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忽然覺得自己餓了,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原來,我們這一忙又過了午飯時間。

人,一旦當自己知道餓了的時候,就會越發的覺得更餓,這時候的我就是這樣。

我忍不住拿起裏面的叉子輕輕挑了一塊放入嘴裏,鬆軟香甜,入口即化。這下,我再也不管不顧的一陣猛吃,哪怕這個蛋糕是別人的,此刻也別想從我嘴裏搶走了。

幾分鐘時間就吃完了一個蛋糕的我,有點噎着了,找水杯就成爲了我的第一反應,沒想到就在眼前,我拿起來就喝。

可是當我拿起來的時候無意間見到了杯子底部有一張不起眼的便條。

寫着:慢慢喝!

我看着這三個字不由得有些發愣,好漂亮的字體,龍飛鳳舞,如果放大就真可以裱起來了。漸漸地,我發現這個字體好眼熟,熟的就像……我的腦海裏霍然想起了這種字體的來源——羊皮手稿!

我呆呆地看着手中的便條,既然知道我要喝水,就一定知道我渴了,那麼,我爲什麼會渴了……我的視線慢慢順着手中的便條往下,看向桌子,再看向蛋糕。

我小心翼翼的將打散開來的盒子輕輕掀開,在蛋糕盒子的底部果然還有一張只露出了一小部分的便條。

拿出來後,上面也只有簡單的三個字:慢慢吃!

我看着這三個字,慢慢地任由淚水浸溼我的眼。漸漸,字變得模糊起來,而在我的淚水中出現了括顏那張帶着溫馨笑容的臉和深情依戀的眼眸,我的淚水越發止不住的涔涔而下。

便條不知道是他什麼時候留下的,如果稍微不注意,這兩張毫不起眼的便條就會被忽視掉,一張沾在蛋糕盒底被扔進垃圾桶,一張或許會跟隨杯子的端起而掉落地上,任人踩踏。

我緊緊拽着這兩張輕飄飄的紙,卻無法拿得動這六個字裏的關心。

我再一次哭的渾身無力的蹲了下來,埋頭大哭,感動也是幸福的大哭着。

直至哭的沒了淚水,我才緩緩拿出,給括顏撥出了一條短:吃飽了!

片刻,有了短信回覆:很好,按時下班,等我!

看着短信,我笑了,我想大笑,但是不敢,怕這種幸福會被我張揚的笑聲給衝散了,我只能藏着掖着的把份幸福保留在心中。

“好,今天早下班,等着你回來!”我站起來,抽出桌上的紙巾仔仔細細的擦着臉上的淚痕,不能讓別人看出我哭過,因爲,我是幸福的。

將一切都弄妥了之後,我將那兩張便條輕輕塞進了,在包裏一直沒有打開的羊皮手稿裏,一身輕鬆的離開了停屍間。

……

張素素爲了邱海,特意請了一天的假在家做菜。她的廚藝一直都比我好,所以,我就算是帶着熱騰騰的醬板鴨回來,也只能做她的下手,洗洗菜,切切菜什麼的。

就在我們將一張桌子剛剛擺滿了菜之後,門鈴響了起來。

離門最近的我走過去開了門,當滿臉絡腮鬍的括顏走進來時,我一怔。

接着走進來的是帶着一副老花鏡的杜男,而最後走進來的邱海還算正常,沒有什麼改變。

“是他們來了嗎?”在廚房裏的張素素大聲問道。

“呃,對,是他們來了。”我答道。

“我馬上就好,請他們入席吧。”張素素說道。

還沒等我開口,三個男人就已經坐了下來,比在自己家還要熟悉似的。 我正要去廚房幫張素素時,括顏牽住了我的手:“別忙了,坐下吧。”

我聽話的坐了下來,即便我有千言萬語想要告訴他,但是。現在的場合不適宜。

“我這樣的裝扮怎樣?”括顏有意的指了指自己的假鬍子。

愛那麼纏,恨那麼綿 看着一個英俊的人瞬間變成了一個粗獷的漢子,我不禁撇着嘴的搖搖頭。

“我的呢?”杜男開口問道。

秀氣的杜男也被這樣一副老氣橫秋的眼鏡,破壞了他原本的清秀,而顯得老成古板,我還是搖搖頭。

“你們要裝扮也要把自己裝扮成英俊帥氣的樣子嘛,看看你們現在,根本就無法認出你們了。”我嘆了口氣的說道。

“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效果,讓人看不出真面目。”括顏微笑道。

“哦。”我一陣恍然。

“給!”括顏將一個長條形的紅絨盒子放入了我的手中。

“謝謝!”收到括顏的禮物,我很開心。不論他送什麼,哪怕就是一張紙,我都喜歡。

“打開來看看。”

