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二是嘴不行。

陸永豐顯然屬於後者,直男癌晚期,且病入膏肓,無藥可救的那種。

這時候,車子內,一陣流行音樂響起。

秦穆然掏出手機一看,是石大壯打來的,接通電話后,石大壯在電話中言道。

「老大,剛才斧頭幫來人了!」

「又搞事情?大壯,哥罩著你,給我往死里打。」

秦穆然毅然言道。

斧頭幫?

算什麼東西!

在他秦穆然眼裡,不過就是一群地痞流氓而已,居然敢動自己兄弟朋友,打死也是白死。

「老大,他們這次不是來找事情的,是來找你的,給你送了份禮物。」

「禮物,什麼禮物?」

秦穆然有些詫異。

「包裹的挺嚴,不知道,他說務必親手交給您。」

「老子今晚沒空兒,明天再說!」

言罷,秦穆然直接掛斷電話。

有石大壯陪張橫夫婦在一起,秦穆然並不擔心,憑藉石大壯暗勁初期的實力,整個洋城,恐怕都沒有幾個可以與之匹敵的人。

半小時后,陳雅玲駕車進入小區,而緊隨其後的陸永豐,被大門保安攔在小區門外。

秦穆然回頭看了一眼,不禁笑道:「看來陸大少今晚要傷心死了,哈哈。」

陳雅玲白了秦穆然一眼,她知道,秦穆然今晚是故意在氣陸永豐。

……

凌晨時刻,陳雅玲的卧室內。

秦穆然靠在床頭兒,身上只纏了一條白毛巾,陳雅玲躺在一旁,額頭還凝聚著几絲汗珠。

「果然,男人沒一個好東西,秦弟弟你也不例外呀!」

陳雅玲姿態嫵媚,一手搭在秦穆然胸口。

「雅玲姐,你這可就冤枉我了,弟弟我可是一個負責人的三好男人!」

秦穆然神情自信,信誓旦旦。

「呵呵……三好男人?臭弟弟,說這話你良心不會痛嗎?」

「此情此景,萬一陸總查崗,我看你還敢不敢嘚瑟!」

陳雅玲嘲諷一聲。

就在這時,秦穆然放在床頭的手機,響起一陣手機鈴聲,秦穆然瞥眼一看,額頭驚出一層冷汗。

來電顯示:老婆大人!

此刻,秦穆然內心近乎有些小崩潰,身為夏國赫赫有名的百將之首,即便是面對千軍萬馬,槍林彈雨,都沒像現在這麼緊張過。

「哇靠!」

「雅玲姐,你這張嘴,是開光了嗎?」

趴在秦穆然胸膛前的陳艷玲,神情有些詫異。

「秦弟弟,怎麼了?」

說著,陳雅玲抬頭看了一眼,居然是陸傾城給秦穆然打來的視頻電話。

離開中海前,陸傾城親口告訴自己最近會很忙,怎麼還有時間給自己打電話?

早不打,晚不打,偏偏這個時候打,還尼瑪是視頻電話!

秦穆然的手,都有些微微顫抖。

「秦弟弟,陸總還真會挑時間,你快接呀!」

陳雅玲戲謔道。

「哇靠,雅玲姐,看在我剛才把你伺候那麼舒服的份兒上,這時候您就別再落井下石了……」

秦穆然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兒。

老婆大半夜查崗,真特碼刺激。

此刻,手機鈴聲依舊不停響起,在秦穆然看來,這彷彿就是催命魔音啊! “快,快,就在前面!我們抓緊時間!”

正當諸葛第一等人看着眼前的變化時,一陣急促的腳步的聲從黑暗中傳來。

“蘭天?星兒姐姐?你們怎麼?”諸葛第一猛然轉頭看着來人,驚訝的叫道。

星兒、蘭天,還有軒轅鐵腳步一頓,同樣驚訝地望着諸葛第一,顯然沒想到又會相遇。

不過三人僅僅只是瞥了一眼諸葛第一和周圍的改造人一眼,驟然加速向着大將軍的方向衝去。

“快點,快點,千萬不能讓趙小川受到一點傷害!”

諸葛第一和鐵血看着三人快速衝向大將軍,漸漸消失在眼前,微微皺起眉頭,同時對空氣中迴響着的蘭天的話語感到好奇。

“趙小川?他們說的是輪迴者麼?他們要保護輪迴者?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鐵血望着諸葛第一,眼中露出疑惑。

“我怎麼知道?”諸葛第一沒好氣地說道:“在我們剛纔離開的時候肯定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鐵血沉默,諸葛第一猶豫一會兒,沉聲道:“我要去大將軍那裏!你去不去?”

原本還在沉思的鐵血猛然擡起頭,道:“你瘋了麼?先不說那黑色培養基是多麼的詭異,單單是那鬼胎我們就遠不是對手啊!”

