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跟着我在心裏嘆了口氣以後,沒有在去胡思亂想了,但是如果你問我後悔不後悔來這個地下室,我的選擇是我並不後悔,如果不來這個地下室,我又怎麼能發現黃傑的惡行呢?

如果說後悔,我真的很後悔沒有早點揭穿黃傑的惡行,想到這以後我心裏對黃傑卻多了幾分的恨意,也不知道我師傅他們現在都在幹嘛呢,如果我師傅發現我不見了,他們會怎麼樣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樓道里傳來一陣慢悠悠的腳步聲,這腳步聲有些熟悉,能來這個地下室的人應該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黃傑。 338 冠冕堂皇的藉口

而此時那個腳步聲離我越來越近了,我心裏也更加的擔憂了起來,如果剛剛黃傑的腳步聲沒有傳過來的時候,我也許還確定我現在還活着,但是下一秒我就不知道了,因爲黃傑出現了,很有可能會殺人滅口。

而且想到黃傑在我師傅他們面前那副僞善的樣子,我想想就噁心,而且他的這種僞善也許真的會讓我師傅相信他,也許他有足夠的理由來讓我師傅相信他,我的失蹤和他沒有關係。

而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黃傑的腳步已經走的很近了,跟着我擡起頭以後,黃傑拿着手電已經走到了地下室的前面,隨後黃傑看見被鎖住的我以後衝着我笑了一下,笑的非常的和藹。

可是這和藹看在我的眼裏屬實是感覺非常的詭異,跟着黃傑順手打開了地下室的燈,此時地下室雖然已經開燈了,但是多少還是有些昏暗。

黃傑見我沒有說話,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的心裏也是緊張的,我緊緊的攥着手裏的拳頭,黃傑走到了我的面前以後停下了腳步。

我看着黃傑,此時的內心有憤怒,有憎恨,但是也有害怕, 我深呼了口氣,看着眼前的黃傑大聲的質問道:“黃傑,你爲什麼把我鎖在這裏?”

黃傑摸着自己的下巴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以後,衝着我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小貴,到了現在了,你還問我爲什麼把你鎖在這裏是嗎?”

我跟着有些憤怒的看着眼前的黃傑。

黃傑跟着笑了一下,點點頭說道:“別這麼看着我,否則你會死的更快的。”說到最後那句話的時候黃傑的語調幾乎沒有任何的感情,色彩了。

這個語氣聽在我的耳朵裏讓我感覺非常的真實,我甚至會相信,我如果一旦激怒了他,他真的會對着我下手的。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深呼了口氣,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思緒以後我看着他緩緩的說道:“你要做什麼?爲什麼將我鎖在這裏?”

黃傑點點頭以後,笑着說道:“因爲你知道的太多了,你知道了不應該知道的東西,你覺得我還會留着你嗎?”說到這以後黃傑拍了拍我的肩膀,看着我繼續笑說道:“第一次我不是沒給過你機會。”

黃傑說到這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了,那天晚上我來這個雜物間的時候,什麼都沒有發現,而當時黃傑的臉就貼在玻璃上直直的看着我,現在想到他當時的臉色,我心裏仍是有些害怕,因爲那個臉色很詭異,甚至帶着一絲戲謔的殺意。

我此時想到了這些以後,心裏不禁想到,怕是第一次的黃傑對我就起了殺意了,而我當時卻並沒有反應過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跟着我看着黃傑說道:“你到底想怎樣?”

“你必須得死。”黃傑看着我說道。

我跟着心裏咯噔了一下子,看來還真讓我猜中了,這種事情其實早就應該想到的,黃傑想要我的命了,而我此時不知道爲什麼,內心突然變得特別的平靜,我衝着黃傑點了點頭以後看着他問道:“殺了我對你有什麼好處嗎?”

“好處也不是沒有,至少你死了,人蛹的祕密也就不復存在了。”黃傑語氣也非常的平靜。

我想了一下以後,心裏不禁苦笑了一下,我不會真的就這麼死了吧?不管怎麼樣,即使死我也要死個明白,死個徹底,於是我看着他說道:“好,那在我死之前,你能讓我死個明白嗎?”

