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許佩加說道:“老鬼衝出伏魔井的時候,我跟他交過手。他的確道行深厚,而且善用分身,喜歡把自己大卸八塊,虛實莫辯。”

葉知秋不解,問道:“把自己大卸八塊,什麼意思?”

許佩加解釋道:“老鬼衝出來的,被我的天雷破,震得四分五裂,斷手斷腳。我以爲他死了,可是不知道,他將自身鬼靈,濃縮在腦袋裏,揚長而去。領走之時,還用鬼骨化刀,砍了我一下。”

葉知秋點點頭,注視着山谷:“在這裏只看見易牙,沒看見白起。看來白起不在這裏,應該是帶着其他的鬼靈,和易牙分開了。白起是殺神戰神武神,只怕更難對付。”

“慢慢來,先抓了易牙再說。”夏偉玲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盤問許佩加最近的道行進展,和夏偉玲許佩加,討論一些道法道術,等待天黑。

說是討論,實際上是葉知秋在給與指點。

夏偉玲和許佩加都很聰明,又有底子,一番交談下來,受益匪淺。

傍晚時分,葉知秋的鬼王和鬼童子終於趕到。

而且,千眼鬼王和三頭鬼王,還帶着千餘殘部。

“見過老大,夭桃幼藍她們,還在後面,估計天黑以後才能到。”許兆麟等鬼童子說道。

葉知秋精神一振,將眼前形勢說了一下,又道:“你們各自散開,守護在那片山谷的外圍,不要打草驚蛇,等我命令!”

鬼王鬼童子領命而去,在山谷外圍悄悄佈防。

葉知秋三人,在山頭上繼續等待,打算天黑時分動手。

不過葉知秋也擔心,萬一易牙發現了不對,會不會率部突圍?

天色擦黑,葉知秋起身,稍微走開幾步,活動活動筋骨,順便釋放一下體內的廢水。

紅山老魔又冒了出來,低聲說道:“葉知秋,下面的一羣老鬼,已經發現你了。”

葉知秋一愣:“你怎麼知道?”

“人家正要給你下戰書,已經來了。”老魔齜牙一笑,忽然消失。

下戰書?

葉知秋心裏一樂,果真如此,自己倒是要看看,這個易牙有多大的本事!

恰在此時,就聽見許佩加喝道:“老鬼站住!”

真的有老鬼過來下戰書?

葉知秋急忙掠過去,查看情況。

只見許佩加和夏偉玲的身前,站着一個唐時衣冠的中年老鬼,頭戴紗帽,身穿官服,不卑不亢。

老鬼看見葉知秋過來,掃了一眼,鎮定地問道:“你們三人,以誰爲首?高姓大名?”

葉知秋一笑:“我們三個是朋友,每個人都說話算數。我叫葉知秋,這是我師妹許佩加,師出茅山。這位女道長,是閣皁山掌門夏仙姑。老鬼,是不是易牙叫你來的?”

老鬼微微一愣,點頭道:“原來你們也知道易牙。”

夏偉玲一笑:“我還知道你叫李全交,生前擔任監察御史,外號人頭羅剎。你的朋友,殿中侍御史王旭,被稱爲鬼面夜叉。你們兩個一樣,狼狽爲奸,臭名昭著。”

老鬼想了想,點頭說道:“我明白了,是龍虎山給你們的資料,我們都被畫影圖形,記錄在案。”

李全交和王辰,都是唐時官吏,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但是對待犯人,手段兇殘,從人頭羅剎和鬼面夜叉這兩個外號上,就可以看出來。他們發明了很多殘忍的酷刑,什麼驢駒拔橛、玉女登梯、仙人獻果等等,毫無人性。

許佩加冷冷地問道:“說吧,你來找我們,有何貴幹?”

