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楚大師,你傳音給我,讓我來找你,到底是爲了什麼事?”胡老三怯生生的出言,打破了古玩店內的沉默。

胡老三這句話,直接把我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之中……沒錯,我是猜不出送信的幕後之人,到底是誰,但我可以確定,送信的幕後之人,對我並沒有惡意,既然對我沒有惡意,那我又爲什麼要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呢?

我相信,終有一天,我會解開這個謎底了,但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當即,我定了定心神,扭頭望向胡老三,道:“臘月二十九,刑市,我要你幫我一個忙!”

“楚大師有事儘管吩咐我胡老三就可以了,幫忙什麼的,不至於。”胡老三聞言,連忙擺手,異常謙遜的朝着我笑了起來,雖然這傢伙的笑容很陰森,但陰森中,卻透出了一股真誠。

“那我們臘月二十九,刑市見!”我深深的看了胡老三一眼,說實話,我現在都分不清楚胡老三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了,這傢伙,天生就是個演員,而且還是影帝級別的演員……

“好!”胡老三很乾脆的應了我一聲,旋即,這傢伙便化作了一道陰風,消失在了古玩店之內。

鬼力得到了質的飛躍之後,胡老三的鬼法運用的更加嫺熟了,真的到了臘月二十九那天,胡老三絕對會幫上我大忙!

這對於我來說,倒算得上是意外的收穫,畢竟,我之前的計劃,是按照胡老三最初的鬼力設想的,而如今,胡老三的鬼力提升,那我的計劃也就更加完善了,甚至,許多不必要的細節都可以省去了,現在,只等臘月二十九的到來了!

胡老三離開之後,我也沒有任何的耽擱,立刻開始和嚴雷準備起了過陰的事宜……只要不是天塌下來,那我的修行,便不會停止!

修行的日子,苦澀而乏味,但這種無味的時光,偏偏卻過的異常快速,好似白駒過隙那般……

白天,我們依舊前往瀑布那邊修行,晚上,過陰學道便成了主旋律,如此日復一日,轉眼間,十幾天過去了,日期,也來到了臘月二十八,距離臘月二十九,只有一天,距離除夕,也只有兩天而已了!

清晨,當第一縷晨光灑落大地之時,我也隨着朝陽初升,睜開了雙眼。

簡單的洗簌了一番之後,我便穩如泰山般端坐在了古玩店正廳的龍脊太師椅上,當然,我並沒有離開古玩店,前往瀑布那邊修行,因爲,我打算在今天,也就是臘月二十八這一天,正式進入刑市!

至於我爲什麼要提前一天去刑市,那是因爲,我想給雷虎,以及河省的各位大佬們,送上一份見面禮,也算是……下馬威! 楚氏古玩店,正廳。

我坐在龍脊太師椅上,透過敞開的木門,望向滿覆銀妝的長街,心中卻是百感交集……

大半年的時間,我從一名普通的學生,變成了渡鬼人,史上最年輕的少將,掌控石市經濟,乃至影響河省地下世界的幕後之人,甚至是威震靈異世界的新星……

我身上的光環,太多,也太亂!

我榮光加身,卻也危機四伏!

也許,因爲我進步的太快,導致我的根基不太穩固,也導致我所要面對的處境太過複雜……

總而言之,我需要時間來整理一下我的思路,梳理一下我所要面對的各種謎題和困境,最好是,有人能夠幫我出謀劃策,不然的話,就算我的思維再縝密,也終究會有百密一疏的一天!

我的腦細胞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更何況,我所面對的困境,包括商界,江湖,軍方,靈異世界,乃至楚家門第等多方面,我一個人,真的分身乏術,難免會顧此失彼!

我一邊望着滿地銀色的長街,一邊思索着我心中想要的那個人……

張儒?

在商界,張儒的確是奇才,但也僅限於商界而已,其餘方面,張儒只能算是平庸,他,只適合在商界開疆拓土!

李東?

的確,李東算是我最信任的人,我對他的信任,甚至要遠超張儒,可李東只適合衝鋒陷陣,讓他幫我統籌全局,出謀劃策,我倒不如找十年前的鬼童來幫忙!

盧員外?