黃傑衝着我點點頭說道:“好的,這些沒問題,反正你也要死了,我也就不擔心了,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說吧,你想問什麼。”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黃傑問道:“現在幾點了?”

“凌晨兩點多吧。”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聽到是凌晨兩點多以後,心裏大概猜了一下,現在應該是第二天了,也就是當天晚上我被黃傑抓住把我弄昏迷以後,他把我送到了這裏,一白天已經過去了,現在到了晚上,而我師傅如果一白天沒有看見我的人影,一定會很擔心我的,甚至已經開始想辦法找我了。 339 瘋子一樣的人

而現在的黃傑無異於一個心理扭曲的變態,他爲了自己的私慾而做出來如此傷天害理的事情,讓我想到這個事情心裏就忍不住有些憤怒了起來。

黃傑此時也注意到了我的憤怒,看着我突然笑了起來“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瘋狂?”

我跟着冷哼了一聲,看着黃傑說道:“你就是一個變態,一個瘋子。”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狠狠的攥緊了自己的拳頭。

而黃傑則是一臉淡然的樣子,好像對於我的話並不生氣,他看着我戲謔的笑了一下“對,我就是一個變態一個瘋子,當初我苦苦的追求楊曉慧,可是楊曉慧的眼裏只有你師傅,說句老實話,我沒有柳三爺那麼豁達,我沒有他那麼容易看的開,我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不管什麼樣的手段,我都要得到。”

我跟着冷冷的看了一眼黃傑說道:“你根本不懂什麼叫愛,你只是自私,自私到你認爲你是最好的,自私到你覺得自己永遠是對的,甚至自私到不顧任何人的感受罷了。”

“你這麼說也對,但是我黃傑就是這樣一個人。”說到這以後黃傑哈哈的笑了起來“自從我將小慧做成人蛹的那天起,我就要做一個自私的人,我愛她,我就要將她留在身邊。”

“生老病死本就是天理,你違背天理必然會遭受天道的懲罰的。”我狠狠的說了一句以後,擡起頭看着黃傑繼續說道:“我真的很噁心你。”

“隨你怎麼說吧,總之,你一個將死之人,我不想對你說太多了。”說到最後的時候黃傑看了一眼那個黑色的罈子,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

黃傑的笑聲在我的耳朵裏顯得是異常的刺耳,如此善於僞裝的一個人居然還在我師傅他們身邊留了這麼久,總有一天黃傑會爲自己的所作所爲付出代價的,而且我現在只要一想到那罈子裏的人蛹,心裏就更加的仇恨黃傑。

而且我知道,在我師傅眼裏,楊曉慧是他這一輩子最愛的人,不然我師傅不會這麼久都沒有接受清靈的,我真的有些心疼我師傅了,如果哪天我師傅知道了黃傑的所作所爲,我不知道我師傅會變成什麼樣的一個人,越想我心裏就越是氣得慌。

而眼前的黃傑卻還可以活的如此的瀟灑,難道老天真的就什麼都看不見嗎?

而就在這個時候黃傑看着我笑了一下,跟着他轉過身以後走到了那個黑色的罈子邊,只見他將那個罈子打開以後,裏面頓時冒出來一個披散頭髮的女人,依舊是跟我之前見到的樣子一樣,除了眼睛剩下的鼻子耳朵還有嘴巴都被縫起來了。

只見那個女人看見我被鎖在了那裏以後,嘴裏嗚嗚嗚的發出這聲音,黃傑看着她笑了笑說道:“小慧,我回頭也會將他做成人蛹的,你知道他是誰嗎?”

