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今天是雞蛋的生日,本來想偷偷懶慶祝自己老了一歲來着,結果發現偷懶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是不可能的……】 “哥,你怎麼好像精神不怎麼好?”好不容易從兩個女人的魔爪下逃出來,林寒有種被榨乾的感覺。 整個人都是輕飄飄的,連暮楓跟自己說話都一直沒有集精神。

直到暮楓忍無可忍動手推搡了一下他,他才反應過來。

“怎麼了?”林寒轉過頭一臉蠟黃的臉色對了暮楓,讓暮楓嚇得不輕。

“你現在好歹是一個準聖,能不能拿出一點準聖的氣度來。怎麼連自家的兩個婆娘都管不好,還被婆娘給教訓成這樣?”暮楓有些服了林寒,連自己的兩個婆娘都搞不定。

“現在別給我站着說話不腰疼,等你也有自己的婆娘的時候再跟說這些。有時候,女人,是甜蜜的負擔啊~”林寒感嘆一句,言辭之透着滿滿的幸福感,聽的暮楓一臉嫌棄的抽搐了一下。

“呵呵……女人是個麻煩,我才懶得跟她們發生任何關係。”暮楓冷哼一聲,他的生命里根本不需要女人這個物種。

林寒懶得跟他多做辯解了,見林寒不說話了,暮楓纔想起自己找他的初衷。

“哥你聽說了嗎?光明族易家正在招聘煉器師。”原來暮楓是聽說了這個消息來跟林寒商量對策的。

這大陸之,煉器師已經少之又少了,這易家沒事去招煉器師做什麼?

“讓他招唄,最厲害的煉器師不都在咱們暗黑族。”這是想到法器的好處,想要自己煉製法器了?

“事情可沒有那麼簡單,據我所知,他們讓明皇去了層仙境尋找一樣東西,聽說還找到了。現在只差一個煉器師,若是在咱們大陸找不到煉器師的話,他們打算去層仙境找以前飛昇的煉器大能幫忙鍛造他們想要的寶器。”暮楓自然知道這最厲害的煉器師都在他們暗黑族,可是這不代表層仙境也沒有煉器師。

這纔是讓暮楓頭疼的,這易家搞這麼一大出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他們去層仙境要找的東西是什麼?”普通的法器他們易家想要什麼,直接去買好了。又何必大動干戈的去找煉器師來鍛造。而且還有什麼東西,是需要去層仙境才能找到的?

林寒的心裏一下子覺得不太對勁起來,他開口問了暮楓一句。

“據傳聞,易家在求一副古時期的聖皇骸骨。”這個消息暮楓還是有來源根據的,當初易家去了古獸穿山族找人一起去了虛無戰場尋找聖皇骸骨是他跟林寒都知道的事情。不過那具骸骨被古錫所奪,易家派出去尋找聖皇骸骨的人也都死在了苦海之。本以爲易家應該放棄了,但是沒有想到這易家竟然根本不放棄,還在不停的尋找聖皇骸骨,甚至跑到了層仙境去。

層仙境,這古聖皇大能的骸骨自然是他們這大陸之多很多的,不過那些大能大抵都是葬在自己的陵寢,想要獲取,也沒有哪個家族會答應的。

“聖皇骸骨?難道,他們也想要製作九轉回魂玉?”易家人求九轉回魂玉,難道是打算將被他殺死的易光宗救回來?

難怪!若是真的如此,那對的頭了。

易光宗剛剛死掉的那段時間,在光明族得知林弘在他們暗黑族之後經常派不同的人過來招攬。不過林弘是一個倔脾氣,他誰的招攬都不受,這可能讓易家的人無奈了,所以乾脆放棄了招攬,選擇另圖他法去將易光宗復活。

不過單單依靠九轉回魂玉還不夠,還要配以牽引人使用。

這大陸之的牽引人全部都在他的手裏,算這易家找人做了那九轉回魂玉出來,那勢必也是需要去找他師傅所製成的牽引人的。

牽引人也屬聖器範疇,而且其製作材料極爲珍貴,偌大的大陸之現在已經絕跡了,是不知道這層仙境有沒有。

“沒跑了,這易家聖子隕落,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讓聖子存活下來的希望。所以應該是的。”暮楓聽到林寒的話茅塞頓開,應該是這樣沒錯的。

“先不說那聖皇骸骨難找,單那牽引人的材料更加稀少,他們做不到的。”林寒幾乎是斬釘截鐵的回答。

“聖皇骸骨可不難找,對易家來說,層仙境的易家先祖陵寢裏,可有不少的聖皇骸骨。”暮楓還沒回答,一道熟悉的聲音摻雜進來,林寒跟暮楓對話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林寒驚愕的循聲望去,當看到對方是誰時,不由激動了起來,“叔叔!”

