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奇門三甲陣可是咱們秦家祖上的一位鬼匠打造的,一般人根本破不了。但是秦巖爲什麼會不費吹灰之力就破掉了?”

其中一個長老擰起眉頭滿臉疑惑的說。

經過這個長老的提醒,其他長老也露出了詫異無比的表情。

“莫非秦巖也會一些鬼匠之術?”

秦昌齡挑起眉毛笑眯眯的說:“你們恐怕有所不知,秦巖不但會鬼將之術,而且他還是陰陽鬼匠。對於這樣的陣法,在他眼中那就是小兒科。”

“什麼?陰陽鬼匠,這不可能吧!”

所有的長老都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向秦昌齡望去。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是陰陽鬼匠。

他們知道秦巖是陰陽鬼醫,卻怎麼也想不通秦巖還是陰陽鬼匠。

一般情況下,一個人一生中能在某個領域達到極致,那已經是超級天才了。

可是秦巖現在卻同時兼具陰陽鬼醫和陰陽鬼匠,這不得不令他們驚訝。

“家主,這不會是真的吧?這也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我至於騙你們嗎,我告訴你們,我們這次能從邪靈殿完好無損的逃出來,全憑秦巖這個鬼匠。”

緊接着,秦昌齡將秦巖利用陰陽鬼匠製作假人的事情告訴了衆位長老。

聽完秦昌齡的話,所有人都嘖嘖稱奇。

“真是想不到,我們秦家居然出了這樣一個天才。等秦巖當上了家主,我絕對要好好的輔佐他。”

另一個長老也緊接着表態:“我也要好好的輔佐秦巖,看來我們秦家以後絕對可以再創輝煌了!”

以前的秦家何等的榮耀,可是自從道門崛起之後,秦家也就衰落下來了。

好在秦昌齡繼任家主之後,秦家才恢復了一些元氣。

只是即便如此,秦家和曾經最輝煌的時候依舊相差很遠。

其他長老此刻也紛紛表態,等秦巖當上家主後要好好的輔佐秦巖。

看到大家這麼高興,這麼支持秦巖,秦昌齡立即又宣佈了另外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

他先是乾咳了一聲,將大家的議論聲壓下去,然後笑眯眯的說:“其實秦巖不只是陰陽鬼醫和陰陽鬼匠,他還是陰陽鬼農。”

“什麼?這不會是真的吧?”

所有的秦家長老都被驚呆了,他們難以置信的看着秦昌齡,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話。

秦巖一人在三個領域變成了頂尖人物,這極大的震撼了他們。

“怎麼?你們不相信嗎?”秦昌齡得意無比地說。

秦巖既是秦家人,又是他的親孫子,秦巖有出息,秦昌齡自然非常高興。

“現在世俗中經常有明星既會唱歌又會演戲,被稱爲影視歌三棲明星,他們能做到,咱們秦家的子弟爲什麼做不到?”秦昌齡解釋道。

衆多長老覺得秦昌齡這個比較不恰當。

那些所謂的影視歌三棲明星,雖然分別在三個不同的領域獲得了驕傲的成績,但是這三個領域卻是相關的三個領域。

而秦巖的三個領域卻沒有任何關係,一個是醫學,一個是農牧學,另外一個是工匠學。

很顯然,秦巖要比所謂的影視歌三棲明星要厲害的多,因爲他們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

“等秦巖出來了,我讓秦巖給你們每個人配幾粒靈藥,提升提升你們的魂力。”秦昌齡笑呵呵的說。

完美之開局取下了弟弟的至尊骨 回秦家的路上,秦巖給秦昌齡吃過一粒靈藥。

這靈藥是秦昌齡這輩子吃過的最好的靈藥,不但比茅山派的聚魂丸要強上十幾倍,比龍虎山的凝魄丸也要強上十幾倍。

聽到秦昌齡這樣說,衆多長老激動無比,眼中充滿了期待。

這可是陰陽鬼醫和陰陽鬼農以及陰陽鬼匠煉製的靈妖,那效果絕對比普通的靈藥要強上好幾倍。

就在這些長老們驚訝於秦巖的非凡之處時,那些進入陣法中的秦巖弟子們也都通過羅盤分辨清了方向,並且找到了第一個測試陣法。

他們紛紛向陣法中走去,準備破解陣法。

可是當他們走到陣法面前的時候,卻發現陣法已經被人破解了。 “咦,陣法被誰破解了?我剛剛進來還不到一分鐘,陣法爲什麼這麼快就被破解了?誰比我還厲害?”

秦站看着陣法有些發呆。

以往的測試中,第一個破解陣法的人都是他,但是今天他卻沒有想到被別人搶先了。

這讓秦站又羞又怒,覺得有人搶了他的風頭。

莫非是秦巖?秦站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了在擂臺上威風凜凜的秦巖。

不會吧!如果真是他,那這小子也太恐怖了吧!

