔心,有我在,你不會有事。”

肖遙說着,緊緊握住了林沐雨的手。

林沐雨嘴角擠出一絲笑容,

“肖遙,有你在,我不怕,終……終於又見到你了,真好。這些天我……我好想你。”

聽林沐雨這麼一說,肖遙感到心裏有些愧疚,他可是答應做她男朋友的,可都沒怎麼跟她見過面。

當然,這也怪不得他,因爲他壓根就沒機會見到她。

他伸手輕輕撫了撫林沐雨的臉,說:“對不起,我不能陪在你身邊。”

“我……我不怪你,其實每……每天晚上有一個人可以思念,這……這種感覺也蠻好……,咳!咳!”

林沐雨說着,一陣猛咳,

肖遙意識到她現在不適宜說太多話,忙說:“沐雨你先別說話,救護車應該很快就到了。”

林沐雨沒再說話,只是下意識攥緊了肖遙的手,一雙眼睛一直看着肖遙那張雖然有點髒,但不失帥氣的臉龐。

此時此刻,她身體雖然受創,但心裏卻涌起一陣暖意,非但不覺得害怕,反而從未有過的心安。

因爲有人打了急救電話並報了警,約摸十幾分鍾後,警察和120救護車先後趕到了事故現場。

肖遙與林沐雨被送去了近處的醫院,林沐雨傷得較重,被推進了搶救室,肖遙還好,只是多處軟組織挫傷,進行了簡單的處理後,他便來到搶救室門外等候消息。

他很是焦急,雖然他已經將唯一一顆還魂丹喂林沐雨服下,但究竟能不能起到效果,他心裏一點底都沒有。

萬一有個什麼意外,那可真的就是一屍兩命吶。

他正在搶救室門口來回踱着步子,忽然瞧見兩個身穿奇裝異服的傢伙。

這兩人,一黑一白,一矮一高,一胖一瘦,兩人頭上分別戴着一頂黑色與白色的高帽,手裏分別拿着黑色與白色的哭喪棒。

這尼瑪不就是傳說中的黑白無常麼?

今天難道是萬聖節,怎麼會有人打扮成……

等等!

秦穆然怎麼會注意不到吳月的異樣,當即冷喝一聲道。

Previous article

那人應聲而起,將手心中的瓜子放回桌面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