老鬼點頭:“早上的時候,易牙就發現了你們。你們守在這裏一天了,自然是要對付我們的。我們沒有走,就是要看看你們的手段。現在,我是來給你們下戰書的。”

葉知秋嘿嘿一笑:“有意思,居然給我們下戰書。戰書何在?拿出來吧。”

老鬼淡淡地說道:“沒有寫戰書,只是口頭傳達。易牙現在是我們的首領,他約你們三位,前往山谷樹林裏說話。如果你們真有道行,令我等折服,萬事好商量。如果你們道行不夠,進入樹林以後,恐怕……”

“恐怕就要死在那裏,回不來了,是不是?”葉知秋問道。

“然也!”人頭羅剎點頭。

葉知秋看了看夏偉玲和許佩加,揮手說道:“老鬼你先回去吧,告訴易牙,一炷香之後,我們就去山谷拜會。轉告易牙和那些妖魔,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要投降就趁早,否則,悔之晚矣。”

老鬼點點頭,一言不發,轉身而去。

葉知秋轉臉看着許佩加和夏偉玲,問道:“小師妹,夏道長,你們需要準備嗎?”

夏偉玲和許佩加各自檢查身上的法器符咒,準備出發。

晚八點,葉知秋在前,帶着夏偉玲和許佩加,緩步走下山谷,走進樹林。

葉知秋剛剛走進樹林,人頭羅剎就迎了過來,拱手說道:“三位果然言而有信,請。”

“帶路。”葉知秋淡定地說道。

人頭羅剎點頭,在前方引路。

樹林裏鬼火明亮,鬼靈們聚在一起,三五成羣,正在舉行鬼火晚會。

易牙站在樹林正中間,面前壘起了鍋竈,架上了鐵鍋,似乎正在準備美酒家餚招待客人一般。

妖寵天下無雙 有十幾個鬼靈,在易牙的身邊忙活着,給易牙打下手。(8.4日,第三更。)

今天三章更新完畢,過幾天,再給大家補更,把上月的欠賬還清。 易牙的頭上戴着一頂高帽子,和現代廚師的帽子,有相似之處。只不過,易牙的帽子是綠色的!

原來現代廚師的帽子,也是從祖師爺易牙這裏繼承來的?

葉知秋冷眼掃視四周,發現這裏的鬼靈很奸詐,三五成羣,非常分散。

自己想利用混沌法天圖,將之一網打盡,很有難度。

那些鬼靈看見葉知秋三人走進樹林,都非常淡定,視而不見。

也可以說,人家沒把葉知秋等人放在眼裏。畢竟都是魔頭級別的鬼靈,有見識,也有架子。

易牙看見葉知秋三人,放下了手裏的菜勺,拱手爲禮:“大駕光臨,不勝榮幸。”

“久仰易牙大夫之名,如雷貫耳,今日得見尊顏,幸何如之?”葉知秋皮笑肉不笑,文縐縐地回了一句。

易牙自嘲地一笑,拿起菜勺在鐵鍋裏翻炒:“我輩被封印在龍虎山,已經千年之久,暗無天日,不知寒暑交替,仿若陰溝裏的老鼠,還有什麼尊顏?”

“不要說得這麼傷心,你現在不是出來了嗎?”許佩加冷冷地說道。

“出來又如何?你們還不是陰魂不散,要來抓我?”易牙說道。

“就怕你本事太大,我們抓不住你呀。”夏偉玲說道。

易牙毫不客氣地點頭:“我也覺得,你們抓不住我。清風明月,良辰美景,大家不說這些煞風景的話了。三位來者是客,待我親自掌勺,烹煮佳餚以饗。”

待我烹煮佳餚以饗——就是說,等我燒點好吃來招待你們。

“烹子獻糜,招待我嗎?”葉知秋淡淡一笑,看向易牙面前的那口鐵鍋。

鐵鍋是真的,下面的柴火也是真的。

鍋裏熱氣蒸騰,看不見裏面的菜餚。但是,有一絲絲誘人的菜香傳來,頑強地鑽進葉知秋三人的鼻子裏。

易牙拿着菜勺在鍋裏翻炒,說道:“烹子獻糜,是當年供奉齊桓公的,因爲他老了,元氣不足,需用小兒的童子精氣來補。閣下不一樣,青春年少,血氣方剛,不需要吃那玩意。”

葉知秋點點頭:“那你用什麼來招待我?”

