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咬緊牙關,飛快地運起鬼門之術,於是右手大陵穴中飛出鬼門。

轟隆聲響,鬱壘門開。

引着那條火龍就往鬼門鑽。

就在這時,大牙忽然哎呀一聲,水麒麟印被逼退,他只憑借一身鱗甲受了火龍的突擊。

這一下,火龍頓時把大牙吞噬。

至少在外面看,只有熊熊燃燒的火龍。

“大牙!”

“孩子!”

不露聲色:總裁請出局 禍鬥前輩突然大叫一聲,隨即指着祝融的邪惡種子罵道:“我要殺了你!”

“哼,那你也要有本事才行!在我面前,你不過是隻厲害一點兒的狗!”

禍鬥不再廢話,只見他倏然間變回人形,雙手掐訣,而後大喝一聲“燃”!

霸道總裁小萌妻 轟隆隆,禍鬥前輩身形再變。頓時化爲一片巨大的暗紅色火海,試圖包裹住祝融邪惡種子釋放出來的火龍。

“禍鬥,你太天真——嗯?”

祝融的邪惡種子還沒把話說完,就突然瞪圓了雙眼,似乎很是不可思議。

“小娃娃,老夫邪惡了一世,大牙我兒若是不死,還望你多加照應!老夫捨命祝你前行!”

禍鬥前輩的話語直接傳到我的心裏。

我再去看時,禍鬥前輩化身的火海已經徹底包住了祝融邪惡種子的火龍。

“瘋子!快滾開!”

祝融的邪惡種子急躁起來,卻死活掙脫不開禍鬥前輩的火海。

“邪惡種子,你隨老夫走吧!”

禍鬥前輩的聲音透出那片火海,而後,便在轟天巨響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濃煙滾滾,這世間,再無禍鬥前輩,也再沒有那邪惡的種子,我們面前,只剩下一片焦黑。

這地方,原來是一座殿——火神殿。

“義父!”

忽然,大牙悲愴地大叫一聲,隨即昏死過去。

這一仗,大牙和韓千千,太極受傷,被老爹送去往生谷。等他回來時,還帶着一個人。

是莫笑爺!

莫笑爺謝了我的救命之恩,被我一白眼懟回去了。

“行了,既然你也恢復了,那咱們就一起殺上他都城隍殿!”

衆人對視一眼,還是有張飛和張遼打頭陣,跨過這片焦黑的土地,趕去判官殿。

莫笑爺告訴我們,判官殿裏供奉四大判官,分別是賞善判官、、陰律判官和查察判官。

這四大判官之中,每一年都有一位輪值於此,今年,正是那個罰惡判官!

說話間,我們已經趕到判官殿,還未見到那個罰惡判官,卻被一隊人馬攔住去路。

“呔,都城隍廟重地,你等也敢亂闖!”

“你又是誰?”張飛劍指來人,大聲喝道。

“糟糕,竟然是他!”

莫笑爺突然驚訝萬分。 被莫笑爺這麼一嚇,我也立馬打量來人一番。

這帶頭的,濃眉大眼,闊口虯髯,赤着兩條健碩的胳膊,足下是一條巨大的蛇尾。

“莫笑爺,它是誰啊?”我問。

“它是都城隍廟的鬼差頭,燭陰!”

燭陰?

看着不像啊!

燭陰又名燭龍,遠古神獸。《大荒北經》曰:鐘山之神,名曰燭陰,視爲晝,瞑爲夜,吹爲冬,呼爲夏,息爲風。不飲,不食,不息。身長千里,在無啓之東。人面蛇身赤色,居鐘山下。

眼前這貨,倒是人面蛇身,可也沒有千里之長——

正疑惑時,張飛的西鄉侯劍又是一指,罵道:“你這蛇人,通報姓名!”

“哼,我乃燭陰!”

我擦,還真是!

張飛與其他人也是一臉震驚。

“莫笑爺,都城隍從哪弄來這傢伙的?”我問道。

“這上燭陰的殘魂,不過,已經無限接近於一半了,實力可怖!”莫笑爺並未解釋我的問題,只說我們面前的鬼差頭,只是將近一半實力的燭陰,但這並沒有讓人感到輕鬆。

“張將軍,咱們一起上!”我說道。

張飛也不逞強,點點頭道:“既然是燭陰,那自然沒啥可說!”

老爹發號施令,所以人鬼妖一起,絞殺此獠!

正當我們躍躍欲試的時候,這燭陰突然大笑一聲,“還真是一羣不知死活的東西!那我就讓你們嚐嚐,什麼叫做痛苦!”

說話時,只見一道紅光繚繞在燭陰四周。

漸漸地,紅光籠罩範圍越來越大,彷彿大到了一個程度才慢慢停下來,隨後,一渾身赤色的人面蛇身的傢伙出現在我面前,那條巨大的蛇尾,真差不多千里長。

燭龍的眼睛是上下排列的,下面的一隻是本眼,上面的一隻叫做陰眼。

莫笑爺這時候出言提醒:“燭陰的陰眼連着地獄,被它看一眼就會有惡鬼附身,久而久之就會變成人頭蛇身的怪物!”