“難道你想讓這傢伙的口中的計劃成功麼?那可是全人類的災難!”諸葛第一指着王教授問道。

“怎麼是災難,它是人類的福音,我.”王教授想要辯解,但立刻被鐵血打暈,扔到了身後的改造人羣裏。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鐵血沉聲道:“但是我不能讓我的兄弟們承受這種危險!如果我是一個人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但是我現在.”

鐵血眼中閃過一絲愧疚,再次沉默。

諸葛第一眼光盯着鐵血片刻,然後移到了他身後的那些改造人身上,發現有不少改造人正在用閃爍的目光看着他們。

“呵呵!是我唐突了,不好意思!”諸葛第一忽然展顏一笑,抱拳說道。

這是鐵血第一次看到諸葛第一微笑,不由一呆,有些手足無措。

然而還沒等他說什麼,諸葛第一又說道:“那鐵兄,我們有緣再見!”

說完,諸葛第一幾個起落,消失在黑暗之中。

“嘿嘿,老大,這女的不錯啊!要是她是我們的嫂子就好了!”

鐵血有些悵然地看着諸葛第一在自己的視線中慢慢變成一個小黑點,微微嘆了口氣,一旁的一名改造人嘿然說道。

鐵血轉頭,發現身後的一幫改造人都仰着頭一臉憨笑的望着他,嘴角不由露出一絲好笑。

“你們這幫。。”

噠噠噠噠!

鐵血剛張嘴想要調侃這幫老兄弟,但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機槍聲驟然響起。

黑霧中人影閃動,機槍不斷吐着火舌,子彈在空中劃過流光,擊中之前還在憨笑的改造人們。

血花炸裂,慘叫聲、悲鳴聲混在一起,之前還在憨笑的改造人一個個倒下,轉瞬化爲冰冷的屍體。

“不要啊!”鐵血眼角崩裂,仰天悲呼。

但是很快無數的流彈從四面八方射向鐵血,瞬間將他射成了篩子。

一股虛弱感瞬間傳來,鐵血轟然倒在地上.

“大哥。。”

不少改造人看到鐵血倒下,大聲悲呼,隨即憤恨地看向那火舌的源頭。

“爲大哥報仇,殺了他們!”

“爲什麼?爲什麼要屠殺我們?我們到底犯了什麼錯?”

改造人們悲憤不已,大聲質問着對方,但是回答着他們的只有急促的機槍聲。

噠噠噠噠!

機槍在嘶吼,衆人在慘叫,不一會兒,地上留下了一地的屍體。

然而所有人雖然全部倒下,但是機槍的火舌還是沒有停止,直到機槍將所有的屍體又來回的掃射了幾遍後,才停止了下來。

“三號!你去看看!”黑霧中響起一個沉穩的聲音。

一個黑衣黑帽的,手拿機槍的男子從中慢慢顯現出來,貓着腰檢查着周圍的屍體。

他是華夏國的軍人,準確的說是進入到裂縫中的華夏國的敢死隊!

“報告首長,沒有發現倖存者,保證目標全部死亡!”

過了片刻後,戰士檢查完屍堆,敬了個軍禮,大聲喊道。

一陣密集的腳步聲響起,一百多名同樣黑衣黑帽的華夏軍人從黑霧中顯現出來,而領頭的則是之前的中年男子。

“首長,這些是什麼怪物?”有戰士心有餘悸的打量着地上的屍體,開口問道。

中年男子皺眉看着這些地上的狐狸頭、獅子頭、豹子頭的人形屍體,冷哼一聲:“什麼怪物不重要!關鍵他們是鬼魅,只要是鬼魅就要消滅掉。”

周圍的戰士們神色一凜,他們可是華夏國的特殊部隊,是專門爲了屠殺鬼魅而組建的部隊,而他們的宗旨就是:人鬼勢不兩立!

因此當他們聽到中年男子的話後,眼神立刻變得冰冷起來,甚至有幾個戰士再次拿出機槍對着周圍的屍體一陣掃射。

“好了!不要浪費時間了,我們還是趕到那裏去!”中年男子喝止了周圍人的舉動,指着遠處天邊的大將軍說道:“別忘了,我們的任務是奪取本源輪迴碎片!”

衆人立刻停了下來,然後一陣小碎步集合,組成了兩排隊列。

“出發!”

中年男子看到眼前的隊列,滿意的點點頭,大喝一聲。

戰士們聽到中年男子的口號,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中。

只不過他們並沒有發現,當他們走後不久,鐵血的身上的傷口處慢慢的蠕動着,一顆顆冒着黑氣的子彈從他的傷口中逼了出來。

唰!

