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和十七立即看向師傅,十七嚴肅的說道:“師傅,他說的是真的嗎?”

師傅沒有說話。只看見邪君剛抵擋下小白和凌雲的攻擊,然後突然大吼一聲。

就在這吼聲中,聽到了師傅再次傳來噗嗤聲。

趕緊看向師父,師父一口鮮血噴涌而出,面色蒼白許多。

蔚軒緊握着拳頭,皺着眉看着被邪君彈開的小白和雲離。說道:“不能再這樣下去……”

的確,雖然我們靠近邪君會被他吸收體內的邪氣,但如果我們不靠近,就會拿邪君沒有辦法。

看師父現在這狀態,已經開始被反噬了,也就是說,邪君正在一點點的破除師父的封印。

聽先前邪君說話的那語氣,應該是對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

而且現在看來,情況對師父很不利。

十七把師父攙到離邪君比較遠的地方坐下,說道:“您就在這壓制封印,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們就好,您就別擔心了。”

師父正要反駁,我便走過去,說道:“十七說的沒錯,我們能解決好的。您就靜心在這,不要再分心了。”

師父對邪君下的那個封印需要用心神來控制,也就是說,剛纔師父在與我們說話時,他同時也在跟邪君戰鬥着。

而邪君在跟小白和雲離戰鬥時,他體內的邪氣也在跟師父的封印對抗着,也可以變相說是在跟師父對抗着。

這些也是在師父連吐了兩次血後看出來的。

所以現在的師父不能分心,如果被邪君突破了封印,不但我沒得遭殃。就連師父,也會搭上性命。

聽到我這樣說,師父便慢慢閉上眼睛,盤坐在地上,兩手平放在膝蓋處,開始用心神來控制封印的強度。阻止邪君突破封印。

我們幾個互看了一眼,然後便想邪君衝去。

當我們靠近邪君的時候,感覺體內的邪氣雖然在消失,但消失的速度極其緩慢。

現在邪君的離魂術被師父剋制着,但由於邪君的力量太過於強大,以師父的力量還是無法完全封印住離魂術。

不過現在師父全身心的在與邪君對抗着,所以邪君的離魂術比先前不知弱了多少。

我們體內消失的那些力量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必須在師父堅持不住的時候解決邪君。