“我招待你們的東西,肯定是世間沒有的。而且我敢打賭,哪怕是三皇五帝,也沒有嘗過這樣的美味。”易牙說道。

“莫非是龍肝鳳膽?”許佩加問道。

“龍肝鳳膽,何足道哉?”易牙輕蔑地一笑。

“難道是太歲肉?”夏偉玲想到了小太歲。

“太歲肉也不稀奇,我看不上。”易牙搖頭。

葉知秋三人對視一眼,各自搖頭。

易牙不急不慢地在鐵鍋裏翻炒,說道:“是鬼肉!”

鬼肉?

葉知秋三人更是面面相覷,鬼有肉嗎?

易牙說道:“你們一定以爲,鬼魂沒有肉,是我在誆騙你們。其實,鬼魂之肉非常珍貴,一般人見不得而已。”

葉知秋冷笑:“好啊,我們今天就做個吃鬼鍾馗,嘗一嘗你的手藝。”

易牙點頭:“開天闢地以來,從沒有人吃過鬼肉,你們三個,是最有口福的。”

許佩加性子急,揮手道:“不用多說了,趕緊上菜吧,我等着品嚐。”

“烹小鮮如治大國,講究火候,急不得。”老鬼說道。

葉知秋三人也不知道易牙玩的什麼鬼把戲,只好等待。

葉知秋也想直接動手,但又不失時機。

再說了,易牙找自己鬥法,自己來硬的,也有失風度。

而且葉知秋也好奇,想看看易牙到底有什麼手段!

夜色中,易牙專心致志地熬湯。

葉知秋等人,坐在一邊的石頭上,耐心等待。

撲鼻的香味襲來,葉知秋腹中饞蟲大動,食慾被完全挑起。

夏偉玲和許佩加更甚,幾乎就要流口水了。

子曰:食色,性也。

人類對於美食,是無可抗拒的。

易牙手段高明,令葉知秋等人聞香而醉,沉迷其中。

良久,易牙微微一笑:“讓三位久等,鬼肉終於燒好了。”

“好,我等着一飽口福。”葉知秋點頭。

立刻有幾個老鬼,端着托盤上前。

易牙將鐵鍋的鬼肉,小心翼翼地盛到碗裏,一共盛了三碗,親自端着托盤,走到葉知秋三人的面前。

香氣撲鼻,鮮美無比。

而且,鬼肉看起來白白淨淨,色澤晶瑩,一丁一丁的,就像蝦仁一般。

總裁追妻有點忙 夏偉玲和許佩加對視一眼,各自端了一碗,卻不敢吃。

雖然這鬼肉異香撲鼻,但是夏偉玲和許佩加知道,這絕不是什麼好東西!

葉知秋也接過一碗,掃了一眼,笑道:“怎麼這鬼肉,像是蝦仁?”

易牙一笑:“比蝦仁鮮美一萬倍,三位,還請品嚐吧。只要你們將這些鬼肉吃了,我們就可以跟你走。如果你們吃不下,不好意思,你們恐怕要留下來了。”

葉知秋一笑:“我吃了這鬼肉,你就認輸?”

“然也!”易牙點頭。

葉知秋也點點頭,端起碗,開天眼查看。

老鬼果然道行深厚,那鬼肉僞裝極好,竟是鬼靈附體在羅剎鬼骨之上,幻化出來的東西。

至於那香氣,則不知從何而來。

也就葉知秋修爲深厚,可以看出來。夏偉玲和許佩加,根本就不知道這鬼肉是什麼玩藝。

葉知秋看得清楚,忽然放下碗,笑道:“差點忘了,吃東西之前,我要念淨口咒。這碗鬼肉,也剛好涼一下,易牙先生,稍等吧。”

這一大碗羅剎鬼骨,有十幾個鬼靈附在上面,吃下去可不容易。

所以,葉知秋要做個準備。

易牙倒也大方,點點頭,讓葉知秋自便。

葉知秋凌空畫符,金色符文自指尖而出,漂浮在空中。

然後,葉知秋一張口,將那些符文全部吸入口中。

易牙微微皺眉,目不轉睛地看着葉知秋。

葉知秋嘿嘿一笑,再一次端起碗,拿起筷子,不急不慢地將一碗鬼肉,全部吞進了腹中!