我擦,這麼詭異!

就在詫異時,燭陰那隻陰眼看上了張遼,頓時,張遼四周陰氣一重,竟然飄出無數嘴眼冒血的惡鬼,嘻嘻擾擾地撲向張遼。

好在張遼手中的倚天劍是頂級法器,用來切死這些惡鬼,還能挺住。

藉着,燭陰又用陰眼看了幾人,均有無數醜陋的惡鬼飄出來,紛紛纏住我們。

我咧嘴一笑,燭陰這一招,分明就是在給我提升實力啊!

轟隆一聲,鬼門再開,那一層層惡鬼全被吸進鬼門之中,與此同時,我右臂的力量似乎也在發生着什麼改變。

燭陰一見我的鬼門,人臉之上,盡是詫異之色,隨即停止了惡鬼撲咬,兩隻眼睛盯着我,忽然吹出一口氣。

頓時,凜冽的寒風從燭陰口中噴出,而後,雪花與冰晶,一股腦墜落下來,把我圍繞當中。

嘶,我倒吸一口涼氣,連忙祭出火麒麟印,往那冰雪之牆上猛砸。

轟咔一聲,麒麟印被彈回,我不甘心,麒麟印這一回竄出了麒麟火,直接燒過去。

就在我感覺一眨眼睛,眼皮都要粘連在一起時,這冰雪之牆,終於被麒麟印燒出一小窟窿。

我連忙鑽了出去。

此時,燭陰正吹氣吹得上癮,張遼,艾魚容,皮大仙,都被凍上了一層冰雪。

只聽老爹一聲怒喝,衝燭陰頭頂拍出一枚天地通寶。“叮”的一下,那枚天地通寶變得石磨般巨大,直接鎮向燭陰。

燭陰有所覺,忽然擡頭,“厭勝之術!”

說話間,燭陰衝那枚眼看就要拍到腦門的天地通寶吹出一口氣。

呼吸之間,只見風雪倒卷,直接托住老爹的天地通寶,不叫它壓下來。

我趁機打出麒麟印。

項羽和魯班各自攻破風雪之牆,項羽催馬便殺來,魯班行動不慢,手握陽尺也竄到了燭陰身側。

這時,老爹的另一枚天地通寶砸下去,兩枚疊加在一起,又是一聲“叮”的脆響。

只見燭陰的冰雪之牆漸漸不堪,終於,某一時刻,轟然倒塌,老爹的兩枚天地通寶直接怕砸下去。

於此同時,我,項羽,魯班的攻擊已至。

那燭陰冷哼兩聲,趕緊噴出三道氣息。

頓時,三道狂風捲向我們。

那風好比刀斧,頓時把我刮的皮開肉綻。

我悶哼一聲,瞟了一眼項羽和魯班。

項羽身後血染的徵袍已然碎裂,就連身上的盔甲也被切割的七零八落,鬼身漸弱。

魯班那一身白布,也被燭陰的風刀絞碎,露出一個似木非木似鐵非鐵的上半身。

而後,那風在魯班怪異的身體上留下一連串痕跡。

就在這時,莫笑爺,艾魚容衝破之前的冰雪之牆,紛紛攻擊燭陰。

莫笑爺使用大五行堪鬼術,拘押無數慘死的鬼魂,嗚嗚咽咽地衝向燭陰。

艾魚容則化身爲龍,巨大的龍爪裹挾着龍皇炁抓向燭陰的腦袋。

那燭陰又是一驚,望着艾魚容的龍身驚訝道:“居然是龍皇炁! 豪門通緝令:女人休想逃 你怎麼做到的?”

艾魚容不理燭陰,燭陰那張已經變得巨大的臉龐猙獰道:“哼,可惜你實力不強,就算有龍皇炁,也頂多自保而已!”

說話間,燭陰去抓艾魚容。

就在這時,皮大仙打破冰雪跳出來,肩頭那隻鴨子搖身一變,化爲巨大鬼車撲向燭陰。

就聽皮大仙忽然嬌滴滴說了句,封印開!

隨之,那鬼車氣息又一漲,兇狠狠一口咬下去。

“鬼車?”燭陰驚訝連連,“他麼的,你們能闖到這裏,看來絕非運氣使然!”

“擦,老東西,你倒是說了句良心話!”我也催動大五行堪鬼術,聚攏上百鬼魂於右臂之中。

“燭陰你找死,這個時候還敢分心!”老爹催使天地通寶,又往下壓了幾分。

“哼。”這碩大的燭陰被老爹的天地通寶壓得氣惱不已,可他若是全力抵禦,便沒有辦法阻攔我們的進攻。

這時候,忽然一柄長劍扎進了燭陰的蛇尾上,疼得它嘶叫一聲,連忙甩動尾巴,想要取走偷襲之人。

就聽張飛狂笑聲傳來,“哈哈哈,畜生,看俺老張寶劍!”