邪君憤怒的瞪着遠處閉目的師父,眼神中帶着濃濃的殺意。

他這樣帶着殺意的看着師父。而我們則帶着殺意的看着他。

我們之間沒說一句話,便衝了上去,與邪君打了起來。

而現在跟邪君較量的小白和雲離因爲受了傷,所以佔時先退下。

現在雖然也快解決邪君越好,但我們這邊不能失去任何一個人。

等小白和雲離把傷調理下再加入我們的戰鬥也是一樣。

雖然邪君的離魂術被師父封印住了,但他的其他力量沒有被封印。所以說,現在的邪君依然難對付。

所以千萬不能貿然行動。

我們這邊也就蔚軒的能力最強,就算是着樣,在邪君不使用離魂術和其他術的情況下,蔚軒可以勉強跟邪君打成平手。

再加上我,十七。凌夕,司家老爺的幫忙,邪君基本處於劣勢。

但經管這樣。我們還是無法順利的解決邪君。

他的戰鬥經驗極其豐富,而且手上總是會出現一些奇怪的術,讓我們防不勝防。

雖然略站上風,但依然顯得戰鬥很是吃力。

蔚軒拿着長劍幾次發動了先前見過的那個威力極大的招式。

由於現在蔚軒力量提升了不少,所以那個招式的威力也強大了許多。

但即使這樣,邪君也就只是受了上,根本就沒有什麼生命危險。

對於邪君的這種頑強,也讓我們大吃一驚。

而剛開始以爲白他吸收這麼點力量沒什麼影響。

但現在看來,我們錯了。

雖然他吸收的力量的確少,但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就會很不利。

主要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們的戰鬥會拖這麼長時間。

小白和雲離見情況不是很樂觀,於是還沒等身體完全調理好,便加入了我們。

他們兩個都屬於白靈,身上沒有邪氣。而且他們的靈霧是可以剋制邪君身上的邪氣的。

他們兩個的加入讓我們的局勢又好了許多。

邪君的臉色越來越蒼白。

蔚軒和司家老爺不斷用自己最厲害的招式對付着。

小白和雲離則用靈霧從邪君背後削弱着邪君身上的邪氣。

對於邪君和任何一個邪靈域的人來說,本身的邪氣被削弱,那就代表自己的力量減弱。

而白靈身上的天地靈氣正好能淨化這些邪氣。

不過,要淨化的邪氣越強大,那麼所需要的靈氣也會更加強大。

邪君身上的邪氣太過於強大,靠小白和雲離身上的那點白霧(天地靈氣形成的霧)根本就無法讓邪君完全失去力量。

最多隻能淨化一小部分,讓邪君的力量變弱一點點。

即使只是讓邪君變弱少許,但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算是很大的幫助了。

而我則在一旁吹着長笛,干擾着邪君的動作。

這樣搭配起來。沒過多久,邪君顯得格外狼狽起來。

不停的喘着粗氣瞟向師父,他應該是想對師父動手。

如果不是師父封印住了他的離魂術,他就不會像這樣狼狽不堪。

意識到這點的我趕緊大吼道:“大家千萬別讓他靠近師父,他在打師父的主意。”

聽到我這樣說,所有人都警惕了起來。圍着邪君的那個圈子又縮小了一點。

可是邪君嘴角上揚,哼笑一聲,之後便說道:“就算我不靠近他,他照樣也會被我所傷。”

他剛這樣說完,我們便惶恐了起來。

難道說,師父沒能成功的壓制住他的離魂術嗎。

邪君不靠近師父就能傷到師父,我能想到的唯一情況就是師父由於被邪君突破封印而遭到反噬。

我們幾個都互相看了下,看來我們大家都想到一塊去了。

剛這樣想,就聽見遠處的師父傳來噗嗤一聲,聽上去極其痛苦的樣子。

我跟十七的臉色瞬間大變,兩人互看了一眼,然後看向師父,發現師父倒在了地上。

由於隔得太遠,不知道師父的情況,不知是生是死。

邪君立即大笑起來,說道:“哈哈哈……還想封印我的離魂術,哼……”

看了眼邪君,怎麼也不相信師父會就這樣被反噬。

而且邪君並沒有大量的吸收我們身上的邪氣,難道是他沒有完全發動離魂術嗎。

如果師父真被反噬,那他對邪君所設下的封印也就會解除,那樣,邪君肯定就會用離魂術來對付我們。

現在我完全沒有感到他在使用離魂術,但師父的確是倒下了,而且還一動不懂。

就在我們都爲師父的倒下分心時,雲離突然傳出了痛苦的低呤聲。

緊接着一聲巨響傳來,大地彷彿在震動。

迅速朝聲音的來源看去,看見雲離被邪君的甩出的暗器刺中,臉色極其蒼白。

而本來不再我身邊的蔚軒和小白現在也出現在了我的身邊,兩人指頭中分別夾着數只暗器。

十七看着極其痛苦的雲離,整個人呆住了,然後立即把雲離抱入自己的懷中。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十七着急的問着,這樣正是我想問的問題。 十七着急的問着,這樣正是我想問的問題。

“呆會再跟你們解釋。”

蔚軒看了眼倒在十七懷裏的雲離,然後表情嚴肅的看向前方。

前方不遠處灰塵繚繞,就像是什麼剛爆炸一般。

那明顯是蔚軒用他的長劍劈的。

四周看了下,突然發現沒有看見邪君。

再次掃視了一下週圍,發現邪君真的不在。

我這時才確定,邪君他在前面那個灰塵裏。

也就是說,他被蔚軒給擊中。

煙霧和灰塵慢慢消散開來,蔚軒的眉頭越皺越緊。

因爲在灰塵裏,並沒有看到邪君的身影,只看到一個被蔚軒用長劍劈出來的巨坑。

在坑的前方,看見幾只雲離的彩色羽毛插在地上。

居然連灰塵裏面也沒有邪君。那也就是說,邪君現在不在這裏。

剛想到這裏,我立即疑惑起來。

如果真如邪君所說的那那樣,他的離魂術的封印已經被解除,那他完全是有勝算的,可是他又爲什麼要逃。

難道……

我趕緊看向師父,正要跑向師父,便看見蔚軒和小白已經閃到了師父身邊。

看着十七既擔心雲離又擔心師父,我說道:“你就在這裏先照顧雲離,既然邪君選擇逃跑,那就說明師父應該沒什麼事情,你放心好了。”

他看着我點了點頭。然後便開始爲雲離療傷。

按現在的情況雲離的情況反倒比師父危險。

如果雲離只是中了普通的暗器是不會當場就昏迷的,就說明那些暗器上有毒。

而且雲離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所以我們得分頭行動,不能只爲了看師父而忽略了雲離。

