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螳螂魂獸也不是普通一拳頭能殺死的魂獸,當下吃痛使着原本綠色眼睛的螳螂魂獸頓時發狠,眼睛顏色變成紅色。更加有力的揮着大“鐮刀”開始死命向宋德華攻擊過去。

只有殺死宋德華,它才能消怒。所以螳螂魂獸不斷的揮舞,密不透風,刀光劍影一般的向宋德華髮出攻擊。 “操!”盛怒之下粗話直接爆出!宋德華罵完後狂奔過去,目標是眼前的另一棵大樹。

宋德華要做的就是利用支撐點將自己的撐到螳螂魂獸後面,然後有機會出手。

不過宋德華也做到了,身子向着大樹跑去的時候直接雙腿如履平地一般在大樹杆上直接快速奔跑上去,一連跑到七米左右宋德華才借力一蹬高空反身。然後身子如箭矢一般翻身降落在螳螂魂獸後面。

螳螂魂獸雙臂一揮,那碩大的樹就倒了下去。而恰恰在它攻擊的時候宋德華也攻擊了。

依舊是九牛二虎之力,右手帶着弧度直接狠狠的打在螳螂魂獸身體。

這一次螳螂魂獸吃痛比上一次還要嚴重,那疼痛甚至讓螳螂魂獸身子打出五六米的時候還踉蹌前進幾步。碩大的身子差點倒地。

“滋滋!!”螳螂魂獸再次反擊,宋德華也反擊,依舊是剛剛的套路。

現在宋德華和螳螂魂獸比的就是智慧。不管它多強大,腦子肯定沒人好使。而這就可以讓宋德華利用借力和樹杆作爲反擊。

即便一次一拳,連續下去,宋德華就不相信眼前這個畜生不死。

事實,宋德華對了!他以他的經驗和自身的優勢贏得了這場戰鬥。

“轟!”

直到螳螂魂獸再也支撐不住,搖晃着身子癱倒到地,身體一點點消散,化爲虛無……

宋德華也瞬間癱瘓在地,大口大口呼吸着。

以耐心和這種躲避的方法最消耗的就是體力。這數十次的不斷躲閃和竭力攻擊已經讓宋德華體力透支,在看到螳螂魂獸倒下,宋德華也倒下。

幸好的是螳螂魂獸死了,而宋德華是魂力透支的厲害。

在惡鬼界,宋德華第一次有了興奮感覺。

當宋德華就這樣癱在地上,看着天空白雲。這種感覺挺好,死裏逃生的感覺。

“宋德華大哥!”鐵戰國一直在遠處藏匿起來觀看宋德華的戰鬥,在戰鬥的時候他的心一直緊縮着,全身神經繃緊。每一次宋德華以樹借力的時候他總會害怕,同時咬牙希望宋德華能順利借力彈射到螳螂魂獸後面。

在宋德華來回幾次後,鐵戰國也明白宋德華要做什麼。所以他一直默默爲宋德華打氣,一直都有,咬牙打氣。

在最後宋德華將螳螂魂獸放倒後,鐵戰國才鬆了口氣,整個身子也癱坐在地。此時鐵戰國才發現,自己如噩夢一般驚醒。

“沒事,休,休息一會就好。”宋德華說道,說完有張開o大嘴,鼻子和嘴巴一起呼吸着。

“真沒事嗎?”被鐵戰國抱着的王嬌蓉道。現在他們休息了一段時間,彼此情況要好上許多。

宋德華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洞穴呢?”宋德華現在最關心的就是那個。

鐵戰國眉頭緊皺,搖頭道“被土蓋死了!”剛剛那螳螂魂獸來的時候直接從天而下,若不是他和王嬌蓉在洞穴外估計都被土蓋了。

“果然!”宋德華內心道,和他想象的一樣,要想成爲鬼差,他們這些代理鬼差肯定不能過的太輕鬆的。因爲那些考覈他們的人必然會從中作梗。所以有洞穴有食物這種安逸的事情怎麼可能會讓考覈的人接受呢?