黃傑的這句話說完以後,被做成人蛹的楊曉慧嗚嗚嗚的掙扎了起來,聲音有些大了起來,看樣子她很激動。

黃傑跟着突然笑了起來“他是老邱的徒弟,而且還是老邱唯一的一個徒弟,哈哈哈,真的沒有想到,老邱最愛的女人在我的身邊,就連徒弟也要被我快要被我做成人蛹了,哈哈哈。”

我此時聽到這的時候心裏有些害怕了起來,如果黃傑殺了我,也許我不會害怕,但是他要將我也做成人蛹?想想我心裏還是有些害怕,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寧願死。

而罈子裏的楊曉慧嘴裏依舊是發出着嗚嗚嗚的聲音,一行清淚從她蒼白的臉上滑落了下來,她一定聽懂了黃傑的話,所以纔會如此激動流淚的,而且看到她現在的樣子,我想她對我師傅一定還有感情的,否則不會因爲我是我師傅的徒弟而如此激動的。

跟着我看着黃傑猛地喊了一句“黃傑,我草泥馬,你有本事衝我來!”

“小貴,我發現你越發的沒禮貌了,難道你不知道我是你叔叔嗎?”黃傑淡淡的說了一句以後看着我繼續說道:“不過,我倒是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說完以後黃傑饒有興趣的看着我。

我被黃傑的眼神盯的有些不舒服,於是我看着黃傑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不會就因爲我去了一趟雜物間就引起你的懷疑了吧?”黃傑看着我問道。

黃傑這麼一說我反而愣住了,因爲是楊曉慧給我託夢的嗎?是的,但是我卻知道,這個事情不能告訴黃傑,不然的話,我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跟着我看着他點點頭說道:“對,就是因爲你去了雜物間,我很好奇你爲什麼晚上偷偷的去,而且神色還那麼難看。”說到這以後我稍稍頓了一下,隨口編了一句話說道:“而且我注意過你,你不是隻去一次的,是經常去,而且都是在晚上,呆的時間都非常的久,所以我纔會懷疑你的。”

黃傑看着我冷笑了一下“你還真是細心!”

我跟着心裏暗暗的放鬆了一些,算是將黃傑糊弄過去了,而這個時候黃傑走到了我的面前上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貴,張開嘴巴!”

我看着黃傑那陰暗的笑容,隱隱之中感覺有些不太對勁,於是我死死的盯着他看着,嘴裏跟着開口大聲的說道:“你到底要做什麼!”

黃傑跟着笑了起來“當然是餵你吃點東西了!”說到最後的時候黃傑的笑聲都變得異常猙獰了起來。

我跟着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而黃傑這個時候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手裏多了一個小罐子,非常的小,這個罐子的周圍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花紋,因爲地下室的燈光太過的昏暗,我並沒有看清楚這罐子上的花紋到底是什麼。

而這個時候黃傑一把就將我的脖子掐住了,我跟着感覺自己呼吸的有些困難了起來,我想推開他的手的時候,發現自己根本就夠不到他,因爲那個捆着我的鐵鏈子實在太短了,我想掙扎卻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掙脫黃傑。

而就在我快要斷氣的時候,黃傑突然鬆手了,他鬆手了以後,我跟着趕忙拼命的呼吸了幾口氣以後,看着他說道:“黃傑,你到底想做什麼?”

“張嘴!”黃傑毫無感情SE彩的說道:“本來想殺了你來着,但是現在我不想殺你了,決定見你做成人蛹。”

我聽着黃傑這冷漠的聲音,心裏有些害怕,因爲黃傑肯定是要餵我吃什麼東西,跟着黃傑見我沒有張嘴,倒是也不着急了,不急不緩的打開了手裏的那個小罐子,我這個時候纔看到那個罐子裏面,趴着一隻黑色的蟲子,大概有指甲蓋那麼大,看起來非常的噁心。

我跟着開口問道:“你這到底是什麼?”

“人蛹蠱蟲。”黃傑淡淡的說道。

“人蛹蠱蟲?”我忍不住唸叨了一遍。

黃傑看着我笑着點點頭說道:“人蛹蠱蟲一旦你吸收到了體內,他會存活在你的體內,慢慢時間久了,就會見你的靈魂困於體內,然後見你的靈魂和這人蛹蠱蟲連在一起,只要蠱蟲活着,你就活着,你說這是不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你想讓我變成你的人蛹?”我看着黃傑大聲的質問了一句。

黃傑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是的,這樣的話,小慧就不會那麼無聊了,至少你可以陪着她了。”說到這以後黃傑再一次哈哈的笑了起來“到時候我還會見你的嘴巴和鼻子還有耳朵都一一的封起來,封閉的五識,這樣的話,你就不會因爲身體的原因而五識盡喪了,可以活的很久很久。”

我緊緊的攥着拳頭看着黃傑大聲的怒罵道:“你就是一個瘋子,如果我師傅知道了你的事情,一定會殺了你的!”