“叔叔!”暮楓也很激動,畢竟因爲身份原因,藥皇是不可能出現在他們的暗黑族的。如今他過來了,想必是有什麼不得了的大事發生了。

“叔叔,你怎麼來了?”暮楓好,藥皇以前是絕對不會出現在暗黑族的。

“我是用了古魔陣法瞬移過來的,時間很短,我長話短說了。易家打開了祖陵請出了一句聖皇骸骨打算製作九轉回魂玉,吩咐我煉製丹藥待命。我現在在易家手下辦事,所以方方面面都受到了不小的控制,所以只能答應了。還有林寒,古獸族族長米舒已經痊癒,還跟易家說了你還活着的事情,易家跟古獸族很可能會聯合起來對付你,你好自爲之。”易家是不可能放過擊殺易光宗的真正仇人,古獸族也不會放過林寒。所以林寒的處境很危險,他纔會趕過來通知林寒的。

不過好在,旁人不知,暮林是林寒,這多虧了林寒在暗黑族也一直都是面具遮面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們敢來,來吧!”且不說他們暗黑族日益強大,再說他也不是吃素的,等着別人過來斬殺自己。

米舒那個女人若還是對自己不願死心,那他會讓她知道,惹毛自己的下場。

“等等,米舒爲何會知道林寒沒死?”暮楓覺得怪,爲何米舒那個女人會知道林寒沒死?

“據說是她族的那兩隻稀有的冰晶鳳凰提醒了她。”藥皇沉思片刻,開口回答。 對啊!他怎麼會將兩隻冰晶鳳凰給忘了。 那兩隻鳳凰是跟他締結過主僕契約的,自己若是死了,它們也會死的。自己沒死,它們自然也是無礙的。

“那兩隻冰晶鳳凰可是古神獸,怎麼樣?林,是否要將它們給收回來?”那麼好的古神獸放在古獸族也是白糟蹋了,不如將它們帶回來。他們古獸族給的起條件,他們暗黑族也一點都不弱於他們好麼。

“我的東西,我自然要帶回來。”林寒眼底閃過一抹精光,儘管古獸族危險重重的,但是他的東西,現在他有能力去保護了,不需要米舒代爲看管了。

“你自己想辦法吧!叔叔要回去了,否則他們該發現了。”藥皇是跑來通知林寒這個消息的,說完這句話之後,藥皇消失在了原地。

留下了林寒跟暮楓兩人面色沉悶的對視了一眼。

“哥!我跟你同去!”對林寒,暮楓實在不太放心。

“不行,你是暗黑族長,責任重大,你若是發生什麼意外,暗黑族崩了。”林寒搖搖頭,拒絕了他的提議,而是選擇自己單獨過去。畢竟大陸之,只有有水的地方,不會成爲他的阻礙。

“可你若是發生了一個好歹,叫我怎麼辦?”暮楓有些生氣,爲什麼每次危險來臨,林寒都是下意識推開自己,選擇獨自面對。

林寒聽言,輕笑了出聲,“你小子壓根沒有相信過我啊。”這字裏行間是當心自己出事的語氣,聽得人還真是無奈,在暮楓的眼裏,自己難道一直都這麼弱嗎?

“不是不相信你!是古獸族畢竟是大族,族內強者如雲,你現在的修爲不過準聖,我怕你去了會有危險。而且我聽說,那神尊階品的母火獅重獲肉身之後掉了一個階品,選擇留在了古獸族。你若是前去,它必定會要了你的命。”原來暮楓擔心的是這個。

“哦?她選擇留在古獸族了嗎?”林寒微微一愣,那母獅的確是一個頭疼的問題。

“你害她修爲狂跌了一個等級,我覺得她不能夠放過你。”暮楓無奈的開口,簡而言之,林寒此去是有兩個聖皇階品的敵人。

還是兩個對他恨之入骨的那種。

“當初殺她的又不是我,女人都好不講道理啊!”有本事找正主去!沒半毛錢的本事只會在自己的面前耍橫,這都算什麼人啊!