擦,我說不見張飛身影,原來打破了冰雪之牆後,這傢伙就一直伺機而動,活脫脫一隻猛獸! 張飛的突擊,就算是燭陰也始料不及。

所有人都似乎忽略了,還有這麼一個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就好比探囊取物的猛人!

雖然丈八蛇矛有些損傷,但張飛的西鄉侯劍,可也是他生前佩戴的寶劍,這一劍,端的是好懸要了燭陰的老命。

燭陰氣的去撲張飛,老爹的兩枚天地通寶又直接鎮壓下來。弄得燭陰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可它猶豫,不代表張飛沒有動作。

瞅準了燭陰抵禦老爹我們的攻擊時,張飛又斜刺裏衝過來,朝燭陰的蛇尾又是一劍。

疼得燭陰慘呼一聲,一個分神的工夫,老爹的天地通寶,項羽的大楚戟,還有我的麒麟印,紛紛轟在燭陰的身上,打壓得它趔趄一步,身子都好像縮水了不少,張飛這時,撇下鬼馬,幾步飄到空中,西鄉侯劍趁機戳進燭陰那隻本眼之中。

啊的一聲慘叫,疼得燭陰連忙去抓張飛,張飛冷哼一聲,又一拳戳破了燭陰的陰眼,這才匆匆跳下去,害得燭陰手抓臉孔,痛苦不已。

燭陰一放棄抵抗,衆人鬼妖再次出手,不一時,這燭陰便成了一片蠟油,唯有一豆燭火要逃。

我冷哼一聲,連忙用鬼門收了下來。

寵妻成癮 這燭火等着以後交給韓千千吧。

殺掉燭陰之後,還撿漏活下來的鬼差已經沒有了威脅。

不等我們喘息,就隱隱聽到有開門的聲音。

吱呀一聲,一個身材中等,身着紫色官袍的老頭。

這老頭額頭帽檐下,長着一隻獨角,此時怒目圓睜,雙脣緊閉,一副鐵面模樣。

手中擎着一面銅鏡,雙鬼服罪模樣的輪廓,正是傳說中的孽鏡!

不管人鬼,只要被這孽鏡映照,便根據前世今生的惡行,變牛變馬,變蟲變狗!

“爾等大膽!不知此乃判官殿前,竟然還敢撒野?”

wωw. TтkΛ n. ¢ o

這罰惡判官大喝一聲,指點着我們說道。

“擦,老子連都城隍都不放在眼裏,還在意你一個小小判官?”張飛咧嘴罵道。

惡魔總裁霸道寵:老婆,太腹黑 “我是小小判官?”那罰惡判官雙目一眯,聲音忽然低了幾個調門,多出一絲陰冷。

“難道你不是?”

“哼,蠢貨,我乃陰間四大判官之一,罰惡判官是也,你當我是阿貓阿狗的小角色,真是無知,白癡!”

罰惡判官幾乎氣得跳腳。

“帽子扣得倒是大!”張飛撇嘴,劍指罰惡判官,哼道:“爺爺來會一會你!”

那罰惡判官嘴角抽了下,怒目罵道:“找死!”

孽鏡被罰惡判官拿出,銅鏡晃到了張飛身上。

這時,就聽罰惡判官冷笑連連,“張翼德,生前只知敬大夫而嫌小人。鞭笞下屬,殺孽頗多,判你變牛!”

哞的一聲,張飛還在往前衝,可已經變成了一頭公牛。

跑着跑着,張飛終於停了下來,左右歪了下腦袋。

“我來!”

項羽催馬提戟衝了出來。

那罰惡判官嘴角一撇,又把孽鏡照過來。

“項羽,不能信人,其所任愛,非諸項即妻之昆弟,雖有奇士不能用,平乃去楚——判你爲狗!”

項羽出手,大楚戟還未佔到罰惡判官的身,就忽然變成了一隻大狗。

老爹正要出手,一旁的天人魯班出手,他手拿陽尺,急速衝擊而來。

那罰惡判官連忙又晃孽鏡。

“天人魯班,著《缺一門》,巫術害人,判你爲馬!”

就在這時,艾魚容忽然騰空而起,入云爲龍。

嘶吼一聲,龍爪拍下來。

罰惡判官將先是大吃一驚,望着艾魚容說:“竟然是龍皇!沒想到,居然還有龍皇出世!”

說話的工夫,罰惡判官語調一變,“但不過你是啥,都躲不過我的孽鏡照射!”

我們倆一起回頭,奇怪了,後面什麼都沒有。

Previous article

我爬上一顆大樹,和某個人一人一個樹丫子,睡覺?清風吹在臉上,心情平靜地愉悅。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