就算我還沒有到師父身邊,都可以想到,師父現在沒有什麼生命危險。

沒過一會,我便來到了師父身邊,蔚軒和小白把師父從地上攙了起來。

我想的的確沒錯,師父沒有真正的徹底被反噬,也就是說邪君體內的封印還沒有完全被解開。

現在的師父正處於昏迷中,小白幫師父檢查了一下。

之後小白便說師父是因爲封印遭到邪君孟的一擊,本來就受傷的師父承受不了。便昏厥過去。

不過就算是師父昏了過去,但依然拼命的維持着封印,沒讓邪君徹底衝破封印。

在知道這些後,纔想明白剛纔所發生的一切。

邪君在戰鬥中說他不靠近師父也能被他所傷,的確是這樣。

由於邪君當時的表情格外淡定,而且一副他能突破封印的表情,導致我們一開始就把情況想得太過於糟糕,沒有想到師父也是想昏過去的情況。

武林第一 其實那時的邪君都是裝出來的,他是想趁我們都在注意師父的空隙逃走。

正如他所想的那樣,在他用最後的力量撞擊封印時,我們真的被師父的舉動牽引了過去。

而他卻沒有立馬就逃走,而且用暗器攻擊我和十七。

因爲我們是跟他是同一個師父,他恨師父,所以連身爲師父徒弟的我和十七他也恨。

他想趁沒人注意時解決我們,由於雲離的探查能力和反應力非比尋常,所以早早就感應到了邪君的動作。

但她沒時間讓我們躲開暗器,於是就只好自己爲十七當下暗器。

邪君在攻擊十七無果後,目標便轉向了我,可最後被蔚軒和小白同時擋了下來。

而且蔚軒還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給了邪君一擊,不過還是被邪君給逃了。

在確定師父沒事後,小白便來到雲離和十七面前,說道:“讓我來幫她看看……”

十七看了一眼小白,然後把雲離交給了小白。

雲離是白靈,而十七是靠着陰血存活的,也就是說,十七沒辦法真正治癒雲離。

總裁,錯情蝕骨 最多控制雲離的毒性,而小白則不同,小白也是白靈,抱雲離交給小白,情況就不一樣了。

小白在給雲離療傷時十七一直在旁邊不安的走動着。

我走過去。說道:“我們去旁邊坐着等吧,你這樣一直在這裏走來走去會打擾到小白的,有小白在,不會有什麼事的,放心。”

小白看了眼臉色依然極其難看的雲離,愣了下,之後便跟我一起到一旁等着。

雖然我嘴上是那樣跟十七說的,但其實我很能明白十七的感受。

蔚軒也經常爲我而受傷,還有幾次爲了我差點丟掉性命。

十七現在就和那時的我一樣,雖然十七沒有明確的對雲離說過喜歡她,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十七與雲離之間的感情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再加上在十七被雲曦傷的時候,一直都是雲離陪在他身邊。

十七一直望着雲離發着呆,突然看着我,問道:“她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吧,她的表情看上去很痛苦。”

跟十七相處這麼久,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十七露出這麼認真的表情關心一個人。

他以前關心我都是一副假不正經的表情。

我看了雲離一眼,然後再看向十七。說道:“你喜歡她?”

他驚訝的看了着我,嘴角突然上揚了一下,然後再次看向雲離,說道:“誰知道呢……”

我看着十七笑了下,然後看向小白和雲離,沒有再說話了。

看到十七這樣我還是很高興的,畢竟我不太喜歡十七一直記着雲曦。

現在的雲曦跟千年前的雲曦不同,十七如果一直執着於雲曦最後只會越傷越重。

他能把感情轉移到雲離身上則是更好不過。

雲離性格比較單純,如果他們兩個在一起,只會帶來更多歡笑。

現在的關鍵問題是,希望雲離不要出什麼事情。

雖然我一直男樣安慰着十七,但我自己心裏其實也很擔心。

甚至有些自責。如果我能發揮全部力量,現在的情況也許就不是現在這樣了。

而云離也就不會受傷,邪君也就不會跑,師父也就不會一直昏迷不醒。

看了眼依然昏迷着的師父,先前還一臉痛苦的師父現在看的表情平和了許多。

膽子一點兒也沒有練大。

Previous article

“不錯,也不枉費我跟範無救商量讓你去冥界的事情了。”林池走到了餐廳,看見了餐桌擺放着一碗勾人食慾的酸辣粉,心情大好之下,他開口提出讓林寒去冥界歷練。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