“哎,宋德華大哥,我們對不起你!可能這種螳螂魂獸將成爲我們後面幾天的食物了。”王嬌蓉幽聲道。現在什麼都沒有了,食物,水源……尤其是食物,在惡鬼界仙蹤林裏只有通過搏鬥,殺死魂獸才能獲得足夠的食物,否則別無辦法。

“嘿嘿。”宋德華笑了,幸虧他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不然就真的要餓死了。

“笑什麼?”王嬌蓉和鐵戰國怪怪的看着宋德華。都這個時候了宋德華還能笑出來。

宋德華沒有把自己藏食物的事告訴兩人,只是說想笑就笑而已。宋德華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不到萬不得已,宋德華是不會把那些食物拿出來的。畢竟在只有一絲力氣的時候都要靠自己努力去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樣,人才會長大,纔會慢慢讓自己變強。

接下來的日子晚上都時候他們躲藏在比較隱蔽的大樹上,只有那裏才比地面安全。而且即便下面有什麼動靜也能提前發現。

白天的時候宋德華他們就靠獵殺魂獸作爲食物,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剛開始還是宋德華爲主,畢竟他的實力較爲強大,但後面王嬌蓉和鐵戰國也漸漸加入了獵殺的隊伍,身手也有了一定的提高。

魂獸作爲食物可不像人吃的肉類食物一樣可以細吞慢嚼。而是要在他們身體化爲黑氣消散的那一刻吸食到體內,從而有“飽”的感覺。

這一個過程就如吃快餐一樣,根本就沒有味道可言,純碎吸入體內讓自己不餓就是了。

一個星期,七天的時間。

獵殺的任務主要還是交給了王嬌蓉和鐵戰國,因爲他們的魂獸蛋孵化了,是兩隻黑色的類似狼一般的魂獸。王嬌蓉和鐵戰國叫他們爲自己的名字,只不過加了個小字。王嬌蓉的叫小嬌蓉,鐵戰國的叫小戰國。

宋德華剛聽到的時候鬱悶無比,隨即才釋然,有些覺得奇怪的的名字聽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宋德華的魂獸也孵化出來了,是一隻如蛇一般的黑色小龍。比起小嬌蓉和小鐵戰國要顯得個頭小很多,而且也整天沒精神,也沒有小嬌蓉和小戰國那麼英勇,能打。

這是前幾天宋德華在一隻泛臨死亡的魂獸身旁撿來的。對宋德華來講,魂獸對他幫助並不大,只不過見到王嬌蓉和鐵戰國都有,宋德華總不能沒有不是?

所以現在魂獸即便看起來不怎麼樣,對宋德華來講卻沒多大影響。如果可以,他更願意把小黑帶進來。可是目前還不行,這一個禮拜他試過了,小黑進不來。

“宋德華大哥,你的魂獸一點都不像你,你看你那麼能打,你的小宋德華魂獸很懶。”王嬌蓉擺弄着小嬌蓉魂獸,這個小傢伙聲場速度極快,站起來估計有王嬌蓉那麼高大了吧。

全身黑色,除了頭的四周毛色是白色的,還有嘴巴邊上的毛,四隻爪子邊的毛是白色的,其他毛色全是漆黑。在黑夜中看去簡直就看不到,黑色,比黑夜還要黑的顏色。

鐵戰國的魂獸和王嬌蓉的是一樣的,單看外表就知道兇狠無比,而且這一星期裏它們的確表現出它們的強悍和強大。現在宋德華也清楚爲什麼那天殺死的魂獸後他們兩人爲什麼那麼激動的原因,原來在這種魂獸裏的魔魂獸蛋孵化出來的魂獸居然那麼厲害。

“我的小傢伙還沒長大呢……”宋德華還能說些什麼呢?

