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騙你我是小狗!」樂天舉著手,看起來像是要發誓一樣。

賣車妹子吸了口氣。

「那你跟我到後面來。」她小聲地說道。

樂天下了車,感覺這姑娘像是在做賊似的帶著他來到了銷售點後面的一個空房間。

「我……我從來沒跳過,不知道跳的好不好。」她紅著臉說道。

樂天看了看,倒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晚上給嚴子黃安排了一場大戲,如果只有周桃桃一個人來演,無疑是單調了一些,有個配角在場就要好很多了。

這個妹子的舞跳的極其一般,舞姿生硬沒有靈魂,說句實話距離周桃桃的那股浪勁差得遠了,周桃桃畢竟也是為了生活經常四處走穴的人,那都是練出來的。

「很好!」樂天鼓了鼓掌。

賣車妹子急忙停了下來,將自己的裙子和衣服重新整理好。

「啊?還要辦事?」賣車妹子看著樂天。

她就知道沒有這麼簡單,下一步估計就是要自己光著屁股跳舞了吧?

「今晚我有個飯局,差一個陪舞的妹子……」樂天慢慢的說道。

「啊?陪舞?」

賣車姑娘一愣。

「沒錯!就是陪舞的,你的作用就是伴舞,我也不要求你跳的有多好,就和剛剛一樣就可以了……如果你答應了,我現在就去付錢。」樂天看著她。

「真的?只是伴舞?別的不用做嗎?」賣車姑娘看著樂天。

「別的?你想做什麼?」樂天眨了眨眼。

「你……不需要我陪你一晚嗎?」賣車姑娘索性直接將話說開了。

樂天愣愣的看著她。 賣車妹子傻眼了,這傢伙……

這是哪個精神病院跑出來的奇葩?

這傢伙的關注點居然真的在自己的舞蹈上……其實她說自己練過舞,那都是小學時候的事了,現在連個劈叉她都不一定能做的出來了。

「趕緊的……答不答應啊?答應我現在就付錢,不答應我還要去找別家找。」樂天催促。

這磨磨唧唧的……天都要黑了。

「答應……」賣車妹子點點頭。

「行!把你的電話給我,時間地點我通知你!要是你敢不來……我明天就來退車。」樂天惡狠狠地威脅。

賣車妹子將自己的電話給了樂天。

兩個人終於走了回去。

「看好了沒?」

嚴子黃看起來已經和旁邊的妹子很熟了,他喝了一口旁邊的咖啡問。

「看中了一輛帕薩特。」樂天回答。

「恩?帕薩特?」

嚴子黃一愣。

「是一輛十二缸的輝騰……」一旁的賣車妹子補充道。

嚴子黃一聽,就點了點頭。

這裡可是高檔車的銷售點,居然會出現帕薩特……他也是奇了怪了。

「看中了?那我可付錢了……」

他看著樂天。

「行吧,湊活著開……我那輛大G你趕緊給我修好啊,我還是開那個習慣。」樂天說道。

「行!付錢。」

嚴子黃拿出自己的金卡。

「等等……那什麼騰的多少錢?」樂天問。

「銷售價是兩百八十八萬,如果您是一次性付全款,我們可以給您打個九折……打完折是兩百五十多萬。」賣車妹子的心跳有些加快。

眼看著這十多萬就要進入自己的口袋了,這哪能不激動?

「行!全款。」嚴子黃幾乎沒有猶豫。

樂天突然一把搶過這張卡。

「我說……要不算了吧?我隨便在你的公司開一輛得了?」他看著嚴子黃。

花兩百多萬買一輛車?這不是有病嗎?

「你確定?我反正無所謂……」嚴子黃奇怪的看著樂天。

一旁的賣車妹子一下急眼了,她看著樂天,突然伸手拉樂天的衣服,樂天一愣,看了看這個姑娘。

「唔……要不算了,買了吧……就當是你預付給我的報酬了。」樂天模稜兩可的說道。

他將銀行卡遞了過去。

「預付的報酬?」

嚴子黃嘟囔了一句,預付什麼報酬?

樂天明顯不會給他解釋,他正看著這個賣車妹子給他準備材料呢。

「我們這裡還可以代辦車牌……如果您需要特殊號碼的話,我們都可以為您辦理。」這妹子不遺餘力的說道。

「要錢嗎?」樂天問。

「不要……您已經消費了二百多萬,按照您的消費檔次,您完全可以選一個666或者888的車牌!」賣車妹子搖搖頭。

「唔……那就選一個888的吧,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我叫於靜。」賣車妹子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

「今晚的事不要忘了……」

於靜點點頭。

手序辦理得非常快,樂天被告知三天內可以隨時過來拿車牌。

車行派了一個人和樂天去了車管所,新車自然是要去辦理行駛證的,這個車行背後的實力明顯非常強大,樂天發現自己就是喝了杯茶的功夫,這個過場基本就走完了。

「樂先生……這輛車現在就是您的了!這可是本市很稀缺的高檔車啊。」這個車行的工作人員羨慕地說道。

其實他心裡一直在說……這個傻子,有這麼多錢買什麼車不好,買一輛帶字母的大眾……

不過這輛車的性能那是沒的說,就是這品牌……有點不起眼。

樂天上了車,徑直就離開了,嚴子黃依舊開著自己的車回去了。

回到了天籟集團,樂天抽空給蘇紫萱打了電話。

「你這一天都去哪了?」蘇紫萱問。

「在嚴子黃這裡,我今晚要和嚴子黃吃個飯就不回去了。」樂天說道。

「咦?你怎麼突然對嚴子黃有興趣了?」蘇紫萱直覺的有些不對勁。

樂天是什麼人?