秦站摸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

他一直以爲秦巖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卻沒有想到秦巖也懂得陣法之道。

不行,我在道法上輸給了他,但是我絕對不能在陣法中再輸給他。

想到這裏,秦站穿過被破掉的第一個陣法,迅速向第二個陣法快速走去。

其他秦家弟子也紛紛向第二個陣法快速走去。

這一刻,秦巖已經來到了第二個陣法,第二個陣法是一個將數術與道術融合在一起的陣法,想要通過陣法有兩個條件。

首先需要精湛的道術,其次需要計算出陣法中的陣眼。

秦巖立即開始計算。

幾秒鐘後,秦巖得出了結果,發現陣法的陣眼就在自己的腳下。

他當即念動咒語,擡起腳跺在陣眼上,只聽見“轟隆”一聲,陣法被他破開了,一扇門出現在秦巖的面前。

秦巖擡起腳走進了門中,向第三個陣法走去。

就在秦巖剛剛離開不久,秦站和其他秦家弟子也來到了第二個陣法中。

當他們看到被破掉的陣法後全都矇住了。

嗯?這是什麼情況?第二個陣法怎麼也被破了?

莫非又是秦巖破掉的?

秦站等人詫異無比,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嗎的,我就不相信我比不過秦巖,秦站在心中大罵了一句,立即向第三個陣法走去。

其他秦家弟子也快步走出了第二個陣法。

可是當他們走到第三個陣法面前的時候,第三個陣法又被破掉了。

剛纔秦站他們看到第二個陣法被破掉是非常驚訝,現在他們的情緒已經從驚訝變成了驚駭。

秦巖接連破掉兩個陣法他們可以理解,畢竟秦巖不是一般人。

但是秦巖接連破掉三個陣法,而且這三個陣法還屬於不同的種類,這就讓他們無法理解了。

其實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秦巖破掉陣法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們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要知道他們在路上沒有任何停留,直接從第一個陣法到了第二個陣法,然後從第二個陣法到了第三個陣法。

也就是說,秦巖破掉陣法幾乎就是眨眼之間。

同時還能推測出來,秦巖對陣法的研究已經達到了極其恐怖的地步,用一個成語來形容那就是爐火純青。

否則他不會這麼快就破掉陣法。

因爲想破掉一個陣法至少需要三個步驟,第一個步驟就是給陣法定性,第二個步驟是對症,第三個步驟是破陣。

而秦巖幾乎是在眨眼間就將這三個步驟做完了。

該死的!想不到他對於陣法的研究這麼厲害!

秦站不甘心地在心中暗想,心情低落到了極致。

他原本想借用陣法爲自己爭取一些顏面,可是現在看來,他在陣法中恐怕又要輸給秦巖了。

“秦站,這小子太恐怖了吧!居然接連破掉了三個陣法,他現在不會連第四個陣法也破了吧?”秦夢心有餘悸的說。

聽到秦夢的話,秦站的心“咯噔”一下。

是啊!這小子不會將第四個陣法也破掉了吧,那樣的話,他就太逆天了。

他覺得秦巖應該做不到,畢竟秦巖是人不是神。

秦站搖了搖頭:“你放心吧,他絕對不會那麼輕鬆地破掉第四個陣法,接下來讓這小子看看我們的實力。”

說到這裏,秦站眯起了眼睛,攥緊了了拳頭,準備和秦巖一爭高下。

但是事實總是那麼的氣人,當秦站等人來到第四個陣法的時候,第四個陣法又被破了。

秦站被徹底驚到了。

他雙眼呆滯的看着陣法,腦子裏面一片空白。

其他人也一樣,他們不敢置信的看着這一切,覺得這一切就像在做夢一樣。

過了好一會兒,秦站等人才反應過來。

“該死的!這小子太不是人了吧!居然連第四個陣法也破掉了。”秦站破口大罵起來。

不過同時也十分佩服秦巖,能接連破掉四個陣法,恐怕就連秦昌齡也不一定能做到。

他現在的心裏面十分矛盾,既嫉妒秦巖的實力超過了他太多太多,又爲秦家能擁有這樣的弟子而高興。

說實話,秦站也特別希望秦家能一飛沖天,再登輝煌。

不過他希望那個人是他,而不是秦巖。

只是此刻他不得不說他不再是秦家年輕一輩中最有希望的那個人了。

現在最有希望的人變成了秦巖。

“秦站,咱們直接去第六個陣法吧,秦巖他再能耐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接連把第五個第六個陣法也破掉吧?”秦夢在旁邊給秦站出主意。

秦站的眼中閃過兩道精光,他覺得這個主意特別棒。

“好!我們馬上去第六個陣法,我就不相信秦巖他是神。”

說到這裏,秦站立即拿出羅盤開始尋找第六個陣法的所在地。

一般情況下,想到達第六個陣法,先要通過第五個陣法,這樣找第六個陣法會非常簡單。

如果想越過第五個陣法去找第六個陣法是相當困難的,不但需要很高的道術,而且需要一套非常精密的計算方法。

這對於秦家的一些普通弟子來說可能會非常困難,甚至根本無法做到,但是秦站畢竟是秦家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

這對於他來說雖然有點難度,但是難度並不大。

一分鐘後,秦站通過計算很快就鎖定了第六關陣法所在的位置。

“大家跟我來!”秦站大手一揮,帶着秦夢幾個人向第六個陣法飛馳而去。

不過當他們來到第六個陣法前的時候,陣法大門洞開。

所有的人都矇住了,愣怔的看着被破掉的陣法。 不會吧!不會又是秦巖乾的吧?這尼瑪還讓不讓人活了?