確實王嬌蓉和鐵戰國的魂獸表現太出色了,後面這幾天裏更是成倍的增長,體型和攻擊都是。而宋德華的魂獸卻依舊沒出過手,整天無精打彩一般。

現在的宋德華的魂獸有自己手臂那麼長,比拇指要大一圈那麼粗。黑色,全身黑,連眼睛都是。除了整天看起來沒精神,別的都還好。

被王嬌蓉和鐵戰國這樣一說,此時宋德華正撫摸着自己的魂獸,心裏也說不出好還是不好。

“救命呀!”正當三人休息的時候遠處卻傳來救命聲,這讓三人頓時警惕起來。

這一個多星期的時間裏,這一帶就他們三個人,極少看到有其他人在。甚至連當初一起出來八十個代理鬼差也沒能見上一個。

估計是死亡的多。畢竟第一個夜晚已經死了一大半,後面不算那些受傷什麼的人,估計沒能剩幾個了。

“宋德華大哥?我們去看看?” 從一把劍開始殺戮進化 也許是極少和人打交道,也極少見到有外人。此時王嬌蓉和鐵戰國聽到有人呼叫後第一個想法就是想去看看。

尤其是他們現在有了各自的魂獸,那麼強大的魂獸給了他們絕對信心。

不過即便他們因爲魂獸的緣故實力大漲,可一切事物還是以宋德華爲主,一直稱呼宋德華爲大哥。

“好!不過要隱藏好,看情況行事。”宋德華也想看看喊救命的人是誰。

吳天宇拼命的奔跑,自從他表哥和他分散後,他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着,沒有魂獸蛋,那也就意味着他沒有魂獸,所以這些日子他過的別人想象不到的生活,就如生活裏的乞丐一般。

一個普通的魂獸蛋足以改變他的一切,這是作爲代理鬼差的開始,在沒有強大的實力前面只能依靠魂獸成爲自己的夥伴,從而化解危機。

今天面黃肌瘦的他準備摘野果吃,怎麼會料到居然惹了劣豬魂獸,此時被拼命的追趕着。眼看自己現在沒有力氣再奔跑,吳天宇只能竭力喊救命,看附近還有沒有代理鬼差的人能救自己。

“宋德華大哥!”

“宋德華大哥,救不救?”

王嬌蓉和鐵戰國都認出了吳天宇,都是代理鬼差,彼此也有印象。雖然現在的吳天宇比過去要瘦很多。

絕情:狠戾總裁契約妻 他們兩人的意思是救不救,一切都是以宋德華爲主。 “我出去救!”宋德華看了那劣豬魂獸後道,說完身子直接飛射出去。

“咻!”