那可是做任何事都有明確目的的傢伙!這傢伙不可能沒有任何目的的去接觸嚴子黃,嚴子黃又不是大閨女。

「嘿嘿,不要說出去啊,我給嚴子黃下了個套……這個王八蛋上次居然用錢侮辱我,我偷偷給他找個老婆!」樂天壓低聲音說道。

「你說什麼?偷偷找了個老婆?什麼意思?」蘇紫萱的好奇心一下就提起來了。

「嘿嘿……是他公司的一個小白領,這個女人有點意思,我覺得她蠻適合嚴子黃的,撮合撮合也算是功德一件。」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你可不要亂搞啊,我發現嚴子黃是真心拿你當兄弟看的……你可不要害人。」蘇紫萱提醒道。

「怎麼會?他拿我當兄弟,我拿他當家人的!放心吧……」樂天回答。

掛上了電話,蘇紫萱看了看自己的手機,她總感覺有那麼一點不靠譜,想了想,蘇紫萱覺得還是算了,關自己什麼事呢?

她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了,蘇紫萱抬頭一看,顧小冷這丫頭奔奔跳跳的跑了進來。

「紫萱姐……這就是你的辦公室啊?」顧小冷四下看著。

「是啊,你如果在你李叔叔那裡學習累了,可以來我這裡休息一下!」蘇紫萱笑著說道。

「好的,紫萱姐……樂天哥說你會給我一個你們警局的通行證件,在哪裡啊?」顧小冷伸著手。

蘇紫萱一愣,顧小冷又不是警察要什麼通行證?

可是看著顧小冷寄希的眼神,她想了想,從自己的抽屜裡面拿出了一張證件,快速的寫上了顧小冷的名字,然後用一個塑料殼套好遞給顧小冷。

顧小冷看了一眼,滿意的戴在脖子上。

「這個東西雖然可以自由出入警局,但是不可以隨意的利用它干擾警察叔叔的工作,知道了嗎?否則我會收回去的。」蘇紫萱警告道。

「知道啦!」顧小冷笑呵呵的說道。

這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倒是聊得不亦樂乎,蘇紫萱在工作之餘也算是放鬆了一小會。

天籟集團的員工開始下班了,樂天回到了嚴子黃的辦公室。

「今晚我們就去水雲山莊吧!」嚴子黃看著樂天說道。 今天就要上架了,也就是說要收費了,這書目前雖然人氣不高,但還是要感謝一下大家一路以來的支持。

前世管理局 老讀者都知道,我同時在更新兩本書。而之所以會同時更新兩本書,原因就是老書《天墓之禁地迷城》付費讀者太少,無法維持生存。

看到這裏,有些朋友可能看出來了,這段話和老潘的很像,沒錯,我和老潘是朋友,也有着同樣的苦惱,同樣的境遇,唯一的區別就是,老潘的稿費比我多一點(笑)。

說實話,我們這些專職的作者,每天坐在電腦前一整天,每天碼字時間不低於十小時,要養家餬口,要供房貸,壓力真的很大,但是支持正版的讀者,真的很少,就像天墓那本書,全網絡統計數據,有一百多萬人在看,但是磨鐵呢?現在大概只有幾十人在支持正版,但即便只有這幾十人,我也要堅持,努力的寫下去,我要謝謝你們,是你們給了我堅持的動力。

選擇雙開,兩本書同時更新,也是無奈的選擇,說白了也是爲了每個月多點收入,但有點抱歉,這個月剛好趕上家裏裝修房子,所以半仙一直很忙,更新有些不給力,這個要和大家說對不起。

但是,也正因爲要裝修房子,經濟更加拮据,於是越忙越不賺錢,做爲一個作者而言,我們都不想把這個當成賺大錢的路子,但若是不能以此爲生,甚至要讓家人老婆餓肚子,還有哪個作者能堅持下去?