一雙腥紅的眼眸驟然在是屍堆中來亮起,鐵血的身體驟然從地上坐了起來。

“哈哈哈,鬼魅,鬼魅!我居然自以爲是人,甚至告訴我的兄弟們我們是人,原本一直都是我在自己騙自己?原來我們只不過是鬼魅!哈哈,真是可笑啊!”

鐵血又哭又鬧,淚水混着身上的血污在微弱的光芒下給人粘稠噁心的感覺,一道道黑霧從他腳下的屍堆慢慢竄起,將他的身體包裹起來。

忽然,鐵血的笑聲一頓,像是一座雕塑靜立在原地,那些原本包裹着他的黑霧頓時化作各種各樣的獸臉盤旋在他的周圍。

“大哥,我們死的好慘啊!他們爲什麼要這麼對我們?”

“大哥,你不是說我們是人麼?爲什麼他們說我們是鬼魅!”

“大哥,我們不甘心這麼死,在地底這麼多年,我們想出去看看外面的太陽!”

“大哥.”

重生八零:神醫嬌妻,有點凶 那些陰魂不斷呼喊着鐵血的名字,鐵血身體不動,但是一雙赤紅的眼睛變得越來越紅,直至他的眼中溢滿了猩紅的血液,將他的整個瞳孔佔據。

“吼!”

鐵血大吼一聲,發出不似人類的獸吼聲!

周圍黑霧陰魂彷彿受到召喚,沒入他的口中。

他的皮膚開始蠕動,慢慢地呈現出一種黝黑的光澤,兩隻血色犄角出現在他的額頭。

譁!

一對黑色的,一張多長的肉翼從他的背後被打開,展現在血色的月光下。

“人?鬼魅?哈哈,不對,我是比鬼魅還要可怕的妖!是人和畜生的合成品!是不存在於這個世界的生靈!我要讓這個世界知道從今以後,這個世界不再是人和鬼魅的世界!”

鐵血大聲笑道,腥紅的眼眸掃過遠處的大將軍,卻看到大將軍也在看着他。

他冷笑一聲,雙翅一震,瞬間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出現在遠方的空中,向着頭頂裂縫地血月飛去。

“兄弟們,我發誓,總有一天,這世界欠我們的,我要親手討要回來!” 老婆查崗,十萬火急!

陳雅玲卧室內,秦穆然飛速穿好衣服,拿起手機,快速朝著門外跑了出去。

重生毒妃狠絕色 陳雅玲興緻勃勃,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樣子,也跟了出去。

五分鐘,陳雅玲車內。

秦穆然喘口氣,看了下手機上十幾個未接來電,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冷靜下來后,秦穆然按下了回撥鍵。

幾秒鐘后,電話接通,手機屏上,露出陸傾城難堪的臉色,雖然隔著屏幕,秦穆然都感覺陸傾城的眼神,彷彿發出一道寒光。

「嗨!老婆大人,微臣迎駕來遲,罪該萬死!」

秦穆然嘻嘻一笑。

陸傾城目光掃視秦穆然身後。

「秦家主,您可真是抬舉我了,我是不是打擾你晚上做某些運動了?」

陸傾城語氣間,別有一番滋味。

他秦穆然是什麼性格,陸傾城再清楚不過。

撿到一個神光棒 「老婆,冤枉啊!我剛才在開車,接電話不安全!」

秦穆然的謊話,張口就來,甚至連腦子都不用過一下。

「開車?」

陸傾城質疑道。

「老婆,我以自己的人格擔保,剛才我真在開車,千真萬確……」

「秦家主,你還有人格嗎?你個連臉都不要的人,人格能值幾個錢?」

陸傾城神情高冷,言語咄咄逼人。

秦穆然拿起手機,在陳雅玲車內環視,證明自己確實是在車裡。

陸傾城仔細盯著手機屏幕,掃過幾眼后,眉頭忽然一皺,彷彿是發現了什麼破綻。

秦穆然餘光一掃,只見在陳雅玲車子後座上,居然扔著幾件陳雅玲的貼身衣服。

寒意驟起,秦穆然不禁渾身打了個哆嗦。

哇靠!

看見李振搶下了英子後,鐵衣嘴裏開始唸叨着什麼口訣,這青銅承影便綻出一道青光返回到鐵衣手中,胖子李振將英子輕輕放在祭臺之後,再次站到我屁股後面,手裏赫然多了一把劍,一把木劍,一把這胖子拿着去參加廚神大賽砍瓜切菜的桃木劍。

Previous article

【今天是雞蛋的生日,本來想偷偷懶慶祝自己老了一歲來着,結果發現偷懶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是不可能的……】 “哥,你怎麼好像精神不怎麼好?”好不容易從兩個女人的魔爪下逃出來,林寒有種被榨乾的感覺。 整個人都是輕飄飄的,連暮楓跟自己說話都一直沒有集精神。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