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的腳沒事跑到了我面前來,我不小心踩到了你還怪我?”林寒一臉無辜的開口,聽得衆人絕倒,差點沒有被他說的這句話給笑死。 “你小子不要仗着雲少和李少對你好敢這麼猖狂!我再不濟也是個神王!你這個神師足足高出了一個大階!”林寒還說呢,普通的摔倒自己絕對不會摔出問題來的。敢情是這小子使了絆子,林寒還沒有說什麼,對方先對他發難了,林寒聽完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看見林寒被自己數落一番之後不怒反笑,這讓對方沒法忍受,直接朝着林寒抓了過去。

林寒閃身直接避開,這一避,驚得在場其他人都有些不可思議。

一個神師一階的修行者怎麼可能避開鬼王一階的攻擊?

他們之間可是相差了一個大階啊!

未等對方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林寒擡手將一縷丹火打入了對方的身體裏。

他不與人交惡,但是別人偏偏有心來禍害自己,這讓林寒不能忍。

“好小子!今日不是你死是我亡!”那神王被林寒擊了一掌,大怒,霎時間山洞之飛沙走石。

雲瀾倒是想要出面規勸,但是幫誰都不太合適,所以乾脆放縱他們兩人自行爭鬥了。

起他們雲瀾不知道該怎麼相幫,李峯完全抱着看好戲的心情和狀態在觀戰。

那個神王一階的人叫鄭羅,是一個出了名的小心眼。會讓他參與這次的事情,也僅僅只是因爲這小子是鄭家的人。鄭家老祖的修爲可不低,大概是神帝五階,不是他能夠得罪的起的。

這小子平日裏學藝不精,卻總是到處在外面狐假虎威。可能是因爲覺得雲瀾對這個煉丹師小子挺好的,所以看不過去,纔對林寒發難的。

林寒算是煉丹師,不過死在鄭家人的手裏,死了也死了。

本以爲這是一場必死無疑的戰鬥,結果讓人有些沒有想到,一個火龍捲直接打出,將那個鄭羅的身體給吞噬了。鄭羅尚且來不及反抗,被這團火龍捲給吞噬了。

最後,連渣都沒有剩下,丹火最厲害之處是能夠殺人於無形。

“你小子不錯啊!”雲瀾還以爲林寒必死無疑了,本打算暗出手相助的。沒想到林寒跟鄭羅對打竟然是壓倒式的趨勢,直接將鄭羅壓着打,最後連對方的神魂都沒有留下,直接用丹火絞殺了。