前面看到有讀者留言,說上架了就要拜拜,自然有不花錢的地方看,我除了苦笑,只能苦笑,如果一個作者因爲寫作無法維持生活,而被逼放棄了寫作事業,那真是這個行業的一大悲哀,和無奈。

但,我還是會檢討自己,既然大家不願意花錢來看,那也可能說明我的書本身就有問題,你們放棄了這本書,是我的錯。

其實,作者都是很容易滿足的,每當我看到還是有一部分人支持我,心裏還是很感動,特別是一些老讀者,一直風雨走來,非常感謝你們的支持,如果沒有你們,我也不可能堅持寫得下去。

如果你願意支持正版的話,這裏談一下充值和訂閱的方式,磨鐵收費,一千字5分錢,也就是說十萬字只要五元錢。大家可以用郵箱註冊,或者直接用qq、百度賬號、新浪微博號等一鍵登入。

登入磨鐵帳號後,就可以充值磨鐵幣了。點網站上面的“充值”,就會出現充值選項。支持各種網銀,支付寶,財付通。各種遊戲點卡和移動、聯通、電信充值卡,另外還支持短信充值,但是這個移動和聯通會扣手續費,划不來,建議大家用網銀支付寶充值。大家要還是不懂的話可以聯繫網站客服諮詢,客服qq:2448613277

另外說個好消息,半仙現在有兩本書在談影視劇改編,是哪兩本就先不說了,畢竟還沒有落實成功,等到確定了的時候,我再來和大家分享。

還有,最近更新的確慢,我現在恨不得一天有48個小時,把自己分成三頭六臂來用,不過到一月份應該就好了,到時候房子裝修差不多,然後就專心寫咱們的書。

最後,不管成績怎樣,這本書會走的多遠,半仙都會努力認真的寫好、寫完,靠大家支持了,再次鞠躬感謝。 樂天甚至都沒有聽過這個地方,他點點頭。

嚴子黃的秘書進來了,她看了看樂天,突然有種想笑的衝動……

「嚴總……水雲山莊已經定好了,在八號天字帝皇包!」她對嚴子黃說道。

嚴子黃點了點頭。

樂天也記了下來。

「行了,你下班吧……」嚴子黃說道。

秘書轉身要離開。

「對了,馬副總和劉副總他們兩個今天下午做什麼了?」嚴子黃突然又問道。

「兩位副總好像非常的沮喪,他們在各個部門裡面見過了幾乎所有的中層以上的幹部,估計明天早上的早會這些人會為兩位副總講情。」秘書麻利的回答。

綜+劍三武安天下 這些事情自然是她幫嚴子黃盯著了,嚴子黃的秘書一共有三個,這三個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燈,沒點本事想在幾萬人的大公司裡面做董事長秘書……想當然呢?

嚴子黃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你下班吧。」他說道。

這次秘書可算是走出了辦公室。

樂天看了看嚴子黃。

「有必要這麼嚴厲?」他問。

「殺雞儆猴吧……這麼大的公司,總會有人好日子過得久了,人就開始腐敗懶散!時不時我就要殺只雞!反正雞有的是……」嚴子黃淡淡的說道。

樂天咂了咂嘴,都說商界職場都是殺人不見血,這話看來說的一點都沒錯。

嚴子黃殺起雞來是一點也不手軟。

「我們什麼時候過去?」樂天問。

「現在過去早了點,再等一會吧,七點……」嚴子黃看了看時間。

樂天點點頭。

「你真不想找個老婆伺候你?」

樂天看到嚴子黃拿起手上的一份文件看了看,他就在一旁隨便的問了一句。

「要說不想……那是胡說八道,我都要三十幾的人了,連個知冷知熱的女人都沒有,說起來不是太悲哀了?」嚴子黃吐了口氣。

「你父母都還健在吧?」樂天問。

嚴子黃點了點頭。

「那你是要抓點緊。」樂天說道。

「呵呵……順其自然吧。」嚴子黃笑了笑,他的視線還在這份文件上。

樂天看他這個樣子,索性就離開了嚴子黃的辦公室,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他也是要安排一下的。

走到了外面,樂天拿起電話,翻出那個於靜的電話打了出去。

「喂?」於靜緊張的接起電話。

她正等著呢……

剛剛經理告訴她,她的提成是十二萬多的時候,她激動得差點沒蹦起來,看著其他同事羨慕的眼光,於靜高興的不行。

豪車的銷售量是很低的,畢竟富人沒有那麼多,而且車子這個東西又不是手機,可以十天半個月就換一部……

「今晚七點,水雲山莊八號天字帝皇包間!」樂天說道。

「哦……我,我知道了。」於靜回答。

「不要給我出紕漏……否則我明天就去退車。」樂天威脅道。

於靜嚇了一跳。

「不會不會,我馬上就去準備……七點準時到。」她連忙說道。

「到了之後,我會派人去接你!」樂天哼了一聲。

此時,三百護衛已經佈置好了戰陣,一起看着面前這個帥的不可理喻的男子。

Previous article

“你的腳沒事跑到了我面前來,我不小心踩到了你還怪我?”林寒一臉無辜的開口,聽得衆人絕倒,差點沒有被他說的這句話給笑死。 “你小子不要仗着雲少和李少對你好敢這麼猖狂!我再不濟也是個神王!你這個神師足足高出了一個大階!”林寒還說呢,普通的摔倒自己絕對不會摔出問題來的。敢情是這小子使了絆子,林寒還沒有說什麼,對方先對他發難了,林寒聽完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