有本事在他晉升到聖尊超聖之後還敢對他說這些試試。

聽到林寒如此可愛的話語,暮楓忍不住笑了出來,“哥哥,你要記得一句話,弱者可欺。”剪短的弱者可欺四個字聽得林寒嘴角抽了抽。

弱者可欺,強者爲尊。

這句話本是這片大陸的宗旨,看來也是需要防着一點,真要去將那兩隻冰晶鳳凰帶出來也需要找人幫助了。

林寒想了想,最後想到了兩個合適的人選,讓他們陪着自己一起去,應該可以。

“算如此,我也不能帶你一個聖皇去找兩個聖皇送人頭啊!我想到了兩個人可以幫我!”不是還有穆狂跟古錫嗎?由他們陪着自己出馬,他還怕什麼。

“你說的是穆前輩跟古前輩嗎?”畢竟是親兄弟,心靈相通這句話說得一點都不假。

“嗯對!”林寒點點頭,由他們出面保護自己去要回兩隻冰晶鳳凰,那些古獸族還是有所忌憚的吧!

“可能不行哦!你跟兩個嫂子前些天在親親我我的時候,他們兩個發現自己來到這片大陸之後又有突破的跡象,已經去閉關突破去了。”暮楓的一句話讓林寒無言以對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

這突破了?

這速度也……

不過回想起來也是,在一個地方呆了那麼久,忽然離開,見到了新的一方世界,這對修爲和悟性都有着很大的提升。

“那我一個人去,去去回,不過去之前,我需要煉製兩顆讓冰晶鳳凰能夠面對炎熱酷暑天氣的丹藥。”白妖妖現在的本體是冰晶鳳凰,所以那兩隻鳳凰可不僅僅只是冰晶鳳凰那麼簡單,更是白妖妖的肉身父母,所以林寒更是要救了。

岳父岳母,能丟在別人那裏不管不顧嗎?

“你怎麼還這麼死腦筋,我都說了!我陪你去!而且那古獸族要……”暮楓有些服了,這都什麼跟什麼,這哥哥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將自己安排在他的計劃之。

“我也再說一次,偌大的暗黑族,還需要你來主持公道,我化水珠,去去回。”暮楓話還沒說完被林寒打斷了,這還不是消耗一些靈力的事情,林寒還是很有把握的。

“別了我的大哥,你可別跟我提什麼化水珠,你忘了你每次用化水珠都會出幺蛾子嗎?所以你還是乖乖的用陸路過去吧!我聽說古獸族最近在舉行一個慶典,請了大陸各大家族的人蔘加,咱們暗黑族,也在其。”那慶典是千年舉行一次的,林寒如果真的要去,這個機會再合適不過了。

“你爲什麼不早點說……”林寒無言以對,到了最後才說這件事情。

“我要說被你打斷了!所以我們還是要一起去,兄弟齊心,其利斷金,不是嗎?”暮楓衝着林寒挑挑眉,開口說道。

“你厲害!”林寒被氣笑了,這小子啊……

“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暮楓總算如願了,嘴角勾起一記微笑,前手臂直接掛在了林寒的肩膀,“哥哥,前世你在生死關頭沒有將我放開,今世我更不可能讓你獨自一人去面對危險。因爲我們是,兄弟!”兄弟二字,承載的不僅僅是字面的意思,而是不離不棄的至親之情。

“好了,不過我琢磨着將暮邪叫回來。”林寒覺得還是有些沒勝算,思來想去,決定還是將暮邪叫回來。

“暮邪回來的話,那你家那個無法無天的小丫頭一定也會要跟的。”暮楓覺得不太妥當,暮邪的能力雖然很強,但是暮邪,穆狂,古錫他們都屬於暗黑族最後的底牌,不能輕易動用。

而且暮邪的身份特殊,一旦暴露,有些不太合適。 “也是,那算了,我家那丫頭雖然乖巧懂事,但是性格跟她娘一樣。”林寒這纔想起暮邪已經帶着自家女兒消失四年的時間了。他也不知道暮邪將自家女兒帶到哪兒去玩了。“對了,我不在族裏的四年,暮邪帶着我家那丫頭去哪兒了?”林寒發現自己這個當爹的有些失職了,連女兒去了哪兒都不知道。

“放心吧!暮邪現在是小楠奴,對小楠的話言聽計從,小楠讓他往東走,他絕對不敢往西。這些年也一直帶着小楠去歷練修行,話說你家的那丫頭怕是坐火箭修行的,速度快的驚人啊!”那丫頭的勢力簡直到了可怕的程度。不知是暮邪從旁協助有關,還是那丫頭天資聰慧,四年的時間過去,竟然已經是成爲一個金仙解聘的額強者了。

“你這時不時蹦出一句我們那裏的詞彙還真叫我有些不適應,她現在是什麼修爲了。”四年前那丫頭的修爲還不高吧!再怎麼進步也不可能到令人髮指的程度吧!