“你放心吧,這個事情永遠不會有人知道的,其實本來我是想殺了你的,但是看到小慧一個人這麼無聊,我覺得還是見你也做成人蛹,這樣小慧每次看到你的時候都可以想起來老邱,哈哈哈。”

黃傑此時就是一個心裏扭曲的變態,跟着我深呼了口氣,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黃傑,你會遭到報應的。”

“沒事,我不怕,當初將小慧做成人蛹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會有報應,但是我不怕。”黃傑說到這以後看着我,嘴裏異常詭異的說道:“你知道嗎?當初就是我將小慧的五識一陣一陣的縫上的,當初她哭着求着我不要這樣做,你知道嗎?其實我的心裏也是非常心疼的,但是我要讓她留在我身邊,所以我不得不去做。”

“你這個瘋子!”

而這個時候黃傑一臉不在乎的樣子對着我笑了笑以後看着我說道:“該說的都跟你說了,你想知道的我也都告訴你了。”說完這句話以後,黃傑一下子就掐住了我的腮幫,我的嘴巴跟着就張開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黃傑的另一隻手,拿起來那個罐子順勢放在了我的嘴邊,而那罐子裏的蠱蟲一下子就鑽到了我的嘴巴,我感覺自己的舌頭一陣癢癢的感覺,甚至有些反胃的感覺。 340 救命的手機

而黃傑還在死死的抓着我的腮幫,直到嘴裏的蟲子鑽到我嗓子裏面的時候,黃傑才緩緩的放了手,看着我笑說道:“好了,這蟲子已經進入到了你的體內。”

我此時心裏對黃傑的痛恨已經痛恨到了一定的程度,我緊緊的攥着拳頭看着眼前的黃傑,黃傑見到我此時的樣子以後跟着輕笑了一下,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我也我爲了你好,你說我殺了你多可惜,你還這麼年輕!”

“黃傑,你他媽早晚會遭到報應的!”我看着黃傑狠狠地說道。

黃傑攤開雙手聳了聳肩,一臉不在乎的樣子說道:“我已經說過了,我不在乎,你又能奈我何?”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黃傑問道:“你是從哪裏弄來的這個蟲子?”

黃傑回過頭看着我陰冷的一笑“這個世界沒有錢辦不到的事情,我雖然不會什麼道法,但是我可以花錢找到一些會道法的人。”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只是有些事情確實是需要你師傅他們來做,比較陰損的事情你師傅不會做,我只能花錢找人做咯。”

我此時算是明白了,黃傑這個王八蛋根本沒有把我師傅和柳三爺當成朋友,在他的眼裏我師傅和柳三爺無異於他手裏利用的工具罷了,真是可憐了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的一片好心。

就在這個時候黃傑的手機響了起來,黃傑跟着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回過頭看着我笑說道:“你師傅打來的電話,估計他們也快回來了,我就不跟你廢話了。”說着話黃傑就掛斷了電話。

跟着黃傑將那罈子的蓋子蓋上了以後,轉過身就準備往出走了,走到了一半的時候,黃傑突然停下了腳步,好像突然想起來了什麼一樣,只見他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對了,這個人蛹蠱蟲在服下的三個小時之內會發作的,如果發作起來,你會渾身發癢,想死都死不了的感覺,哈哈,那酸爽,你慢慢體會吧!”說完以後黃傑哈哈大笑着離開了這地下室。

我跟着在後面忍不住怒罵道:“黃傑,你就是個畜生,我糙你大爺!我姜貴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而此時的地下室並沒有人迴應我了,而黃傑此時也已經離開了地下室,整個地下室依舊是恢復了一片漆黑,我身上被鎖着鏈子,就連坐下來都得雙手擡着,因爲鐵鏈的距離非常的短,我跟着擡着雙手坐在了地上。

