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他們越走越近,烙離的面色就越來越難看,怒氣越是難忍。

就在他們離我們五米遠時,我身後一個冷冽發寒的聲音怒道:“凌小雅,三天不見,你居然成這樣了,那個整天在你屁股後面轉悠的小吸……烙離呢?”

我和菲菲頓時轉過身來,鳳子煜空靈透澈的眼睛望向烙離方向。

櫻花色的脣瓣勾起一抹子嘲弄笑意:“呵,前幾天還信誓旦旦的說喜歡你,今天就移情別戀了,看來,他的喜歡可還真是廉價啊。”67.356

我低着頭,很尷尬。

頭上頃刻間蓋上一條大毛巾,鳳子煜在我頭上,臉上,胡亂的擦拭着,並把另外一塊毛巾遞給菲菲。

他邊擦拭邊說:“這羣廢物還真是不守信用,這麼快就找到下家了。”

我說不清楚心裏是個什麼滋味。

鳳子煜見我不說話,下手越來越重。

擦了頭髮,擦臉,接着擦脖子……

菲菲當着鳳子煜的面,小聲對我說:“小雅,還是這個帥哥對你好。”

我擡頭看鳳子煜一眼,正巧,鳳子煜也低頭看向我,嘴脣似乎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淡笑。

我轉頭看烙離,他眼睛灼紅的望着我們。

放棄我,抓緊我:上 我扯着苦笑了,對鳳子煜說:“沒有人願意在大庭廣衆之下幫我,謝謝。”

說這句謝謝時,我莫名其妙的哽咽了,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這時,一清麗動聽的女生道:“凌小雅同學是嗎?我聽烙離說過你。”

鳳子煜把我頭上的毛巾扯下,我轉過頭,看見慕家大小姐。

她近看更美,明明差不多的臉型和五官,長在她身上明媚動容,高貴優雅。

我點點頭道:“是,我是凌小雅。”

她對我微笑道:“你好,我叫慕詩。”

我對她笑了笑,點頭。

烙離把挽着慕詩的手放下,皺眉道:“這麼搞成這樣,誰做的。”

我沒吭聲。

旁邊的菲菲指着三樓的徐曼麗說:“是徐曼麗帶人倒的,她已經好幾次了,她還放話,說讓小雅去死……”

菲菲沒說完。

樓上一聲淒厲尖叫:“啊……“

徐曼麗從樓上直接墜落下來,剛好落在我們幾個人中間。

她倒在地上,眼睛睜得大大的,身體一抽一抽的,張開嘴巴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只能不停的往外面吐血。

她腦後,血慢慢的滲出來。

三秒過後,有同學驚聲尖叫道:“啊……有人跳樓了,徐曼麗跳樓了!”

樓上樓下所有圍觀的學生,全部一鬨而散。

菲菲死死抓住我的手,扣得很緊很緊,被嚇壞了。

我看地上的徐曼麗,沒想到她會落到如此下場,我還沒出手呢!

是誰做的? 重生復仇:孤女不好惹! 烙離?鳳子煜?

我擡眼看眼鳳子煜!

鳳子煜表情依舊,很冷淡,面前死個人彷如死的是隻螞蟻般,顯得漫不經心。

他直言道:“三樓墜落,死不了,不過這輩子只能躺在牀上了。”

慕詩眼神一凜,問鳳子煜:“你做的?”

鳳子煜沒看她一眼,帶着威脅的口氣:“敢陷害欺負我的人,沒讓她死已是厚待了。”

慕詩很欣賞鳳子煜,她微笑道:“先生好身手,慕詩司否機會認識您?”

鳳子煜沒理她,對我道:“去換衣服,我在這裏等你,你只有五分鐘的時間。”

我一聽五分鐘,拉着菲菲的手,火速衝向女生宿舍。 菲菲宿舍的女生正好全部上課了,我們兩個一起衝進去,用最快的速度洗澡洗頭換衣服。

即便如此,我們出來後,時間遠遠超過了五分鐘,用20多分鐘,頭髮還是溼答答的。

菲菲跟我告別,先去上課了。

我跑到教學樓下,除了地上還餘留下一攤血跡,所有人都散開不見了,烙離,慕詩,鳳子煜都不見。

最扎眼的空地上停放着一排排的豪車,好像就剩下我一個人了。

鳳子煜那性格古怪的,五分鐘怎麼夠我洗澡換衣服嘛,不就超過了十多分鐘嗎。

真是的!

我重重的跺了下地板,垂頭喪氣的準備回去上課。

此時,從學校辦公樓上浩浩蕩蕩的下來一羣人,慕詩和烙離永燁都在其中。

我一轉身就碰到了他們,斜眼瞅了烙離一眼,悶悶不樂的往教室走,準備去上課。

不知怎麼的,烙離從樓梯下飛奔過來,跑到我前面,攔住我的去路。

他欲言又止,帶着內疚道:“姐姐……”

我瞪了他一眼,語氣不善道:“你都跟慕大小姐了,還叫我姐姐幹嘛,別跟我裝的太親熱,你的慕小姐會生氣,懂麼?”

