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但是複製人,也就是克隆人,是犯法的。

並且克隆技術還存在一定隱患。

於是,已經將基底細胞培育出來的陳伯倫臨時改變主意,用自己的幹細胞培育人造卵子①,使其和自己的精子結合,再剔除潛在近親融合病變基因……

最後,胚胎成型了。

說實在的,哪怕以陳伯倫的能力,這麼做也的確是太耗費腦力了。

他瞞着所有人,等待着培養槽裏那個胎兒的成熟。

在這個過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陳伯倫原本新奇又帶着幾分觀察者的心態,就慢慢變了。

他才只有十三歲,並不能很好的理解這種情緒,也沒有察覺,這種心態,在一名科研工作者身上,是不應該的。

當胎兒終於到了成熟的時刻,從培養槽裏將他引出來時,陳伯倫就突然明白了。

——這,是他的孩子。

繼承了他的基因,他的頭腦,他的細胞……的孩子。

他把父親這份工作,提前了最起碼十年。

……………………

此刻,看着陳侖蒼白憔悴的臉頰,他小心的摸了摸他的額頭,安撫道:“小侖,當你出生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半身。”

他目光凝視着陳侖,疏淡的眉頭都舒展開來。

他眼眸深邃,星光匯聚其上,瞳孔中,映出了眼前的珍寶。

宴影帝的後台是個律師 “我將我的細胞分給你,也將我的名字分給你。所以,你才叫做陳侖。”

…………

陳侖漸漸有些累了。

他的神態有些疲倦,但仍然想撐着,聽完陳伯倫的話。

東瀛之禍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陳伯倫卻伸出大手,輕輕覆蓋住陳侖的眼睛。

“你漸漸長大,我對你傾注的情感就越來越深。”

“你問我爲什麼對你這麼好?沒有理由,你就是我的孩子。”

“爲了留住自己孩子的生命和健康,我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手掌下,有眼睫毛輕輕的刷動他的掌心。

這頻率越來越慢,直至最後慢慢不再動。

——他睡着了。

陳伯倫卻沒收回手。

“我以爲只有基因融合才能救回你,所以提出了這個概念。”

“但是,基因融合根本就是絕路,一旦融合,那麼後代,子子孫孫,都不再具有融合的可能性……”

“要知道,只有人的基因才具有非一般的穩定性和融合性,而融合後的基因,卻具有遺傳性。”

“而這時,他們也早已經回不去了。”

…………………

他低下頭,輕輕呢喃着。

“所以啊,小侖,再耐心一點,再堅持一下……”

“再給爸爸一點時間。” 進入了正式訓練後,周霜霜才深刻感受到,自己之前的決定,真是太對了!

有陳伯倫在,她所能得到的訓練方案,簡直細緻到每一根手指。

…………………

尺有所短,寸有所長。

在這個人人體格孱弱的世界,爭鬥也是在所難免。在彼此都沒什麼爆發力和好體格的情況。下,技巧,就成了重中之重。

陳伯倫作爲如今華國鼎鼎有名的人物,所享有的資源,也是非同一般。

在他的要求下,周霜霜的常規鍛鍊,有專業人士隨身監測。

而更精細的技巧鍛鍊,則有專業人士手把手的指導。

………………

周霜霜簡直如魚得水。

她原本就不笨。

再加上有專業的老師把每一個知識點掰碎了親自演示給她看,她的進步,也是肉眼看的見的。

她的一身力氣,終於也能更加細緻的學着運用了!

——這時候,誰還管之前對陳伯倫的擔心,還有他最近稀奇古怪的實驗呢?

周霜霜只覺得自己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好。

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她務必要把握住,不能浪費半點時間!

…………………………

此刻,她就又在接受新的知識點教學。

當然,能教到訓練場的,肯定不是什麼文化課了。

她的實戰教官,是本屆全球軍人大比中,單兵作戰區冠軍衛冕者王朝暉的教官——餘諾南。

…………

突然被人利用特權臨時調到這個私人別墅區,教導眼前這樣一位嬌滴滴的小姑娘,餘諾南心中不是沒有想法的。

哪怕軍人服從命令是天職,可碰到這種事,他心頭仍是不太舒服。

畢竟,他現在是金牌教官,手底下還有一隊人馬等待着他的加急訓練,以應對後期越發嚴格的考覈呢。

但是,這所有的不滿情緒,都在親眼看到周霜霜每日基礎訓練時,煙消雲散。

——這樣的好苗子,果然不應該送去大部隊,白白浪費時間!

他是個好老師,又難得碰到這麼一位有天賦的學生,每天就越發勤勉了。

而周霜霜在每天踩着她的極限制定的基礎訓練後,還依舊要接受這位王牌教官的指導,其中艱辛,簡直不足爲外人道!

………………………

此刻,哪怕天氣已經越發暖和,陽光也已經越來越強烈,但二人都不約而同的忽視掉這些問題,哪怕大中午,也仍舊呆在訓練場。

“你的力氣很大,這是你的優勢,你要無時無刻,都牢記這一點!”

餘諾南的體力不如周霜霜,此刻教導她一上午,早就筋疲力竭,坐在了一旁的躺椅上。

而周霜霜則獨自站在訓練場上,面對着眼前不斷彈動,高矮胖瘦各有不同的模型,來回練習。

眼看着又一具模型被替換,餘諾南也忍不住嘆口氣。

實戰訓練,實戰訓練……當然是實戰才能最高效率的出成果。

可惜,以周霜霜的能力,那怕他手底下一堆人,也仍舊扛不住啊!