我和盧員外雖然是一條船上的人,而且盧員外也重新定義了他的位置,奉我爲首領,但是,盧員外畢竟是江湖人,屬於專業單一的那類人,對商政,他幾乎一竅不通,更別說圈子裏的事情了,而且,盧員外年紀大了,膽子小了,他,只適合固守後方!

嚴雷?影子? 蔓蔓情深 機械師甚至是西市曾經的大紈絝汪如海?

他們都不行!

我的腦中不斷的閃過衆人的身影,但最後,卻都被我一一否決了!

直到此時,我的腦中不由的浮上了張銘的身影,如果銘叔還活着,那就好了……銘叔……對了,銘叔不是和爺爺說過,讓我遇到了困難,就是找佟老嗎?

佟老!

想到佟老,我的精神下意識的爲之一振!

佟老跟隨二叔幾十年,忠誠方面無需質疑,而且,二叔偌大的勢力,好像一直都是佟老在運籌帷幄,不論是江湖還是商政,能力方面,佟老絕對沒問題,都能吃得開,甚至是靈異圈子,我相信,佟老也能一展拳腳……

因爲二叔是圈子裏的人,而且在圈子裏的影響力好像還很大的樣子,那麼,身爲二叔心腹的佟老,不可能沒接觸過靈異圈子,這一點,我已經從張銘身上證實了,因爲張銘對靈異圈子的瞭解很深,而佟老,在二叔身邊的地位,絕對不弱於張銘,甚至要更高一點,所以,我相信,佟老對靈異圈子,也絕對是瞭若指掌!

更何況,佟老年歲大,輩分高,有威望,能服人,不論從任何一個角度來說,佟老都是最合適的人選!

只是,我還不知道,佟老到底願不願意幫我,畢竟佟老是二叔的人,並不是我的人……

看來,等刑市的事情一結束,我真的應該去見一見佟老了……

理順了未來的路,我也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忽的,我嘴角微微揚起,目光也從長街,轉移到了八仙桌上的電話……看來,是時候去刑市,爲李東報仇了!

旋即,我直接拿起了電話,熟練的撥通了張儒的電話號碼。

不多時,電話的另一邊便傳來了張儒睡意朦朧的聲音,“老弟,我根本不用看來電顯示,都知道是你打來的……你的電話要麼是深夜,要麼是清晨!”

對於張儒的抱怨,我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話,“準備出發,目標,刑市!” 聽了我的話之後,電話另一邊的張儒明顯愣了那麼一瞬間,大概三、四秒之後,張儒才定了定神,不確定的問道:“不是要臘月二十九纔去刑市嗎?今天才臘月二十八吧?”

“就今天,馬上出發!” 名萌世家 我斬釘截鐵,不容置疑的對張儒說道。

這一次,電話那邊的張儒並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應下了我的要求,“好!我這就安排車去道村接你,至於和你一起去刑市的人選……”

“黃毛和盧員外隨我一起去刑市就可以了,石市這邊還需要大哥你坐鎮,李東也需要大哥你照顧,你就不要和我一起去刑市了!”我淡淡的說了一句。

“行!”張儒爽快的應了一聲,“老弟說怎麼辦,那咱們就怎麼辦!”

言罷,我掛斷了電話,這時候,李靈兒和嚴雷也都從外面走了進來,別誤會,李、嚴二人可不是故意迴避我和張儒的通話,李靈兒有早上晨跑的習慣,而嚴雷則是去買早餐了……看到這裏,會有看官疑惑,古玩店就那麼點地方,難道李靈兒晚上也在這裏和我們兩個大男人過夜嗎?

其實,我和嚴雷每天晚上都會過陰修行,這段時間,李靈兒可以假寐,也可以在白天的時候,去瀑布邊美美的睡上一覺,因爲我和嚴雷沒黑沒白的修行,所以,那些所謂的不方便,其實根本不算什麼。

書歸正傳。

嚴雷將早餐放到了八仙桌上,便開始忙忙着擺放碗筷。

而李靈兒則是隨手拉過了一把椅子,坐到了我的對面,隨口問道:“準備出發了?”

“張儒已經派車往這邊趕來了。”我點了點頭,忽的,我打量起了李靈兒,道:“李大小姐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去刑市?”

“沒興趣!”李靈兒根本不給我任何反駁的機會,直接用話嗆住了我,“我離開中原省也快半年了,李家還有許多事需要我處理,至於留在古玩店照顧你,以及幫你護法的這些事,就算是我報答你在祖乙大墓裏,奮不顧身的跳崖救我吧!”