當吳天宇感受到咻的破空聲後就看到有個人站在他面前,擋住了那劣豬魂獸。而吳天宇也終於是泄了氣一般直接滾落在地上,連滾帶爬。

“嗚!”劣豬魂獸並不是很強大的魂獸,在感受到宋德華此時那代理鬼差力量後頓時掉頭就跑。可是,宋德華卻不允許它逃跑,劣豬魂獸烤起來還是滿好吃的。

“那裏跑!”宋德華笑道,身子直接射向那拼命逃跑的劣豬魂獸。

而此時王嬌蓉和鐵戰國也衝了過來,直接來到吳天宇的身邊,扶了吳天宇。可是此時的吳天宇在見到兩人的時候暈了過去。估計是又累又餓,再加上剛剛的拼命逃命導致身體發虛。

“沒事吧?”宋德華回來的時候手上已經多了只劣豬魂獸,見王嬌蓉和鐵戰國圍着吳天宇忙問道。

“估計是餓暈的……”王嬌蓉說到這裏沒再說下去,時隔一個多星期,再見的時候卻是這幅模樣,確實讓人寒心。

“帶他去休息,我們把這劣豬魂獸吃。”沒什麼大礙就好,所以宋德華也不去多想在吳天宇身上發生過什麼事情。

直到夜晚吳天宇才清醒過來,也許是被餓醒來的。

也因爲吳天宇的是陌生,這使宋德華的地龍對他帶着敵意,正有耽耽的看着吳天宇。

“好拉,地龍,你這個傢伙……”宋德華輕拍地龍的頭,引的王嬌蓉和鐵戰國他們笑了。這些日子,就地龍最好玩,要戰鬥就沒精神,吃東西卻是有勁道。

大婚晚成:遇上傲嬌總裁 現在吳天宇正吸食着鐵戰國手上漸漸消散的魂獸,貪婪,焦急的吸食着。

“吳天宇,慢慢吃。”王嬌蓉有些憐憫道。眼前的吳天宇一定是餓壞了。

這個夜晚宋德華他們三人都是看吳天宇狼吞吸食一隻又一隻劣豬魂獸,直到最後一隻被吸食乾淨時候,吳天宇纔算吃完。

“吳天宇,這一個多星期你是怎麼過來的?還有多少人活着?”王嬌蓉和鐵戰國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這個。

吳天宇先是看着王嬌蓉和鐵戰國,最後似乎有些發愣一般看着遠方。

“一個多星期前我和表哥發現了魂獸蛋……”吳天宇講的事正是宋德華一個多星期前看到的那一幕,只是後面的事宋德華就不知道了。

吳天宇一直訴說着他後面的遭遇,包括遇見大批代理鬼差,還有大批惡鬼。

“吳天宇,到底是怎麼回事?”鐵戰國聽到吳天宇的話後繼續問道。

惡鬼界仙蹤林確實有代理鬼差和魂獸,而且的數量有不少,但是絕對不會成批的出現。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只是後來我聽說什麼要殺一隻很兇猛的魂獸。然後他們就全部集合在這裏……”吳天宇認真的道。

宋德華以前也聽王嬌蓉說過,代理鬼差乃至生活在惡鬼界的鬼魅都會經常去獵殺一些強大的魂獸,殺死吸食它們,以求提高修爲。

魂獸在惡鬼界和鬼界都是極好的東西,吸收了對代理鬼差,對所有鬼魅都有顯著提高修爲效果。而且少數稀少和強大的魂獸體內還有魂獸蛋,若是有魔將魂獸蛋之類的,那更是能讓衆鬼瘋狂。

如今去的人裏面包括了代理鬼差和衆多惡鬼,這也代表着那魂獸不簡單。能引起那麼多代理鬼差和惡鬼的魂獸對宋德華他們也有誘惑力,所以宋德華聽到這裏的時候在想,他們是不是也該去看看情況?

至於吳天宇口中說看到很多代理鬼差什麼的宋德華一點也不感覺到驚訝,依照之前的情況,每天都有上百的代理鬼差進入惡鬼界進行考覈,所以即便每一批能存活下來的只有幾個人,那麼在惡鬼界同樣有着一個恐怖數字的代理鬼差存在。

“我就跟在他們後面,包括我表哥也在後面,只是我現在和我表哥已經不再是表兄弟關係,因爲那一枚魂獸蛋,我們反目成仇。”吳天宇接着道。

“那後面呢?”鐵戰國追問。說到那成批的人,說到那需要圍剿的魂獸,鐵戰國也動心了,王嬌蓉也一樣。

他們都有自己的魂獸,雖然強大,但沒有人不希望自己的魂獸更強大的。何況他們的魂獸先天上就比其他人的魂獸要強悍許多。

魂獸吃魂獸,是他們進化和強大的主要途徑。

“後面我跟不上去,只好到處流浪一般,找食物,找安全的地方住……”吳天宇說到後面的時候臉色變的非常難看,顯然一路來受了不少苦頭。

“沒有魂獸,要在惡鬼界仙蹤林存活已經很不容易了。”宋德華接話道。一星期前沒有宋德華,王嬌蓉和鐵戰國估計也早已經死掉了。

這裏僅僅是惡鬼界的外圍,仙蹤林只是一片以魂獸爲主的地方,可就是這樣一個地方,幾乎讓所有代理鬼差死絕!