這小子對丹火的掌控能力已經到了逆天的程度,連他都未必能夠做到用丹火去作爲武器殺人。

“不過這小子來路不小,你最好小心一點。”李峯抱着好心,提醒了一下林寒。

“謝謝告知。”林寒說了一聲感謝。

“今日之事,你們誰都不準說出去! 頂級漂哥 否則的話,自己小心着點。”雲瀾轉身看了一下除了他們三人之外的剩餘三人,開口提醒了一句。

看似提醒實則是警告,因爲雲家愛才,像林寒這種能夠自由控制丹火傷人的,日後在煉丹方面的造詣絕對不會低到哪兒去。

“知道了!”那三人也是被驚呆了,居然以壓倒性的優勢殺掉了自己高出一個大階的強者,林寒的厲害恐怕不僅如此。

加之對方還是煉丹師,一個能夠將丹火運控自如的煉丹師,加還有云瀾的保護,他們自然是不敢多說什麼的。

這件事情在雲瀾的警告聲這麼過去了,一行人繼續前行,才發現之前的那隻七階的魔獸只是小意思,真正的厲害的在這山洞的最裏頭。

當衆人對那隻正在沉睡的巨蛇時,已經有些嚇懵了。

他們當,沒有一個是人是那隻巨蛇的對手。

“九階魔獸!那可是隻有九階神獸才能對付的存在。或者是神帝八階以的超級大能才能對抗的存在。”衆人一陣搖頭,有一些不甘的看了看在那個盤旋的蛇身之的一團火苗。

那串火苗是還沒有被收服的冥火,這冥火到底是什麼來頭,爲什麼竟然由一隻這麼強的的魔獸保護着。

辣手狂鳳:嗆上邪佞王 之前被他們斬殺的那隻,很有可能之這隻魔蛇的孩子。

“快走。”他們既然不是對手趕緊離開,“讓你爹來對付這條蛇。”他們當沒有一個人能夠對付,只能找雲家家主來了。雲家家主恰好是神帝八階的超級強者。

林寒對冥火倒是沒有多少的執念,不過他沒有執念,不代表他身這個變異出了靈智的丹火沒有想法。

火苗在掌心不安的跳躍着,林寒察覺到了手心丹火的異動,林寒挑了挑眉。

“想吃嗎?”他差點給忘了,自己身的丹火是吸收了好幾種的丹火演變而成的。

冥火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吸引力,但是對手心的這團丹火,是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林寒剛剛問好,手的這株火苗失控的脫掌而出,不顧一切的朝着那團淡紫色的火苗衝了過去。

“快跑!臭小子你幹嘛!想要害死我們一般人?”李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見的,林寒這小子居然敢放火去觸怒那隻沉睡的九階巨獸!

“額……”林寒無言以對,想要阻止已經完全來不及了。

那團黑色的火焰勢不可擋的衝了過去,將那團淡紫色的火焰層層包裹住了。

當火焰被包裹的剎那,這條巨蟒猛地睜開了雙眼,一雙暗紫色的眼眸微微的眯了眯。然後發出了痛不欲生的慘叫聲。

在黑色的火苗漸漸的將這團紫色的冥火吞噬掉的剎那,連帶那團冥火一起消失的還有這條紫眸巨蛇。

而那黑色的火苗,也隨之消散在了空氣。

林寒原還有些擔心的自己的火不要自己跑了,然而沒有,他小心翼翼的催動了一下丹火,發現丹火已經回來了。

不僅如此,他火苗的眼神也換成了黑紫色,而且在火焰環繞於掌心的時候,他隱約還能看到一隻巨蟒在火光遊動着。

“嗯~”意識到這一點,林寒高興極了。

“冥火火種呢!怎麼不見了!”那巨蟒的痛苦掙扎差點將整個山洞給震塌了,好不容易等到恢復了平靜,衆人才發現冥火的火種不見了。

“不知道啊。”林寒一臉的無辜。 “你小子的丹火到底對那火種做了什麼?”衆人看的真切,是林寒的丹火打出去才發現接下來的事情。

想想他們差點殞命於此,一臉憤懣的瞪着林寒。

“是好想要試探試探,然後給試探沒了嘛……”林寒充分展示了什麼叫睜着眼睛說瞎話。此話一出,所有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完全不敢相信他們所聽見的。

試探一下?然後,把東西給試探沒了!

騙鬼呢!這是在騙鬼呢!

衆人一陣憤怒,然而憤怒很快消散的無影無蹤了,因爲整個山洞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

大家意識到這山洞要坍塌了,立馬撒開步子朝前跑去,林寒是跑的最慢的一個,那個鬼王的鄭羅一死,自己這是這羣人裏最弱的,自然跑的沒有他們快。

誰讓這些人一個個的都是神皇強者。

眼瞅着林寒要被掉下來的巨石砸,雲瀾放慢了腳步,一把拉住了林寒的手,帶着他一起逃出了這個山洞。

等到他們徹底的逃出了這個山洞之後,一羣人還是心有餘悸的。

“謝謝你。”林寒氣不接下氣的開口,這冥火被自己的丹火一吸收整個地底的溫度都減少了許多。大家也不會感覺這麼炎熱了。

“那冥火的火種消失的太怪了,難道是因爲冥火火種不能與別的火焰相接觸?一旦接觸會煙消雲散?”衆人面面相覷的打量了一番,開口問道。

“天知道!第二個山洞沒塌掉,咱們進去看看。”李峯開口建議了一句。

林寒大驚,第二個山洞應該是自己所要的不滅凰丹,如果被這些人弄去,自己要怎麼搶回來?讓龍王出面將他們給滅了?

不太合適啊!

畢竟這雲瀾對自己有恩,還有李峯對自己也不錯。

這麼做未免不太仗義,還是想辦法弄過來給自己?