“嗯。”我慢慢打開盒子,裏面是一條由很多小手指頭那麼大的核桃竄成的項鍊,每顆核桃上都刻有兩面,一面是佛像,栩栩如生。一面是經文。密密麻麻。

佛像和經文的雕刻並沒有破壞掉核桃本身的花紋,反而完整的結合在一起,給人一種風格古樸,雅緻優美,渾然天成的感覺。

我一看,就愛上了,小心撫摸捨不得拿出來。

括顏毫不猶豫的拿出項鍊,爲我輕輕戴上:“這是採用最古老的原始森林裏野生的山核桃雕刻而成,由於常年經受日月雨露的滋養,而具有驅邪呈祥,保佑平安的功效。加之上面的經文和我的精血浸入,它不僅能辟邪,還能防身。一旦遇上生命之危,而我又不在身邊。就將它扯斷,一顆一顆的扔出去。對於陰邪之物來說,每一顆都是一枚炸彈,能將對方炸的魂飛魄散。”

我靜靜地聽着,不言不語,眷戀的摸着脖子上的項鍊。每一顆核桃都讓我感覺是那麼的燙手暖心,讓我扯斷它們?怎麼捨得!

“我很喜歡,謝謝!”我的眼裏盪漾着濃濃的愛意。

括顏笑了,連那如炬的眼眸裏都是笑意。他親了親我的額頭:“你今天真感性!”

我心裏的那股濃濃愛意像洪水似的在波濤洶涌,但是,卻一直沒有機會能夠讓我好好表達,所以只能忍着,忍到今晚上……

“小楓,這是我們送給你的禮物。”邱海和杜男一起將他們各自的禮物放在了我的面前。

“呃,你們是不是太多禮了?不就吃個飯嗎?有必要這麼破費?”有了括顏如此貴重的禮物,我已經很滿足了,再見到兩份禮物,就覺得不好意思了。

“我們認識這麼久,還沒有給你送過禮物,就借這個機會,表達一下我們的心意。”杜男說道。

www¸ ttκΛ n¸ ℃ O

“謝謝!”我只能說謝謝了,此刻,真的無法再找到別的感激語言。

“看看喜歡嗎?”邱海說道。

我拿起一份只有巴掌大小的禮物,拆開以後發現裏面是一把小巧而精緻的不鏽鋼剪刀,只是這把剪刀雖然有左右手柄,但是卻無法打開,只能這樣抓在手裏。

“這是我特意爲你定製的武器,叫剪鋒,裏面灌有我修靈者的靈力,只要它碰觸到陰鬼什麼的一定讓對方非死即傷。打造成剪刀的造型也是爲了你方便帶在身邊而又不會引人懷疑。”杜男說道。

“哇,原來是武器啊。”我欣喜的拿在手裏左右揮了揮,只感到有一種劃破空氣的風嘯聲在響。

“這麼多年來,杜男還是第一次送人禮物。”括顏說道。

“哦?”這倒是讓我很驚訝:“難道以前沒給蝶兒送過?”

括顏搖搖頭。

“我還是更喜歡現在的你。”杜男毫不忌諱的說着心裏話。

“聽到這話,我真高興,來,一會多吃點醬板鴨。” 單身廣告時代 我站起來將仔細擺成拼盤的醬板鴨放在了杜男的面前:“一會多吃點,我買了兩種,一種是微辣,一種是特辣。”

“我都愛吃。”杜男說着,忍不住用手拿了一塊放入了口子,慢慢嚼着。

“以後想吃什麼了,就告訴我,我給你買。”我看着杜男,總是忍不住的要將他當成弟弟的來對待。

“好。”杜男應道。

“上一世的你生性內向靦腆,沒有這麼的合羣,所以,和他們走的都不是很近。” 反派他又毒又撩 括顏解釋道。

“難怪了。”我轉頭,看着括顏:“這一世的我是不是更招人喜歡啊?”

括顏微笑着點點頭:“這一世的你活波,開朗,敢作敢爲。”

“你最喜歡哪一種性格?”我問道。

wWW ▪тtkan ▪co

“只要是你,我就愛!哪怕所有人都討厭你,你都是我的最愛。”括顏說道。

一股熱感頃刻間又涌向了我的眼眶,我低下頭,使勁的眨着眼睛,將淚水吞了回去。我突然發現自己越來越脆弱了,動不動就想哭。

“小楓,我不知道你前世是怎樣的,但是就這一世,你就是個奇女子了。”邱海說道。

“撲哧!”邱海的話惹得我猛然笑了起來,掩飾掉了淚水的我擡起頭看向了邱海,指着自己的鼻子,問道:“你說我是奇女子?”