現在我的心裏對黃傑已經充滿了恨意,對於黃傑我現在只有一個想法,殺之而後快,只要他活着這個世界就永遠會存在着他這樣的一個惡人。

黃傑甚至比趙有爲更加的可恨,也可以說他們是一丘之貉吧。

但是現在的我已經被黃傑困在了這樣裏,幾乎可以說無能爲力了,或許此時我師傅他們不知道情況,也許真的會相信了黃傑的話,而我面臨的就是被黃傑做成人蛹。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反而有些壓抑了起來,想想我心裏不免有些心酸,以後真的無法在我師傅和我父母面前盡孝了嗎?

想到這以後我突然感覺心裏一陣陣酸楚的感覺,而我此時卻什麼都做不了,還只能被黃傑困在這個地下室裏。

也不知道我壓抑了多久的時候,感覺有些睏意的時候,我靠在牆壁上昏昏沉沉的閉上了眼睛,而我不知道睡着了還是沒有睡着,就感覺自己的肚子裏突然開始癢了起來,甚至我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非常的癢癢,我想吐卻什麼都吐不出來,而這一切的原因恐怕就是那個人蛹蠱蟲發作了。

這種感覺非常的難受,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疼痛突然襲了上來,我就只能靠在牆壁上,想要用手捂住自己的肚子的時候發現鐵鏈太短了,我根本沒有辦法捂住自己的肚子,而此時我額頭傷的汗水都流了下來,我此時對於黃傑的痛恨已經痛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我緊緊的攥着拳頭,咬着牙齒硬挺着這種疼痛的感覺,就在疼的我快要暈過去的時候我實在堅持不住了忍不住“啊”的大喊了一聲,可是這地下室的隔音太好了,恐怕我師傅他們根本聽不到這個聲音吧,也不知道疼了多久的時候我的意識已經有些模糊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腳步聲,一陣慌忙的腳步聲傳了過來,我的眼皮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映入我眼簾的不是別人,而是柳青兒,她怎麼來了?

而此時的疼痛,讓我想不了太多的問題,昏昏沉沉中我昏迷了過去。

也不知道這次昏迷了多久,當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師傅坐在了我的旁邊,我看了一眼周圍,我居然還在黃傑的家裏。

我愣了一下,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341 避其鋒芒

我跟着沒有說話,而這個時候柳三爺自然也知道了我身體裏的蠱蟲的事情,跟着柳三爺看着我說道:“小貴,你放心,無論如何,我和你師傅都會想辦法將你體內的人蛹蠱蟲拔出來的。”

我衝着柳三爺感激的點點頭以後,說道:“謝謝你們了,三爺。”

“傻孩子,說什麼話呢?”柳三爺此時也冷靜了下來。

而柳青兒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爲什麼你的命運總是這麼坎坷呢?”說到這以後柳青兒的臉上有些心疼的看着我問道:“你餓不餓?”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柳青兒說道:“早就已經餓了。”說到這以後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而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點點頭以後看着我說道:“我去給你做飯去!”說完這句話以後柳青兒便轉身就往出走了。

此時房間裏就只剩下了我和柳三爺,柳三爺在一旁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又讓你受苦了!”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三爺,其實沒事的,我本來都以爲這次都死定了呢,卻沒有想到還被你們救了!”

柳三爺跟着有些哀傷的嘆了口氣“是我和你師傅大意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小貴,你心裏也別埋怨我和你師傅,說句實話,你師傅現在心裏比任何人都難受,小慧在你師傅的心裏比任何人都重要,如今小慧變成了這幅樣子,我想你師傅心裏肯定也是非常難過的。”

說完這句話以後柳三爺忍不住有些哀傷的嘆了口氣,其實柳三爺說的這些話我心裏自然也都明白,因爲我的心裏很清楚,楊曉慧在我師傅的眼裏應該比任何人都重要,這是他一生都忘不掉的情感。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走了上來,手裏抱着一個黑色的罈子,臉上沒有任何感QING色彩,我能看得出來,此時我師傅的內心是非常的痛苦,我也是第一次見到我師傅如此的模樣。