不是會神偷功法嗎?雖然從神皇的頭行盜竊之事有些危險,但是應該可以趁亂弄過來。然後直接讓丹神給吞掉,無影無蹤,他們也無從找起。

思及此,林寒打定了主意跟着他們一起進去了。

然而這個山洞他們想象之的更加怪,竟然一個山洞之分開了十幾個洞口。這種洞洞最讓人心煩了。

衆人對視了一眼決定分道揚鑣。

各自看看這個山洞裏頭有什麼,若是能夠找到好東西,出來分享一下,沒有的話也要出來,再一起將剩下的山洞找完。

【主子,倒數第三個山洞,你去那個。】耳邊傳來了龍王的聲音,因爲溫度消退,所以龍王的聲音聽起來正常了許多。包括丹神也舒服了許多,慵懶的靠在草地,繼續該吃吃該喝喝。

林寒暗自點點頭,剛要跟他們分開,卻被雲瀾一把抓住了。“你修爲太低,一個人走太危險了,跟我走吧!”

“不用了,我一個人能好好的。”林寒想都不想拒絕了。

雲瀾有些無奈,不過想想之前林寒從容應對那個鄭羅時,感覺還是挺靠譜的,點點頭放縱他過去了。

六個人分別挑選了自己要去的山洞進去了,總共十二個山洞,所以等會他們出來還要再去另外六個,只希望能夠得到什麼好寶貝吧!

剛纔在往下墜落的時候發現氣溫高的驚人,林寒將小白變爲圖騰收回去了,所以小白現在是很安全的。而且熾熱的環境解決了,他們完全無後顧之憂了。

一路朝着山洞裏面進發,越往裏走,越是發現四周的環境變得陰暗無。儘管他是修行者都感覺有些視物困難。想到這兒,林寒讓丹神從空間里弄了一個火把出來給自己,點着火把,往裏走。

當火把被點燃的一刻,又迅速的滅掉了。

林寒挑眉,將火把丟回到了空間裏,然後心念一動,將手的丹火調了出來。

丹火一出現照亮了整個山洞,現在看東西來說通透了許多。

這地方看着四周都黏答答溼乎乎的,怎麼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剛纔沒有看到沒喲感覺,現在看到了,感覺好怪啊。

“這丹火還能有這樣的用處,不錯不錯,林寒快點進去!”丹神催促林寒進去。

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了,不進去不太妥當。林寒趕忙進去了,越是往裏走,一股腐臭的氣息傳入了林寒的鼻尖。那股刺鼻的味道十分的難聞,林寒直接皺着眉頭擰緊了眉頭。

當林寒總算抵達了這個山洞的最內側時,才發現這最裏頭的位置竟然是一處早已發臭的水潭。水潭之還漂浮着許多浮屍,有些是掉下去不足一個月的,有些則已經變成了白骨漂浮在了地。

“這怎麼回事?”林寒愣了愣,這地方感覺詭異的很啊!

“東西在水底,你想辦法去弄來。”龍王的聲音又出來了。

“水底?”這麼臭的水要鑽進去?

林寒遲疑了,在水潭邊徘徊了一陣子,發現這附近還有一具神皇階品的強者屍體。

這裏的屍體竟然能夠得到保存,太不可思議了!

在不可思議的同時,林寒還將這神皇的屍體直接推了進池子裏。很快,林寒發現,這屍體的表面開始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腐爛。

這一發現讓林寒幾乎是扭頭要離開,沒走兩步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能動彈了。然後身體直接飛起,被拋入了這個水潭之。

隨即那股火燒般的觸感將他的身體給席捲了,意識到自己如果不做點什麼會死在這片池子裏。林寒想到了化水珠,立馬運行化水珠。

在化水珠運行的時候,林寒發現自己的身體因爲這池水所產生的外傷在迅速的康復。

大喜過望之際,林寒立馬鑽進了水潭裏,開始尋找那個龍王口的內丹。

“你這小子居然有至寶化水珠!”神皇強者的屍體進入其都是有去無回,這小子能夠安然無恙,只能證明他有化水珠!