易牙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帶着迷之自信。

“果然是絕世美味,只是太少了,意猶未盡啊!”葉知秋放下空碗哈哈大笑,忽然一伸手,接過許佩加手裏的碗,笑道:“師妹心疼我這個大胃王,把你這一份也省給我吃吧!”(8.5日,第一更。)

先來一章,晚上還有。 “好吧,送給師兄了。”許佩加一笑。

她看不透鬼肉的本質,本來就不敢吃,剛好順水推舟。

葉知秋接過碗來,一仰脖子,連湯帶肉吃了個乾乾淨淨。

夏偉玲笑道:“看你的樣子,似乎還沒吃飽,要不,我這碗也送給你吧!”

“多謝夏道長!”葉知秋道謝,接過夏偉玲的碗,呼呼地灌了下去。

易牙在一邊看着,面帶笑意。

葉知秋連吃了三碗鬼肉,砸吧砸吧嘴,問道:“易牙先生,鬼肉還有嗎?”

易牙扭頭看了看鐵鍋,搖頭道:“抱歉,已經沒有了。鬼肉珍貴無比,比神仙肉還要難得。閣下一人吃了三碗,已經是無上的福分了。”

“如此說來,是我貪心了。可是易牙先生的烹調技藝實在出神入化,讓我意猶未盡啊。”葉知秋大笑,手指那口鐵鍋,問道:“我看鍋裏還有些羹湯,不如一起送給我吧。沒有鬼肉,多喝幾口湯,也能解饞。”

易牙微微變色,點頭道:“請便。”

老鬼看不透葉知秋的路子,也在心裏狐疑。

葉知秋嘿嘿一笑,忽然面向鐵鍋,張口吸氣。

呼呼……

只見鐵鍋裏升起一道水柱,彩虹一般,遊進了葉知秋的口中。

須臾之間,鐵鍋裏乾乾淨淨的,滴水無存。

一大鍋的鬼肉和湯水,全部進了葉知秋的肚子。

可是,葉知秋的肚皮卻平平無常,一點沒有鼓起。按道理說,那一大鍋肉湯喝下去,應該把葉知秋的肚子脹成水牛肚子纔對。

夏偉玲笑道:“差不多就行了知秋,別讓易牙先生見笑。”

許佩加也笑道:“葉師兄,要不要把鐵鍋砸了,你一片片地舔乾淨?”

“師妹也來埋汰我?”葉知秋哈哈大笑,轉臉看着易牙,問道:“感謝易牙先生招待,現在,鬼肉我吃了,你們可以跟我回龍虎山了嗎?”

“好說好說。” 萌寶來襲,爹地快跑 易牙點了點頭,說道:“只是沒讓貴客吃飽,我非常慚愧。不如貴客稍等,我再獻一道美味吧。”

“還要吃?”葉知秋問道。

“片刻就好,請稍後。”易牙一轉身,走回鐵鍋前,命令手下加水添柴,忙碌起來。

葉知秋不動聲色,淡定地看着。

夏偉玲扭頭,打量葉知秋的神色。

葉知秋微笑頷首,表示自己沒事。

夏偉玲和許佩加看見葉知秋神色如常,這才放心。

【今天是雞蛋的生日,本來想偷偷懶慶祝自己老了一歲來着,結果發現偷懶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是不可能的……】 “哥,你怎麼好像精神不怎麼好?”好不容易從兩個女人的魔爪下逃出來,林寒有種被榨乾的感覺。 整個人都是輕飄飄的,連暮楓跟自己說話都一直沒有集精神。

Previous article

我們倆一起回頭,奇怪了,後面什麼都沒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