林寒覺得自家女兒頂天也是個玄仙,不能再高了。

“是金仙哦!僅次於你準聖階品,怎麼樣?是不是被打擊到了。”暮楓壞笑一聲,開口跟林寒說了一句。

林寒也被驚到了,這修煉速度,簡直自己還開掛啊!

“人說準聖到聖人是一個大階段,你這四年的時間不過才提升了小小一階,不過這換成別人,是要一千年才能提升一小階,哥哥你算不錯的。別跟你女兒,畢竟這長江後浪推前浪,她沒將你這個前浪拍在沙灘不錯了。”這小子的用詞未免太過精準了一些,林寒哭笑不得的搖搖頭。

不過女兒的修爲確實出乎了他的意料,但是有女如此,還是我心甚慰的。

林寒不僅有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感慨感,一想到自家女兒長大了會嫁人,他心裏更是五味雜陳,有種不是滋味的感覺。

不過轉念一想,有像暮楓暮邪這樣的叔叔,她找的男人若是不夠強大,怕是不可能會得到他們的同意。而且她那兩個孃親也不會答應,自己這個做爹爹的倒是不會這麼介意,女婿,對自家女兒足夠好行。做到自己這樣好了。

“哥,我看你這副表情該不會在想着以後嫁女兒的事情吧?”暮楓看林寒的臉色一陣一陣的變化,不禁有些納悶了。看他的樣子一下子感慨一下子惆悵的模樣,莫不是已經想到了自己日後嫁女兒的悽慘場景。

“呵呵,麻煩你收起自己的靈力,別浪費靈力窺探我的心事?去準備準備吧!擇日咱們兄弟一起去古獸族。”林寒懶得搭理暮楓,這小子一天到晚的窺探自己的心事,煩得很。

“我可沒窺探你的心事,我這是兄弟感應心有靈犀,喂!哥!你別走啊!等等我!”暮楓見林寒拔腿走,連忙追了去。

兄弟兩人一前一後的拉開了距離,爲古獸族的核心的長老們帶來了不少的笑料。

這下他們族長的兄控之名是徹底的落實了,也讓暮林長老的兩個妻子明白,原來這世不僅有女人會跟她們搶林寒,暮楓這個弟弟也是一員。當然,這是後話了。

——分界線——

“不行!那古獸族是什麼地方?你不能去!”聽到林寒竟然要去古獸族參加慶典,柳楠兒有些失控了,他這不是去送死嗎?

“放心吧嫂子,由我陪着呢。”暮楓笑嘻嘻的在一旁幫林寒說話。

“你陪着我更不放心,林寒還年輕,做事更加衝動。”白妖妖看了這弟弟一眼,言辭間的意思讓暮楓有種鬱悶的感覺。

怎麼感覺最近這兩個嫂子對他莫名充滿了敵意啊!

“是,你跟着我還擔心呢。”柳楠兒附和妖妖,“別以爲我不知道四年前是你誆林寒離開暗黑族的!”說完,凌厲的眼神徹徹底底的將暮楓掃了一圈。

“哥!不帶你這樣的!怎麼賣我呢!”暮楓想象都知道是林寒將自己給賣了。

“沒辦法,我不做欺騙我老婆的事情。”林寒無奈的聳聳肩,要騙她們太難了,這兩個女人不是一般的精明。

暮楓扶額,這個妻管嚴……

“所以我不同意,你還是乖乖的待在族裏哪兒都不要去。”白妖妖直接開口說道。

“但是我不得不去,妖妖,雖然我已經將你靈魂的生父救回來了。可是你肉身的父母還在古獸族,而且那獸皇已經通過你肉身父母知道我還活着的事情,我更加要去將他們帶回來。”林寒長嘆一口氣,開口跟妖妖說了一番話。

這番話說完妖妖沉默了,身爲子女,沒有盡孝道還將自己的父母遺留在了古獸族,白妖妖纔想起來自己那對父母給忘了一個徹底。

“那去吧!既然是爹孃,自然是要找回來的好。妖妖,你有爹孃,是好事。”楠兒聽到林寒的話直接服軟了。

楠兒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是沒有爹孃,以後也不可能會擁有爹孃了。她甚至不知自己從何來,這是一件非常無奈的事情了。