“運氣不錯,弄到的。”林寒用心語回答了一句,將潭底搜索了一次,很快找到了那樣自己要找的東西,鑽出了水面。 “這個可是咱們要找的東西?”林寒開口問了一句丹神。

將從水潭潭底找到的東西拿了出來開口問了一句丹神,丹神微微皺眉,“這東西不是。”不滅凰丹不應該是在水裏的,這東西不是。

“那這個是什麼?”林寒皺眉問道。

“可以給老夫,對他來說是沒有什麼用處。”龍王兩眼發亮的說道。

聽得丹神直翻白眼,“歇菜吧!你都已經是九階神獸了!要這個東西有什麼用?再高高不過九階,不如給雪狼王!”丹神的話很有道理,林寒從水潭裏爬出來,先將這顆內丹放到了身體裏。

“哼!小氣!”龍王有些不太高興,的確,這東西對神獸來說,大大的滋補,但是對他來說是沒有作用的。因爲最高不過九階,真是鬱悶啊!

林寒此時渾身都是惡臭味,他自己都聞不下去了,往前走了幾步,停了下來,順帶心念一動,閃進了自己的空間裏。

“我去,你好臭!”丹神皺眉,這小子是剛剛從茅坑裏撈出來嗎?又臭又酸!

“我去洗個澡。”林寒說完,行色匆匆的去了空間的一處靈泉,將身子仔仔細細的洗了一個乾淨之後,迅速的離開了空間,走之前還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這套衣服正是去神女宮的時候穿來的。現在距離神都也是十萬八千里遠了,材質好一些好一些,被人當成大家公子總被人當成窮小子欺負要強許多。

心念一動離開了空間之後,林寒發現這山洞也有塌方的情況,連忙逃了出去。

他發現他逃出來之後,那些人也正在逃出來。

林寒知道第三個山洞裏一定是不滅凰丹了,不能被他們提早搶先了,所以林寒先進入了第三個山洞,沒有跟雲瀾他們打招呼。

“那小子人呢?”李峯心有餘悸的從小山洞裏逃了出來,嚇得滿身冷汗。

他搜到了很多很多的靈石,纔剛剛轉移到自己的空間裏,這山洞發生了坍塌,嚇得他立馬逃了出來。結果跑出來一看發現大家都出來,而且都收穫頗豐的樣子,其有一人甚至拿到了一樣超神器。靈石再好,也抵不過超神器珍貴,這讓李峯有些不爽,但是那個人跟自己旗鼓相當,不太好對付,他打算跟雲瀾商量一下,屆時從那個的人手裏奪過來好了。

只是李峯沒有想到,大家都到了唯獨少了一個人。

那個人是林寒。

“不要管他了,這山洞要塌了!快走!”其有一個人開口提醒了一句,大家覺得有道理,趕緊離開。

雲瀾雖然不太放心,但是想着那小子能夠達到神師必定還是有着自己的本事的,所以離開了

離開之後,發現三個碩大的山洞只剩下了一個還沒闖過去,五人對望了一眼,選擇進入其。

林寒果然在第三個洞穴裏發現了一絲不滅凰丹的氣息,不過這縷氣息極其的稀薄,如果不仔細去觀察是觀察不到的。

更讓林寒覺得怪的是,他一路走進來竟然發現這裏頭的竟然一點危險都沒有。他安全無虞的抵達了這個山洞的最深處。

剛剛進入山洞最內部,林寒被眼前所看到的東西給驚到了。

珠子!密密麻麻的珠子塞滿了洞穴,這些珠子大抵都是夜明珠,最大的那顆直徑寬大三米!簡直像一顆小型的太陽一般光彩奪目。

“這麼多的夜明珠,弄出去賣也發達了啊!”林寒環顧了一下四周,覺得這寶貝不能丟在這裏,所以乾脆施展靈力,一股腦兒將這整整一山洞的珠子全部都歸納到了自己的空間裏。

這導致呆在空間的裏丹神差點被這夜明珠雨給砸死。

在林寒取完了所有的珠子時,林寒發現地面下還有一顆散發着微弱黃光的小珠子。

走前挖開了東西開始刨,很快,林寒將那顆遺漏的小珠子給取了出來。

才取出來,山洞開始發生地崩山搖的感覺,林寒知道,一定是這裏頭的東西被自己取走。所以這個山洞跟之前的那些一樣發生了塌方。

林寒將這顆泛黃的珠子丟到了空間裏,連忙將雪狼王給召喚了出來,騎了雪狼王飛出了這個山洞。現在三個山洞裏的東西都被他們取走了,這偌大的一個地洞也是會坍塌掉的。所以此地不宜久留。