說完這句話,李靈兒無比突然的站起了身,目光極其複雜的深深看了我一眼,輕言一句道:“我走了!”

說實話,李靈兒的離去,實在是太過突然了,我就是問了她一句,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刑市,卻沒想到,她竟然要直接返回中原省的李家大本營……蒼天作證,我可沒有要趕走她的意思!

而李靈兒說完了這句話之後,便輕盈的轉過了身,直接朝着古玩店的門外邁出了步子……

見李靈兒轉身欲走,我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怎麼走的這麼突然?今天是臘月二十八,後天就是除夕了,不如留在道村,和我們大家一起守年歲過春節……”

“陪你守歲的人很多,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也不少!”李靈兒頭都沒回的朝着我擺了擺手,很是瀟灑,不過,這也正符合李靈兒從不拖泥帶水的巾幗脾氣。

我坐在龍脊太師椅上,平靜的望着已經邁出了古玩店大門的李靈兒,說實話,我還真有點無法接受李靈兒如此突然的離去……

直到李靈兒的倩影走出古玩店,徹底消失在了我視線之內的時候,我才從李靈兒突然離去的思緒之中,回過了神。

就在這時候,便聽嚴雷輕言的嘀咕了一聲,“師父,李姑娘這是怎麼了?早上我買早餐回來的時候,她並沒有表露出任何想要離開的意思,怎麼才和你說了兩句話,便說走就走了呢?”

“早上的時候,她都和你說了些什麼?”對於嚴雷的問題,其實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什麼也沒說,李姑娘就是問了我幾句有關林纖姑娘的事情,我對林纖姑娘也不太瞭解,只是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林纖姑娘而已……”嚴雷很不解的說道。

林纖?

李靈兒無緣無故詢問林纖幹什麼?

隱約的,我覺得,李靈兒的突然離去,一定和林纖有關!

至於究竟因爲什麼,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當初,在處理白莫言那件案子的時候,李靈兒和林纖有過一點交集,可就那麼一點交集,二女根本不可能結仇!

那麼,李靈兒又爲什麼突然離去呢?

古語道,女人心,海底針,這句話還真不假,最起碼,自詡聰明的我,卻一點也猜不出李靈兒的心思!

我無奈的苦笑了一聲,只能朝着嚴雷擺了擺手,“吃飯吧,吃過飯之後,我要去刑市走一趟,你還是留在古玩店,開門做生意,幫我把楚家的基業照看好,平時也可以多修行一下爺爺交給你的道術。”

聽了我的話,嚴雷的臉上立刻閃過了一抹失望的神色,“師父,咱們最近不過陰找祖師爺修行了嗎?”

“最近一段時間,我們都不會再過陰了……處理完刑市的事情,就是春節了,我想平平淡淡的過完春節,然後,也是時候動身去港島了!”我將身體的重量全部倚靠在了龍脊太師椅上,若有所思的回了嚴雷一句。

“暫時不過陰修行,也好,畢竟祖師爺傳授給我的道術太過深奧,有很多道術我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掌握,多鞏固一下也不錯!”嚴雷臉上的失落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莫名其妙的興奮。

看得出,嚴雷並沒有忘記他的初心,只有身兼至強道術,才能還陽間一片淨土,嚴雷這份孜孜不倦的求學之心,也是我對他最滿意的地方!

就這樣,我和嚴雷一邊吃着早餐,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了起來,沒多久,一輛黑色的奔馳商務車便出現在了古玩店的門前了。

當即,商務車的主、副駕駛的車門被打開了,沉穩的盧員外和花裏花哨的黃毛,這兩個形成了鮮明對比的人便從車上走了下來。

“小風爺,好久不見了!”黃毛纔剛走下車,便屁顛屁顛的跑進了古玩店,深深的朝着我鞠了一躬,無比恭敬的和我打了聲招呼。

盧員外沒什麼好看了,在我剛甦醒的時候,已經見過他了,倒是黃毛,我有大半年沒見過他了,這傢伙比以前壯實了,也比以前成熟了,尤其是他身上那股囂張跋扈的勁,比以前更盛,總的來說,他已經算得上是一個地道的江湖人了。

“你這傢伙,最近這半年來,看起來很滋潤吧?”我打量了黃毛一番,便打趣的說了一句。

“多虧小風爺提攜,東哥照顧,不然的話,我黃毛還只是西鎮的小混混而已!”黃毛真摯的說道:“小風爺,這次是不是有大行動了?只要小風爺一句話,我黃毛肝腦塗地,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

黃毛的話,很真摯,也很熱血,這讓我想起了一句古話,仗義多爲屠狗輩,負義多是讀書人……也許,這纔是江湖的真正寫照!