“既然楠兒姐姐都這麼說了,那你去吧!記得,要好好的,把我的肉身父母帶回來,將你自己也平安的帶回來的。”有時候,人總是這樣,不停的做出選擇。

妖妖依依不捨的開口,擡手輕輕的覆在了林寒的臉頰。

林寒伸出手緊握住她的手掌,“放心,我是以暮林的身份去的,會戴着面具,沒事的。”林寒看出了兩個女人眼底的擔憂,開口安慰到。

“好了,又不是生離死別,將那兩隻鳳凰帶回來我們會回來的。哥快點,馬要出發了。”暮楓開口催促林寒,林寒擡手輕輕的摸了摸兩個女人柔軟的頭髮,在她們的額頭各自留下一記親吻後,才轉身跟着暮楓離開。

“平安回來!”楠兒和妖妖極其不捨的送他到了隊伍集合的地方,擡手跟他們兄弟二人告別。

“等我回來。”了天馬馬車,林寒探出窗外,跟她們兩人說了這四個字之後,拿起面具戴在了臉。 這是古獸族千年纔有一次的慶典自然十分的盛大,雖然大家都知道暗黑族跟光明族不和。 但是古獸族選擇一直做間者,那一邊都不得罪,所以這次慶典也邀請了暗黑族。他們也有十分自信,不會讓光明族和暗黑族見面打起來。

畢竟古獸族的實力強大,面子還是要給的。

這不當光明族跟暗黑族兩人的人馬都抵達此地時,兩方人員心照不宣的相視一笑,笑容裏有的都是虛情假意。

“沒想到暮皇竟然親自出馬了,難得啊難得!”易家派出了煉丹學院的院長易光前來,讓人意外的是,易光的修爲竟然提升了一個等階,現在已經是聖皇階品了。

這倒是讓暮楓的臉色變得有些多姿多彩,他抱拳迴應,嘴角的笑意不達眼底,眼裏一片冰冷,“堂堂煉丹學院的院長都如此重視,我們暗黑族沒道理不重視這次的活動。”客套了一句說完打算離開,沒想到易光壓根不打算放人。

“等等,我聽說,此次來參加的慶典的除了暮皇,還有暮皇的兄長,可否一見?我聽說,他在煉丹學術頗有造詣。”原來易光的目標是林寒,林寒的身子一頓,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直視對方。

隔着面具都可以看出林寒的眼神裏充斥着冷漠的神色,但是偏偏易光仗着自己飛昇至了聖皇,有些肆無忌憚起來。是死纏着林寒,一副你不說話,我站在這裏不走的樣子。

“易院長的煉丹造詣在我之,我沒有什麼可跟你溝通的,告辭。”林寒刻意壓低了嗓音,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粗沉暗啞,因爲自己跟院長見面的次數頗多,若是用原來聲音跟對方說話,唯恐對方會聽出來。所以才變換了音調。

“暮林長老此話,是看不起本院長嗎?”易光的狗皮藥膏屬性還真是一點變化都沒有,當年這麼纏着自家嫂子,現在又來糾纏自己,還真是讓人不厭其煩,難怪嫂子一直沒有被他打動跟他在一起。這種男人,太可怕了。

“是看不起了!怎滴!這明裏暗裏誰人不知我們兩族之間的關係不好,你整什麼呢?”沒等林寒開口客套,暮楓已經沒法忍了。直接一句話懟了過去,此話一出,全場的人都譁然了。

誰都沒有想到這暗黑族長竟然如此厲害,絲毫不畏懼光明族的勢力,一句話說的那易光面色青一陣來紫一陣,“而且易院長,據我所知,你們易家三爺還下落不明,這說明你們易家行事太過張揚,惹下了不少的仇家。這還不知收斂,是打算吸引你們仇人的注意力,讓他們將你們易家三兄弟都給收了嗎?”暮楓的嘴炮實力還是非常的強悍的,一番話說完,也差不多將易光給氣暈過去了,“哥,爲了安全考慮,別跟他多說。省的易家仇家以爲我們跟他們易家關係多好,找咱們麻煩了。”說完一副怕事的慫樣拉林寒走,留下易光一人在原地左右不是滋味。

這臭小子!仗着修爲一直在欺他,現在他修爲都跟他一樣了,卻還在欺他!

真是氣死人了!

易光被氣的差點吐血還不能表露出來,隱藏在袖子下的手掌緊握成一團,他忽然看到了有三個人的出現讓他的臉色變得更加不好了。

“族長,暮林長老。”林寒沒想到在此地竟然會碰林池,眼底閃過一抹驚訝,難道這古獸族還邀請了加瑪帝國的人?