在雪狼王的帶領下,林寒衝出了山洞,林寒剛剛衝出山洞發現雲瀾那些人也在逃命。他們各自騎着神獸飛出了這個深坑,林寒覺得不太對勁,連忙讓雪狼王將速度加到極致,一晃眼的功夫,圍在地洞之周圍的那些人只看到一縷白光從地洞裏頭飛了出來,然後沒有看到任何東西了。

“追!” 魔妃她總想混吃等死 雲家家主覺得那團白影很可疑,吩咐了手下的人去追。

林寒拼了命的逃走,總算找到了一個處安全的地方降落了,剛剛降落,將雪狼王給收了回去,收回去之前還將那顆從潭底撈出來的珠子送給了雪狼王。雪狼王吃下之後,發出了一聲震天的狼嚎!成爲了這片大陸之第四隻晉升成九階神獸的神獸!

通體的毛髮也從白毛變成了暗金色的毛髮。林寒這才發現,原來單從顏色能區分神獸的等級。

“難怪讓我別給龍王吃!給狼王吃沒錯啊!”林寒驚呆了,爲了以防萬一,林寒不想要將人吸引過來,所以直接將狼王收了回去。

卻怎知剛剛收回去,不滅戈壁被層層疊疊的雷雲所覆蓋。而後,林寒來不及反應,一道天雷落下,直接沒入了他的身體裏。

他身子一個激靈,直接倒下了。

這特麼是怎麼回事……

“你是豬啊!趕緊將狼王放出來讓它歷劫!八階的雷劫和九階的雷劫一起了,你若是不放它出來歷劫,死的是你!”龍王開口提醒了一下林寒,林寒大驚失色。

“這……怎麼會這樣?”林寒不太明白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們神獸是如此,最後八階九階的天雷會一起歷的,熬得過的成爲神獸之巔的存在,熬不過要死。”龍王的解釋讓林寒大吃一驚,他不要狼王死!

“所以趕緊放出來!”龍王開口提醒了林寒。

然後林寒沒有將狼王放出來,而是直接擡手,將狼王封印在了自己的身體裏。而後,天雷落下,重重的沒入了林寒的身體之。林寒悶哼一聲,又受了一道。

龍王差點要罵爹了,見過固執的,沒見過固執成這樣的。

“這兒怎麼有人在歷劫?”被雲家家主指派來的人跟到了這片荒原之後已經不見了那個白色的影子,只剩下一個身穿藍色長衫的男子在歷劫。從這個天劫的規模和厲害程度來看,這應該是一個大劫,這個少年不過纔是神師階品,爲何會歷此大劫?

他沒有想得太明白,決定在這裏好好的觀察觀察。

越往下看他的眉頭皺的越發厲害,這小子到底做了什麼事情,怎麼會觸動這麼大的天雷?

難道是什麼妖孽?被雷劈了?

許許多多的想法閃過腦海,一直到了對方將雷劫歷完,大地之都已經是千瘡百孔了。這男人有些好,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想要看看那藍衣男子最後落下的地方是哪兒。順便看看那個藍衣男子死了沒有。

等到他走近藍衣男子身邊時,才發現這個男人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

渾身都成閃電的電光給炸成了木炭,看的他微微一愣。

都這樣了……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吧!

思及此,他轉身走,生怕會招惹事端。

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剛纔這個男人身所穿的衣服應該是神女宮的,神女身邊的一個面首叫藍衣,他最喜歡穿藍色的衣服。這男子想必跟藍衣有着什麼不可描述的關係,自己若是繼續留在這裏,只會給雲家招來禍端。思及此他是要多快跑的多快,一眨眼消失在了這兒。

對方剛剛走,兩個暗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半空。 重生之再覓良人

「騙你我是小狗!」樂天舉著手,看起來像是要發誓一樣。

Previous article

“春門位置,也就是這個大巨穴地方,你滴三滴血就可以。”老頭兒特意囑咐了我一句。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