“是啊。”

“我哪裏奇了?”在他們面前,我就和江國豪一樣,所有的自信心都被打擊的一乾二淨。

“第三世界的奇人很多,但是,能入我們法眼的寥寥無幾。”邱海說道。

“這是爲什麼?”我不解的問道。

“第三世界的人,尤其是修行之人,他們所做的一切,表面看來是在服務大衆,是在斬妖除魔、普度衆生,而實則是爲了自己的修行,爲了自己的道業,也更爲了自己的成仙之路。可是你於小楓,既不是修行者,也沒有宏圖大志,但是卻每天在不停的爲世人和陰魂努力和奔波,你圖什麼?就是圖的那一份良心和安心。這樣的你,在我眼中就是個奇女子。”

我傻傻的看着邱海,又看看杜男,最後再看向了括顏,半晌後,才問道:“你們兩人也是這樣想的?”

沒想到,括顏和杜男同時點着頭。

“這,這就是奇女子了?”我帶着懷疑的問道,在我的觀念裏,奇女子不是應該要像白琴心那樣能文能武的是個女中豪傑嗎?

“是,就是個奇女子,世人爲了名利忙碌,修行人爲了修爲忙碌,你爲了什麼忙碌?”邱海說道。

“我……”我想了半天,答道:“我爲了我的內疚、自責和贖罪忙碌。”

“那些真是你的錯嗎?爲什麼那些嬰靈想要殺的卻不是你?”邱海問道。

我沉默了,我知道邱海說的對,但是,我還是無法擺脫這種自我譴責。

“小楓,說到底,你就是爲了你的什麼都不要而忙碌。”邱海說道。

我不再反駁,仔細想想,邱海說的話還真是有點道理的。我做什麼都是自然而然的就去做了,也沒想着要去算算得失。

就在我想的當口,括顏打開了邱海送的那份禮物,是一個金黃色的口罩。

我拿起口罩,入手很柔軟,卻又摸不出是什麼材質。

“這是天蠶絲織成的口罩,給你專門用於解剖屍體時戴的,能很好的過濾掉空氣裏的異味。”

“這,是不是太貴重了?”我以前就聽說過天蠶絲又被叫做賽過黃金的軟綠寶石,所以,此刻的我極其不安的看着手中面積不大,但卻極其昂貴的口罩。

“我和杜男送的,都沒有老闆送的貴重,老闆送的那串核桃項鍊在……”正說着話的邱海,被杜男一個拐肘給撞停了。

我轉頭看向了括顏,既然不讓邱海說,那就讓這位老闆來說。

對上我的視線,括顏微微頓了頓後,說道:“這串鏈珠早在千年前就已經準備好了,只是一直遲遲沒有送給你。”

“爲什麼?”我問道。

“那天你……自殺了……”括顏緩緩地說道。

我摸向了脖子上的核桃珠,入手的凹凸感深深烙着我的心,想起夢中自己死之前見到他的那種碎裂眼神,我的淚水再度涌入眼眶。

“雖然時隔千年,最終還是送到了你的手上。”括顏的眼裏滿是安慰。

“嗯,時間一點也不晚,剛剛好!”我含着淚的說道。

“只是珠鏈的顏色因爲存放的太久而暗了許多,有點顯得陳舊了。”括顏頗感遺憾道。

“不,我很喜歡這樣的顏色,很配我。”我連忙說道。

括顏默然的看着我,眼眸裏一抹感動一閃而逝。

“收到禮物是喜事,幹嘛還要哭啊。”邱海說道。

我只好低下頭,使勁眨着自己的眼睛,默默將兩份禮物收好。

張素素就端着最後一盤糖醋魚走了過來:“咦?大家怎麼不吃啊?來來來,趕緊吃。”

“素素別忙了,都忙一下午了,坐會吧。”我過意不去的說道。

“正好忙完了。”張素素坐了下來。

張素素坐下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打量着,能讓我經常夜不歸宿的那位神祕男人,她湊過來小聲對我說道:“原來你喜歡大鬍子的男人啊?”