這,僅僅只是開始……

吳天宇點頭,可是憑他的實力卻是沒有辦法獲得魂獸蛋的。不然他也不用那麼狼狽。

“宋德華大哥,你有什麼建議。” 總裁溺愛小老婆 王嬌蓉一直在觀察着宋德華,現在他們一切行動都會依照宋德華的話去做。剛剛吳天宇在講到成批人去圍殺魂獸的時候她動心了,她也知道宋德華也動心了。

沒人在能得到強大魂獸的前面不低頭,不動容。

現在她就是要徵詢宋德華的意見,如果宋德華能點頭去,那麼就最好了。即便宋德華不去,王嬌蓉想,她會試着去勸說宋德華。在惡鬼界,就是以實力爲尊。

“我們也去看看,順便幫吳天宇弄個魂獸蛋,沒有魂獸蛋根本就沒辦法生存下去的。”宋德華道,他也想強大,他隱隱感覺,惡鬼界要比他想象的還要兇險很多……

“好!我們一起!”王嬌蓉和鐵戰國同時道。魂獸的旅程從現在開始。

“往前面一點!”宋德華和王嬌蓉他們踏上了追尋那羣人的路途,只是現在宋德華要做的事情卻是幫吳天宇找好魂獸蛋。吳天宇的實力提高對宋德華他們這個隊伍來講都是好事。

不然有個意外還要分出力量去守護他,他將使整個隊伍受創,拖隊伍的後腿。

現在他們就是看中一個魂獸蛋,正向魂獸蛋靠近。搞不清楚是什麼魂獸蛋,所以他們得小心前進。

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分別被王嬌蓉和鐵戰國召喚出來在兩邊,一方便照應和麪對突然出現的魂獸。一般有魂獸蛋的地方附近都有魂獸看守。他們不得不防。

而地龍則無精打采一般纏在宋德華的手上,類似吸附一般,宋德華還能感受到吸力。這樣也好,在宋德華出手的時候不會導致把地龍甩出去。

吳天宇沒有跟去,被宋德華他們安排在遠處觀看。這一切都是爲了吳天宇的安全着想。

而此時吳天宇正張望看着四周,生怕有什麼魂獸突然撲向他。

“啊!”正當吳天宇四處觀望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一道黑影閃過,正向宋德華他們那邊飛奔而去。

宋德華反應最快,在聽到吳天宇的尖叫聲時就反身看向吳天宇,看着吳天宇看去的方向然後自己不退反進,向那方向撲去。

一個多星期裏宋德華和魂獸戰鬥不下二十幾次,對於對戰技巧比過去熟練很多。本來宋德華身手就不差,在技巧上一直有優勢,這一次在惡鬼界仙蹤林的磨練更使他成長了不少。

魂獸再對他們發動突然襲擊,只是宋德華不再硬碰硬。在惡鬼界仙蹤林的魂獸一般體型比較大,速度快,力量也大。而宋德華相對這些魂獸來講顯得小了不少,所以力量上也許有不足。可是他可以運用自己身體的敏捷靈活來對付魂獸。

就如現在一樣,宋德華不是直接衝向魂獸,而是衝過去的時候一直留意自己前面魂獸奔跑的軌跡。

魂獸是從正面衝來,目標是小嬌蓉魂獸!

宋德華身子立刻側走,以攔截姿勢向那魂獸極速衝去。

魂獸出,對着小嬌蓉魂獸撲了過去,猙獰兇悍的模樣,牙齒外露,那鋒利森白的牙齒若是咬中,那麼必然會掉一塊大肉。

突然,一道影子在魂獸撲去的身子前出現,直接撞擊在魂獸的中間部位。

“砰!”

