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景言,用不用我們幫忙了?”陸少極其挑釁的說。

我以爲景言會生氣,沒想到他卻笑了:“好啊,這裏交給你們了。”

我一愣,這完全不像是幼稚鬼的作風啊。

陸少邪邪的笑了一下,提着趙丙祿的領子,把他扔到了趙佳怡身上。

他的皮膚一接觸趙佳怡,就迅速的開始被腐蝕,接着我就聽到一陣撕心裂肺,慘絕人寰的叫聲!

趙丙祿沒死,剛剛只是疼暈過去了!

趙佳怡的身體也隨着趙丙祿的死亡迅速的癟了下去,像是被抽乾水分的蘋果,最後變成了一具乾屍,而趙丙祿此時已經完全被腐蝕成一堆白骨…

我被眼前一幕嚇得動都動不了,等一切結束了我才忍不住大吐起來,到最後什麼也吐不出來…

陸少從懷裏掏出打火機,往趙佳怡的屍體一扔,屍體迅速竄出一大串火苗,空氣中滿是燒焦的味道。

很快的,地上就只剩下一堆焦炭…

我又忍不住乾嘔了幾下,卻還是什麼都吐不出來!

“好了!”陸少嘴角掛着笑,看了我們一眼,拍拍手說:“我先走了,這大晚上的不抱着美女睡覺跑到這荒山野地來,真是晦氣!”

他走後,唐書也起身,淡漠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灰燼,衝我點點頭走了!

他們走後,我忍不住跌坐在地上。

“蘇蘇,別怕!”景言抱着我。

“景言,死人…”

我有點語無倫次,如果說之前的1那些鬼夠嚇人,那麼剛剛發生的一切,實在是又一次震撼到了我。

景言從前殺鬼,都是很利落的結果了它們,可是這個陸少…

我覺得他就是個魔鬼…

“蘇蘇,別怕,我抱你回去!”景言抱起我,慢慢的往回走。

我頭靠在他胸前,彷彿這樣做才能安心一點。

休掉妖孽夫君:女人,你敢不要我

人都走空後,山石間突然走出一個道士打扮的人。

裕人看了看地上的被風吹盡的焦炭,也是擰着眉。

看來這次又失敗了!

裕人搖搖頭,回去怎麼和師父說呢?

他有些煩躁的看了看早就沒人的空地。



唐書和陸少一前一後的往回走。

陸少終於忍不住:“我覺得今天是結果景言的好時機,可惜被你的青梅竹馬給破壞了!”

唐書沉着眼睛沒吭聲,他的思緒還留在他手臂的傷口上,看着那個精心包紮好的傷口,他嘴角始終是帶着笑的。 快穿女配藥別停 以至於陸少的話他只聽進去一半。

陸少看了他一眼:“你不會還真的動情了吧?”

唐書回頭看了他一眼,這一眼不冷不熱,也沒有任何感情色彩,卻是愣是讓陸少心裏一寒。

www◆ ⓣⓣⓚⓐⓝ◆ ¢○

“我沒有動情!”唐書像是在對陸少說,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陸少心裏不這麼想,可他嘴上什麼都沒說。

也不敢說!

“今天躲在石頭後的人要怎麼處理?”陸少問。

唐書擡頭看了看滿天的繁星道:“不自量力,讓他們替我們擋擋路也好!”

“會不會查出我們?”

唐書笑了:“想查儘管查好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們纔回了酒店,景言把我放在牀上。

我滿腦子還是趙丙祿的慘叫聲,像魔音一樣一遍遍的在我耳邊回放。

“蘇蘇…”

我看着他漆黑漂亮的眼睛,心情卻還是無法平靜下來。

景言幫我擦了臉和手,安頓我睡下,我這纔想起他受傷了。

趕緊跳起來,跑進浴室,發現景言正用水衝手上的傷口。

那些陶做的手臂沒有血,看着就像是一個被打破了的瓷瓶一般,有些不大不小的豁口。

他的靈體一定也受了傷…

我心疼的不行,比自己受傷還要疼!

“蘇蘇,你先去睡覺,我馬上就好了!”他不好意思的說了一句,拿了毛巾把手臂包好。

“疼嗎?”我問。

“不疼!”他笑了笑。

我緊緊抱着他的腰,我知道肯定很疼。

“景言,都是我不好…”

我覺得都是我的害了景言,趙佳怡是衝着我來的!

“不是蘇蘇的錯,趙丙祿是我惹的,跟蘇蘇沒關係!”他說。

他越是這樣我越是愧疚。

“景言…”

我靠着景言坐了好久好久,最後我都不記得我是怎麼就睡着了。

等醒來的時候已經早上5點多了。

一睜眼就看到景言,我枕着他的手臂睡了一夜,他就保持一個姿勢看了我一夜!

“景言!”