我不得不暗自竊笑着點點頭。

對於臨時來的杜男,張素素也是很歡迎,只要是邱海的朋友,她都愛屋及烏的熱情接待着。

就在我們兩個女人暗自咬着耳根之際,括顏看着張素素,神情有些凝重,如炬的眼眸裏閃動着精光,杜男的臉色也比平常要嚴肅一些。

就在我準備要爲大家做着相互介紹時,邱海將另一份禮物送到了張素素的面前:“素素,這是給你的。”

“哦?給我的?”乍然收到邱海的禮物,張素素滿臉的驚喜,急忙打開來,拿出了一條泛着絲綢光澤的大花絲巾。

“喜歡嗎?”邱海問道。

“喜歡,非常喜歡。”張素素說着,就將絲巾系在了脖子上。

“很好看,就戴着吧。”邱海說道。

“好。”邱海的要求,張素素滿口答應。

杜男將自己和括顏的禮物也一併送了過來,張素素一一打開後,不由得一愣,我看着也是一呆。

原來,三個男人送的禮物竟然都是一樣的:絲巾!除了花色不同外,就連質量都是一樣的。

“這個……”邱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老闆他們都很忙,就託我給你買一份禮物,我左選右選,最後還是決定大家都送絲巾吧,這樣,你也能換着戴。”

“嘻嘻,謝謝!”看着有些窘迫的邱海,張素素不禁笑了起來,含情脈脈的說道:“只要是你選的,我就喜歡。”

“那就好,那就好。”邱海說道。

“吃飯吧。”張素素小心翼翼的放好了禮物,給每人倒着早已冰鎮過了的葡萄酒。

這一頓飯,大家在談笑風生中吃着,席間最開心的要數張素素了,因爲邱海正如她所說,有着滿腹的文采,對待女人又彬彬有禮,這些都是張素素一直渴望的。

而我也突然發現,相處了這麼久的三個男人,確實是古代才子和現代英雄的完美結合體。只怕就連我才見了一次面的魯公,應該也是這樣的結合體纔對。

這三個糅合着古代與現代相混合氣質的男人,真要是放在世人面前,豈不是被女人們給吃了?

我不禁問了個很好奇的問題:“邱海,杜男,你們有沒有交過女朋友?”在我的印象裏,他們的魅力一定會吸引不少的女孩愛慕。

在我問出這個問題時,張素素雖然沒說話,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在用心的聽着對方的回答。

杜男搖搖頭,邱海也搖搖頭。

這樣的結果對於我來說是一種更加的好奇,因爲我無法想象在這千年或是幾百年的漫長歲月裏,沒有過情感上的依戀將會是一件多麼寂寞的事情。

可是對於張素素來說,那卻是件高興的事,起碼她可以放心大膽的追邱海了,不用費盡心機的去從別的女人那裏搶了。

“也沒有女孩子喜歡過你們嗎?” 婚戰如荼:前妻別跑 我接着問道。

杜男依舊搖頭,邱海就沒有了表情。

“曾有過一個女孩喜歡邱海,一直等着他。”括顏說道。

“後來呢?”我和張素素異口同聲是問道。我是好奇,她是緊張。

“後來……她病死了。”邱海自己說了出來,神色少有的出現了一絲感傷。

“什麼病?”這次還是我和張素素同時問道,作爲醫生的我們,自然就會對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會患有什麼病不能治癒而想一探究竟。

“腦動脈硬化而導致的腦血栓。”邱海道。

“啊?”我和張素素相互對望了一眼後,我突然明白了,這是一種老年病,說不定是那女孩一直等邱海等到了老,最後還是沒有等到。

想到這裏,我不由得看向了括顏,想起自己之前的那種白髮配俊郎的打算,似乎和這個白髮等情郎的女孩很像。

括顏輕輕握住了我的手,堅毅與深情在眼眸裏交織:“我不會讓你變成那樣,你要陪我日日月月,歲歲年年。”

聞言,我嫣然一笑:“好,只要你願意,怎樣我都陪着你。”我在心裏加了一句:即便是白髮蒼蒼,我也會守着你。

在我和括顏說話時,一直處於驚訝之中的張素素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怎麼會患上這樣的病?”

張素素的話,引來了杜男的輕笑,就連邱海也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張素素看向了我。

這個問題我都可以回答了:“這裏房間的卡只有夏莎纔有,除了她還能是誰?”

Previous article

蓮生和伊恩一起懷念了一番小時候的快樂時光,忽然不懷好意地笑着說道:“殿下,前兩關你都過了,這最後一關,可不容易。別說哥哥我不提醒你,這一關真不好過,你看是回去休息一天再來呢?還是一鼓作氣今天解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