宋德華一腳直接將那魂獸踹飛,等宋德華的身子反震出去的時候,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頓時咆哮向那已經倒在地面的魂獸撲去。

二打一,已經無需質疑。

以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的強悍,立刻就將那魂獸按在地面撕咬起來,頓時一股黑氣瀰漫散開。而宋德華來到的時候那魂獸已經早就死絕。

“多落魂獸?”王嬌蓉過來的時候看着這魂獸皺眉,不是戰鬥型的魂獸。這個魂獸蛋是他的話那就可以不必要了。他們需要的是戰鬥型魂獸,這種沒有任何攻擊性的魂獸倒是沒什麼用。

就從剛剛宋德華的一擊就將多落魂獸踹飛,而瞬間被小嬌蓉和小戰國撕咬致死就知道。

“沒用了,這魂獸蛋!”鐵戰國也湊前來看,直接道。 宋德華正皺眉,但沒等宋德華說話,他手上的地龍卻動了,在宋德華詫異的眼睛中向那多落魂獸蛋游過去,直接用頭撞破魂獸蛋,吸食起來。

“這……”宋德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這傢伙是在幹嘛?餓了?

王嬌蓉和鐵戰國同樣不解,就這樣看着地龍在吸食。

小嬌蓉和小戰國也在看,歪着個腦袋。雖然魂獸不是人類,但一起相處久了。他們彼此一樣有溝通和感情。

宋德華他們幾人就這樣看着地龍把魂獸蛋全部吃完,吃完後地龍如什麼事沒發生一般繼續游到宋德華的身上休息起來,依舊是無精打采一般。

但是宋德華那被地龍纏着的手卻是突然有了點很細微的感覺,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似乎是從地龍身上散發。如力量一般會滋潤宋德華的手。但也是隻是那麼一霎那,瞬間就沒感覺了。

“奇怪。”宋德華只當是自己的錯覺,隨即搖頭,繼續和王嬌蓉他們向前面走去。

惡鬼界仙蹤林從不缺少魂獸,就在宋德華他們花了半天后總算找到了一個適合吳天宇的魂獸蛋,是一隻獅子的魂獸蛋。

“宋德華大哥,繼續前進嗎?”在飽吃一頓后王嬌蓉問宋德華,而吳天宇此時正無比愛惜的撫摸了自己新得到的魂獸蛋。

“我們……”沒等宋德華把話說完,他頓時感覺到一股強大氣息向自己這邊撲來,宋德華立刻閃躲開,而此時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同時也撲向了那過來的人影。

“砰!砰!”

一連兩聲,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被對方震了開去。只見在宋德華他們面前的是一名青年惡鬼。

樣子如書生一般,可是渾身黑氣纏繞,猙獰恐怖。

“畜生,本少爺你也敢惹?”來人恨恨的看了眼王嬌蓉和鐵戰國的魂獸。

“少爺!”

“少爺!”

在這人身後頓時又趕裏三人,又是兩個惡鬼青年。

“你們是什麼人,居然對我出手!”宋德華首先質問,剛剛這個人撲來的時候帶着殺氣,可不是鬧着玩的。宋德華雖然來到這個惡鬼界不算強大,但也不是任人欺負的。

“嘖嘖,你也就一個小小代理鬼差嘛,牛什麼牛?”青年看着宋德華,一臉的不屑。

這些所謂的代理鬼差也就是他們的對頭,妄圖殺戮他們然後獲得成爲鬼差的資格。

雖然他不算很強大,對付眼前的幾個傢伙還是沒有問題的。

“不錯,也不枉費我跟範無救商量讓你去冥界的事情了。”林池走到了餐廳,看見了餐桌擺放着一碗勾人食慾的酸辣粉,心情大好之下,他開口提出讓林寒去冥界歷練。

Previous article

“這奇門三甲陣可是咱們秦家祖上的一位鬼匠打造的,一般人根本破不了。但是秦巖爲什麼會不費吹灰之力就破掉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