每次睜開眼睛看到景言的時候,心情就莫名的好了,而且本以爲我昨天會做的噩夢卻沒有出現。

重生:嫡女上位 “醒了!”他抽回手臂。

“我身上涼不敢挨着你!”他解釋了下爲什麼沒有像從前那樣抱着我。

我搖頭,看了看外面,似乎天已經矇矇亮了。

“景言,我們去看日出看不好!”我說。

“好啊!”他點點頭。

我迅速的起牀洗漱完畢,和景言兩個人就出了門。

酒店後邊就有座不是很高的山,我們兩爬了半個小時後總算到了山頂,這太陽也慢慢升了起來。

暖黃色的陽光一點點的鋪滿整個大溪山。

璀璨王牌 大溪山像是從沉睡中清醒了,散發着它獨有的活力和美。

景言在太陽升起的一刻吻了我。

溫柔而綿長的吻,讓我整個人都彷彿陷入了一個從未到達的境地。

呼吸着新鮮的空氣,感受着山上獨有的清風,彷彿與羣山與景言融爲了一體…

好想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我們兩在山上呆了一個多小時才下了山,回到酒店,簡單的吃了東西就準備返程。

張妍和童玲玲也起來了,沒問我們昨晚的事。

我本來和景言打算坐大巴回去,可張妍說她也要回去,正好一起。

下樓的時候看到了陸少,他像沒事人一樣過來和我打了個招呼。

看到他就想起那個被砍掉四肢的鬼和趙丙祿他們,十分不舒服。

陸少倒是識趣沒在對說什麼。

唐書的手上的從新包了繃帶,還問我們用不用他送我們回去。

我急忙搖頭。

短時間內我看到他們兩都有陰影。

唐書沒在多說什麼,也走了。

回程的路上倒是有意思多了,張妍邊走邊給我介紹周圍的景緻,她對這一塊好像挺熟悉的。

中午的時候車子在一個農家院停下,我們點了菜,我堅持付了錢!

正準備出門走的時候,門外進來一個人,隔着老遠我就聞到那人身上的腐臭味。

我皺了皺眉,仔細看了下眼前的人,他看起來三十多歲,體格健壯,人也長的十分精神!

只是…

“蘇蘇,我們走吧!”景言顯然也聞到了,不過他什麼都沒說。

我也不想再說什麼,這次出來遇到太多的事,而且景言還受傷了,我們得趕到白伯父那裏,幫他把身體修補好才行。

一路無話!

回到家,休息了一天,我和學校請了假,和景言一起打車去白沙鎮!

這一次白伯父的態度超級好,而且我能看的出,他十分高興,雖然表情還是那麼木訥,但是眼角的笑意幾乎都藏不住了。

他看了看景言的手臂,臉色慢慢的沉了下來:“怎麼弄的?”

我把趙丙祿的事大概說了一下,白伯父氣的拍了下桌子:“居然用這種邪術害鬼!”

我和景言都沒說話。

白伯父長舒了幾口氣才說:“這個修補起來有些困難,需要上好的陰泉水才行。”

我一聽,就明白了,我們需要去找陰泉水了!

果然白伯父說:“我白家老宅有一口井,專門做鬼陶的,你們去取了就行!”

我點點頭!

“正好我侄女來了,讓她送你們過去,不過…”

白伯父看了看景言:“她那個丈夫有些問題,你們多擔待!”

我忽然想起唐書的話,說白家的丫頭似乎也是陰婚。”

頓時對白伯父口中的侄女丈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放心吧,我們會好好相處。”我保證。

我想白伯父肯定知道我身邊這隻幼稚鬼的毛病,怕和侄女丈夫打起來。

“她們去鎮裏買東西了,一會兒就回來,你們等一等!”

“嗯!”



白伯父說完就自己去忙了,我和景言蹲在院子裏逗小七。

小七就是上次景言口中那隻幽靈狗,因爲和景言同款墓地土的緣故,小七對景言很有好感,我們一進來它就圍着景言叫個不停,小尾巴搖的那叫一個勤快。

不過幼稚鬼顯然不喜歡小狗,半個多小時了,理都沒理小七。

我很喜歡小七,它雖然只是只小土狗卻十分可愛!

“小七,過來,別理幼稚鬼!”



“我說了剛剛那個睡裙沒有這條好看!”

“這個太露了好不?”

“露才好,又沒讓你穿給別人看!”

“跟你在一起我不穿才最好吧?”

“…”

我正逗着小七,門外就傳來這麼幾句對話。

我和景言一愣!擡頭朝門口看去就見一男一女走了進來。

Www ⊙TтkΛ n ⊙C 〇

女孩高挑漂亮,男的硬朗帥氣,模樣一點不輸給景言。

我碰了碰景言的胳膊:“你遇到對手了!”

景言也擡頭看着那男的。

我們兩都看得出他是什麼?

那兩人也沒料到院子裏有人,愣了一下。然後我就看到女孩走過來,好奇的看了景言一眼,然後回頭對男的說。

“洛輕塵,你看看人家這土,簡直分分鐘秒殺你!”說完她還對景言笑了一下:“你是景言吧,早知道我就嫁給你了!”

本仙就是這麼狂 我和景言一臉黑線。

洛輕塵扔下手裏的東西,提着女孩後衣領子威脅道:“白瀟瀟,你皮緊了是不?用不用我幫你鬆鬆皮?”

白瀟瀟瞬間變了臉:“我開個玩笑,別當真,你最帥了!”

洛輕塵笑了一下,這才放開白瀟瀟。 “你好,我是白瀟瀟,這是我…先生,洛輕塵。”白瀟瀟很熱情的打了個招呼。

“我是蘇顏,這是景言!”我說。

“回屋吧,我買了好多吃的,可惜兩隻鬼不用吃,都是我們的!”白瀟瀟說。

洛輕塵最後還是乖乖的撿起地上的東西跟了進去。

我和景言面面相覷。

那兩人好…有特色!

屋子裏只有一張小桌子,幾個板凳。

白瀟瀟把洗好的水果遞給我。

邊吃邊抱怨:“我二叔真是瘋了,那麼牛叉的墓地土居然做了一隻狗!”

我不懂這些就問:“那個很重要嗎?”

臨梵握緊了桌上的杯盞。

Previous article

後來她長大了,依然喜歡膩在他的身邊,她是那樣的信賴自己,但是他卻沒有好好保護好這個從小就想珍重對待的小姑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