不過,話說回來,黃毛好像還不知道我們這次的行動……

想到這裏,我立刻望向了盧員外,只見盧員外朝着我神祕一笑,道:“楚大師,這次行動我們並沒有對任何人說起,包括拳王東,也不知道!”

“不錯!”我讚許的朝着盧員外點了點頭,雖然我已經在刑市把消息放了出去,但最起碼,盧員外他們沒有擅自做主,這讓我心裏很舒服,證明,我仍舊是這幾股勢力的真正首腦,哪怕我離開了半年,哪怕我沒了內勁!

“小風爺,盧爺,你們在說什麼呢?”黃毛很是好奇的湊了上來,充滿了好奇的目光,不斷在我和盧員外的身上游離。

毒液諸天 “去刑市,幹一票大的!”我笑着對黃毛說了一句,旋即,我便直接從龍脊太師椅上站了起來,朝着古玩店外的那輛奔馳商務車邁出了步子。 “去刑市?”黃毛先是一愣,旋即,這傢伙突然變得亢奮了起來,興沖沖的衝到了我的身前,一邊爲我打開商務車的後排車門,一邊興奮的低吼道:“小風爺,咱們是去刑市找雷虎和蒼龍報仇的嗎?最近這半年,那幾個傢伙可讓我們吃了不少的虧……對了,小風爺說要幹一票大的,那是不是……要把他們全都幹掉?”

我走進了商務車的後排座,隨後,盧員外也緊跟着我,坐上了車,可身爲司機的黃毛,卻依然站在車門外,眼巴巴的望着我,彷彿再等待着我的回答似的……看得出來,黃毛和李東他們,最近這段時間,真的在雷虎那羣人的手底下,沒少吃虧,不然黃毛也不可能這麼急切的想要報仇了!

見黃毛如此,我不由的啞然失笑,“去了刑市,你就知道了!”

“好!”黃毛雖然沒有從我嘴裏套出任何細節,但這傢伙還是很興奮的衝上了駕駛座位,狠踩了一腳油門,商務車便化作一頭咆哮的野獸,風馳電掣般的衝出了道村。

離開道村,我們直接去了西鎮,從西鎮進入高速公路,直奔與石市接壤的刑市而去。

商務車內。

我端着一杯香茶,一邊品茗,一邊欣賞窗外不斷後退的景色,嗯,不得不說,張儒在人情世故這方面,思量的的確很周全,竟然在車上給我準備了移動電源,可以煮水泡茶,讓我在車上也能喝到清茶。

這時候,盧員外試探性的出言問了我一句,“楚大師,怎麼突然決定提前一天去刑市?難道那邊的情況有什麼變化嗎?”

“臘月二十九,是收拾雷虎他們的日子,至於我爲什麼要提前一天,在臘月二十八那天去刑市,那是因爲,我想給那些傢伙一個下馬威!”我將手中的紫砂茶杯放到了座椅前的支架上,手指輕輕的撫摸着溫熱的茶杯,“做人要低調,但做事,一定要高調,既然我想收拾雷虎,那就一定要以高調的姿態,君臨刑市,讓所有人都知道,我楚風去了刑市,而且,我楚風還要光明正大的收拾了雷虎!”

“楚大師,夠瘋狂,夠囂張!”盧員外朝着我豎起了大拇指,由衷的感嘆道:“終究還是年輕人有魄力,我老了,已經跟不上年輕人的思維了!”

盧員外頓了頓,話鋒一轉,再次發問道:“只是,不知道楚大師想用什麼方法,高調的告訴所有人,楚大師要動雷虎呢?”