他爲難道:“我,我……”

“行了,趕緊的給我讓路,我要去上課。”

他一把拉住我的手,嘟着嘴委屈的賣萌道:“姐姐,你生氣了啊。 邪帝霸寵:血族萌妃 對不起嘛……”

我想甩開他的手,甩了幾下沒甩開。

我黑着臉,沒好氣道:“生氣?誰生氣了,我嗎?我生你的的氣,別搞笑了,你在我眼裏就一小孩子,犯得着麼。行了,你趕緊的給我讓道,我都遲到十幾分鍾了,得罰站了。”

烙離可憐兮兮的撒嬌道:“姐姐,你就是生氣了,我給你賠不是還不行嗎。”

“喲,給我賠不是,犯得着嘛,我又不是你的誰,行了,別給我攔路,我真的已經遲到了。”

他見我執起上樓,硬要攔着我:“不!你今天就是不去上課,誰也不敢拿你怎麼樣。”

我雙手插腰,一臉無語的看他,我真是快被他打敗了。

我磨着牙,語氣不悅道:“我們有關係嗎?我們連朋友都算不上,別以爲我照顧了你幾天,就得聽你的,我告訴你這個學校除了菲菲,我沒朋友,聽明白了沒有,你跟我之間連朋友都不算。”

烙離眼眸內水波瑩瑩閃動,好像被我說的傷心了。眼簾默默下垂,露出纖長睫毛陰影。

他低着頭哽咽道:“對不起,都是沒有保護好你,姐姐,你不要生氣了好嗎?”

我瞪着他,沒有說話,他擅長的是裝可憐,只是我真失落的。

我身後傳來女生嬌語聲:“烙離,過來,你怎麼能攔住小雅呢?”

我轉過頭,慕詩站在校長旁邊,對着我抱歉的笑道:“不好意思,小雅,烙離他最喜歡開玩笑了。”

我看了她一眼後,不動聲色的回過頭,不知道爲什麼,我對慕詩怎麼都喜歡不起來。

她看起來很親和,高貴,不論站在哪裏都是發光體。

喜耕田 可我心裏說不清的排斥。

大概是我們長的太像了,看着她會不由自主的一次次的提醒自己,我是多麼的慘,多麼的窮困潦倒。67.356

身後,傳來冷冰冰帶着微怒的聲音:“凌小雅,給你五分鐘的時間,你給我去了半個小時?”

我立即轉過身,慕詩身後三米處,鳳子煜桃花眼瞥了我一眼,冰冷的俊臉沒有一絲表情,對我去了這麼久纔回來頗爲不滿。

“下來。”

我立即從臺階跑下去,繞過慕詩幾人跑到鳳子煜身後。

鳳子煜沒等我跑近他身邊,他邁着步子就走開,形態頗爲冷傲。

我趕緊追上他的步伐。

車上,鳳子煜開着車子,表情冷漠疏離看着前方,不說一句話,我甚至不知道他要載我去哪裏。

他太高冷了,我察言觀色能力還算強的,都看不出他到底心情好,還是心情壞。

車子開了十幾分鍾,我都不敢開口問他。

他把車子停在某處廣場上,拿着筆記本下了車:“下來。”

我把安全帶解開,跟着他一路小跑的進了一家休閒娛樂會所。

娛樂會所很高檔,我從來沒有來過這麼高級的地方,我怕跟丟,一路小跑。

不敢和他並排走,也不敢落的太后面。

我狗腿的樣子,有點像他的小跟班。

鳳子煜風儀和氣質,讓路過的許多客人側目回頭,尤其是穿着光鮮亮麗的女生,甚至拿出手機直接拍。

到了四樓,四樓是圖書館和咖啡廳。

進了一個安靜優雅的包廂後,他點了兩杯咖啡,然後從書架上抽出一本很厚的書籍放到我面前。

我看了眼書籍封面,上面寫了幾個大氣的字:慕世清傳奇。

旁邊配了一排小子:華裔商業巨鱷,慕世清畢生傳奇人生。

我擡頭看向鳳子煜,愣了一下:“你給我這個幹什麼?”

慕世清我知道,相當於香港李嘉誠般的存在,福布斯財富榜上常客。

歐美經濟放緩,可近年來慕氏發展迅速,市場已從歐美重心轉移到亞洲,在中國和印度。

鳳子煜把筆記本打開,看也不看我一眼,平淡聲音道:“那個慕詩對你好像很感興趣!”