跟着我師傅抱着那罈子的手都有些顫抖了起來,他坐在了那裏看着我們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盯着那黑色的罈子,而他自始至終都沒有打開過那黑色的罈子,我想我師傅此時非常害怕面對楊曉輝吧,他甚至都不敢打開那個罈子。

而這個時候柳三爺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說話,我跟着點點頭以後,靠在了牀上,一句話都沒有說。

柳三爺走到了我師傅的身旁以後,拍了拍我師傅的肩膀說道:“老邱,你也別難過了,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的打擊很大,但是我的心裏不比你好受多少,怪就怪,咱們看錯了人,誰能想到黃傑跟咱們幾十年的情誼,居然做出來如此的事情。”說到這以後我師傅忍不住的嘆了口氣“不管怎麼樣,這次的事情一定要讓黃傑付出代價的。”

我師傅跟着突然笑了起來“曉慧現在變成了這幅樣子,哈哈,怪我,如果我和你當初肯打開那棺材看一眼的話,我想也不至於事情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那哀傷的臉上流出了一行濁淚。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我師傅流淚,我此時的內心也不好受,畢竟我師傅這麼大歲數的人了,卻還要接受這種事情,而且這種事情無論是誰怕是都接受不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走了上來,我看着柳青兒上樓了以後,趕忙開口問道:“你怎麼上來了?”

柳青兒此時一臉焦急的樣子看着我們說道:“師傅,邱爺,咱們還是先走吧,剛剛樓下的劉媽打電話了,說你抱着一個黑色的罈子上了樓了。”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我怕黃傑回來了以後,咱們誰都走不了了就。”

而此時柳三爺跟着猛地一拍桌子,嘴裏大聲的呵斥道:“我就不信黃傑還敢對咱們下手!”

此時的柳三爺是怒火上頭了,他並不認爲黃傑有多可怕,可是我是見識過黃傑的人,心裏比任何人都清楚,黃傑就是一個變態,一個心裏扭曲的人,而且我們現在住的地方也是黃傑的地盤,很多事情真的不太說,而且我隱隱之中感覺黃傑的身邊一定還有一個高人,所以現在留在這裏無異於羊入虎口,隨後我看着柳三爺說道:“三爺,咱們還是先離開吧!”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深呼了口氣,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痕以後,回過頭看着柳三爺說道:“老邱,小貴和青兒說的對,咱們現在不能繼續在這裏呆着了!”

柳三爺聽到了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他顯然沒有預料到我師傅此時還能保持冷靜,跟着柳三爺深呼了口氣看着我師傅點點頭說道:“是我衝動了,咱們現在走吧!”

跟着我柳青兒給我找了一身乾淨的衣服,我們幾個人將自己的行李隨便收拾了一下以後我們幾個人便匆匆忙忙的下了樓。

而劉媽看着我們搬着行李下來了以後,趕忙開口說道:“邱爺,三爺,小貴已經找到了?”

我師傅看了他一眼點點頭說道:“是的。”

而劉媽這個時候似乎還有些沒完沒了的看着我師傅他們問道:“你們這是要走了嗎?可是,黃總吩咐過,說一定要讓你們留下來吃午飯的。”

柳三爺跟着冷哼了一聲看着劉媽說道:“怎麼?你想攔着我們嗎?”

劉媽的臉上閃過一絲複雜之色,他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搖了搖頭說道:“我自然不敢攔你們,你們都是黃總的貴客。”

而這個時候柳三爺冷哼了一聲以後看着我師傅說道:“老邱,咱們走!”

說着話的功夫,我們幾個人就趕忙下了樓,走出了大廳裏面,到了外面的時候我們幾個人匆匆忙忙的走出了這裏。

我一邊跟着我師傅他們走一邊看着我師傅他們問道:“師傅,咱們去哪裏?”