“刑市有一隻出頭鳥,最近很囂張,我打算,用他來當我的墊腳石……”我望着窗外,嘴角情不自禁的揚起了一抹冷笑。

“楚大師說的是……港島的太子文?”盧員外的語調陡然提高了幾分,很顯然,他很忌憚太子文。

“既然要立威,那就應該選一個最囂張的傢伙來立威,太子文,是最合適的人選,就先拿他來開刀吧!”我一邊冷笑,一邊掏出了電話,撥通了機械師的手機號碼,沒多久,機械師的聲音便從電話的聽筒中,傳進了我的耳朵裏。

“小風爺,有是吩咐?”

“你們在哪?”

“在刑市電影城,看林小姐拍戲呢!”機械師似笑非笑的回了我一句。

“看來,你們兩個最近過的似乎很悠閒……”我笑了笑,道:“我現在已經進入了高速公路,估計再有幾個小時就能到刑市,你們兩個馬上幫我查一下太子文的行蹤……”

這邊,我的話還沒說完,那邊,機械師便冷笑了起來,“小風爺,太子文不用查,他就在片場,等着林小姐呢!” “太子文在片場?”聽了機械師的話,我不由的冷笑出聲,這傢伙,還真是那種徹頭徹尾的,“地獄無門他闖進來”類型的選手!

“太子文這大紈絝整天帶着一羣人在片場橫晃,天天纏着林小姐,還好我們兄弟兩個在暗中保護林小姐,盧員外的人也很盡忠職守,這纔沒讓林小姐發生意外,不然的話,憑我這幾天的觀察,對太子文的瞭解程度來分析,太子文這傢伙,應該早就想對林小姐下手了!”

機械師頓了頓,又繼續說道:“不過,話說會來,小風爺,太子文好像請來了一位高手,那傢伙看起來像是一名道士,看外表,頗有點道骨仙風的味道……”

“道士?不用管他,你們給我看好太子文,等我過去收拾他!”我冷笑了一聲,旋即便掛斷了電話。

太子文請來了一名道士?

那有如何?

連龍虎山的掌教張道一我都不放在眼裏,那道士再有來路,難道還能比張道一更有背景不成?

我這邊剛剛掛斷電話,盧員外便有些擔憂的向我問道:“小風爺,太子文請來了幫手?”

因爲我和盧員外是挨着坐的,而且我的手機聽筒聲音也有點大,最關鍵的是,我根本就沒打算避着盧員外,所以,我和機械師在電話中交談的內容,盧員外都能聽見,而且,我能感覺到,盧員外對太子文和忌憚,對太子文請來的道士,一樣很忌憚!

我淡淡的看了盧員外一眼,輕描淡寫的說道:“機械師說,太子文請來了一名道士,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楚大師,我知道你道法高超,但是,港島乃是藏龍臥虎之地,在靈異方面也是能人輩出,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爲妙!”盧員外並沒有把話說的太直接,而是委婉的勸了我一句,不能輕敵,更加不能陰溝翻船。

“我有分寸!”我朝着盧員外笑了笑,旋即便對始終一言不發,專心開車的黃毛說道:“我們還有多久能到刑市?”

“小風爺,最多三個小時,差不多午飯時間,我們就能到刑市。”黃毛一邊通過後視鏡望着我,一邊出言回答道。

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旋即便靠在了飛機艙似的座椅上,閉目假寐了起來。

在這半個月的修行之中,我的確有些累了,連鬼脈之力自行恢復體力的特殊能力,都已經跟不上我體力的消耗了,既然現在有時間,那我爲什麼不睡一會呢?

不知不覺中,我睡了過去,也許是我太累了的緣故吧,總之,這一覺,我睡的很沉,直到我被身邊的盧員外輕聲叫醒,我才知道,我們的商務車已經下了高速公路,正式進入了刑市的地界……

奔馳商務車穿梭在刑市的大街小巷之中,在這車水馬龍的城市中,我乘坐的這輛車,再平凡不過了,而這,也正符合我低調出行的目的。

我定了定神,努力的壓下了腦中的疲憊和睡意,透過車窗,舉目望向了外面的刑市……

比之石市,刑市的經濟稍有落後,城市建設也不如石市那般繁華,但相比於同爲地級市的西市,刑市卻是要強上一大截,如果把河省按照等級來劃分的話,石市應該是獨一無二的第一等,而刑市,則是第二等,西市,算是最末尾的城市。

難怪雷虎千方百計想要入侵石市,乃怪當初的石市是三足鼎立,而並非像刑市,或者是甘市和滄水市那般,一家獨大,一切原因,只因爲石市這塊蛋糕太大,也太過繁華!