“不可能,我第一次看見她。”

鳳子煜嘴角彌着淡笑,手指輕巧靈動的打字,沒看我一眼。

“呵,她心裏可不這麼想,那五個吸血鬼都是她的侍從,不,確切的說應該叫執事。”

執事也稱侍從或者管家,日本動漫裏我見過,不過一個小姐最多配備一名執事。

慕詩是五個,還全是技藝高超吸血鬼……

我大腦有一時間的短路,回不過神來。

我坐下來,自言自語道:“這個慕詩,不愧是華裔第一富豪的繼承人。”

送咖啡的侍從進來,給我們一人放置一杯咖啡後,關門出去了。

鳳子煜看着筆記本上的數據,我翻開慕世清的傳奇人生,梳理了一下慕家人物關係網。

慕世清是慕詩的爺爺,慕家家底豐厚,解放前便出南洋做生意,慢慢站穩腳跟。

慕世清畢生只取了一個妻子,早年忙於生意,到了中年終有了個孩子。

那個孩子就是慕詩的父親,叫慕清澤。

書上說慕清澤娶過兩任妻子,第一任是名門閨秀,叫羅秋蘭。哦,對了,羅秋蘭祖籍是雲海市。

第二任妻子是慕詩的母親,也是位千金大小姐,叫夏雲美。

我把書攤開,放置在一邊:“你給我看這個幹什麼?很無聊唉,慕家跟我又有什麼關係,難不成我是他們家流落在外的孩子?“

切,八點檔的狗血劇,可能麼!

書上也沒說慕清澤有其他孩子! 鳳子煜把筆記本合上,高孤冷清,也沒看我一眼。

聽見我滿不耐煩的抱怨,他語氣平淡疏離道:“我以後不可能第一時間出現在你面前,以後你被人打了,還是被人欺負了,哪怕被人要去性命,我也不會在幫你……總之,自己好自爲之。”

“爲什麼啊,你難道要去那裏?不準備回來了?”

他沒回答我,執筆記本站起來,準備出去。

我看了眼咖啡,他好像沒有動一口。

兩杯咖啡不喝實在太浪費了,我心裏肉疼,這樣的消費場所,咖啡肯定很貴。

先喝完在走!

我端起咖啡,準備一飲而盡。

當咖啡就快觸碰嘴脣時,手臂被無名力道彈了一下,嘭的一聲甩出去,咖啡杯砸到地上,咖啡撒了一地。

不到三秒,地上冒起了白色泡泡,咖啡散落之處,燒炙着地面滋滋滋的響。

我內心驚愕,聲音顫抖:“咖啡有毒!”

鳳子煜回頭,完美的側顏冷厲的看我一眼:“何止是有毒,見血封喉的劇毒。沒想到這麼快就出手了,真是一刻都等不及啊。”

我沒料到鳳子煜會這麼說,我問他:“你知道是誰?是你的仇家?”

“你的!”

鳳子煜拉開扶手走出去,我心裏滲的慌,不敢多做停留,趕緊跟出去。

買單,下樓。到了樓下停車場前,風馳電擎的開進來一輛銀白色的阿斯頓馬丁。

我一眼認出來,是烙離的座駕。

鳳子煜道:“小吸血鬼還真是不放心你,這麼快就跟過來了,看來,他還是在意你的,你跟他回去把。”

“那你呢?”我問鳳子煜。

“我要離開雲海市。”

“什麼時候回來?”

他望着遠方,淡淡回答道:“或許很長時間,或許幾天,現在未知。”

“那你去那裏?”

“凌海市,好了,我該走了,自己保重,希望我回來的時候看見的不是一具屍體。”

他冷冷說完,打開車門上車後,消失在我面前。

與此同時,烙離把車開進他剛纔停車位置,從車上奔下來,見我完好無損,立即鬆了一口氣。

“姐姐,還好你沒有事,擔心死我了。”

我皺眉看了他一眼,不想理他,我轉身就走。

烙離見我這麼冷漠的態度,跟在我身後,一個勁的跟我解釋:“姐姐,你是不是生烙離的氣了,我,我現在沒辦法跟你解釋,不過你要相信烙離,我會……”

我轉過身,嚴聲厲色的對他說:“從今天開始,你不要跟着我了,聽見沒有。”

我大邁步子離開,唯恐他又跟上來,我幾乎用跑的。

一口氣跑到公交站臺,接了個經理的電話,經理兇巴巴的對我說:“百威促銷,你已經好幾天沒來上班,在不來上班我投訴到你百威公司,把你抄了。”67.356

上官吟在屍體旁邊蹲下,將手電筒對準死者胸口失去皮的地方,切割的邊緣界線非常乾淨利落,連形狀也那麼工整,標準的正方形。這點令他很不解,就算死者胸前有值得切割的東西,切個大概形狀就是了,爲什麼要切得這麼工整?

Previous article

看見李振搶下了英子後,鐵衣嘴裏開始唸叨着什麼口訣,這青銅承影便綻出一道青光返回到鐵衣手中,胖子李振將英子輕輕放在祭臺之後,再次站到我屁股後面,手裏赫然多了一把劍,一把木劍,一把這胖子拿着去參加廚神大賽砍瓜切菜的桃木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