“去小慧的家裏躲着去!”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以後看着我師傅說道:“老邱,通知圈子裏的人來解決吧,咱們雖然可以對付黃傑,但是如果黃傑叫來的人都是普通人的話,咱們貿然出手必然不是什麼好事情。”

我師傅看了一眼柳三爺說道:“這件事情隨後再說吧,咱們先找地方安頓下來吧!”

此時我師傅說完了這句話以後再也沒有說話了,跟着我們幾個人便走到了路口,我師傅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以後,我們幾個人都跟着上了出租車,隨後我師傅跟着人家出租車司機說了一下地址以後,司機跟着點點頭以後一腳油門下去,車子就行駛了出去。

黃傑雖然說只是個普通人,但是他卻很有錢,他甚至可以花錢僱傭殺手或者是一些什麼亡命徒之類的,而我和柳三爺甚至我師傅,我們終究只是一個會道法的人,如果用道法來對付普通人是萬萬不可的,因爲這樣會遭到天道反噬的,就像是我上次用天道的力量幫着鐵蛋子打架的時候,當時差點要了我的老命,而這個道理,我想我師傅他們也都明白。

這一路上我師傅一句話都沒有說,柳三爺也沒有說話,大家的心情都不是非常的好,想到這以後我也安靜的坐在了車裏並沒有多說什麼。

很快,車子行駛到了那個破舊的村落以後,司機師傅緩緩的停下了車子,看着我們說道:“就送你們到這吧,裏面不好調頭!”

我師傅看了一眼外面以後,跟着點點頭,掏出來一百塊錢遞給了司機師傅說道:“不用找了!”

此時我師傅的神色依舊是有些悲傷的樣子,他下了車以後手裏還是緊緊的抱着那個罈子不肯放手,我們幾個人也跟着一起下了車。

隨後我們便一起進了村子裏面,到了村子裏面的時候,依舊是如同和之前一樣,而我師傅和柳三爺這一路上都沒有說話。

步步謀婚:總裁老公別太勐 只是看着柳三爺我能感覺到柳三爺此時還在生氣,而我師傅雖然不說話,但是卻給我的感覺不單單是生氣那麼簡單了,看着我師傅此時的臉色,我心裏都不免有些擔憂了起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而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先陪着邱爺他們回去吧,我去給你買飯去,早上說給你做飯都沒給你做。”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她說道:“那你要注意安全。”

柳青兒衝着我點點頭以後便轉身去買飯了,我跟着便和我師傅他們一起去了楊曉慧的那個老宅子裏面,到了裏面的時候,和我之前來的時候一樣,還是很乾淨的。

我師傅他們走了進去以後,我也跟着走了進去,隨後我師傅坐了下來,我看着我師傅此時的樣子跟着咬了咬嘴脣說道:“師傅,你別難過了,眼前的事情是我們如何對付黃傑。”

柳三爺也跟着點了點頭說道:“是啊,老邱,黃傑如果知道了咱們把小慧帶走了,他也不會放過咱們的,就單看他對小貴的樣子,我就知道,這黃傑怕是不是咱們當初認識的那個黃傑了。” 342 再一次發作

我師傅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柳三爺點點頭說道:“是,但是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過黃傑會變成這種樣子,甚至以前我想過他會爲了錢變成一個充滿銅臭味的商人,但是我卻沒有想到他已經扭曲到了這種程度。”說到這的時候我師傅幾乎是咬着牙繼續說的“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讓黃傑付出代價!”

隨後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小貴,你身體裏的蠱蟲爲師一定會幫你拔掉的。”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剛剛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突然身體裏的癢癢的感覺又一次出現了,我知道,這是蠱蟲發作了,我強忍着此時的感覺,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劇痛再一次涌了上來。

我沒有說話,而柳三爺和我師傅顯然注意到了我的不對勁,跟着他們兩個人看着我問道:“小貴,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那麼蒼白呢?”

柳三爺也跟着開口問道:“是不是那人蛹蠱蟲發作了?”

“這奇門三甲陣可是咱們秦家祖上的一位鬼匠打造的,一般人根本破不了。但是秦巖爲什麼會不費吹灰之力就破掉了?”

Previous article

強烈懷疑,他是否也是穿來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