不過,縱然刑市一家獨大,雷虎稱霸,但如今,我來了,那麼,刑市的格局,就要重新洗牌…… 黑色的奔馳商務車不斷的穿行於刑市的長街上,大概在市區轉了接近半個小時的時間,商務車終於離開了擁堵的市區,駛入了刑市郊區。

一進入郊區,盧員外也開始如數家珍一般的爲我介紹起了刑市的格局。

“刑市分爲兩大區,經濟技術開發區和刑市老城區,我們剛剛路過的地方,就是開發區,而在刑市高速公路出口的另一邊,則是老城區,不過,我們並沒有經過老城區。”

“現在,我們要去的刑市電影城,算是刑市旅遊產業的支柱之一,許多電影都是在那裏取景拍攝,而電影城位於經濟技術開發區,那裏算是最新拓展的商業區,許多新興產業,比如大型商場,新開發的樓盤,植物園等區域,都座落在開發區。”

“而刑市的老城區,則多以本地居民爲主,許多老舊設施和產業,包括一些工廠,都集中在了老城區,因爲老城區現在已經沒什麼油水了,所以雷虎現在的大本營,已經轉移到了開發區,把老城區留給一些靠着雷虎吃飯的小勢力。”

聽着盧員外的介紹,我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並沒有發表過多的言論,因爲,刑市的勢力佈局如何,與我無關,我這次來刑市的主要目的,是給李東報仇!

這邊,盧員外爲我介紹刑市的格局,那邊,黃毛也沒閒着,沒多久,他便駕駛着汽車,駛入了一處佔地面積極其廣闊的巨型……勉強算是莊園吧,因爲這裏是用一堵厚實的圍牆直接圈出了一片地,有些更加接近“莊園”這個稱呼。

我們駕駛的商務車通過了正門的關卡,進入到了圍牆之內,這時候,映入我眼簾的,便是數不盡的各色建築,有我們神州的古代建築,還有類似歐洲大教堂,鐵塔,凱旋門之類的縮小版建築物,也有田園風格的小型莊園,甚至還有一處小橋流水,假山瀑布的仿真景區!

然而,這些都不算什麼,更誇張的是,隨着商務車的深入,我竟然看到了一處一比一高仿紫禁城的景區……雖然只是紫禁城的一角,但也相當的恢宏雄偉了!

不得不說,刑市的電影城,的確很有料,不然,也不會向盧員外說的那般,那麼多劇組來這裏取景拍攝了!

正所謂,入鄉隨俗,進入了電影城之後的我,也是情不自禁的和盧員外聊起了電影方面的事情。

“環宇現在在拍什麼電影?”

“還是上一部戲,《都市陰陽師》的電影版!”盧員外笑道:“電視劇版的《都市陰陽師》上映之後,收視率居高不下,我就趁熱打鐵,直接用原班人馬拍攝了電影版,林小姐還是女一號。”

前面的話都是屁話,關鍵的是最後一句,盧員外只是想在我面前討個好而已,這些,我又怎麼會猜不透呢?

“老盧這麼捧林纖,林纖現在應該很火吧?”我淡淡的笑了一聲。

“雖然環宇力捧林小姐,但林小姐出道的時間太短,知名度也僅限於河省之內而已,所以,我打算過完春節,全方位的包裝一下林小姐,在歌壇方面幫助林小姐出道!”

“我先替林纖謝謝你了,老盧!”

“楚大師客氣了,環宇的一切資源,都是楚大師的,如果楚大師願意,我可以馬上退位,把環宇董事長的位置讓給楚大師!”

“我對公司和生意什麼的,沒什麼興趣。”我笑着擺了擺手。

然而,就在我和盧員外閒聊的這段時間,黃毛駕駛的商務車也緩緩的停了下來。

…………

Previous article

這怪異的舉動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探着身子向前挪了幾步。看見被兩個陰差探測過的鬼魂有的走向了孟婆湯攤前的一個亭子裏,依次喝完湯水後,站在一個臺子上向身後看了一會,也正是這個時候明明只有眼白的瞳孔,此刻竟然出現了瞳仁,在回首的片刻淚流滿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