所以,她只能委委屈屈的打假人了。

…………………

“戰場上,不要心慈手軟。”

“身爲軍人,身爲士兵,學到的每一分功夫,都是爲了克敵制勝,保家衛國。”

“所以,守住底線,千萬不能心慈手軟——從你的動作,就能看出來你是不是有這份決心!”

餘諾南走到周霜霜面前,給她做出了一個手勢。

“你的力氣大,你就要善於用它。對付一個人時,你只需要發揮這個優點,重拳打擊,別的就不用再愁了。”

“可是戰場上刀劍無眼,四面八方全是敵人,這時候,想要衝出重圍,就要學會最省力的羣攻方式!”

“攻其要害!”

“讓他瞬間喪失戰鬥力!”

“同時,節省你的每一分力氣。”

“來——”

“學着我!”

餘諾南把拳頭捏給周霜霜看。

“打羣架,呸,從多人包圍中突出時,你要學會節省力氣。”

“首先,拳頭攥緊,但是,食指和中指握下去時,要比別的地方都高些!”

老祖宗她又美又颯 “突出你的關節來,用力!”

“然後,正面進攻的時候,目標只有一個,他的喉嚨!”

“別管什麼有的沒得,逮住一個地方,照死裏打!”

“如果實在不行,第二選擇,纔是眼睛!”

周霜霜聽的十分認真,此刻拳頭緊攥,直接一拳就把假人的喉嚨打斷!

圓鼓鼓的人頭在地上咕嚕嚕滾出去好遠。

“不錯!”

餘諾南擊掌!

“來,下一個——”

“還是同樣的招數,從側邊進攻時,那就盯死了耳朵,那裏穴位敏感又多,一拳擊出,比正明對抗效果好像還要好得多。”

周霜霜聽話的迅速竄到假人身側,一拳擊出——

碰!對方立時倒下了。

“好!”

“女娃子,出手可以,太可以了!”

他喜滋滋的圍着周霜霜轉,一臉的驕傲和自豪。

“等回頭,我找人用合金給你給你做一副拳套,你打人就更帶勁兒了!”

現在的年輕人,缺的就是這份果斷!還有這份下手的利落,扭扭捏捏,像什麼樣子!

“來,下一項,你的腰腿!”

“你的身體比例很好,腿長的恰到好處,這麼長的腿,力度一定要達到每一寸地方!”

“擡高!”

“擡高……”

“好!就這裏,快,順着這個方向——腰呢?腰身傾斜45度……好,左腳尖蹬地,對對對……轉!”

“飛踢——”

“好——!!!!!”

餘諾南大聲叫道!

他興奮的不行,簡直不能相信,自己有生之年還能教出這麼一位奇才!

這是天生的爲國爭光的好體格!!

他可不知道,周霜霜可是喪屍堆裏磨礪出來的,平時不動彈,顯得脾氣很好的樣子,可要論打要害的犀利度,沒誰比得過她。

……………

……………

訓練了半天了,周霜霜額頭見汗,也終於捨得休息一會兒了。

她拿着水杯“咕嘟咕嘟”喝水呢,卻突然見訓練場邊緣處,一個男孩的臉龐突然出現。

下一瞬,那一口水直接就嗆的她淚花都出來了——

“噗咳咳……咳……咳咳咳!!!”

“林、林侖?!!”

“你怎麼到這裏來了?!”

周霜霜的表情萬分驚駭! 周霜霜滿心驚駭,此刻連掩飾都忘了。

眼前的男孩雖然面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再加上穿着睡衣,就越發顯得身體瘦弱,一副風中羸弱草莖的模樣。

說真的,周霜霜長這麼大,就沒見過看起來這麼脆弱的男孩。

但是……

但是那張臉,卻跟林侖一模一樣!

——不是星環城的科研者林侖,而是更年輕的、現實中陸綿綿的外甥——林侖!

她驚嚇之下,忍不住叫了林侖的名字。

…………………

面前這男孩已經微微擡起頭,帶着些茶棕色的雙眸靜靜看着周霜霜,一言不發。

但就是這種沉默,才叫周霜霜越發覺得有壓力。

就在剛纔,話一出口,她就知道不對。

這不是他!

不是她認識的林侖。

林侖的右腿裝載了機械肢,如今早就已經能跑能跳了。適當的運動,疏闊的心情,以及充足的營養,讓他的身體都在迅速發育成長……

最起碼,周霜霜上次見他時,他已經比陸綿綿還要高那麼一點點了。

雖然個頭還不夠高,但是周霜霜知道,他肯定還會再長的。

如今,已經有了些許茁壯的感覺了。

但,無論如何,都不是眼前這個羸弱的病態少年的模樣!

……………

既然不是同一個人,那麼她剛纔的稱呼,就明顯有問題了。

別忘了,此時此刻,周霜霜可是個“喪失記憶”的人呢!

撇了撇嘴收回手,心想他這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不過今天楚珂這麼老實,還真有點反常,動了動身子,感覺到屁股上頂着的東西時,我就徹底嚇的不敢動了。

Previous article

“楚大師,你傳音給我,讓我來找你,到底是爲了什麼事?”胡老三怯生生的出言,打破了古玩店內的沉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