“你們怎麼在這兒?還將霓裳也帶來了?”暮楓開口問了一句,這什麼地方,林池還有什麼是不敢做的。

“是獸皇給加瑪帝國發出了邀請,公主提議讓我跟霓裳一起過來看看,畢竟是千年一次的盛典,過來見見世面也好。”林池微微一笑,開口回答。

眼神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易光所在的方向,發現易光也注意到了他們,刻意將自己的聲音放大,說了一番。

林寒不敢苟同的看着林池,覺得他此舉太危險了。雖然這易家內部已經查清易光宗的死跟霓裳沒有什麼關係了。但是霓裳的身份特殊,此時出現,確實不妥。

而林池則對林寒報以了一記無所謂的微笑,領着霓裳,徑直朝着易光走了過去。

林寒挑眉,這哥哥是打算做什麼?

“你說林池哥打算做什麼?”暮楓有些好,湊到林寒的耳邊問了一句。

“噓,看下去。”林寒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有熱鬧不看是傻子,好好看着唄。

暮楓無言以對,覺得林寒說的在理,乾脆選擇觀戰了。

“易院長,別來無恙。”林池不愧是社交達人,能以這副笑顏面對敵人,還真是林寒做不到的。

“大駙馬別來無恙。”易光咬牙回答一句,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的臉色不太好。

但是不好發作,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這個昔日愛過的女人依偎在別的男人身邊。

“聽說易院長已經晉升聖皇,真是可喜可賀啊!倒是在下,修爲沒有多少的長進,不過勝在有佳人美眷相伴,也算彌補了我修爲慢的一大憾事。”林池這話絕逼是打算氣死易光的節奏,起暮楓的耿直嘴炮,林池這種拐着彎的刺激別人才更加噁心。

“是啊!大駙馬好福氣,迎娶了大公主這樣賢良淑德的女子,願意跟別的女人共享一個丈夫。”依照加瑪帝國大公主的身份,這大公主是完全可以嫁給一個專心一志只有自己的丈夫,但是她偏偏選了林池這個花心大蘿蔔。

“是啊,奴家與公主妹妹都喜歡駙馬,公主愛屋及烏,只能接受了我。”霓裳從開始一直沒有說話,但是看到易光輕蔑的眼神覺得有些噁心,笑着開口說了一句。

妙啊!

霓裳的話聽得暮楓林寒那叫一個激動,瞅瞅,這是氣死人不償命的說話藝術啊!

這天下誰人不知易光追了他們學院霓裳長老多久的時間,結果人家霓裳放着正室不當,去跟別人共侍一夫,這是個人都要被氣死的節奏啊! “在下感謝易院長的不娶之恩,先走了。 ”林池看到易光屎色的臉色,心情大好。左擁右抱的離開了原地,林寒跟暮楓熱鬧看了一個過癮,不由感嘆林池不是一般的任性啊!

“易院長,暮族長,你們都來了。”一道熟悉的女聲傳進耳,衆人擡頭循聲望去,發現一道婀娜的身姿出現在了衆人眼前。在衆人驚歎於對方日益精緻的外貌時,林寒跟暮楓同時腹誹一句“老妖婆”。

“喲,想必這位是暮林長老吧?”那次魔鬼沙漠被重傷之後,她花費了四年的時間纔將自己的身體給調養回了巔峯狀態,還耗費了不少的族裏的財力物力做到的。

只要一想到那可惡的古邪魔,她恨得咬牙切齒。

米舒走近,看到了戴着面具的林寒下意識的催動靈力透視了一下面具之後的長相。赫然發現面具之後是一張跟暮楓差不多長相的臉頰。不是她預料之的林寒,難道這暮林,真的不是林寒?

林寒在來參加宴會之前的那個晚連夜煉製出易容丹,這顆丹藥吞服下去,任何修爲都是看不出自己真實的容貌長什麼樣,不過持續時間有限,大概一天左右的時間。

當他發現米舒真的用靈力太探知自己是否是林寒時,他的嘴角揚起一個淡淡的弧度。

“暮林長老,天氣炎熱,你將自己包括成這樣?不熱嗎?”這暗黑族的人是如此,總是喜歡搞神祕,既然不是林寒,爲什麼要遮遮掩掩呢?

二是嘴不行。

Previous article

許佩加說道:“老鬼衝出伏魔井的時候,我跟他交過手。他的確道行深厚,而且善用分身,喜歡把自己大卸八塊,虛實莫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