他接連破掉了五個陣法,而且都是滿分通過,可是我們一幫人連一個陣法都沒有破掉,到現在爲止,每個人頭上都掛着一個大零蛋。

秦站在心中破口大罵起來,可是卻無可奈何。

他轉過頭向秦夢望去,秦夢也轉過頭向秦站望來。

www¸ тTk an¸ ¢O

兩個人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驚駭。

與此同時,陣法外的秦昌齡等人也驚呆了,他們全部睜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看着幕牆裏面的秦巖。

秦巖此刻就像猛虎下山一樣,走進一個陣法破掉一個陣法,走進一個陣法破掉一個陣法,那勢如破竹的氣勢簡直令人髮指。

“家主,他這也太厲害了吧! 戰神王爺,縱寵妖妃 接連七個陣法全部被他破掉了。而且每個陣法都拿到了五分滿分。可是你再看看其他人全部都是大零蛋。這是不是太恐怖了?”

其中一個長老難以置信的說,聲音都有些顫抖。

他沒有想到秦巖會這麼厲害,這簡直超出了他的認知。

其實秦昌齡也沒有想到秦巖會這麼厲害。

他以爲秦巖也就拿個三四十分就頂天了,畢竟其他的秦家弟子也都不是吃素的,特別是秦站、秦夢等人,他們精通陣法,而且對一些鬼匠鬼盜等祕術也有涉獵。

可是現在的結果卻令秦昌齡駭然無比。

現在秦巖已經拿下了三十五分。

“我也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厲害,進入測試中不到半個小時已經拿下了三十五分的高分。”

秦昌齡深知,即便是他闖進陣法中,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通過七個陣法,並且在每個陣法中都拿到五分。

“家主,秦巖不會拿到一百分吧?”

“應該不會吧?畢竟後五個陣法可不是一般的陣法,即便是我們也不一定能通過。”

秦昌齡想了想,覺得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秦巖再逆天也不可能逆天到這種程度。

秦家有記載以來,只有一個人在綜合測試中能拿到過滿分,那就是秦家的老祖。

這個綜合測試的滿分是一百分,綜合測試中總共有二十個小型陣法,通過每個小型陣法的滿分是五分。

每個小型陣法都由不同的原理和道術組成。

“也對,秦巖他畢竟是人不是神!不過,如果秦巖能拿到滿分,那我們秦家在未來絕對會一飛沖天,一鳴驚人。”

這個長老不知道爲什麼,此刻突然有點希望秦巖能拿滿分。

只是他知道,秦巖肯定不可能拿到滿分,因爲只有秦家的老祖才能做到。

綜合測試中,秦巖已經來到了第十個陣法前。

劍動蒼穹 這個陣法和其他陣法又不一樣,是通過萬物相生相剋的原理組成的。

這個陣法中缺少木屬性的物質,如果秦巖能培育出木屬性的物質,陣法將自動開啓。

對於秦巖這樣的陰陽鬼農來說,培育木屬性的物質太簡單了。

秦巖拿出一張符紙,念動咒語對着符紙指去。

符紙化成一灘晶瑩剔透的水流,水流在秦巖的引導下滲透進一堵牆的牆根下。

牆根下的種子喝到水後,立即開始茁壯的生長。

它的根扎進了整個陣法的十二個陣眼中,它的枝幹就像爬山虎一樣,沿着牆壁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爬到了牆頭上,樹葉更是將整個牆面都遮住了。

遠遠望去,牆壁就像是一排用綠植圍起來的籬笆,只不過比籬笆要高出許多。

“轟隆”一聲,陣法的大門打開了,秦巖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陣法。

一分鐘後,秦站他們也來了。

當他們看到第十個陣法也被破掉後,其中幾個秦家弟子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嗎的,還讓不讓人活了,給我們留點湯喝行不行?我們現在頭頂上課都掛着零蛋啊!”

螳螂魂獸也不是普通一拳頭能殺死的魂獸,當下吃痛使着原本綠色眼睛的螳螂魂獸頓時發狠,眼睛顏色變成紅色。更加有力的揮着大“鐮刀”開始死命向宋德華攻擊過去。

Previous article

跟着我在心裏嘆了口氣以後,沒有在去胡思亂想了,但是如果你問我後悔不後悔來這個地下室,我的選擇是我並不後悔,如果不來這個地下室,我又怎麼能發現黃傑的惡行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